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厨房重地 闲人莫入”

2019-12-10

作者:绯红莲青


    母亲一直在厨房里默默劳作,一堆生菜生肉进去,瞬间就会捧出一桌子的好菜,厨房是母亲施展魔法的地方,它又是母亲极其私人的场所,在那里母亲所向披靡横扫千军却容不得挤入一颗沙子。而厨房又是母亲又爱又恨的地方。

    母亲在厨房里又开始唠叨了,没有我啊,我看你们都得饿死。这句亘古不变的话成了母亲又骄傲又无奈的经典。在我六七岁的时候,我奶奶撂下了铲勺,郑重其事地对她的儿媳说:“这家的厨房以后就归你管事了,我都一大把年纪了,也该歇歇了。”自从我妈接过这些铲勺,一接就是三十几年。这三十年间,母亲不管刮风下雨还是头疼脑热都尽心尽职地执掌着厨房的菜事,抱怨归抱怨,做还是一样地做,什么菜新鲜;什么菜搭什么菜;烹、蒸、炸、煎、煮,怎么烧怎么好吃,大到去哪家摊位买肉细到切菜的方式方法都要由母亲精心指导。谁僭越都会招来棒喝,一句“你们不会的,还是我来吧”柴米油盐的热情被生生逼回。早年间,父亲身体还好的时候也会帮母亲打理一下厨房,可这几年体力明显不支,厨房也只能留下母亲一人单打独斗了。

    母亲是个要强的人,说她别的可以,说她菜做得不好她就跟谁急。她会说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你自己去试一个,我们家的菜整个村那也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我们家,每逢节假日过年请客吃饭,都是母亲掌勺,客人酒足饭饱竖起大拇指夸赞母亲手艺好的时候,母亲那个喜啊乐啊自豪啊,都在每条皱纹里浸润着。

    终有一天,端出来的菜忘放盐了,母亲第一次说自己老了,她突然向往起奶奶来,想撂挑子了,可是放眼四周,却没有人能接下她的铲勺。母亲后悔说是我把你们几个子女都惯坏了。

    弟弟第一次拿起铲勺是因为母亲要去医院照顾父亲,那段时间,锅碗瓢盆都是冷的;蔬菜瓜果都是蔫的;鱼肉鸡鸭也在冰箱里冻着;厨房里一片衰败,吃了几天外卖的弟弟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也许弟弟的厨艺天赋就是这样被激发的吧,做了几天菜的弟弟愈发不可收拾,他发现了厨房的另一个问题,说母亲做出来的菜都是一个味,没有新意,说要进行厨房改革。这本来是一件好事,眼看着母亲的铲勺终于有人接了,没想到却为以后的厨房之争埋下了伏笔。

    不信,你瞧,每个节假日回家,厨房里总是一片鸡飞狗跳,母亲把持着土灶,弟弟端着煤气灶,气势汹汹的样子。我问在客厅躺椅上闭目养神的父亲:“怎么,又杠上了?”父亲淡淡地回答:“每天都这样。”我问:今天又是为哪桩?”父亲说:“不就是一块鸡肉怎么烧,一个要红烧鸡,一个要辣子鸡。一个说这是我买的,你要这样烧自己买去。”

   厨房的纷争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达成协议谁买的谁烧,弟弟的做菜方式可以用一首《死了还要爱》的歌来形容,炸、煎、蒸、炒,什么烹调方法惊险就用什么招,不管什么食材,辣椒、泡椒、花椒,三椒必备,总是烧得油汪汪红彤彤的一片,用他的话就是“不淋漓尽致不痛快。”而母亲却秉持着歌曲《清平调》里的醇正与厚重,用她四两拨千斤的方法将食材慢慢熬化,散发出它们应有的本色,因为母亲坚信“春风拂槛露华浓。”于是,就因为烹调观念不同母亲一直不愿放手给弟弟,厨房也只能继续着它的争战,真乃是“厨房重地,闲人莫入”啊!

    2019-12-08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吴门府  > 吴江散文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母亲的厨房
回家过年
我的儿时
描写母亲的现代散文
辞旧岁,迎新春(散文)
母亲的歌 1955年以后 三年灾害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