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花4000元租下农家小院20年使用权,鸡鹅相伴、与狗厮守,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半生


乡侬物语



这篇帖子的主人公,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却在2013年的时候,花4000元在终南山租下一座使用权20年的小院,从此过着喂鸡养狗,写诗画画,种地晒太阳的诗意生活。


他就是《借山而居》的作者,张二冬。


这样一个人,远离都市,回归到最本质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冬子每天需要喂狗喂鸡、做饭、洗碗,还有锄地、拔草、发呆、喝茶、听歌、晒太阳享受清静,这些事情足够花费他一整天的时间。

01



2014年当我们拥挤于繁华都市,

徘徊在城乡结合部寻找一点清空和慰藉时,

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的青年画家张二冬(冬子),

已经拎上行囊,

隐逸在我们心向往之的田园中。



4000块租来神雕侠侣绝迹江湖处的农家小院,

20年使用权好像够这辈子回味了,

冬子又花了几千修缮,无需大动干戈,

寒舍的纯朴就是一种修行。

裸露的红砖墙院,剥落的粉泥,

粗糙的很有质感,有着自然肌理的美态,这所看似颓废,内藏生机和生活哲学的民舍就是冬子的住所。

  

很多人好奇,为什么冬子会选择在终南山,

在他看来,选择终南山的原因有很多,

归根到底是对西安的某种情结,

或者说是对民族文化根基的某种依赖。


  • 被雪覆盖的小院


西安于他而言,是一种归属感。

他说,我去过南方玩,也去过其他地方,

发现不管是人、天气还是环境,都和我的气息不合。


只有回到西安,才有那种归属感。

就像我们翻字帖时,

在不明作者的条件下喜爱一个人的字,

爱不释手,那就说明,

写作者一定是位老朋友,或今生或前世。


  • 屋内的画案


有网友问:“若亦有隐世之心,然而茫茫终南,不知道还有屋舍否?”


他回复:“若有隐之心,处处皆终南。”


每个人都有对桃花源的想象。

冬子对小院的改造,统共花费一万多元,事实证明,想要一个桃花源的生活并不难。

但为什么没有多少人实现呢,

问题就在于,你是否能应对想象后的生活。


他说,桃花源只是你看见的白天,

而聊斋才是晚上,我们总羡慕桃花源的生活,

却不知道“鬼怪虫蛇”或者“空寂”,

山上停水停电,严寒酷暑等,

每一样都能打败你的想象。


所以冬子不希望有人在看到他的生活,

就产生效仿之心,

他认为自己只是个案,不可复制,

应对不了“聊斋”的晚上,不足以谈住山。



隔壁的老太很和善,

看他孤身一人送去一只鹅作伴,

冬子给它取了个不错的名字幼婷,

这只大白鹅不管是天寒地冻,

还是阳光正好的日子,

总爱寻寻觅觅跑来奔去,

像是一直找回家的路。


(奔跑的幼婷)


我们在《真实的人类》中看到了未来,

却无法在脑海中构建起故乡最初的模样。


有种知青下乡感的冬子,

认为他养的鸡也该有些大俗大生机的名字,

凤霞、红艳、春花、玉珠和建国(公鸡),

胖墩墩的凤霞总是独来独往,

脱离鸡群,很是扎眼,

可能鸡界审美里胖也是不可容忍的,

因此冬子对它特别关注。


(凤霞自己在遛弯)


长腿欧巴郑佳,短腿的土豆,

还有新来的小宝,逗萌撒欢在乡野的三个孩子,

亦是冬子的家人。


(晒太阳午睡的土豆)

(三口之家的合影)


孑然一身的来,时间匆匆,

四载荏苒光阴里有过孤独,

但在这些生机勃勃憨厚家人的陪伴下,

冬子却也活的如同它们一般自在,

走进了除人以外动物的全新世界,

观察、照顾、体会它们的所有情感微变,

逐步建立起了一个“人丁兴旺”的大家庭。


02



亘古传说,道家圣地,

终南仙山自然美不胜收,

全无人类染指规划,

树木和花草都是野性十足的长着,怒放着。



三月,春风吹落花的香,

尔后一波波野花相继打开花伞,

蓝色的、黄色的、白色的……

 


篱笆旁的黄秋英如落霞,

院子里的鸡冠花热情奔放,

葱花的美在一体多花,

肥厚毛绒的芝麻花肌白如雪……



一直到十一月,

这山间随风播撒的种子,

让四季花香叩门,

院内屋外自然来装饰。

采菊东篱下,悠然现南山,

不是远方的遥想,是冬子实实在在的每一天。



夏风习习,知了、蚱蜢唱起合欢曲,

蚊虫鼠蚁也肆无忌惮,外出捕食偷菜,

萤火虫结伴共舞划出黑夜里的天然霓虹。



红了番茄,绿了核桃,

黄了杏果,秋葵仰天长啸,青椒低头娇羞……



天很蓝很蓝,干净的云可以来盖个宫殿,也可以抓一把吃了,冬子无事就坐在门前看看这样的天空,门框正好框住一副浑然天成的源味风景。



古人秋弄风月,

而他畅享的是野果的甜蜜,

农耕一年丰收的喜悦,

那些春夏时流淌的汗水,

换作此刻的一日三餐,

没有生猛海鲜,花式调料,

农家人的粗茶淡饭别有一番滋味,

活的很有机,自得其乐。

 


做一坛泡菜开胃,晒一窜柿饼当零食,

刨点红薯入仓冬藏,生活就是琐琐碎碎,平平淡淡。



冬天,都说初雪最配啤酒和炸鸡,

当雪花飞舞,冬子觉得最配的还是火炉。

这里的冬,有童话般的梦幻,穿越的恍惚。

冬子认为这留白的世界,

给了生命话语权,

厚厚雪地里伸出的枯枝更灵动了,

有取舍,才有突出。



生活中也是一样,

我们可视的选择太多时,

会忽略了个体的独立美,

眼中看到的往往是一种比较美,

其实一根朽木也有它的个性和张扬。


 

冬天声音是下沉的,

沉到地面、树上、水中,

被冰雪覆盖,

终南山里的冬静的只剩风声,

冬子很享受这样的静谧,

他感受了强烈的存在感,

偶尔也会灵光乍现,开启灵魂的开关。



暖洋洋的日子,

冬子会在院子里写生,

素材就是眼前的鸡鹅呆狗和一院风光,

午后给来自山中的自创盆栽浇浇水,惬意醉心。

  

03

油画系肄业的画家,

前半生十指不沾阳春水,

现在却扎扎实实干起了农活,

艺术家是不是都有点完美主义,

刨土挖地也必须规整,

冬子为此特地在泥上拉了根三八线,

完全处女座心态啊~哈哈


作为《借山而居》的作者,

冬子农耕笔耕转换自如。

每一株秧苗都是认真,

每一粒种子都是对生活的期待,

种下的是粮食,

吃下的是一人独享的幸福美意。

 


自家院子的菜是伙食硬件,

灵魂食客,总是能吃出全世界。

槐花煮饭、桑叶汤,还有闻所未闻的茄子面,

听着黑暗,实则为至真的美味,

吃一次忆百年,永不厌倦。



冬子有着最强大脑,

广袤天地间,荒山野岭中,

他有自己的精神世界,

有与一切的相处之道,

哪怕是脚下憨实的土地也有一套张氏沟通技巧,

所以他在山中四个春秋也不觉腻,

依然每天充满新鲜感。


(槐花煮饭)


云雾缭绕的终南山,

有一名食花吃草的男子,

鸡鸣而起,夜幕而息,随性而活,

好一个逍遥散人,好一位地气满贯的时代“隐士”。


隐士的标签自带仙气,不入凡尘,是否?

04


并不是终日的抚琴舞剑,

也不是在蒲团上的冥思静想,

或者树根标杆,立块石碑,

警示前方五百米有隐士……



隐者是在田园自然里感悟生活的人,

既有春花秋月,也有蚊虫泥巴,

既有夏风冬雪,也有寒风刺骨,冷冷清清,

舍弃与众人的喧闹,品味的是一个人的狂欢。


山中不知岁月,风景很是壮丽,

却无人共赏,有机是用商场的琳琅满目兑换而来,

没有wifi,也刷不了朋友圈,你的出世,由此开始。



诗意田园很丰满,

现实的隐者过的却很骨感赤裸。

没有真切喜欢的心,

这样的美好你享受不了。


05


城市的聒噪和强压让我们累成狗,

想要逃避,这日新月异的魔鬼步伐,

不敢懈怠一秒,

骤然刮起一股隐士和归田园的飓风,

貌似有一座院子,养鸡喂鸭,

耕地打豆豆,才是快意人生。



但是我们不是土豪财主、富二代,

能够任性的在山中搭一座酒寮茶肆,酿酒沏茶。

也不是手拽高额退休金的花甲老人,

寻一处民房,种花养草,悠闲自在。

 


当看到冬子,我们如同看到自己,

原来我也可以活的很逍遥,很舒心,

像他(冬子)一样,远离喧嚣和心累的地方。

于是,《借山而居》火了,冬子火了,

借山而居成为很多向往之人膜拜的姿态。



但我们毕竟不是清心寡欲,

修习生活的张二冬,

我们追求、羡慕,却无法身体力行。


06

心隐了,处处皆终南。

车水马龙,熙熙攘攘,

心在山野,便可活的山野。


若有归隐之心,

即使在自家后院也能过隐逸生活。



是啊,人生最幸福的事,

莫过于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这一生,

这是冬子所选择的生活,

比他在城市里更舒适惬意。


冬子的生活,羡慕者有之,质疑炒作者有之,

然而,四年过去了,他依旧在终南山,占据一方小天地,

每天喂鸡养狗,写诗画画,打滚晒太阳,不亦乐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望日2ccb5cxs13  > 1805整合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张二冬: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
诗人终南山隐居20年 住土屋与鸡鸭鹅狗为伴
他28岁,独居深山小院已三年,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真正的农家小院,有猪有鸡有菜园
闭关七年的终南山隐士讲课记录
陕西终南山“茅棚隐士”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