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敢说,敢做,谁敢活得像他这么痛快?

2020-09-15

清  王渔洋  山水册页局部

清顺治18年三月,苏州爆发“哭庙案”,带头哭庙的,正是才子金圣叹。

金圣叹与士子们越哭越悲愤,便集体到巡抚衙门控诉“哭庙案”的点火者——鞭打百姓激起民怨的任维初。但巡抚朱国治处理此事时却欺上压下,逮捕其中十一人,并上报京城诸生倡乱抗税,并惊动先帝之灵,这进一步助燃清政府威慑江南士人的政治火焰。于是金圣叹被捕,严刑拷打后被判处斩首。

七月十三日,刑场上的金圣叹坦然自若,毫无惧色。畅饮美酒,慨然叹道“割头,痛事也;饮酒,快事也;割头而先饮酒,痛快痛快!”

人世间不惧生死者,常有“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脑袋掉了,碗大个窟窿”之类的豪言壮语,但比起金圣叹将死亡看做痛苦之事的洒脱,还是逊色的。

的确,金圣叹人如其言,一生活在痛快中,真正活出了自我,活出了风采。

为人率真,一辈子不改本色

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三月初三,金圣叹生于苏州。

童年时的金圣叹,贫困孤独,入私塾后学习刻苦勤奋,并且酷爱阅读。

他不同于一般的读书人,把考取功名当做苦读的主要诱因,读书完全属于自己的喜好。后沉迷于《水浒传》,成年后考取秀才却仍然为人狂放,所以虽能文善诗,但因岁试作文怪诞而被黜革,为考科举,又改称金人瑞,考第一,却又无意仕途,以读书著述为乐,人称奇才。他自不顾世人褒贬,依旧我手写我心,我心指我路,行痛快之事,度痛快之人生。

才子金圣叹,集儒、释、道三家思想与一身,具有许多传统文人的共同特点。但金圣叹绝不是只沉迷于舞文弄墨,或者纯粹沦落到花间酒肆的酸腐、风流文人,骨子里的儒家入世思想,让他对社会、对人生有强烈的抱负,所以他认同孔子,敬佩杜甫,批评苛政,同情百姓,推崇礼法,赞扬宋江的忠义。然而金圣叹又不同于一般内儒外道,或者内儒外佛的文人,身上太多的佛道两家思想,几乎把他的儒家思想遮掩,在追求抱负,或者面对人生时,本性的澄澈和独立,让他的满腹才学和狂放不羁,合成一种足以让世人惊叹的率真和独特。

试看其诗:

陶令门前白酒瓢,亚夫营里血腥刀。

春风不管人间事,一例千条与万条!

看似张狂风流,实际上是黑暗中的清醒者

面对亲舅父钱谦益,金圣叹鄙夷他的卑躬屈膝,碍于母亲颜面,不得已去给舅父祝寿,宴席上“一个文官小花脸,三朝元老大奸臣”的无情批判,让钱谦益羞愧到无言以对。这就是金圣叹,俗世的人情世故,道德规范,似乎对他没有丝毫约束力,我只做我认为正确的事,说我认为该说的话,让良心安宁,让个性不受压抑,那管俗世评议,祸福相随。

金圣叹的声名和影响首先体现在文学批评上。

约在崇祯14年(1641年),金圣叹开始点评《水浒传》。

试看金圣叹评点《水浒传》序言一段:

《水浒传》者,发愤之所作也。盖自宋室不兢,冠履倒施,大贤处下,不肖处上,驯致夷狄处上,中原处下,一时君相犹然处堂燕雀,纳币称臣,甘心屈膝于犬羊已矣!施、罗二公,身在元,心在宋,虽生元日,实愤宋事。是故愤二帝之北狩,则称大破辽以泄其愤;愤南渡之苟安,则称灭方腊以泄其愤。敢间泄愤者谁乎?则前日啸聚水浒之强人也!欲不谓之忠义不可也,是故施、罗二公传《水浒》,而复以“忠义”名其传焉。夫“忠义”何以归于《水浒》也,其故可知也……

金圣叹由作者写《水浒传》的原因,直接进入对南宋屈膝于金人,苟安与江南的不满,进而说明《水浒中》忠义思想的来源和价值。评价爽快自然,一气呵成,毫无矫饰和苦思冥想之艰难。

再如对《水浒传》中人物的点评一段:

鲁达粗鲁是性急,史进粗鲁是少年任气,李逵粗鲁是蛮,武松粗鲁是豪杰不受羁靮,阮小七粗鲁是悲愤无说处,焦挺粗鲁是气质不好。

同是粗人,金圣叹却能清晰区别出他们的不同,个个切中特点,一语中的。

金圣叹约在崇祯十四年(1641年)评点小说《水浒传 》,清顺治十三年(1656年)刊行评点王实甫 《西厢记 》。

此外编辑唐诗选集《唐才子书》8卷,编写八股文应试范本《制义才子书》,并注释杜甫诗集。

顺治十七年(1660年),皇帝对金圣叹的作品加以赞美"此是古文高手,莫以时文眼看他。"

他听说后,随即"感而泣下,因向北叩首"。

为人率真的金圣叹,就是文学创作上,也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和名利气息。

不仅率真,而且有趣

据说一日金圣叹在茶馆与一老者吃茶。

长须老者拱拱手说:“看来先生十分精于对句。我这里有一对子,想请教先生,不知意下如何?”

金圣叹高兴地说:“快请讲出,让我试试。”

长须老者不慌不忙地说出了上联:“大小子,上下街,走南到北买东西。”众人都以为金圣叹难以对出。

怎料金圣叹低头略一思索就说:“少老头,坐躺椅,由冬至夏读《春秋》。”

他话音刚落,就博得満堂喝彩。长须老者请教姓名方知是大名鼎鼎的金圣叹,大家更是赞叹不已。

一次文庙祭孔后,众学子迷信抢到大块肥肉和大馒头会得高中的传说,皆哄抢祭肉,丑态百出,独圣叹不动,即景写诗到: 

天晚祭祀了,忽然闹吵吵。祭肉争肥瘦,馒头抢大小。颜回低头笑,子路把脚跳。夫子喟然叹:“在陈我绝粮,未见此饿殍!

此打油诗虽通俗俏皮, 但讽刺辛辣,足见圣叹无意功名、张狂自由的率真个性。

再如其诗《春江》中写道:

莫向春江着处行,春江春水古人情。此江肯贮古人泪,应比今春春水平。

此诗又可以看到一个文章锦绣才子胸中深沉的现实关怀和历史忧患意识,毫无风骨不足的萎靡之气。

在牢狱中,他自知来日不多,便“交代后事”。

叫来狱卒后,狱卒以为有什么传世之宝或惊天动地的大事,结果他对着饭菜说到:“花生米与豆干同嚼,大有火腿之滋味。得此一技传矣,死而无憾也。”

金圣叹一生,不仅率真有趣,而且活得洒脱无畏。

清顺治18年七月十三日,金圣叹在刑场上与骨肉分离,纵然这时,他也用“莲(怜)子心中苦;梨(离)儿腹内酸”这样出神入化、一语双关的悲情之联来安慰娇儿。他的绝命诗亦可见其面对死亡的豁达:

天悲悼我地亦忧,万里河山带白头。

明日太阳来吊唁,家家户户泪长流。

这让我想起了戊戌六君子中谭嗣同刑场上的诗句“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作为文人,金圣叹爱国、爱人、爱己;有德、有才、有趣。痛快一生,一生痛快。

作者:阳关雪。个人爱好写作、书法、登山、交友。其中最喜欢的是写作,希望在写作中充实学养,净化灵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菊斋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一声叹息 穿越百年 金圣叹之死
金圣叹为什么腰斩水浒?
读金圣叹的《沉吟楼诗选》
金圣叹之不亦快哉三十三则
李贽与金圣叹的《水浒传》批评之比较
论《水浒传》不同版本的文学价值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