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舒聊红楼

亦舒聊红楼

 “咱们家”
      林黛玉不可爱是事实,饱受歧视也是事实。
      六十二回说生日。探春笑道:“过了灯节,就是老太太与宝姐姐,他们娘儿两个遇得巧。……二月没人。”袭人道:“二月十二日林姑娘,怎么没人,只不是咱家的人。”
      探春与袭人素日再聪明伶俐,这下子露了口风,什么叫“不是咱家的人”?为何宝钗明明姓薛,却与贾母算是“娘儿俩”?
      让咱们来好好算一算。林黛玉是贾敏之女,贾太君的嫡亲外孙女儿。薛宝钗只是贾太君媳妇王夫人之姐之女,明眼人来瞧瞧谁才不是咱们家的人。园内众人为何如此势利,说穿了不过是碍著王夫人与王熙凤,前者是宝钗的姨妈,后者是宝钗表姐,硬里子撑腰,特别不同。王氏方是贾府大权在握之人,
信焉。


鸳鸯——领导身边的人
      《红楼梦》七十二回。
      “……贾琏便煞住脚笑道:‘鸳鸯姐姐,今儿贵体踏贱地。’ 鸳鸯只坐着笑道:‘来请爷奶奶的安。’ ”
      鸳鸯见了宁府二爷,并没站起来。
      再来看看别的丫环如何动静。三十五回宝玉伸手拉袭人笑道:“你站了半日,可乏了。”
      又同一回叫莺儿到怡红院打络子,莺儿不敢坐下,袭人忙端了个脚踏来,莺儿还不敢坐。
      又十六回贾琏的乳母赵嫫嫫走来,贾琏凤姐忙让酒吃,令其炕上去,赵嫫嫫执意不肯……在脚踏上坐了。
      众皆不敢坐,为何独独鸳鸯敢坐,且见了爷们亦不起立。
      阁下也许没有在大机构做过事,董事长的女秘书,见到小小经理,例不起立。

排场
      五十一回,袭人母亲病,伊家去,临行前被二奶奶唤去看看衣服车马仆从房屋铺盖等物可还齐全,一一检点,色色亲嘱。
      凤姐:“这三件衣裳,都是太太赏的,倒是好的,只这褂子太素了些,如今穿著也冷,你该穿件大毛的。”
      如写现代《红楼梦》,可改作如下:“这三件衣裳,都是太太,叫乔哀斯送来的吧?错是不错,不过这件貂皮颜色不时兴,今儿天气这么冷,实应该穿件银狐。”
      又看包袱,只得一个弹墨花绫水红袖裹的夹包袱,凤姐又命平儿把那一个玉色紬里的哆罗呢包袱拿出来。
      把它现代化,可成为:“又看用什么行李,只得一只新秀丽,凤姐便命心腹把那一套路易维当的行李箱子取出来……”
      凤姐,早已懂得用排场压众。

人为
      贾太君从没提过要将黛玉配与宝玉。
      张道士做媒,贾母道:“上回有个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你可如今也打听着。”并没有拒绝。及至见了薛宝琴,老太太惊为天人,细问她年庚八字,大约要与宝玉求配。也难怪黛玉要忐忑不安。
      打趣的人一箩筐,凤姐说:“你吃了我家的茶,几时嫁给我家的人?”薛姨妈扯谈,说得紫鹃信以为真:“姨太太有这个意思,何不向老太太说去?”
      从来没有人正经提过一次。照说黛玉八岁进贾府,至十五岁殁,足与宝玉纠缠这些年,可见众人都不理此事,而老太太、太太,都实在不属意黛玉。
      人为悲剧,做女人真要活在现在,爱谁嫁谁
 
 
英才
      老板喜欢怎么样的人?当然是能做的,且又不诉苦的人。所谓恃宠生骄,是对旁人而言,在老板面前,永远诚惶诚恐。
      不信?请齐齐来看《红楼梦》第七十一回。话说凤姐儿受了她婆婆邢氏的气,哭了一场,被鸳鸯瞥见,叫贾母也看,在老板面前,凤姐儿笑道:“谁也给我气受,便受了气,老太太好日子,我也不敢哭。”
      随后琥珀弄清楚之后,转告原委,贾母道:“这才是凤丫头知礼处……大太太明是当着人,给凤姐儿没脸罢了。”
      其实伙计受些什么委曲,老板都知道,懂事的伙计必需为顾大局而死挺,动不动向老板诉苦,令上头人难做(替阁下出气,像是受下属唆摆,不动声色,又象是这点能耐都没有似的),迟早失宠,打入冷宫,所以动不动炸起来的那些,始终是打手一号。


 时装
      (等于今大型舞会,众女齐齐别瞄头。)
      只见众姐妹都在那边,都是一色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的斗篷,独李宫裁(因是寡妇)穿一件青哆罗呢对襟褂子,薛宝钗是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耦丝的鹤氅(别致不落俗套果然与众不同),林黛玉罩一件大红羽毛纱面,白狐皮裹鹤氅(标准性格非抢镜头不可)。宝琴来了,披着一领斗篷,金翠辉煌,不知何物(老太太给的,这样疼宝玉,也没给他穿,长得好有意思),而邢岫烟仍是家常旧衣裳,并无有遮雪之衣(幸亏后有平儿赠衣)。
      依此看来,最懂得穿的自然是宝钗,以今日标准,考究含蓄而不耀眼方是最佳选择。
      而同样是亲戚家做客的女孩儿,由宝琴与岫烟所得待遇之差距,可见园子里生活不易。

[ ]红楼自助餐[/
      《红楼梦》(戚本大字)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有这样的形容:
      宝玉说道:既没有外客,吃的东西,也别定了样数,也不要按桌席,每人跟前摆一张高几,各人爱吃的东西一两样,再一个十锦攒心盒子、自斟壶,岂不别致……贾母听了,说很是,明日就拣我们爱吃的东西作了,按着人数,再装了盒……
      看官,这种吃法,就是今日的自助餐了。
      看《红楼梦》,常常看出这类心得来,并发觉得趣味无穷,乐在其中。
      年轻的朋友们请别让老学究吓住,这是一全顶顶好看的书,极易上手。

[color=Red]政治[/color]
      有一班《红楼梦》考证者,喜欢把宝黛喻作反封建的先烈,而宝钗袭人之类,则自甘堕落,不可救药。
      实在不敢赞同。
      哪有那么厉害。整个《红楼梦》故事,以在下看来,乃是王夫人在贾氏家族中巩固一己势力的过程。
      王熙凤嫁到贾府没上三年就当家。没有王夫人出而担保内侄女,凤哥儿如何站得住脚,凤辣子当初如何嫁予贾琏?谁的主意?
      薛姨妈真凑巧搬入大观园?带着宝钗,偏偏有金去配二爷的玉?老姐姐跟老妹妹说一句金玉良缘,切记带枚金锁进来以圆此说,有没有可能?
      到时宁府有内侄女,荣府有外甥女,哎呀不得了,太君过世,政归王氏。
      是以黛玉性格再平和可爱,决无可能嫁给贾宝玉,这是政治性关键。[/size]

 

[]苦尤娘[/
      苦尤娘赚人大观园——谁告的密?
      园中九停人知道此事, 装作不知,王熙凤如何得知?
      平儿说听旺儿说的。
      平儿为什么要说与琏二奶奶知道?忠心?还是害怕地位更加不如?“二妹妹只管受礼,他原是咱们的丫头,以后快别如此。”
      凤姐为何治死二姐?吃醋?抑或反击战?谁拉拢琏二爷与二姐?贾珍尤氏贾蓉。这三人平时与凤姐如何亲密?是大哥哥与蓉儿呢,一转背如何待她?为什么?凤娘儿端不是就此倒下去的人物,总得还以颜色,否则怎么抓权呢,多少旁人等着她出丑呢,她并没朋友(都不管此事),凤姐儿二十出头的人,骑在虎背上,岂止呷酸这么简单?叫别人生了儿子,她抓的权就不牢靠矣,以后几十年怎么过?别忘了她是王夫人选定的接班人。政治政治政治。

 无人[/
      大观园里一来文绉绉的玩意儿,老粗读者,等级与刘姥姥不相上下的,就一头雾水,恨爹娘不给一副聪明脑袋。
      五十回大伙儿猜灯谜。李纨笑道:“观音未有世家传,打四书一句。”湘云接着说:“就是在止于至善。”宝钗笑道:“你也想一想世家传的意思再猜。”
      黛玉笑道:“哦,是了,是维善无徵。”
      看,谜底谜面都在,就是不明所以然!
      又六十二回行酒令,玩“射覆”,探春射了一个“人”字,宝钗道:“这个人字泛得很。”探春笑道:“添一个字,两射一覆,也不泛了。”便又说了个“窗”字。宝钗一想,便覆着用鸡窗鸡人两典了,因覆了个埘字,探春知他用了鸡栖于埘的典。
      解释得这么清楚,仍看不明白。
      恨只恨世人只会得教训批评人,却不肯教人看《红楼梦》。

 ]终生之好[/
      得了一套戚本大字《石头记》,爱不释手。
      这是我拥有的,唯一有标点(句)的《红楼梦》本子。
      早说过一生人只有兴趣看五套书:《红楼梦》、鲁迅、张爱玲、金庸、卫斯里。中学毕业后没有看过洋文小说,马尔斯与我何尤哉。
      等“看完”《红楼梦》再说吧,近日稍有心情,又自五十回开始温到八十回,益发发觉这是一本穷其一生无法看得完的书,精彩之处,年年叫读者拍案叫绝,既然如此,何必贪多嚼不烂,你们管你们时髦地捧诺贝尔,在下二十年如一日,看《石头记》。
      戚本尺寸玲珑,躺床上读尤其舒服。

 丫环气[/
      大观园中丫环名字,跟雀鸟类有关的特别多,随便举几个例子,像莺儿、紫鹃、雪雁、春燕、鹦哥、鸳鸯、彩凤、小鹊、绣凤等,早已不懂飞翔。另外与昆虫有关的如银蝶儿、小蝉、小螺。以花为名的更有莲花儿、文杏、佳蕙、玉桂,还有琥珀、珍珠、翡翠、玻璃,金钏银钏一大堆,没有一个正正气气的名字、活脱脱就是丫环相。要不就太巧妙了,像袭人、麝月、司棋、抱琴、入画、侍书。
      自女孩儿命名,可见女性抬头。贾雨村也说过,林黛玉母亲闺名同伊兄弟一般,从文字旁叫贾敏,是极之难得的,如今给女儿取名字,再扭扭捏捏,就太不应该。[/size]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屋檐下过客  > 戏说红楼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中国四大名著对联汇集之红楼梦对联229幅
另三种红楼梦后28会回目
《红楼梦》章回目录
画家笔下的红楼梦,重温经典!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