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大明奇才解缙轶事
近日,中央八套正在热播连续剧《大明奇才》,该剧讲述了我市历史名人解缙的传奇一生。本报今日特撷取有关解缙的一些趣闻逸事,以飨读者。

    解缙(公元1369一1415年),字大绅,又字缙绅,号春雨,又号喜易,洪武二年十一月初七日(公元1369年12月6日)出生在育水鉴湖(今吉水县文峰镇)的一个书香门第之家。洪武进士,官至翰林学士。父亲解开,二魁胃监,五知贡举,以父死节赠官参知政事不拜,明初授以官又不受,一心从事著述、办学,培养人才;母亲高妙莹,不但贤良淑慧,而且通书史,善小楷,晓音律。解缙生长在这样的家庭,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传说他自幼颖敏绝伦,其母画地为字,于褪概中教之,一见不忘5岁时,父教之书,应口成诵;7岁能属文,赋诗有老成语;10岁,日涌数千言,终身不忘;12岁,尽读《四书》、《五经》,贯穿其义理。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参加江西乡试,名列榜首(解元);次年,会试第七,廷试与兄纶、妹夫黄金华同登进士第。选为庶吉士,读中秘书。明成祖时,人直文渊阁,进翰林学士,参与机务,后又兼右春坊大学士,一时诏令制作,皆出其手。

    解缙是明朝永乐年间翰林院学士,人称“解学士”。他六七岁即能吟诗作对, 是当地远近 闻名的“神童”。


    解缙七岁时,有一天,父亲带他去江里洗澡。父亲脱下衣服挂在江边树枝上,向解缙吟出一句上联:“千年老树当衣架。”解缙望了望烟波浩渺的大江,立即对道:“万里长江作浴盆。”


    一日,有个富豪子弟听说解缙的父母是做豆腐生意的,便故意问他父母“贵干”, 想奚落他一番。解缙明白他的意思, 吟出一副对联答道: “严父街前肩担日月, 慈母屋里手转乾坤。”


    一年端午节,解缙去岳父徐泰家贺节,正好徐泰的另外两个女婿也来了。岳父那天来了兴致,把三个女婿叫到一起,指着门上挂的菖蒲、艾叶和院子里的花木,让他们作副即景对联。解缙没有礼让,随口吟出上联:“蒲叶桃叶葡萄叶,草本木本。” 徐泰见两个女婿半天对不出来,就叫解缙自己续对,解缙指着院中花木说:“梅花桂花玫瑰花,春香秋香。”这副对联很巧。前两种花木连起来同第三种花木同音,后面还说明了它们的性质和开花时间。

    解缙生平故事


    解缙这个人从小就是神童,生而秀异,颖敏绝伦,在明史上是个及诗文和书法大成之人。其文雅劲奇古,诗豪放羊瞻,书小楷精绝,行、草皆佳。狂草名一时,然纵荡无法。 但凡这类年幼就名噪全国的人,骨子里的才气放逸,桀骜不逊,是后天名就者无法接近和比肩的。但有一点不好,这样的品性,不加自修,很容易秀木于林,风必摧之,所以他的下场就很凄惨。虽然他主持撰修《永乐大典》名流千古,但最终还是被锦衣卫活埋雪中而死,年仅四十七岁。


    别看只有四十七岁,解缙却历经明太祖、建文帝、成祖三朝。朱元璋的时候,因才气过人被重用,后来因抗旨敢言被收拾罢官,朱允文的时候从新启用。到了朱棣的时候更惨,就因为进京奏事的时候,皇上不在家而见了太子,自以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回去了,好家伙,一个“无人臣礼”之罪,就被下旨入狱,酷刑伺候,然后雪中活埋。


    胳膊拧不过大腿儿,这是真理,但这个“小胳膊”非要和“大腿”较量,那就是他的不识时务。得罪了谁别得罪小人,小人之人只认自己,不认道理,而解缙的嘲弄又是毫不留情的诗文伺候,当时的权臣对他既恨又怕,所以,陷害而死不足为奇——得罪人的买卖,花了身家性命的血本赔了给人家。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这个对子说给哪个文人,哪个文人都不愿意听。人家怎么也是文人,有没有真才识学,关你何事?你是才子又能怎么样哪?给你来点儿干净的埋法——雪埋行不?让你看别人都黑,看不见自己黑,好好让你干净干净!


    解缙不仅学识渊博,才华横溢,而且为人耿直,刚正不阿,不畏权贵。他屡次上疏,针砭弊政,弹劝奸馁小人,由此导致他一生坎坷,时而得宠,时而失宠,时而升迁,时而贬谪,直至被人迫害致死。

    忠谏直言的江南才子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这副流传了500多年的著名楹联,出自明代翰林学士、《永乐大典》的总编纂解缙笔下。要论根底,解缙侍奉过三代皇上,朱元璋曾经亲口对解说:“朕与你义如君臣,恩犹父子,你对我有什么谏言应当言无不尽才是啊!”要论经纶,解缙曾经领导3千多文人以3年时间,完成了3亿7千多万字,卷帙达2万多(大部分于1900年被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焚毁,现在全世界各大图书馆存书加起来只有八百卷)的宏大类书《永乐大典》。然而这位既有最强大靠山,又有满腹长才的庙堂伟器却没得好死,只活了47岁。


    朱元璋叫他提意见,解缙果然大冒傻气上万言书,历数朱元璋政令多变,一发火就除根剪蔓进行滥杀,小人趋媚,贤者远避,贪婪者得计,廉洁者受刑,吏部无贤否之分,刑部无枉直之判……《孟子》里早有“知识分子不是东西论”:“士,诚小人也。”但有人对朱元璋解释这句经典论断时却说:“士诚,小人也!”(《闲中古今录》)也就是说,对于专制皇权来说,忠诚的知识分子是最可恶的家伙!解缙还向朱元璋上书《太平十策》,切中要害,惹得明太祖老大不高兴,解终于被罢官。8年之后建文帝时又出仕;等朱棣夺了侄儿的皇位,迁都到北京时,解缙又得到重用。


  可是,解缙对“皇帝心理学”一窍不通,这是最大最可怕的“腹中空”;对“官场关系学”尚未入门,这更是遭人嫉恨动摇官基的薄弱环节——“根底浅”。朱元璋叫你直言切谏,你没想想,不用说老天的儿子——天子,即令是平头百姓,有几个是闻过则喜的?你明知朱元璋喜怒无常,滥杀忠良,却偏要去显显愚忠,触犯逆鳞,你这不是找死吗?几经折腾,受到第三个皇帝的重用,让你当《永乐大典》的总编辑,老老实实编你的书得了,你偏要介入最高层的权力斗争,终于被二太子构陷,锒铛入狱,在锦衣卫(皇上的特务机关)被打得体无完肤死去活来,被无辜关押了5年,叫你尝尝“言者无罪”是什么味道。


  官场如戏场。这一点,解缙连ABC也不懂。对同僚大臣十有八九,他都如实品评。说某人诞而附势,虽有才而行不端;某人可算君子,却短于才华;某人是薄书之才,驵侩(牲畜交易经纪人)之心;某人有德望,但不疏远小人。然而这些被他藐视的人,恰恰都是一二品大员。他们听到解缙的评论,能不嫉恨么?有一天,朱棣要锦衣卫都指挥佥事纪纲把监狱的囚犯名单给他看看,一下看到“解缙”二字,顺口说了句:“啊,解缙还活着呀!”这无异于死刑判决书。纪纲心领神会,回到狱中,将解缙用酒灌醉,扒光衣裳,扔到雪地里,活活冻死了。

    解缙题扇敏对


    解缙聪颖早慧,才思敏捷,早早便博得个“神童”之名。


    某日,朱棣得到一把进贡的折扇,象牙扇骨,细绢扇面,一面画了幅山水,另一面还洁白如雪,皇帝甚为喜爱,便要解缙在扇面题字。解缙接过扇子,见那幅山水颇有唐人王之涣《凉州词》的意蕴,便不假思索将这首诗题上去。皇帝看了,赞不绝口,还让大臣们一一欣赏。当折扇传到解缙的政敌高熙手中时,高熙冷冷一笑,上奏皇帝:“解缙恃才自傲,欺君罔上,竟敢愚弄万岁。”朱棣不解其意,高熙指着扇面说:“这首《凉州词》,连3岁幼童都背得出来,解缙却故意漏掉诗中之字,分明是蔑视圣上。”朱棣再一细看,才发现扇面上的《凉州词》少了一个“间”字,写成了“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顿时,圣颜大变,将扇子丢给解缙。


    解缙一看,也暗自吃惊。不过,情急之下,还是显示了他的才子本色。解缙从容答道:“刚才未及说明,我只是不愿照搬原诗,遂将《凉州词》改作一首小令。”说罢,朗声读道:“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朱棣与高熙听了,明知解缙是在应急补救,可人家补得天衣无缝,也只好作罢。


    解缙曾经跟从皇上游内苑。皇上登上桥,问解缙说:“这该怎么讲?”解缙回答说:“这叫一步一登高。”等到下桥,皇上又问他,解缙回答说:“这叫后边又比前边高。”皇上非常高兴。有一天,皇上对解缙说:“你知道宫中夜来有喜事吗?你可作一首诗来。”解缙于是说:“君王昨夜降金龙。”皇上于是说:“是个女儿。”解缙便说:“化作嫦娥下九重。”皇上说:“已经死了。”解缙又说:“料是世间留不住。”皇上说:“已经把她投到水里了。”解缙又说道:“翻身跳入水晶宫。”皇上本来打算用诡辩的话难住他,等听到这诗,深深叹服解缙的才思敏捷。

    幼年解缙服相爷


    解缙出身贫穷,父亲是开豆腐店的。这一年新春,小解缙写了一副春联,贴在豆腐店门上:


  门对千竿竹;
  家藏万卷书。


    这副春联一贴出,吸引来许多街坊,大家说长道短,议论纷纷。


    闲言传到相爷的耳朵里。他想,小小的人能做这样对联,倒是希奇。于是命家人去叫他来当面一试。


    小解缙进了门,相爷把他迎入客厅,分宾主坐下后,相爷从桌上拿起一本书晃晃说:“老夫听说你有万卷之书,书藏哪里?”小解缙指指肚皮说:“就在这里。”相爷又问:“既然如此,那我出联你能对吗?”小解缙说:“何止能对!”相爷看看这穿绿衣衫双目流盼的小家伙,口气竟这么大,便出联道:


  井底蛤蟆青间绿;


  小解缙听了,冷笑了一声,看了一眼身穿红袍的相爷,便接着对道:


  盘中螃蟹白映红。


  相爷本想讥笑他是个坐井观天的蛤蟆,不料自己反被奚落成一只死螃蟹,想小家伙竟然如此不留情面,不由心里冒火,却不好发作,只好改换题目,再难解缙道:


  天做棋盘星做子,谁人敢下?


  小解缙想,这也难不倒我,略一思索,便对道:


  地作琵琶路作弦,哪个能弹?


  相爷见小解缙对答如流,大为吃惊。正找不到好的课题,忽见壁上有一幅《月夜杜鹃图》,也来不及细想,就信口出了一联道:


  月下子规喉舌冷;


  小解缙见他行文已乱,故意照式对个下联说:


  花中蝴蝶梦魂香。


  谁知相爷只顾后,不顾前,一见别人句子有毛病,马上挑剔说:“试问花中蝴蝶,倘不睡去,哪来的梦魂香甜?”


  小解缙又眨眨眼睛说:“然而月下子规,也未必启口,喉舌之冷,一样无从说起!”相爷一听,啊哟,我也错了!便问小解缙:“那么依你说又当如何?”


  小解缙说:“如果把‘月下’改作‘啼月’,‘花中’改作‘宿花’,岂不是‘舌冷’‘梦香’?”


  相爷欲要叫好,但又反问:“你既然早已知道,为何将错就错?”


  小解缙笑道说:“因为相爷失口在先,解缙之所以将错就错,无非是步相爷后尘,照葫芦画瓢罢了。”

 


 
 

简介:解缙(1369年—1415年),明学术家、书法家。字大绅,吉水(今属江西)人。二十岁举进士,上万言书批评明太祖,罢官八年。议论无所顾虑,为人所忌,后于狱中遇害。永乐初任翰林学士时,曾主持纂修《永乐大典》,很 ...

关键字:解缙 春雨杂述

解缙(1369年—1415年),明学术家、书法家。字大绅,吉水(今属江西)人。二十岁举进士,上万言书批评明太祖,罢官八年。议论无所顾虑,为人所忌,后于狱中遇害。永乐初任翰林学士时,曾主持纂修《永乐大典》,很受成祖重视。著有《文毅集》、《春雨杂述》。

《春雨杂述》摘自《丛书集成初编》。其中论述书法的有“学书法”、“草书评”、“评书”、“书学详说”、“书学传授”等部分。

学书法

学书之法,非口传心授,不得其精。大要须临古人墨迹,布置间架,捏破管,书破纸,方有功夫。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墨。钟丞相入抱犊山十年,木石尽黑。赵子昂国公十年不下楼。巙子山平章每日坐衙罢,写一千字才进膳。唐太宗皇帝简板马上字,夜半起把烛学《兰亭记》。大字须藏间架,古人以箒濡水,学书于砌,或书于几,几石皆陷。

草书评

学书以沉著顿挫为体,以变化牵掣为用,二者不可缺一。若专事一偏,便非至论。如鲁公之沉著,何尝不嘉?怀素之飞动,多有意趣。世之小子谓鲁公不如怀素,是东坡所谓“尝梦见王右军脚汗气”耶!

评书

学书之法,非口传心授,不得其门。故自羲、献而下,世无善书者。惟智永能寤寐家法,书学中兴,至唐而盛。宋家三百年,惟苏、米庶几。元惟赵子昂一人。皆师资,所以绝出流辈。吾中间亦稍闻笔法于詹希原,惜乎工夫未及,草草度时,诚切自愧赧耳。永乐丙戌六月十八日书。

书学详说

书肇于庖牺,笔墨纸研,皆世古用,后世异其制尔。《书》称作会,纪于太常,非可以力削为。而《诗》称彤管,知非始于蒙恬也。三者仿此。今书之美自钟、王,其功在执笔用笔。

执之法,虚圆正紧,又曰浅而坚,谓拨镫,令其和畅,勿使拘挛。真书去毫端二寸,行三寸,草四寸。掣三分,而一分着纸,势则有铁,掣一分,而三分着纸,势则不足。此其要也。而擫捺、钩揭、抵拒、导送,指法亦备。其曰擫者,大指当微侧,以甲肉际当管傍则善。而又曰力以中驻,中笔之法,中指主钩,用力全在于是。又有扳罾法,食指拄上,甚至而奇健。撮管法,撮聚管瑞,草书便;提笔法,提挈其笔,署书宜,此执笔之功也。

若夫用笔,毫厘锋颖之间,顿挫之,郁屈之,周而折之,抑而扬之,藏而出之,垂而缩之,往而复之,逆而顺之,下而上之,袭而掩之,盘旋之,踊跃之,沥之使之入,衄之使之凝,染之如穿,按之如扫,注之趯之,擢之指之,挥之掉之,提之拂之,空中坠之,架虚抢之,穷深掣之,收而纵之,蛰而伸之,淋之浸淫之使之茂,卷之蹙之,雕而琢之使之密,覆之削之使之莹,鼓之舞之使之奇。喜而舒之,如见佳丽,如远行客过故乡,发其怡;怒而夺激之,如抚剑戟,操戈矛,介万骑而驰之也,发其壮。哀而思也,低回戚促,登高吊古,慨然叹息之声;乐而融之,而梦华胥之游,听钧天之乐,与其箪瓢陋巷之乐之意也。

是其一字之中,皆其心推之,有絜矩之道也,而其一篇之中,可无絜矩之道乎?上字之于下字,左行之于右行,横斜疏密,各有攸当。上下连延,左右顾瞩,八面四方,有如布阵;纷纷纭纭,斗乱而不乱,浑浑沌沌,形圆而不可破。昔右军之叙《兰亭》,字既尽美,尤善布置,所谓增一分太长,亏一分太短。鱼鬣鸟翅,花须蝶芒,油然粲然,各止其所。纵横曲折,无不如意,毫发之间,直无遗憾。近时惟赵文敏公深得其旨,而詹逸庵之于署书亦然。今欲增减其一分,易置其一笔、一点、一画,一毫发高下之间,阔隘偶殊,妍丑迥异。学者当视其精微得之。是以统而论之:一字之中,虽欲皆善,而必有一点、画、钩、剔、披、拂主之,如美石之韫良玉,使人玩绎,不可名言;一篇之中,虽欲皆善,必有一二字登峰造极,如鱼、鸟之有麟、凤以为之主,使人玩绎,不可名言:此钟、王之法所以为尽善尽美也。yishujia.findart.com.cn

且其遗迹偶然之作,枯燥重湿,浓淡相间,益不经意肆笔为之,适符天巧,奇妙出焉。此不可以强为,亦不可以强学,惟日日临名书,无恡纸笔,工夫精熟,久乃自然。言虽近易,实为要旨。先仪骨体,后尽精神。有肤有血,有力有筋。其血其肤,侧锋内外之际;其力其筋,毫发生成之妙。丝来线去,脉络分明。描搨为先,傍摹次之。双钩映拟,功不可阙。对之仿之,如灯取影;填之补之,如鉴照形;合之符之,如瑞之于瑁也;比而似之,如睨伐柯;察而象之,详视而默记之,如七十子之学孔子也。愈近而愈未近,愈至而愈未至,切磋之,琢磨之,治之已精,益求其精,一旦豁然贯通焉,忘情笔墨之间,和调心手之用,不知物我之有间,体合造化而生成之也,而后为能学书之至尔。此余所以为书之详说也yishujia.findart.com.cn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十八小子  > 艺海拾贝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朱棣修纂《永乐大典》,有十分难以言说的政治目的|文史宴
解缙妙联无穷(二十三)
戏说中书街(139)
明代解缙书法【草书诗帖】圆转纯熟气势奔放
大明奇才解缙
世界上最大的百科全书,《永乐大典》副本仅存世4%,正本下落不明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