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一个烂人的爱情

2019-03-11

    那年十月,霜叶渐染,落木萧萧。武当山山道上走来一老一少。

    老的那个是我的太师父张三丰,从武学、辈分、名望来说,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大家都说,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可我觉得他只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死肥宅。自我出生,太师父就不曾出过山,平日里就是闭关练功,一闭关就是三四年。

    他这练功的时间,加起来比其他门派掌门人的命都长,这样的人就算没什么天赋,也很难不是天下第一。

    但一个多月前,他带着五师叔的孩子张无忌离开了武当山。

    太师父说,要治疗张无忌身上玄冥神掌的寒毒,只有去少林寺讨教九阳神功。所以,他放下外卖、放下抖音、放下对床的眷恋,带着张无忌回到七八十年不曾回过的少林寺。

    可回来的时候,太师父身边的小孩,并不是张无忌,是一个小女孩。

    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她约莫十岁,衣衫敝旧,脸上却很干净,粗绳扎着头发,脸颊泛着一点红晕,笑起来能把一整个夏天全单照收了。

    “你好呀,我姓周,名叫芷若。”

    “在下,在下宋青书。”

    太师父回来的那一天。

    父亲自言自语道,“师父肯去一趟少林寺,这下他可以放下了吗?”

    这才想起来,二师叔说过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太师父十六岁那年,是个在少林寺打杂的俗家弟子。郭襄女侠为了寻找杨过大侠,来了少林寺,无果而终。

    末了下山时,郭襄给了太师父一对铁罗汉。

    少室山一别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一个为了风陵渡,一个为了铁罗汉,一个在峨眉,一个在武当,两人的一辈子,都这样过来了。

    太师父有没有放下,没人知道。

    回来后,太师父写了一封信,派人送去峨眉。随后拂袖而去,继续闭关。

    那天,我嘱咐清风明月,给周姑娘的客房要清理干净,近来天凉,女子需要多几床被子;天寒了,饭菜易凉。若是做好,要首先给周姑娘送去;此外,还有什么水果、点心,也务必要先给周姑娘准备。

    父亲教我的待客之道,向来如此。

    但我心里知道,这不是待客之道,你要真喜欢一个人,有事没事总会忍不住对她好。

    第二天一早,在衣冠楚楚的武当山山道上,我和她一前一后地走着,去看武当的日出。

    那天武当山雾大,其实什么也看不到。而她却不怎么在意,站在高山之上,往西看。眼神忽闪。

    我想她大概是想家了吧。但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她的家并不是在西边。

    下山的时候,师弟们都在练功,我心血来潮,突然很有兴致跟他们切磋一下武艺,想在她面前大展身手。

    “清风明月,还有你你你,都一起上吧。”只是还没过手几招,太师父就叫走了芷若。

    他对芷若说,“武当山都是男子,多有不便。孩子你愿意去峨眉山吗?”

    芷若点点头,沉默了几秒钟,眼神忽闪,“那他能治好病,能回武当吗?”

    太师父叹了一口气,说,“但愿如此。”

    几天后,芷若走了,去了郭襄等待杨过大侠一生的地方。

    我心中生出一些不安——芷若是为了张无忌来的武当吗?但这些不安与恐惧,马上就被太师父的一句话打消了:无忌孩儿恐怕难活几天了。

    我想,即便他能活着,我武当派的功夫,太师父的器重,师叔们的指点,还有我出众的天赋,凭着这些,我不会输的。

    一切都是时间而已。

    我等了十年。

    十年后,我已是武当三代弟子中第一人。太师父命我与父亲、师叔们一起去光明顶,联合其他五大门派围剿魔教。

    我知道,机会来了。

    这个江湖马上就要意识到武当不只有张三丰和武当七子,还有我宋青书。而她也会在别人口里,听到我的名字了。

    一路上,我以一敌三,接连击败了几个有头有脸的魔教中人,成为了江湖人口中的“武当的未来”。

    在光明顶,我也见到了她,时不时就瞥向她。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哪怕是多一次喘气,我都瞧得清清楚楚。

    久别重逢。她只是礼貌性地说了几句话,说话的时候,时不时地看向一个跟在峨眉派后面、来路不明的瘸子。

    几天后,我明白了。那个叫曾阿牛的瘸子就是张无忌,不但是张无忌,他还拥有当世数一数二的武功。

    他以一人之力轮番打败六大派,各派掌门人、众弟子与曾阿牛交手,轻是跌打损伤,重就吐上几口老血。唯有芷若可以全身而退。

    瞎子都看得出来,他对芷若不只是手下留情,是手下留爱情了。

    直到灭绝师太大喝一声,“芷若,一剑将他杀了!”芷若方才恍恍惚惚地用倚天剑刺向他。

    他没有躲,被一剑刺中肺叶,面无血色。但芷若也没有好到那里去,脸上神色凄苦,掩面低头。

    我知道芷若这一剑刺了之后,张无忌死也好活也好,再也不能从她心上抹去了。

    我忽然明白太师父为何总是闭关了,不是他喜欢闭关,而是郭襄留给他的世界太小了。

    七十年前,太师父二十岁也是江湖才俊,天资过人。偏偏那人更璀璨夺目,他是在任何一个渡口,任何一处酒家,都会被提及的神雕大侠。而且每提到一次,就会让她想念一次。

    当年,在华山顶上,郭襄看杨过的神情,大概和光明顶上芷若看张无忌是一样的吧。

    所以没有什么办法,太师父只有等。他等了二十多年,一个人的夜晚,看着郭襄几十年不回的信息,默默用被单擦眼泪鼻涕。

    那些没能表达的东西,和怀里的铁罗汉,成了他一生的怅惘。

    我想,我和太师父可能是一类人。

    但我和太师父却也不是一类人:我不愿意用等的方式,不愿意以后再听到她的名字就觉得特别遗憾。

    所以我去了她在的地方,把积攒下来所有的话都说出来,毫不保留地对她好下去。

    我让全江湖都知道我喜欢她。

    我宋青书是个烂人。但我即使背叛全世界,也不会背叛芷若,宁可被她死死攥在手里,虽然我知道我随时会被她捏死。但死在她手里,又何尝不是最好的归宿?

    他人笑我太痴狂,我笑他人看不穿。

    太师父最后那一掌袭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的身体在空中慢慢飘起,所有过往的时间和画面在我眼前缓缓流淌,我微笑着闭上了双眼。

    因为在这流淌的时间河流中,我分明只看到了两个字:值得

    我这一辈子,见到的人和事,一清二楚地告诉我,这种费时费力不讨好、需要调动每一处的喜欢,这种持久的、专一的美好感受,一旦过去了,以后也许不会再有了。

    一辈子就这一个人,你让我如何忍?

    我不是认真,我也不是想赢,更不是为了到一个什么彼岸,我只是不想我的骨灰盒里,摆着一个遗憾。喜欢就当面说出来,舍不得就追上去,表达出来,总没什么坏处的。

    后来有人和我说啊,你不留遗憾倾其所有,如果没有结果甚至被伤害,这会比遗憾本身更遗憾的。

    的确,不留遗憾很可能比遗憾要更遗憾。

    但那值得。

    在我不长的人生公式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L君说  > 人文历史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老梁:武当不如少林,竟是因为东风汽车
夏游记(三)——武当钟云龙
【中国武术商战江湖上有着怎样的纷争与较量】
关于武术的一结杂碎
武当山七大侠吗!
武当榔梅祠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