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绍昆《针灸入门“一夜通”》一
他把博大精深的针灸学,化为可操作性的几个具体的步骤。整个教学大处着眼,小处入手,环环紧扣,贴近临床。时隔四十多年后的今天,那天夜晚何黄淼先生的每一句话,每一个面部的表情,每一个手指的动作,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
“针灸取穴可以从五个方面考虑。”何黄淼老师伸出左手的五指,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示意,“第一,八总穴;第二,八会穴;第三,局部取穴;第四,背部督脉寻找阿是穴;第五,病位交叉对应取穴。”
       五个方面的取穴,也够复杂的,一个夜晚的时间能掌握吗?
何黄淼老师早已料到我会这样想,笑着对我说:“不要怕,等一下我把它们分头讲解了一番以后,你就会慢慢地明白。”
      “第一,八总穴取穴法,这是一个整体取穴法,”何老师竖起了左手的大拇指,笑着说,“根据八总穴所针对的人体部位取穴,针灸医师就能把所有疾病纳入你的诊治范围。”
我听了大吃一惊,八个穴位就能统揽诸病?这不是在搞笑吗?
     “你首先要记住一首歌诀:'头面合谷,颈项列缺,胸脘内关,脘腹(足)三里,腰背委中,胸胁阳陵,少腹(三)阴交,颅脑太冲’。” 何黄淼老师神采飞扬地说。
     他把这首歌诀反复念了几次,我也跟着念了几次就记住了,毕竟只有三十几个字嚒。然后,他就用自己的大拇指与食指在我的手、臂、脚、腿的相应部位指指点点,并用墨水作了标志。我也当场在作了标志的穴位上反复按压,嘴里也不停地唠叨这首歌诀,脑子里记忆与感受穴位在手指按压下的异常的知觉。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把以上的八个穴位的位置与作用记住了。
     之后,何黄淼老师马上对我进行“八总穴取穴法”的考查。考查的方法是,何黄淼老师讲一个病证,我就在常规消毒的情况下,用右手把一寸的毫针捻转着刺进自己手、臂、脚、腿的相应的穴位。譬如,他说眼睛红肿。我想了想,眼睛所在的部位和头面与颅脑有关,于是就在太冲与合谷穴位上扎针;他说胸闷心烦失眠,我想了想,胸闷心烦所在的部位和胸部有关,与颅脑有关。于是就在内关与太冲穴位上扎针;他说呕吐胃痛,我想了想,呕吐胃痛所在的部位和胃脘有关,于是就在内关与足三里穴位上扎针;他说颈项强痛,我想颈项强痛所在的部位和颈项与肩背有关,于是就在列缺与委中穴位上扎针等。经过半个钟头的反复现场考查与具体操作,我就已经能把一些病证在八总穴范围内的取穴规矩灵活机动地用上了。
     何黄淼老师看见我领会了八总穴的初步应用,也很高兴。(娄莘杉整理)

           选自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的《中医人生——一个老中医的经方奇缘》一书

 

  • 何黄淼老师继续他的讲解。
    “针灸取穴的第二个方面,就是学会八会穴,”何老师把左手的大拇指与食指撑开摆成八字,微笑着说,“八会穴是指脏、腑、气、血、筋、脉、骨、髓等精气所会聚的腧穴。它们分别是一、腑会中脘 ;二、脏会章门;三、筋会阳陵泉;四、髓会绝骨;五、骨会大杼;六、血会膈俞;七、脉会太渊;八、气会膻中。你开始阶段先学习其中的三个。”
    从何老师说话的声调中,我已经感觉到这八会穴的特殊地位以及先行学习的三个穴位的重要性。
    “何老师,腑会中脘,脏会章门是什么意思?”
    “腑会中脘,”何黄淼老师解释道,“就是规定所有消化道的疾病首先要考虑使用中脘穴,中脘在哪里知道吗?”
    我点点头,用手指点点腹部剑突与肚脐的中点。
    何黄淼老师继续说:“脏会章门是指由于脾气虚引起精、气、血、津液化生不足,针灸要考虑取章门穴。”
    “何老师,什么叫'脾气虚’?”
    “'脾气虚’是气虚中的一种。”何黄淼老师耐心地说,“气虚证的临床表现是:神疲乏力、语声低微、气短自汗、舌淡脉弱,四个方面的症状。如果再加上面黄、肌瘦、纳呆、便溏等症状就是脾气虚的诊断依据了。”
    何黄淼老师又教我针灸的穴位,又教中医学基本概念。他口中的中医概念比较容易理解,因为它们都有具体的症状依据。
    “章门穴在哪里你知道吗?”何黄淼老师突然发问。
    我摇摇头。
    何黄淼老师就用右手食指点点我左边季肋前的体表部位,“在这里,在腋中线,第一浮肋前端,屈肘合腋时正当肘尖尽处。右边也是同样的位置,八会穴的使用一般规定'男左女右’,初学者用0.5寸的毫针,切记勿忘。”
    我就依照何老师所示,把左手臂屈肘合腋,使肘尖尽处压着左侧胸胁部的肌肤,再把右手食指在章门穴按压几下,就记住了这个“脏会”穴位了。
    何黄淼老师看见我学得有滋有味,就说:“以下六个穴位,其中临床上我使用得最多的是筋会阳陵泉,特别是有关神经与关节的痉挛性疾病,针刺阳陵泉常常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疗效。”
    我听得入了神,迫不及待地问:“何老师,能否举一个例子?”
    “这样的病例太多了,”何黄淼老师越说越兴奋,“隔壁一个老先生患带状疱疹,温州人称之为'火丹蛇’。发病已经半个月了,皮肤表面的水疱已经干涸,结痂脱落后留有暂时性淡红斑。但是皮肤十分敏感,不能抚摸,左胸更甚。全身时发痉挛性抽痛,特别是在夜间十二点至凌晨三点,痉挛性抽痛加剧。他的家人请我出诊,我看见他平躺在床上,精神异常紧张。我给他针刺的第一个穴位就是阳陵泉,入针不久,病人说自己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随后我就再针刺两侧的内关与公孙,留针十分钟。”
    “疗效如何?”我紧张地问。
    “第二天,听他家人来说,一夜无话,”何黄淼老师放低声音,以欣喜的声音告诉我,“夜里睡得好,早晨的食欲也比平时好。按上法连续针刺了五天,病人基本恢复。”
    针灸真是神奇得不得了,我的心为之狂跳。(娄莘杉整理)

    选自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的《中医人生——一个老中医的经方奇缘》一书
  • 12经脉井穴、荥穴、经穴、合穴、原穴、络穴、郄穴表


    12经脉               井穴            荥穴            经穴            合穴            原穴        络穴         郄穴
    手太阴肺经        少商穴         鱼际穴        经渠穴       尺泽穴         太渊穴     通里穴      孔最穴
    手厥阴心包经     中冲穴        劳宫穴        间使穴        曲泽穴        大陵穴     列缺穴      郄门穴
    手少阴心经        少冲穴        少府穴        灵道穴        少海穴         神门穴     内关穴      阴郄穴
    足太阴脾经        隐白穴        大都穴        商丘穴        阴陵泉穴     太白穴     大钟穴      地机穴
    足厥经肝经        大敦穴        行间穴        中封穴        曲泉穴         太冲穴     公孙穴      中都穴
    足少阴肾经        涌泉穴        然谷穴        复溜穴        阴谷穴         太溪穴     蠡沟穴      水泉穴
    手阳明大肠经    商阳穴        二间穴         阳溪穴       曲池穴         合谷穴     支正穴       温溜穴
    手少阳三焦经    关冲穴        液门穴         支沟穴       天井穴         阳池穴      偏历穴      会宗穴
    手太阳小肠经    少泽穴        前谷穴         阳谷穴       小海穴         腕谷穴      外关穴      养老穴
    足阳明胃经        厉兑穴        内庭穴        解溪穴        足三里穴     冲阳穴     飞扬穴       梁丘穴
    足少阳胆经        足窍阴穴    侠溪穴        阳辅穴        阳陵泉穴      丘墟穴      丰隆穴     外丘穴
    足太阳膀胱经     至阴穴       足通谷穴     昆仑穴        委中穴         京骨穴      光明穴     金门穴


    1、井穴是主管12条正经所有支脉的穴位;

    2、荣穴是主管人体发热的穴位;多分布在指(趾)、掌(跖)关节附近。

    3、经穴是和管喘、咳、寒、热之证的穴位;一般在腕踝关节以上。

    4、合穴主治六腑疾病;

    5、原穴是正经元气出入的总开关;在一般在腕、踝关节附近部位。

    6、络穴是个十字路口;

    7、急病找郄穴。
    “区区三个穴位,其取穴的方法来自于两大类型,”何老师一边思考,一边述说,“一个是八会穴,另一个是八脉交会穴。它们都是我们祖先千锤百炼所得来的珍宝,所以针下汹涌着难以估计的力量。”
    何老师的话使气氛陡然肃穆了起来。
    “针灸取穴的第三个方面,”何老师声音有点嘶哑,他清了清嗓门接着说,“就是在发病的部位的体表取穴或者发病部位的邻近取穴。也就是说,哪里不舒服就在哪里针灸。这种取穴的方法是最原始的方法,也可能是先人最早发现的一种取穴的方法。”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样简单,这样直白。
    何黄淼老师看见我发呆的样子,就明白了我心中的疑惑,就说:“你千万不要小看了这种邻近取穴的方法,它的临床疗效是不容怀疑的。有一些用药物久治不愈的病痛,在患病部位的体表针刺以后就有了效果。如果针刺后加以拔火罐,特别是用三棱针点刺出血后,再拔火罐,就可能收到更满意的疗效。”
    师母看见我还没有领会的样子,就举了一个病例来证明这种取穴方法的可取之处。
    一个中年男教师,两年前骑自行车时不慎跌倒,右脚的脚后跟擦破了皮。后来周围皮肤感染了,久治不愈。两年来,不能穿袜子,不能穿鞋子,只能穿着拖鞋。后来求诊于何黄淼老师,何老师在常规消毒后,用一寸的小毫针在患者的右脚跟溃破处的外面,离开溃破处大约二三毫米处的边缘一路点刺,稍有一点点出血。隔天一次,点刺三次以后,脚跟溃破处渐渐地愈合了。
    师母绘声绘色地介绍了这个病例后,又说:“针刺的效果真是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 你好好学,将来一定有用的。”
    何黄淼老师接着就给我介绍针灸取穴的注意事项。
    “针刺的时候,首先要知道什么部位不能针刺,不然的话会出医疗事故的。”
    他的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有三个部位你先不要针刺,”何老师一字一句严肃地说:“一是枕骨下面的区域,如风府、痖门、风池等穴位,它们与延髓靠得很近,一不小心就会出大事故。深刺风府治精神病,在五十年代初期名噪一时,成为时髦的风尚,然而不久发生了多起严重的医疗事故。还有深刺哑门治聋哑,也曾造成不幸事件。我想,如果我们能够把:'刺胸腹者,必避五脏’,'刺头,中脑户,入脑立死’牢记心中,并能如实照章去做,错误就绝对不会重演了。”
    他怕我不重视,把我叫到他的身边,一只手按在我的头顶上,另一只手食指在我枕骨后面的风府、哑门、风池等穴位所在的部位一一指明,以期引起我的高度重视。
    他接下去又讲了另外两个不要针刺的部位:“一个就是眼睛以及它的周围的区域;一个就是肚脐眼。对,还有一个地方你目前暂时先不要针刺,就是天突穴。”
    当说到“天突”穴的时候,他用手指点划着我的锁骨上窝,一并告诉我针刺“天突”的特殊的针刺手法。
    “何老师,肚脐眼可不可以用艾条熏灸?”
    “肚脐眼命名为'神阙’穴,”何老师很不习惯地言说着这个民间的俗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穴位,艾条熏灸时最好在'神阙’上面加一点盐巴。”
    我本来想问一问为什么,后来想到这样不断地问下去是没完没了的,就不问了。
    何老师停下来想一想以后,又说:“你要在自己的身体上练习针刺的手法,手法熟练了以后,才可以针刺病人。手法主要有左右捻转与上下提插两种,以'得气’为好。”
    “得气”,这种针刺现象我在父亲那里已经司空见惯。
    何老师顺着自己的思路讲下去:“'得气’这种经络现象很奇怪,你持针的三个手指会感到针下有一个东西,不,应该是一种气,一种活动着的气场和你在不停捻转着提插着的手指的合力之间对抗着,较量着,吸引着。这时病人会感到针下有一种酸麻重痛的反应,甚至出现上下传导贯通的针感。”
    刚才我在自己身体上练习针刺手法的时候,也曾经有一二次出现何老师所说的“得气”的感觉。看来“得气”是经常出现的一种临床现象,并不神秘。
    何老师扎针时的注意事项还有以下二项,一项就是在胸背部与腹部初学阶段针刺深度不超过0.5寸;还有一项就是对于体弱者、因劳累而体能消耗过多者,一定都要平卧在床上针刺,以免“晕针。” 他还对“晕针”现象作了详细的解释。(娄莘杉整理)
    选自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的《中医人生——一个老中医的经方奇缘》一书
    我非常好奇,没有用药物,细细的小毫针刺在皮肉上为什么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呢?但是,我想先不要多问,记住再说。
    “许多疾病都可能在背部脊椎上,寻找到压痛点等异常的感觉与赘状物。”何老师侃侃而谈,“取穴方法中,少不了在背部督脉寻找'阿是穴’。'阿是穴’就是出现在人体体表的敏感的压痛点,在这些压痛点上针灸能够取得非常满意的疗效。所以我把在背部督脉寻找'阿是穴’列为第四种取穴方法。”
    他要我俯卧在床上,用大拇指在我的脊椎骨上从颈部开始向尾骨方向用力均匀地一节一节按压。一边压,一边说,“第七颈椎棘突下的大椎穴是一个重要的穴位,对头部、颈部、肩部的疾病与发热的疾病有很好的疗效;第七胸椎棘突下的至阳穴是一个重要的穴位,对胃部、胸部、胁部的疾病有很好的疗效;第二腰椎棘突下的命门穴是一个重要的穴位,对腰部、下腹部与妇女的胞宫部的疾病有很好的疗效。临床上任何疾病,只要发现脊椎骨上有压痛,就要在这里取穴。”
    通过他现场直接的按压与解释,我感到这些穴位与经脉的知识非常贴近,看得见摸得着,一下子就懂了。再说大椎穴、至阳穴、命门穴三个穴位都跟“七”有关,大椎穴是颈七,至阳穴是胸七,命门穴是胸二七,就是十二节胸椎加二节腰椎是二七十四椎了。
    老师为了使我能够更好地掌握按压的要领,就要我在他背脊骨的督脉上再按压一次,看看我的用力轻重均匀不均匀。
    按压了之后告诉我一个经验:“通过指压发现压痛点是一种很好的取穴方法,但关键是指压的用力一定要到位,一定要均匀。”
    说完这句话,他还特地看了我一眼,并语重心长地说:“这个道理很容易懂,但是操作起来并不容易。”
    他想知道我对这个知易行难的问题的态度,于是问我:“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没有接触到类似的问题,因此只能摇摇头。
    老师点了一下头,继续他的话题:“对针灸医师来说,'诊察体表的压痛点时,指压的用力要均匀’,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然而临床按压时,医师的手指一般会不自觉地在自认为可能会压痛的穴位上加大力量,以证明自己判断的正确。这种行为往往是无意识的,所以要特别注意。”
    老师的话,很有道理,医者的客观心态才能获得临床真实的资料。我把他的这句话牢牢地记住了,一辈子也不敢忘记。
    “先说一个故事,”何老师抽了一支香烟,休息了片刻之后,继续刚才的话题。“日本丹波元坚撰《杂病广要·头痛》记载一个《苏沈良方》中的王安石偏头痛方,说是禁中秘方。用生萝菔汁一蚬壳,仰卧注鼻中,左痛注右,右痛注左,数十年的患者都一注而愈。王安石曾经对他家的仆人说过,这种治疗方法已经治愈好几个人。我的理解与别人不同,这是一种特殊的针灸疗法,可称之为'药针法’,治疗中起主要作用的是鼻子内的经络与穴位,药物反而是第二位。不然的话,为什么强调'左痛注右,右痛注左’的方法呢,发现这个方法的宋代人固不知'病位交叉对应取穴’为何物,而经验的可贵在这里可以看得明明白白。”
    老师的故事真吸引人。他是为继后的述说作铺垫的。
    “针灸取穴第五个方面的内容就是'病位交叉对应取穴’。”何老师兴致勃勃地说,“这种取穴法在《内经》中叫做'缪刺’,日本针灸家称之为'天平疗法’,对肢体与关节疼痛的疗效比较显著。它可以分两种,一种是左右对称取穴,一种是左右、上下、前后大交叉取穴。”
    老师走近我,拉着我的右手说:“譬如,你的左手腕疼痛,如果使用左右取穴法,可以在右手腕与左手腕相对应的部位用一寸的毫针针刺。针刺后,快速地左右捻转与上下提插三十秒左右。”
    他突然蹲了下来,用手指指点着我的右脚的外踝,说:“假设你的右手腕疼痛,使用左右、上下、前后大交叉取穴法,可以在左踝与右手腕相对应的部位,用一寸的毫针针刺,针刺后,快速地捻转与提插半分钟左右就可。”(娄莘杉整理)
    选自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的《中医人生——一个老中医的经方奇缘》一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yunhaizouyi  >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刘观涛原创]难于上青天:开发“针灸(艾灸)入门精品课”纪实
针灸的学习方法
娄绍昆《针灸入门“一夜通”》四
娄绍昆《针灸入门“一夜通”》三
娄绍昆《针灸入门“一夜通”》五
中医针灸穴位速记歌诀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