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有一种“毒品”,我愿年年吸,月月吸,日日吸

阅0转02018-09-13



 

路读办公室,有几位猫痴。


上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某编辑在下班路上遇到一只疑似流浪猫,一动不动蹲在一个小区花丛边。

 

猫痴一直站在原地,与这咪相互对看了40分钟,见没人来找,咪也一直不走,正打算将咪放到书包里,带去宠物医院检查。

 

谁知小咪自己从书包拉链缝隙跳了出来,一溜烟地跑到花丛的另一边,够不着了。


 

同事群里聊着这事儿的时候,路sir想起遇到美绿的那一天。



还好,我没有放弃你



美绿,是路sir领养的一只流浪猫。

 

在此之前,无论如何爱猫,路sir也只算云养一族。偶尔看看猫片,撸撸别人家的猫,定时给小区流浪猫投食,就是与猫有关的全部。

 

那一天,路sir遇到小区里经常照看流浪猫的肥姨。她告诉我,最近发现了一只母猫经常带着几只小猫出现在小区里,其中一只小猫特别虚弱。

 

 

肥姨领着我去看,远远就指着一只尾巴无毛的小不点,说:“如果继续在街头浪荡,它怕是活不了的。不如你带回去,试着养养吧,怪可怜的。”

 

肥姨这么一说,路sir当下便把它拎了回家。可是,接下来的两个月,我几度以为它快要死掉。

 

因为一出生就在流浪,美绿的皮肤病非常严重,全身上下没一块好地儿,掉毛的尾巴让它看起来像一只老鼠。耳朵里充斥着耳垢和螨虫,让整个耳廓和耳道都在发炎。

 

尽管坚持不懈地用药,病情总是反复,炎症就像烧不尽的野火一般,春风吹又生。


《租赁猫》

 

惊险时刻,有过两次。

 

一次是美绿误舔药膏中毒,还好发现得早,医生给它打了针,断食疗养数日也就好了。

 

另一次,这厮突然就侧倒在地,亮晶晶的眼珠蒙上了一层膜,眼泪不断地滴在地上。幸好及时把它送到了医院,不然它很可能会失去一只眼睛。

 

家里人总说,这只猫多灾多病,活不长的,不如算了。

 

路sir不忍心,也不甘心,依旧每天遵医嘱给它涂药。一年之后,美绿的尾巴长出了丰厚的毛发,健康粗壮,眼明手疾,皮肤病也消失了。

 

朋友来家里,看到美绿现在活蹦乱跳的样子,都说“还好这猫遇到你”“还好当初你没放弃”。


为了治疗皮肤病,铲光了毛的小猫

 

其实,路sir心里明白,不是我救了它,是它救了我。

 

领养美绿的那段时间,路sir恰好在人生比较尴尬的阶段,无论工作还是关系,都让自己觉得很累、很想放弃。

 

可是,当我每天看着美绿的尾巴一点点在长好,路sir还是愿意相信,上天不会抛弃每一个努力生长的灵魂。

 

因为有猫,即使路sir患上“加班胖”,肥了整整1.5只猫,日子也还能过下去。


瞧这小眼神,现在不仅好了,翅膀也硬了~



不讨好任何人

是猫教会我的事



美绿现在是一只健康可爱的猫了,但你别指望它因为你无微不至的照顾而对你感恩戴德、俯首称臣。

 

对它而言,“两脚兽”仅仅意味着食物和空间,我们之间,不过是同住一场,同一屋檐下的室友而已。

 

台湾动物行为学家戴更基医师曾经说过,养狗的人是乐于互动的,养猫的人则喜欢独处,猫的样子越高傲,爱猫的人就越喜欢。


《流浪猫鲍勃》

 

在经历了无数次“热脸贴冷屁股”之后,路sir早已习惯家中这位阴晴不定的主子,同时对它放任自流。毕竟,养它,并不是为了驯化它,让它为我服务的。(正相反,法国人类学家马塞尔·莫斯说:“猫是唯一最终把人类驯服的动物。”)

 

在猫咪攻占互联网的今天,很多人开始被挑动,当起了铲屎官,满心以为是一段美好情缘的开始。

 

可是,路sir不得不提醒你,并非每只猫咪都可爱,而绝大多数的猫根本不会来讨好你。

 

恰恰是猫这种不讨好的性格,让它成为这个时代的宠儿。猫身上有一种距离感,一种沉默的智慧,甚至有点嘲笑的意味。法国作家维杜就曾经感觉自己的猫在拿他寻开心。


宠物博主@斑斑斑爷 的猫咪,因嘴下长了一块黑斑,看起来自带表情,被网友称为“惊讶猫”

 

猫的表情极其细微,它们会不会笑,我们并不知道。但它们的“冷眼旁观”,确实让人类学会自省,而世界上最理想的人际关系,大概也应该像人猫关系。

 

它可以跟你作伴,但又不干扰你,你也不要过分干扰它,尊重它的空间,尊重它的独立性。


如今,很多人依然分不清楚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的边界,也时常在人际交往中不知分寸。路sir觉得,只有懂猫,一个人才算得上是文明人。


《流浪猫鲍勃》

 

最近很红的“精芬”们(精神上的芬兰人,泛指像芬兰人一样不爱社交,极度注重个人空间的一类人),大概都会像路sir一样,不可救药地喜欢猫近乎薄情寡义的性格吧。



如果猫是一种病

我愿意放弃治疗



你为什么是猫派?

 

知乎上这个问题下的第一个回答是:“狗狗太热情,搞得我有点方。猫猫若即若离的感觉刚刚好。”

 

猫身上的这种分寸感和想象空间,让不少文人作家也十分迷恋。法国作家维杜在《猫的私人词典》一书中说:“在每个作家都必须面对的孤独和沉默中,只有猫能够从中找到一席之地,并在某种意义上陪伴他缓慢地写作……”

 

 

美国作家爱伦·坡写作的时候,他的猫会站在他的肩头上,做他的第一“读者”;

 

丰子恺声称自己对猫没有特殊的喜爱,却特别喜欢画猫,也放任他的猫咪坐在他的头上;

 

热爱与猫同桌共进晚餐的海明威,一生养过30多只猫,在开枪自杀之前,他的遗言是:“晚安,我的小猫”;


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伏案写作之时,怀里总有那只挪威森林猫;

 

洒脱的女作家乔治·桑,总在吃早餐的时候和她的猫米诺共用一个碗;

 

台湾作家朱天心一家都爱猫,即便猫如过客,还是养过不少,写了很多猫的故事;

 

演讲和文采都一流的丘吉尔曾经有一只心爱的猫叫乔克,后来,英国托管组织根据丘吉尔的遗愿收养虎皮猫,取名为乔克一世、乔克二世……

 

 

“狗派”这时也许要说了,猫太冷漠,你永远不知道它对你的感情到什么份上。

 

路sir看过夏衍先生坐在藤椅上抱着猫的照片,后来听说了夏老先生和老黄猫的故事,比“忠犬八公”还感人。

 

1975年,夏衍终于恢复自由,拄着双拐回到竹竿胡同家里。坐牢前,夏老先生养过一只叫博博的猫,那时猫已经很老了,每天到处流浪,而且不太回家。夏衍回家那天,博博出来了。夏先生女儿说:你被抓走以后,好多年没看到它了。今天它怎么就晓得赶回来接你呢?真是怪事。


夏衍与猫

 

第二天,猫就死了,一家人很悲痛,夏老先生更是唏嘘。可见,这猫就是吊着一口气,等着它的伙伴啊。

 

与狗相比,猫的陪伴和忠诚,也许只是没有那么直接而已。

 


总之,一日吸猫,终生戒猫。

 

如果猫是一种病,路sir大概会放弃治疗。

 

毕竟,生活那么苦,有猫,才可以好好活下去。


 

撰文|阿柒

编辑|Hedwig

排版|Hedwig

封面|《流浪猫鲍勃》

 


来自:临川饮冰  > 杂谈趣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从瘾君子到全球畅销作家,只有一只猫的距离
和流浪猫做一些他们喜欢的动作,真的能抚慰他们受伤的小心灵!
猫咪放养危害重重!
分享 | 这个镜头下的猫有点特别!
我没有能力,孩子就托付给你了
看到一个人抱着猫咪晒太阳,流浪猫:可以也抱抱我吗?我不脏的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