下岗后的阿金

2014-12-11

□汤雄
阿金下岗时三十来岁。只因一无文凭,二无技术,三无资金,所以他整天在家无所事事,靠几百元下岗工资糊口,日子过得艰难。有人介绍他去当门卫,他嫌丢人现眼,没去;有人建议他去饭店酒家做跑堂,他认为这同样塌台落势,也没去。
好在阿金有两室一厅的住房,他脑子活,用木板从中一隔,把其中的一半出租给了小戴。这样,他每月就有了几百元的额外收入。但这一千多元,仍难维持生活。偶尔有个人情往来什么的,要掏钱,他就要寅吃卯粮,一到月中,就伸长脖子等下个月的下岗工资。
小戴见了,就好心地建议说,要不跟他一起去做废品回收吧。这行当虽说辛苦,还惹人白眼,但赚钱。然而,小戴话还没说完,阿金就把头摇得像刚出水的鸭子,说不去不去。小戴问他为什么不去,阿金就脸红脖子粗地憋了半天,憋出句“废品回收就是收破烂”。其实阿金不说穿,小戴也清楚:阿金这是要面子呢。小区里的居民都是朝夕相见了十几年的邻居,阿金丢不起这人。
阿金42岁时,听人怂恿,跑到外省去参加了一个传销活动,结果,上当了,血本无归,还欠了亲友们好几万元。阿金要面子,失败回家后,还打肿脸充胖子,说自己衣锦荣归了。然后关上门,就与小戴商量,干脆把仅有的这套住房卖给小戴。当年,小戴是因为超生从外地逃到本地来的,风里来雨里去,收了几年破烂,手上有了一笔积蓄,就买下了阿金的房子。一夜间,阿金成了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穷光蛋。阿金拿着这笔钱,还掉了所有债务,一个人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阿金是跑到安徽去了,在一县城也做起了废品回收。其实,阿金为人勤奋,几年的走街串巷、早出晚归下来,竟承包了五个居民住宅小区的废品回收。人手不够,他就雇了当地的四个工人,还买了套二手房,干脆在异乡它域娶妻生子落脚生根了。
那年春节,妻子的一个亲戚结婚,阿金夫妇就揣了一个鼓鼓的红包出席了婚宴。酒酣耳热时,忽听有人大叫着“这不是老房东嘛”,然后扑上来抱住了阿金。阿金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多年未见的小戴!原来,阿金出席婚礼的那个新郎竟然是小戴的表弟!更让阿金惊讶不已的是,阿金买下的那套二手房,就是小戴当年离乡出走时卖给他人的,他人后来又卖给了阿金。
小戴触景生情,直叹命运真会开玩笑。阿金却不这么认为,说开玩笑的只是人的面子。要是当年听从小戴的建议,放下面子,在自己家门口干这“收破烂”的营生,也就没有今天这戏剧性的一幕。小戴听了,立即纠正道:不是收破烂,是废品回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wps0321  > 小说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破烂王”获联合国创业奖
重庆组建再生资源集团 9万收荒匠成“正规军”(重庆商报 2009-4-16)
特别的邂逅
北京“拾荒者江湖”:人数达15万 分多个“帮派”
最烦这样的家长,是喜欢这样的学生
尽职尽责的加拿大官员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