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道是寻常

华灯初上时分,夜色尚未黑透。一碗热腾腾的海鲜疙瘩汤、一盘色香味十足的炒合菜,一个安静有着淡淡灯光的酒店角落,我和好友惠坐在了一起。我很享受此刻这种内心静谧的时光,那种闲适的惬意如汩汩清泉随意流淌,彼此间说话也就显得自然流畅。
我俩聊的话题以我写的丝绸之路的那篇游记开始,她说已读了N遍,但每读一遍还是被感动被震撼,或许是因为我们这次是同行者,有些感受触及到了她的内心。就像我在敦煌莫高窟看过的那一幅幅古画,画中人顶着寂寞的荒寒时光,时过千年依然微笑如初;看到唐代飞天婀娜的飞姿、期待的眼神,懂得她们的内心是多么渴望自由!恍然觉得,即使隔了千年,我们之间依然穿行着那份默契的相知。
我把话题转到了孩子身上。(女友惠的儿子今年刚刚以优异的成绩升入一中)我提起了关于他儿子写作的话题,问他的小说完稿了没有?不问没关系,一问女友的双眼霎时红了……
女友的儿子暂且叫他海吧!一个被所有美好词语包裹起来的少年。更难得的是自幼酷爱读书,无论什么题材的,包括《本草纲目》都被他翻阅了几遍,读书多了,笔下自然流畅。
听惠说,这次孩子写小说还是第一次。用她的话就是有点“走火入魔”,我对之却赞叹不已。真的,难得孩子有这份爱好和坚持。在丝路的旅程中,我们是同行者。我见过他无论在车上,还是在游览的景点上,还是在住宿的宾馆里,手里都不忘拿着那两本厚厚的笔记本。好多时候,我们正和别的孩子游玩得尽兴时,他说想要写东西,他会找个地方席地而坐,浑然不觉地陶醉在他的内心世界里。等他写完,倾吐一口长气,说写出来真痛快!他那淋漓的酣畅,我能体会。他并不是“走火入魔”,而是内心来了灵感,或许他故事中的主人公冲破了他的困境,或许某人的命运有了更好的安排……我有时会和他闲聊几句,他告诉我他在试着写一部小说。当我问能不能给我看看时,他却摇头,我说,那我期待着你发表的那一天!后来,听我儿子说,他曾给他看了一部分,看来还是他们同龄人有共同话题!
没想到女友惠和我享受的是一样的待遇。说她已要求了好几次了,孩子就是不肯给她看半个字。并且多次“警告”过她:“这是我的精神世界,是另一个我,请你尊重我,任何时候不许偷看我!”其实女友也不是想看孩子的写作水平有多么高,而是孩子现在正值叛逆的青春年华,面对青春期的孩子,她有一股莫名的惶恐,她想知道 他的精神世界里究竟是一片繁盛还是一片荒芜。
“如果一切没有发生该多好!”女友在我面前用双手掩着脸,轻轻地啜泣起来,有泪从她的指缝间流下来……
从青海旅行回来不久,海和其他孩子一样兴致勃勃地去新学校报到了!这所市属的重点高中,将是他人生中一个崭新的起点。在这里,他可以继续施展他学习的天赋,向着大学的门槛奋进。到学校报过到后,海在回家的路上,和妈妈一路畅聊在新学校里的所见所闻。晚上回到家,惠为了给孩子庆贺他人生的新起点,特意烧了几个孩子爱吃的菜。那晚孩子陪着她喝了酒!她说,就是在那顿晚餐中,她瞬间觉得儿子长大了,她似乎是在和一个成年人交谈,母子俩聊得非常愉快,这让她兴奋激动不已,心里觉得幸福满满的,她觉得这些年为之所有辛苦的付出,都值了!
第二天,海的爸爸从外地出差回来。一家三口去超市购了物,准备要回老家。海曾把装有那两本笔记本的书包寄存在了超市的储藏柜里。结果走出来,才想起书包忘记取了,因为赶时间,海的爸爸没同意他再折回去取,他也就没再僵持,下午从老家返回来,海又直接去了原来的学校参加某个活动。
分别时,海把储物柜的密码纸递给妈妈:“妈妈,麻烦您去帮我取回书包,但要答应我一件事,不许偷看我的笔记本!我是信任您的!”儿子的话是那么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回到家,尽管惠在内心做了翻江倒海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忍不住打开了那两本厚厚的笔记本。在那一刻,她觉得她是他的妈妈,她是全身心爱护他的。她有权力知道里面到底藏着一个怎样的他?
惠说那是一篇长得不见结尾的小说。文中主人公的名字都是外国人的,内容有点像科幻,又不乏刀光剑影,各种的武功名称,惠说她根本看不懂!随后,惠想了另一种方式,就是用手机把小说的内容一页页拍下来,想留着有时间时再慢慢看。
傍晚,海回到家,一切无恙。习惯地问妈妈要了手机,钻到他屋子里,开始玩起了他喜欢的游戏。惠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今晚,是一家三口团聚的日子,她要多做几个好菜,再过两天,儿子就要正式开学了。

“你过来一趟”!海从门缝里探出半个脑袋,脸上是无风无浪的那种平静。惠忙放下手中的菜,进了儿子的房间。沉默,短时间的沉默!海坐在床上,眼神盯在地板上,脸上毫无表情,只剩下一屋子的寂静。惠纳闷了,问:“叫我过来有事吗”?海依然沉默不语,脸上多了份不屑的表情,此时的海,内心已是排山倒海,那股即将喷涌的的怒火像火山即将爆发一样,急于在寻找着一个出口。他脸上不经意的表情,也许是在沉寂中沿着情绪的涌动撒下一根根针,在某一个时刻,会毫不手软地刺向妈妈,他在等着妈妈的“自首”!而此时的惠一脸的茫然无辜,还是短暂的沉默,惠刚要出门,被海一口喝住:“请问你手机里的照片是咋回事?”惠这才恍然大悟,自己怎么这么糊涂?!居然把此事忘得一干二净!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她的心似乎一下子被太阳暴晒出来,无处躲藏!嘴中任何的解释都显得那么苍白牵强:“其实,我不是想看你的秘密,妈妈只是担心你,总是沉浸在虚无的世界里不能自拔。之所以拍下照片来只是因为,我觉得你写得非常好,妈妈认识一个小有名气的编辑,我想让他帮你看看,能不能发表……”惠的解释,并没有熄灭孩子心中的怒火,啪!海把手机摔在地上,手机屏上顿时裂开了几道细纹。“这么多年,我一直自以为豪,因为我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妈妈,我信任你,崇拜你,没想到,你也是如此得庸俗!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的妈妈,只不过以前是我的母亲而已!……”
这些话,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子,瞬间扎在惠的心上,让惠毫无准备,她只觉得那份清晰的疼痛灼烧得她透不气来。耳边似乎听到了一种玻璃碎落的声音,眼睛被迅速蒙上一层雾气,心被一股彻骨的寒冷撩拔出阵阵清晰的刺痛。
眼泪簌簌而落。惠踉跄着走出房间,头脑有瞬间的晕眩,后面传来海大声关门的声音,而后,她听见海在房间里嚎啕大哭......
一切已经来不及了!惠知道,十几年母子所建立的那份信任,如一座高楼大厦,顷刻间坍塌。而这一切,就是让自己亲手毁了!而她又是多么爱自己的儿子啊!从这个小家伙来到人世间,十几年如一日,她为之倾注了全部的心血。不!她是他的妈妈,为什么他的同学可以看,为什么她不能看?!抑或,孩子是想把另一个完美的自己完整地呈现给她,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不管怎么说,还是自己错了,是自己亲手毁了母子之间的这份信任。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惠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儿子的门,儿子还在无声的啜泣着。见惠过来,海脸上又恢复了那份不屑和孤傲。惠试着给儿子道了歉,并把自己的诚心诚意剖白给了儿子。她请求他再给她一次机会,以后她会好好的遵守规则。海指着家里那面布满裂痕的镜子,悠悠的说:“你看,镜子破了,还能再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吗?!”此话,又一次戳痛了惠的心。她知道,此时无论自己再说什么,也安抚不了他那颗失望的心。也许,人与人之间的一些隔阂,就是在这一瞬间形成的,有时很容易在彼此之间划开裂痕,下过雨,流成河,就很难再淌过去。此时的惠只觉得有只虫子,慢慢爬到了她心脏的最上面,然后用触角扎进她的心房。
惠又一次走出了儿子的房间,而后,看到儿子从门缝里扔出一张纸条来,四个字:“势不两立”!
第二天,海沉默了一天,就是不给惠任何说话的机会。
好在开学了!惠相信只要孩子离开这个环境,就会慢慢淡忘一切!她按时把海送到了学校,目送着海独自背着书包涌进人流中,心中一股失落感涌来,说不清是为了什么,反正,今天,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小家伙开始离自己越来越远了!这让她想起了龙应台《目送》里的那句话:“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而且,不必追”。
回家后,惠看到了海留给她的一封信。信的大致内容有三条,列举了最近一段时间,让他内心最难过的三件事:1,和海从小最好的玩伴,今年中考没有考上高中,也就是说今生他将与大学无缘,海为之可惜难过。2,初中和他并肩而战并相约一起考一中的铁哥们,结果名落孙山,这让他失落。3,他最信任的妈妈,却让他失望了!
十天的军训生活,在这个不再炎热的夏天的下午,终于结束。这是海第一次离开家这么久,从幼儿园到初中,就没住过校。在这里,一切都是新鲜的,宽阔美丽的校园,一张张陌生的老师和同学的面孔,海告诉自己,没关系的,一切可以从头再来!
惠等在拥挤的人群里,十天了,她是如何牵挂着她的儿子啊!十几年了,孩子第一次这么久没在她的身边,况且是孩子离家时是在那种情绪下离开的。
这种分别,似乎掏空了她的心,牵挂、思念、忏悔,一时让她在短时间内不能适应,特别是寂静的夜深不可测量“即使你不在我的身边,我依然这样想你啊宝贝!我每晚都在梦见你,我在一次又一次不能停止地梦见你。梦中的我们,依然是手牵着手,梦中的你,依然是我亲亲的宝贝。”这几天,只要一想起孩子来,都会让惠觉得心脏发紧。

母子见面,脸上的表情都很平静。也许,母子都把那份喜悦隐藏在心底了!惠想替儿子领着行李,却被儿子拒绝了。
回家的路上,海一直沉默着,他对学校里这十天的军训生活闭口不提。惠问一句,他也只应付着,别的一句也不多说。惠明白,他还在埋怨她,那件事在他的心里还没有淡忘。
回到家里,海又钻到自己的房间里写小说去了,看来,这段时间在学校里他一直也没放下。惠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收拾好,喊海出来吃饭。
海看到满桌子都是自己最爱吃的!可乐鸡翅、葱爆牛肉片、红烧大虾、清蒸鲈鱼……还有自己最喜欢喝的蜜桃果汁,妈妈也给准备好了!海抬头,恰好碰触到了妈妈那期待、充满慈爱的眼神!一股暖流顿时滚滚涌来,可怜天下父母心!其实海知道,妈妈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那个人!就凭这一点,自己还有什么不可释怀的?他在脑海,瞬间将无数个昨日,像电影一样重新回放,发现里面都是满满的母爱……就是这份母爱,深沉似海,纵容着他的成长,让他稚嫩的翅膀渐渐变得丰满,也是在这份母爱里,安放着他正值叛逆的青春。
灯光下,海和妈妈边吃边聊着:“妈妈,你猜,给我们军训的教官有多大?”“19岁”?再猜,“21岁”……而后,是母子爽朗的笑声传来,外面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把整个世界照耀成一片迷幻般的红色,夜,笼罩了这个繁华的城市,那些
“无限漫长时光里的温柔,
无限温柔里的漫长时光,
原来一直都在……”

 

返回顶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池边洗砚  > kejiwenjiao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永远不能忘却的痛
生活从这里出发 转载
爸爸不哭
怎样才能一步步放开手?
育儿有感,母子牵心
风雨中的母子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