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苏轼为它痴,李渔为它狂,这道金秋美味,令无数中国人垂涎

阅0转02017-10-10

“秋风响,蟹脚痒。”寒露一过,秋风一起,一只只油满膏肥的大闸蟹横行上桌,剥开红澄澄的蟹壳,肉白膏黄,蘸着姜醋送进嘴里嚼,就像有一只毛绒小手在挠着舌头,直把舌苔染得秋黄。
中国人对食物的欲望总随着季节轮转,什么时节吃什么,凭的是舌尖上的记忆和心里头的念想。
金秋十月,再也没有一种食物能够像螃蟹一样,让人痴迷,因为只要它一上桌,百味皆淡。
➊ ➋ 图片来源于「enjoy 摄」
吃蟹之人,必是勇士
世界上任何一种食物,包括阳澄湖大闸蟹,第一个敢去尝试的人,都是勇士,比如第一个吃西红柿的罗伯特、第一个吃螃蟹的巴解将军。
鲁迅曾称赞道:“第一次吃螃蟹的人很令人佩服,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螃蟹形状怪异,丑陋凶横,两只大螯举起,便可横行霸道。连外国人都对大闸蟹避而远之,说它是“庞大多毛的怪物”。
➊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可中国人偏偏在几千年前就降服了这只“怪物”。相传那时候江湖河泊里有一种双螯八足、形状凶恶的甲壳虫。不仅挖洞使稻田缺水,还会用螯伤人,被叫做“夹人虫”。
后来大禹治水,派壮士巴解督工,夹人虫严重妨碍工程。巴解便在城边挖一条围沟,灌进沸水,夹人虫路过纷纷跌入沟里烫死。谁知烫死的夹人虫浑身通红,并发出一股诱人的鲜香。
巴解心生好奇,将甲壳掰开一闻,香味更浓,便大胆咬了一口,不料味道鲜香,比什么东西都好吃,于是人人畏惧的害虫成了家喻户晓的美食。大家为了感激巴解征服夹人虫,便在“解”之下加了个“虫”字,称夹人虫为“蟹”。
美味,总会犒赏勇于尝试的人。如果你因臭豆腐味臭而绕道,你就错过了口腔里的酥香;如果你因皮蛋貌丑而弃食,你就错失了舌尖上的鲜滑。
蟹之美味,必是至味
自从巴解开启了螃蟹这道美食的大门,每逢入秋,螃蟹便是百鲜之尊,不仅是餐桌上绝不可少的美味,更是无数名人难舍的心头好。橘黄色的蟹黄、白璧似的脂膏、鲈鱼般的蟹肉,色香味俱佳,积攒众多铁杆粉丝,引无数名士为其折腰。
晋代有个叫毕卓的人,既是酒鬼,又是蟹痴,一生最大的愿望便是“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螃蟹配美酒,做鬼也风流。
➊ ➋ 图片来源于「enjoy 摄」
酒仙李白也是嗜蟹之徒:“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李白持螯饮酒,佳酿微醺,美味至酣,不免诗性湍飞。就连陆游也难挡螃蟹的诱惑:“蟹肥暂擘馋涎堕,酒绿初倾老眼明”。老先生一边吃蟹一边狂饮,高兴得连老花眼也顿时明亮起来。
➊ 图片来源于「喵呜不停摄」
➋ 图片来源于网络
螃蟹的美味自然也勾出了大文豪苏东坡的馋虫。他穷困潦倒之际,为解蟹馋,居然以诗换蟹:“堪笑吴中馋太守,一诗换得两尖团”。对吃货来说,“不食螃蟹辜负腹”,他没钱买蟹,便买来便宜的羊脊肉,煮熟后洒上酒和盐,烤至微焦,吃起来竟也有蟹的滋味。
➊ 蟹迷为了聊以解馋,研制出赛螃蟹,由土豆、胡萝卜与酱末、糖醋等翻炒而成,外形酷似,蟹味十足,只花一块钱。
螃蟹之美味,足以让人不顾一切。章太炎的夫人汤国黎,为了大闸蟹而定居苏州;丰子恺为了吃蟹而开荤,自称这“口腹之欲”使他不及师父弘一法师;宋庆龄一吃蟹便皮肤过敏,却经常先吃下抗过敏的药,再慢慢品尝螃蟹,颇有“冒死吃河豚”的气概。
但要说真正嗜蟹如命的人,必是明代剧作家李渔。他自称以蟹为命,一生嗜之,螃蟹从上市到退市,家里49口大缸始终装满螃蟹,并用鸡蛋白来饲养催肥,甚至专门蓄“蟹奴”为他打理。螃蟹刚一退市,他便开始存钱以待来年买蟹,并称之为“买命钱”。
为了能在冬天也吃到蟹,他用花雕酒腌制醉蟹,并称腌蟹的酒为“蟹酿”,一直喝到来年螃蟹上市。这样用生命在吃蟹的人,简直可以把吃蟹“终身成就奖”颁给他。
➊ ➋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场蟹宴,诗酒花茶
这世上很少有一道美食能让人如此郑重其事地去细细品尝。吃一只螃蟹,人们愿意在它身上花两个小时。在中国人眼里,吃蟹,不仅是品一道美味,更是一种闲情逸致的文化享受。
魏晋时,吃蟹就已成为一件雅事。自毕卓开了持螯饮酒之风,人们便把吃蟹、饮酒、赏菊、赋诗作为金秋的风流雅事,后来发展成“螃蟹宴”,亲朋好友齐聚,一起有说有笑地吃蟹。
在明朝宫廷的螃蟹宴上,百官女眷五六成群,围坐成一圈,嬉嬉笑笑,好不热闹。细细用指甲挑剔蟹肉蘸点糖醋送进嘴里,再佐一口酒,吃毕,蟹螯上的骨头还可以拼成一只蝴蝶。
▲ 仕女生活图
可说起吃蟹,一定得聊聊大名鼎鼎的“蟹八件”。“锤、镦、钳、铲、匙、叉、刮、针”8件,小巧玲珑,又功能齐全,将吃蟹文化发展到了极致。清代美食家袁枚说:“美食不如美器”,在吃蟹这件事上,美食搭美器,再好不过。
➊ 蟹八件
➋ 图片来源于网络
江南文人雅士吃蟹,会用蟹八件精心剔出每一处细小的蟹肉,不慌不忙。会吃的人,食毕还能把空蟹壳拼回一只完整的大闸蟹。所以一场郑重其事的蟹宴,往往要花两个小时,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雅致和快乐。
蟹本无用,可吃的内容有限,拆甲壳也极为艰难,若只为饱腹,还不如囫囵吞一碗红烧肉来得痛快。然而,这样精致的麻烦却使吃蟹人有了一份慢慢悠悠的闲情雅致。
时令是好食材的闹钟,热情是美食的火候。
秋风一吹,螃蟹正肥,味美色鲜、黄多油满,
灿灿的蟹黄泛着油光,旧年的酒正好酿成芬芳。
秋不食蟹,何以解馋?
文字为物道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来自:物道  > 精致生活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我在酒桌上讲了大闸蟹的100种讲究,兄弟们都跪下说:哥!我服了!丨十六庙
秋风响蟹脚痒
中国人的蟹文化:国人食蟹的历史
古今食蟹之“十大名嘴”
金秋蟹肥,你对吃大闸蟹有研究吗(图解)
大闸蟹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热门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