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我并不是只有今天才想起你

2018-03-31

我张国荣 - 大热

每到人间四月天,世人都会不知不觉想起他。他的歌声,他的电影,四处都是他,仿佛他从未离开过一样。

他是黄霑眼里的浊世翩翩佳公子,倪匡赞他眉目如画,一颦一笑都有一种异样的魅力,陈可辛说他不是平凡的人,他是一个仙......

而在所有人心中,他永远是我们的“哥哥”,无人能代替。

岁月匆匆,带走了许多人,许多事,为什么他却始终未被世界遗忘?我想不仅仅是因为那句流传甚广的:“和他的歌艺演技相比,他的容貌不算什么;和他的人品相比,他的歌艺演技就不算什么”,更是因为他的“真”。。

诚如他自己所言:“我最自豪的不是功成名就,而是我张国荣始终是张国荣。”

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真诚和深情

1956年9月12日,张国荣出生于香港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父亲张活梅是著名的洋服裁缝大王,希区柯克,马龙·白兰度等好莱坞大腕都是他的顾客。

父母忙于生意无暇顾及家庭,张国荣自小与父母感情疏离,只有保姆六姐对他最好。小小年纪便被送去英国读书,独自在异国他乡度过了一段清冷又孤单的时光。

关于父母,张国荣说:“我跟爸爸都不熟”,“我安静得就像空气一样,没有人意识到我的存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抱一抱妈妈。”

▲ 张国荣(左前)难得留下一张与父母一起的合影。

▲ 张国荣和六姐,张国荣回忆:“六姐她对我嘘寒问暖,从小带大我。她是我一生之中对我最好的一个女人。”

也许在张国荣心里,他还是那个孤单落寞的孩子,渴望爱,渴望陪伴。正是缺爱,才真的明白爱的可贵。所以张国荣至始至终以真心和深情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哪怕只是陌生人。

一次深夜,一名叫Jacqueline的陌生女子蹲在路边痛哭,张国荣经过,轻声问:“我可不可以帮到你?”Jacqueline烦躁地说:“帮不到,你走开。”张国荣仍在身旁守护她,开导她。Jacqueline后来说,其实那天晚上张国荣救了她的命。

张国荣说:“你只有一条命,我也一样,有今生无来世,所以我们在这一世,要尽可能地对身边的人好,把一颗真心交出来。”

后来大家都叫他“哥哥”,觉得这个称呼特别衬他,徐克一语道出其中关窍:“因为他很照顾人嘛!这是他的本性,他见到你笑便会很开心,见到你愁眉苦脸,他便会想办法消除你的不快。”

涉世越深,看尽了世间的黑暗和丑恶,许多人难免随波逐流,将真心藏起来,戴上虚伪的面具,变得越来越冷漠。

但张国荣在银幕前纵使有千百种模样,眼神却始终清澈纯真,始终以百分之百的真心对待每一个人,用深情温暖这个薄凉的世界

我就是我

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黄霑说:“张国荣人靓兼性格靓,性格靓在他真,他是一个好真的人。娱乐圈,人人讲事,都留三分。但是张国荣有话讲尽,由心到口,没滤嘴的。”

由黄霑、倪匡、蔡澜主持的《今夜不设防》里,便可一窥张国荣的“真”,丝毫没有优质偶像包袱,理直气壮地吐槽同行,完全不怕得罪人。

“我真的不能和圈内的人拍拖,圈中的女孩太招摇,太虚荣。”

▲ 张国荣与毛舜筠,初恋情人,也是唯一 一个圈内一见钟情的人。

“我觉得王祖贤拍第一部戏的时候还不太好,说真的,祖贤不要生气哦。”

▲ 张国荣与王祖贤,拍摄倩女幽魂。

“发仔的影迷不要生气哦,发仔有时会过火,他的星味太重,一出来就是周润发。”

▲ 张国荣与周润发

“罗文你可能会生气,但我还是要说.....”

▲ 罗文和张国荣。

当时张国荣已33岁,世故的年纪,却丝毫没有磨损他的天真少年气,嬉笑怒骂间,是非黑白分得清清楚楚,该爱的该恨的绝不憋着。

▲ 张国荣与梅艳芳

没有多少人能像张国荣那样,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待了几十年,还能出淤泥而不染,依然不改真性情真胆识,敢作敢当,光明磊落。

对于媒体,圈中人大多敬而远之,不敢得罪。张国荣不然,他曾公开声讨暴力无耻的媒体,发誓与《苹果日报》势不两立:

“You can''''t put words in my mouth!This is my life!How dare you judge me!”(你不可以塞话进我嘴里,这生命是我的,你怎么敢评价我!)

我想,张国荣最大的魅力就在于他从来都忠于自己,敢于做自己,不粉墨,不退缩,活得坦坦荡荡,潇潇洒洒。

恰如他的《我》:“快乐的方式不止一种,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不用粉墨,就站在光明的角落,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当你见到天上星星

可会想起我

《霸王别姬》里,段小楼对痴狂的程蝶衣感慨道:“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呀。唱戏得疯魔,不假。可要是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在这凡人堆里,咱们可怎么活哟?”

“凡人”,是一腔真性情被世俗尘劳消磨殆尽,变得世故圆滑,唯唯诺诺,退缩顺从,坦然接受命运的一切。

而张国荣恰应了《红楼梦》中那句:“置之于万万人之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

这样的人,必定不屈服,不妥协,不随波逐流,在凡人堆里,就显得格外扎眼。

▲《霸王别姬》剧照

谭张争霸时期,张国荣遭到无数嘘声和咒骂,他依然微笑着把歌唱完,只有在阒寂无人时躲起来偷偷哭,第二天仍旧谈笑风生,他说:“若我不干这行的时候,我会自己光荣地走开,否则谁也休想用任何手段逼走我。”

惊世骇俗的恋情令张国荣受到整个世俗的敌意和压力,他的精神几临崩溃,但他从来爱得光明正大,在众目睽睽下向全世界宣告他的挚爱,他说:“见不得人的,从来都不是我。”

▲《霸王别姬》剧照

不禁想起《霸王别姬》里程蝶衣犯烟瘾那段戏,程蝶衣狠命砸向墙上的相框,里头是他与段小楼的合照,顿时玻璃渣四溅,段小楼在身后奋力抱住他。

这表面上是烟瘾犯了发疯,实则是爱而不得的痛苦,和对不公命运拼尽全力的反抗。一场戏拍完,张国荣已哭成泪人,久劝不止。

陈凯歌说:“电影杀青后,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穿着戏服,微微笑道''''就此别过了''''。我一瞬间醒来,眼角竟有泪水。所以他去世时,我立刻想到这个梦,并替他写下批注:一个人在花花世界还能这么干净,你还要他什么呢?”

▲《霸王别姬》张国荣与陈凯歌导演 化妆间后台

史铁生说:“死神也无法将一个精彩的过程,变成不精彩的过程”,张国荣一生虽短暂,却丰盈无比。

他是儒雅痴情的宁采臣,是孤傲叛逆的无脚鸟旭仔,是不疯魔不成活的程蝶衣,是放浪不羁的何宝荣......但他一生演绎的最动人、最精彩的角色,是他自己。

▲《霸王别姬》张国荣演程蝶衣

他曾希望世人记住他:“当你见到天上星星,可会想起我,可会记得当年我的脸......"

如今,我们可以回答你:只要时间不息,风会继续吹,对你的思念不会停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物道  > 物道人物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霸王别姬:我们都敬佩程蝶衣,却最终活成了段小楼的样子
怀念哥哥张国荣: 重温《霸王别姬》经典台词
世间已无张国荣 (梅兰芳 影评)
天堂多个张国荣,世间再无程蝶衣
A151-车淑梅-骨癌-Jacqueline
与张国荣有过交集的女星们,看到第七个,呆住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