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昔女子:卞玉京

卞玉京,又名卞赛,字云装,后自号“玉京道人”,习称玉京,应天府上元县人。

幼年丧父从歌姬,漂泊一身爱自由

我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出身很不错。父亲是官僚,不幸早亡,家庭也就破败。我只好携妹妹卞敏一起到秦淮河上出卖色艺。

除了绘画,字也写得好,一手小楷清秀如其人,而且学过音乐,会弹琴,我的气质,迷倒了许多公子哥儿。我表现得很矜持、清高,惟有遇见文人与艺术家,我才找到共同语言。

我是一位个性美女,而我的性情,在微醺时候,更能发挥到极致,在宴席之上,知己之间,足够放松的她,飘逸倜傥而又不失风流妩媚,众人惊羡的注视如追光,映照着我的绝代风华。

情路坎坷难成人,下嫁建德改道袍

崇祯十五年春天,苏州虎丘,一个名叫吴继善的人要离开此地,去成都当知县,亲友安排酒宴为他饯行,邀了几个美女增添气氛,其中就有我。

吴在权势赫赫的国舅前胆怯了,只在我的寓所吹了几首曲子便凄然离去。

二年后,我嫁给了一个世家子弟,叫做郑建德。因不得意,遂将侍女柔柔进奉之,我自己离去。崇祯末年,清兵南下,我见降清人士劫去王女献清兵主帅多铎,改道士衣冠,逃出虎口。

情缘终究难再续,香消红尘漂泊中

我特意来吴梅村的太仓老家探望,似乎为了弥补前次遇而未见之不足。可这时候,准备了断尘缘的我已换上一身黄衣,道姑打扮。可能正因此,我才有了再见吴梅村的勇气。我告诉吴梅村,自己是来打个招呼的,日后恐怕难得相见的。

这是一次为了告别的聚会。在灯火朦胧的夜宴上,我为吴梅村及赶来相陪的几位老朋友弹琴,借助忧伤的琴声,讲述了这些年自己在乱世中的挣扎。我与吴梅村分手的时候,正是国破之际,作为铁蹄下的歌女,肯定尝遍了人间的辛酸。我正是因此才看破红尘的。

我后来隐居无锡惠山,十余年后病逝,葬于惠山柢陀庵锦树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品谋图书馆  > 卞玉京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历史小知识:秦淮八艳之卞玉京
漫谈纪|身为秦淮八艳之一,心系崇祯宠臣,纠缠半生亦未得所爱
卞玉京,将温柔沸腾成热血
秦淮八艳之一的卞玉京为什么会出家当尼姑?
卞玉京
卞玉京的苏州情事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