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我不是药神》:这里是中国,属于第三世界

阅0转02018-07-11



​这里是中国,


 

没有高楼大厦,


没有阿迪达斯,


没有棒球帽。


只有一群带着白口罩的群众演员。和一个卷毛大叔。


影片开头,警官的一句傻逼,让我感受到了影片的魅力,

嗯,他是一个没有社会主义气质的警官。


一个为了争夺孩子抚养权,对律师大打出手的落魄中年大叔,在他交不起房租的印度神油保健店里,和一个带着白口罩,手里拿着橘子的白血病人相遇,故事由此开始。


其实这些天即便是没看过影片,在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和新闻也让你明白大概,


一个大叔从印度走私救命药,从开始的盈利,到后来赔老本的代购,最后被警察抓住判刑的故事。



01


我们先来说说电影。


电影立项于“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 "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是2016年坏猴子影业对外公布并推出的一项青年电影人未来计划,包括《绣春刀:修罗战场》等等。陆续还会有影片推出。


这种引起广泛舆论的现实主义电影在中国已经消失多久了?


好像从来就没有过,除去那些没能拿到龙标的,满屏的东北喜剧,小鲜肉的玄幻剧,以及各大IP剧。


欧美爆米花大片的视觉效果还值得观影,至于国产片,往往会敬而远之。


拿喜剧电影来讲,除了脑洞大开到不知所云外,更让人尴尬的是,那些装傻扮丑的搞笑桥段,包袱除了东北话还是东北话,好像全中国的喜剧就是东北小品一样,故事讲的不是乱七八糟,就是弱智的要命,似乎连《疯狂的石头》都要成了绝唱。


当然,还是有些国产电影让人眼前一亮,比如去年上映的《战狼2》,让人热血沸腾到,恨不得马上去虽远必诛。


从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电影,到90年代的香港电影,现如今的韩国电影更让人感叹,没有什么是韩国人不敢拍的,比如一些犯罪电影,开始是一个变态杀人犯的故事,可最后你会发现,所有的矛头都会指向政府,最近,以朴槿惠为原型的电影正在拍摄中,这架势跟政府铆上劲了。


像《熔炉》这种推动国家改革的电影,国内正版都看不了,太敢拍了,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都吓坏了。


亚洲电影风向标是换了一代又一代,大陆在8八九十年代的电影也一度在世界暂露头脚,比如像《红高粱》、《霸王别姬》这些,也出现了很多大导演,贾樟柯,管虎,陆川,等等,这都属于第六代导演。


我们有过好的电影,也有这么一群好的导演,电影资源更不用提了,可就是没有我们的《三块广告牌》,没有我们的《熔炉》,问题在哪呢?


有很多,


有些可以说,有些不可以说,


可以说的,粉丝经济让那些流量巨星小鲜肉们成了票房号召力的中流砥柱,P图抠图,面瘫都不重要,重点是要死心塌地支持偶像,为偶像打CALLO。


不可以说的,电影分级制度。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了解一下电影分级制度,细细一琢磨,你便知道为什么不可以说了。


《我不是药神》是部很成功的商业片,说是神作有些夸大,然而在这个节点,在这个环境下,这种影片拿到龙标,横空出世,这就让人很震撼。




02


再来说说药。


“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


为什么救命药会如此昂贵?


电影中的“格列卫”,是诺华公司于2001年推出的一款抗癌靶向药,它不光是用于治疗慢粒白血病,还能用于治疗胃肠间质瘤等癌症。


格列卫从研发到上市,足足用了20年,耗费了50多亿美金,稍有差错,公司的前期投入便会功亏一篑,没有人会为他们买单。


而新药的专利保护期只有10年,也就是说诺华公司要在10年里赚回老本,并实现盈利,然后用这些利润再第一时间研发新药,比竞争对手晚一步,几十亿的投入便有可能打了水漂。


这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循环,


而印度“世界药房”的出现,试图想打破这种良性循环,为什么?


因为穷人买不起,尤其是医疗保障制度不完善的发展中国家,穷人也要活命,什么专利保护,什么WTO规则,有着世界上最多贫困人口的印度管不了那么多,穷人没药,就得死,还有比死亡更大的事吗?正版药买不起,那我们就仿。


2003年,世贸通过《多哈宣言》:成员国在发生公共健康危机时,可以不经专利权人同意,


实施强制许可制度,生产、销售其他国家和企业的专利产品。

因为印度政府的强力背书,“山寨”药厂大量出现,仿制药效果跟正版药一样,价格却是天壤之别,很快便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患者, 成为第三世界人民的药房。


那为什么我们不这么做,其它国家不这么做?


就像影片正版药制造商中说的,


“救你们命的不是仿制药,而是我们。”


商人是逐利的,没有市场,谁还会去投资,花费几十年的精力去研发?那些诺贝尔科学家们的经费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量低廉仿制药的出现,会冲毁整个市场,市场一旦没有规则,谁还花钱跟你玩?


所以影片将大棒挥向药企,塑造成奸商形象是不对的,但也是对的,因为就电影而言,总要有对立面,不让说的就不说,能说的我全说。


那高价药这么合理,仿制药又不让买,让人等死吗?


其实依靠个人,企业,或者是某个公益组织,无疑是杯水车薪,这种普罗万民的浩大工程,只有强大的国家机器,强大的政府做支撑才行。


像电影中的格列卫,


在香港卖18000元,日本卖16000元,美国卖13600元,韩国卖9700元,但在中国却卖23500元。


尤其是韩国,几乎可以百分之百报销,为什么我们卖这么高?公司歧视,诺华欺负我们?


一盒格列卫,到中国要有5%关税(现在降了),15%的增值税,(美国没有增值税,我们是欧洲的两倍),这还不算,额外还要外加20%几的医院流转费等等,每个环节都要捞一把,费用能低吗?


虽说现在关税降0,但你去药店柜台上看看,进口药价格丝毫没变,这说明问题不在关税上,关税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最重要的是流通渠道,这个地方捋不直,进口药价格下降空间会很小。




03


药品的更替换代。


拿宫颈疫苗来讲,九阶宫颈疫苗2014年就在美国上市,而国内今年才获批上市,我们还在用二阶,四阶的时候,九阶已经快淘汰了。


一位患有艾滋病的网友,在国内吃了一年的免费阻断药,因忍受不了药物带来的副作用,最后跑到泰国去买药,在他掏出目前服用的药物时,泰国医生惊呆了,这是他们10年前早就淘汰的。


泰国是什么?GDP还没我们一个省高,跟上海相当。


印度不用提了,虽然医疗条件很差,但好歹也是全民免费医疗。


为什么在世界领先医疗技术面前,我们像是另一个低维度的生物?


在“各国医疗卫生总支出排行榜”上,中国排名145,GDP比重为5%以下,和排名第一的美国16%差了10%还要多,仅次于蒙古。


2001年到2016年,发达国家批准上市的新药共计433种,但已经在中国成功上市的只有30%。


一条生命,买个机票,换个地区就能活下来,这本身就很荒谬。


眼下不紧要降关税,更重要的是推动全民医保的改革,加大国家投入医疗领域的占比。



最后


医疗,养老,住房,这三座大山正压的我们喘不过气。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说的很对,这世界上所有的负面因素,


皆因一个字——


穷。


作者:老子没有笔,公众号:一张大字报(ID:yizhangdazibao)


来自:老子没有笔  > 待分类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印度200块一盒的救命药,我在中国花了2万都买不到
《我不是药神》背后的冷思考,我国的救命药为什么如此贵?
我不是药神,我也不是弱智
产业观察 | 《我不是药神》,洞察医药产业阵痛后的规律
《我不是药神》很感人,但批判的矛头却指错方向了
我不是药神:药企不应是民众的假想敌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