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雪

作者:木易

​二零一八年,一场大雪覆盖了中原大地,这是来年丰收的征兆,人们欢呼,雀跃,堆了各种各样的雪人,有穿婚纱的美少女,有向心意中人跪地求爱的小伙子,美丽逼真。有狗拉雪橇的,雪地里玩耍的,一幅幅美丽动“冻”人图片儿,风靡了网络,令人看得眼花缭乱,怎不让人眼馋心动。看着看着,心又悄悄儿的飞回了家乡——那沃野千里的大平原,似乎嗅到了雪的味道,看到了白雪皑皑的壮观世界。

   ----题记
   儿时的记忆中,中原的冬天特别的冷,我们那里没有山林,没有木柴和木炭,也没有火炕和暖气,家家最多也就是一个取暖的小火盆儿,漫长冬天成为一个凄冷难熬的季节。
   一望无际的黑土地上,枯草凄凄,一片荒芜,刚刚出土的麦苗儿瘦弱无力,在凛冽的寒风中左右摇摆,瑟瑟发抖。村庄上树木落光了叶子,凋零,萧条,干枯的枝丫被寒风刮的呼呼响,光秃秃的枝杈上,小鸟用树枝和干草搭建的鸟窝儿,如摇篮一般风中摇摆,孤凄的寒鸦时不时发出呱啦呱啦的叫声,村庄一派萧条凄冷,农人们翘首期盼,希望早点下一场大雪。
   在我们家乡有句古话:麦盖三双被,头枕白馍睡,一冬天如有两三场大雪,来年定是丰收之年。老天爷不负众望,疼爱子民,每年冬天大大小小的都会下几场雪
   记得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是在傍晚时分,刮了一天的东北风,气温降至冰点,人们都早早钻进被窝儿里睡觉,不知不觉中,一片片晶莹的雪花,像美丽的小精灵,如蝴蝶飞舞,静静的落入凡尘。一夜之间,田野、村庄,全被她们穿上了洁白的银装。
   母亲习惯了每天早起,把门一打开,一批子白雪随着倒进了屋里,母亲惊喜地说:快起来,快起来,你看这雪下的!我赶紧披着衣服下床,站在门口一看,眼前一片白色的世界,让人惊喜万分!
   一夜大雪过后,早晨起来太阳公公缓缓越过地平线,带着灿烂的笑容和白雪比美,刺眼的光线让我们睁不开眼,原本干枯的树枝上,落上了厚厚一层洁白的琼花,河边倒挂的柳枝,一串串的白雪,象姑娘头发上美丽的玉簪,闪闪发光,生性爱说话的喜鹊,跳出它的鸟巢,抖抖身上的雪花,舒展一下腰身儿,在枝头上跳来跳去,翘着长长的尾巴,伸长了脖子喳喳喳的点头叫唤,像是告诉人们瑞雪兆丰年的喜悦!一座座粉妆玉砌的房屋上边,高高的烟囱冒出一缕缕蓝色的炊烟,缭绕在村庄的上空,给雪中的村庄增添了融融的暖意,小村在太阳光的眏照下,成了一座透着仙气的水晶宫。
   村庄上开始活跃起来,人们怀着喜悦的心情开始了忙碌,清扫院内院外,道路上的积雪,有的用长长的大竹扫帚扫,有的用铁锨铲,把扫的雪装进筐里,倒在门前的菜园子里,盖在蒜苗和冬菠菜的上边,或者围在树根儿。全村一片沙沙的扫帚声和铁锨的剐蹭声,小孩们也在大人的吆喝下,也手忙脚乱的帮助扫雪。
   一望无际的田野里,银装素裹,白雪皑皑,麦田里小苗儿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棉被,在大地妈妈的怀抱中,呼呼的睡觉,也有一些调皮的小苗儿悄悄探出头来,观望这美丽的银色世界。
   吃过早饭,男劳力们背着扫帚,拿着铁锨去到村外的各条路上,扫的扫,铲的铲,把路上的雪全部扫到麦地里。老人们说:雪水是老天爷下的肥料,很壮的,比农家肥都强,化在路上太可惜,路也不好走。大家说着,笑着,干着,虽然冻红了脸蛋儿和耳朵,身上却换来了一件大棉袄,额头上冒着细汗珠儿,心里乐滋滋。
   倒是我们这些小孩子,成群结队,踏着嘎吱嘎吱的雪窝,象一群撒欢儿的小马驹子,奔跑在皑皑的白雪中,欢呼雀跃,手舞足蹈,嬉戏玩耍,边跑边打雪仗,全然忘了寒冷,有的跑到树下,用脚猛踹,还没跑及呢,就被撒了一头一身的雪花,有的用力过猛,脚一滑,摔了个狗吃屎,有的悄悄地抓一把雪,放在伙伴儿的脖子里,伙伴吓得把脖子一抽,然后开始反击。我们跑到村边空旷的打麦场上,男孩子开始滚雪球,一圈儿一圈儿,雪球越滚越大,最后滚的比石磙还大,几个人推着走。女孩们也不甘示弱,分成两班比赛堆雪人,大家七手八脚的,有的运雪,有的往上边磊,把雪人做的很漂亮,一个个小手东成了紫红色,疼的钻心,也不舍得停下暖一暖。雪人堆成了,我们找来红辣椒,给雪人安了一个长长的鼻子,用平时崩蛋儿玩儿的黑色琉璃珠儿,给雪人按上一双忽灵灵的大眼睛,找一顶破草帽给雪人带上,男孩子们把大雪球儿推到了两个漂亮的雪人的中间,简直就是童话王国里的白雪公主儿。虽然我们的小脸被冻得很疼很疼的,脚上的棉靴已经湿透,冻成硬壳儿,小脚丫子冻成了麻木的,但看着那美丽的雪人,享受着劳动带来的快乐,感怀着雪中的美丽世界,心里却暖呼呼儿的。
   回到家里,母亲赶紧给我生火烤,一边给我烤一边埋怨,眼睛狠狠的瞪着我说:把你的脚丫子冻烂了,看你还跑不跑了,一边嚷着,一边把自己的手烤热,捂着我的小手儿,生怕一凉一热的把脚手烤坏了。
   还真让母亲说着了,到了下午脚丫子肿的象发面窝窝,手面又红又肿,脚手都开始流水,凉了疼,热了痒,闹腾的母亲不得安宁,母亲天天把胡萝卜放在暗火里烧熟,揭下薄薄的皮,趁热轻轻地贴在冻疮上边,用棉花把脚包的象两个大圆球似的,不能下地走路,两只手包的厚厚的,露出两个小指头儿。那段时间,可苦了母亲了,七八岁的孩子了,还得让母亲抱来抱去,就连上厕所也要母亲抱着去,母亲做饭的时候,怕我一个人着急,蹒跚着小脚儿,把我抱到厨房,让我坐在烧火门前取暖,做好饭了,又把我抱到堂屋里,生着火,再给我端饭。母亲天天给我换药的时候,看见伤口就流泪生气的说:你再出去玩儿雪,非把你的裸持骨(踝骨)挪挪。嘻嘻!我偷偷的看看母亲,玩个鬼脸儿,嗯,听着骂声感觉也是幸福的,母亲是嘴上骂着,那心里还不知有多疼呢!
   雪开始融化了,屋顶的雪水顺着房檐儿象下雨似往下滴,到了第二天早上,上边的雪还没化完,房前屋后的房檐下,悬挂一排一尺多长晶莹剔透的琉璃柱儿,象是给屋檐镶上了一道玲珑的花边儿,煞是好看,真想去搉一节玩儿,就是动不了。
   小伙伴儿们都来告诉我:咱们的雪人都化了,好心疼啊!等下次下雪,我们再去堆个更大的雪人。那些天,我只能乖乖的待在家里,坐在温暖的火盆边,母亲在火盆里埋了两个小红薯,又给我拿来玉米,黄豆,粉条,蚕豆等,放在小方桌上,让我烧着吃。我一边看着母亲纺线,一边我不停的换着花样的烧,满足着自己的味蕾,天天脸上吃的象小花猫一样,抹了很多黑胡子。十多天后手脚才慢慢的好了,又能和小伙伴儿一起玩儿雪了。
   生长在农村的孩子,从小就泼皮,胆大,又抗冻,最喜欢冬天的雪,亲眼看着美丽的雪花,一点一点的把大地装扮成粉妆玉砌,诗情画意的美丽世界,那是一种多么美好的享受,虽然没有城市里孩子在暖室里享福,但从小就能锻炼自己的坚强意志,在那一场场的大雪中,让我们体会到了世界的洁净,美丽,和皑皑白雪的壮观景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木易ct6y7hfv4x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读本独家】2015丽江最美最全雪景图,不看遗憾一辈子!
前年,那场大雪
雪是正经雪,但雪人不正经
雪中的拙政园
描写雪的唯美句
散文精选:心里好想那场大雪降临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