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计划生育变迁史:从娘胎里被计划的中国人

阅0转02018-09-12

文/一张大字报


01


马寅初很气愤,他生气并不是因为蒋介石没有亲自邀请他赴宴,做学生的没给当老师的面子。


马寅初气的是为什么蒋介石偏偏是他的学生。


自从1928年担任南京立法委员后,马寅初就对这届政府很不爽,九一八事变他把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骂的狗血淋头,在立法院会议上指着孔祥熙的鼻子,大骂四大家族是一群发国难财的资本家。马寅初破口大骂不是因为政府个个是草包,是贪污犯,而是逼的一个经济学家为了政治去骂人。


最后蒋介石终于受不了自己老师的连番开炮,大手一挥关了马寅初禁闭,后来在我党和社会舆论的压力下,1942年8月,马寅初从牢里被放了出来,后又被蒋介石软禁在歌乐山,两年后才真正重获自由。


1948年,全国就要解放,在中国共产党的掩护下,马寅初从香港赶赴北京,投入到了新中国的怀抱。


人对新事物总是既恐惧又兴奋,兴奋的是期待,恐惧的是未知。对于新中国,马寅初显得有些慌乱。


1949年3月25日,在欢迎领导人从西柏坡迁至北平的仪式上,马寅初不顾会场纪律,跑向周恩来乘坐的吉普车,大声对周恩来说:“遵照你的指示,我已平安来到北平。”


三民主义远去,社会主义到来,社会各界都想从新中国这张白纸上来一笔,马寅初也不例外。


马寅初发现,中国人口的增长率是每年增长22%以上,有些地方甚至达到30%,在50年后中国人口将暴涨至26亿,马寅初吓了一跳,到时青藏高原估计都会站满了人,别说吃饭是问题,拉屎也会是不小的难题。


马寅初认为缺少计划生育的计划经济,那就不叫计划经济。但马寅初反对人工流产,主张奖罚制,多生多交税,少生少交税。


马寅初:“最好是一对夫妇只生两个孩子,对只有两个孩子的父母加以奖励,而对超过两个孩子的父母要抽税”。


他的主张得到了毛主席的赞赏,马寅初认为时机已然成熟。


 



02


1957年7月5日,马寅初的《新人口论》在人民日报发表,正式提出了社会主义计划生育问题。


马寅初很有信心,他的信心不是来自于自己理论的无懈可击,而是对主席的赞赏有信心。他觉得50亿人口的问题马上可以解决,最起码拉屎不会再是个问题。


不幸总是突然,一场席卷整个中国大陆的反右运动,让马寅初的脑瓜子彻底蒙圈了,《光明日报》率先刊文猛批马寅初,批判之声从四面八方而来,自上而下,《新人口论》成了马寅初的“小辫子”,“50亿人口”又变成了问题。


马寅初并不准备妥协,连连登报进行反击,大骂老蒋的马寅初满血复活。


最后真正击溃马寅初的,不是无休止的批斗,而是因为一句话。


随着亩产万斤的卫星上天,祖国形势一片大好,赶英超美势在必得。


“现在看来,搞十几亿人口也不要紧。”毛主席说


就是这句话,让马寅初没了主心骨。其实一句话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出自谁之口。


之后几年,人民群众似乎为了响应亩产万斤的号召,人口也跟着成倍暴涨,一飞冲天。在错误的政策下,人口错误的增长,显然是个错误的局面,其后2000万人口如洪水野兽涌向城市,这下将中央冲昏了头,不得不在两年之内将其疏导回农村。


因而计划生育再次被提及。


1962年1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认真提倡计划生育的指示》,计划生育被国务院正式立项提出。


但是在此后的岁月,中国大地红旗滚滚,人山人海,计划生育有名无实,再一次被搁置。


直到1980年9月,中共中央在《人民日报》发表《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号召每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随着方针的落地,计划生育这才被正式实施。




03


曾书记从小就励志要做官,还要做大官,但他不想做被领导批评的官,所以他现在很烦。


曾书记做冠县县委书记才两年,就被上级通报批评,他被批评不是因为贪污受贿,马屁总是拍不响,而是因为计划生育,冠县排在整个山东省的老末,还来了个黄牌警告,不仅烦,还很慌。


1991年4月27日在冠县县委扩大会议上,曾书记放了狠话,因为冠县丢不起这个人,他的伟大志向更丢不起。


“我们要痛下决心,用非常之法,下非常之力,干非常之事,立非常之功”


会议很成功,各个乡镇党书记都恨不得马上就回去行非常之法,革命队伍气势如虹。


但就有那么两个书记挑了所有人的神经,泼了一盆社会主义冷水。这二人表示自己乡镇有种种困难,工作不好做云云。

话还没讲完,曾书记随即一拍桌子:“武警!铐起来,押下台去!查查他们有什么违纪现象!”


所有人都集体蒙圈了,会场一片寂静。


“计划生育是国策,你为难,便是让国家为难!现在,谁还有什么困难?”


一场浩浩荡荡的计划生育“大跃进”,在一片蒙圈中展开了。

为了避免乡里人情,县政府专门从外地调来人员进行计生工作,各乡镇组建计划生育执法队。如果有人成功举报怀孕者,可以拿到罚款的百分之五,以至于站在大街上,告密者们恨不得看谁都是孕妇。


各地乡镇医院太平间堆满了婴儿尸体,来体检的女性堵得医院水泄不通,满大街的帐篷里全是正准备引产的妇女,搞不清的还以为是美帝的阴谋。


一人超生,全家受罚,力度空前,闻所未闻,这更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人类意志与自然天性的对抗。


“该留不留,扒屋牵牛”、“基本国策要贯彻,真抓实干一百天”的口号遍布大街小巷。


计划生育摧枯拉朽般,所过之处,一孩不留。


龙卷风过后,留下的只有一地鸡毛。


而曾书记在运动的第二年,便升任市地委副书记,离开了冠县。


在曾书记升迁的9年后,2001年12月29日,计划生育才被正式写入《宪法》。




04


相比曾书记,张艺谋也很烦,大导演烦是烦,但他不慌。


张导的烦恼不是因为电影票房扑街,而是因为一则寻人启事。票房扑街顶多少吃几碗羊肉泡馍,而这则寻人启事,很可能让这个陕西汉子连馍都吃不到。


2013年,张艺谋与第二任妻子陈婷结婚两年了,距马寅初提出《新人口论》已经过去56年,从1999年相恋,到2011年两人在无锡登记结婚,陈婷等了12年,而东方卫报刊登寻找张艺谋的寻人启事,只用了半小时。


当年5月有媒体爆料,张大导演与陈婷在无锡育有三个子女,皆是未婚先育,还有人声称张艺谋先后结过四次婚,有七个孩子,张艺谋一下从张导变成了“葫芦娃爸爸”。


当然,“葫芦娃爸爸”是假,无锡三兄妹却是真。


2013年11月25日,无锡市计生委称找不到张大导演,东方卫报当天便刊登了寻找张艺谋的寻人启事,以配合计生委工作,可以说是相当的默契。


其实说到底寻人启事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张艺谋作为中国第五代导演,公众人物带头超生,公然违背国策,曾书记第一个不答应。


在无锡市计生委的追查下,张大导演缴纳了740多万罚款,创下历史记录,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戏照样拍,发布会照样开,吃瓜群众期待的好戏落了个空,不牵他的牛,扒他的房,最起码也要砸了他的摄像机啊。


直到这时人民群众才发现,计划生育国策的风向恐怕要变了。



05


2015年10月,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决定实施全面二胎政策,2016年1月1日正式实施。


而2017年我国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2.4

3%,比迈入老龄化社会的日本还要低。


在全面二胎政策的两年后,2018年8月14日,新华社发表《提高生育率:新时代中国人口发展的新任务》一文:


“设立生育基金制度,尽量实现二孩生育补贴的自我运转。可规定40岁以下公民不论男女,每年必须以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基金,并进入个人账户。家庭在生育第二胎及以上时,可申请取出生育基金并领取生育补贴,用于补偿妇女及其家庭在生育期中断劳动而造成的短期收入损失。如公民未生育二孩,账户资金则待退休时再行取出。生育基金采用现收现付制,即个人累计缴纳而尚未取出的生育基金,可用于政府对其他家庭的生育补贴支付,不足部分再由国家财政补贴。”


通篇文章只有四个字,那就是“为国生娃。”


从“只生一个好,国家来养老”到全面二孩的开放,国民们一直在为国分忧,而在房价冲天,消费降级的今天,我们该考虑更多的应该是自己吧。


作者:老子没有笔,公众号:一张大字报(ID:yizhangdazibao)

来自:一张大字报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环球时报:骂计生者比当年批马寅初还疯狂
毛泽东提节制生育 马寅初大胆宣讲人口主张|毛泽东|生育
“人口太多就是我们的致命伤!”
揭秘:中国实行计划生育全过程
毛泽东人口政策的伟大成就
谎言与真相:1979年前中国是否推行过计划生育政策?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