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八艳之卞玉京:走过长情的一生,爱而不得也难放下


曾经的秦淮河,蕴育了无数的繁华,也蕴育了八位给这世间留下传奇故事的女子。在明末清初的时候,家国支离破碎,一切看似繁华的事物,都是轻轻一触碰,就会破碎掉的模样。文人墨客报国无门,烟花之地还唱着亡国之音,人世间的百态,在秦淮河上演,也在秦淮河逝去。卞玉京也是秦淮八艳之一,相较于陈圆圆又或者是柳如是,她自然算不上有名气,可是她却有着"一落笔尽十余纸"的美誉,那么在这位女子的身上,又有着怎样的伤痛与爱恋呢?

01家道中落,流落风尘

卞玉京本来出生于秦淮河畔的官宦人家,她本名卞赛,字云妆,虽说生在乱世,按照她父亲的职位,享受一段锦衣玉食生活也并无大碍,只可惜她父亲不幸早亡,导致家道中落。无奈之下为了给妹妹卞敏治病,她找到了秦淮河畔的青楼,此后在这风尘世界里与妹妹一起相依为命。她打小就擅长琴棋书画,尤其是在书法绘画上造诣颇高,在秦淮河的那些青楼里,除了想要尝一尝胭脂俗粉的男人以外,更有不少寻找知己的文人墨客。

当时卞玉京卖入青楼的时候,遇到的老鸨还算良善,她与卞玉京姐妹签订了卖艺不卖身的那份契约,虽说身处风尘,本就是书香门第出生的她,也有着其他女子没有的清高曼妙。她在青楼里不穿那些艳丽的衣服,总是穿着一身青色道袍,在这烟花之地竟然显得格外出尘脱俗。尤其是在喝醉酒之时,那一身道袍反而衬着她有几分潇洒倜傥,但是身上又不缺乏女子的妩媚。写诗唱歌之间,更见风华绝代之姿。曾经在《板桥杂记》中有记载,其实卞玉京的名气,是要排在顾横波之前的,只可惜她的人生际遇,与顾相比差之甚远。

02青楼漂泊,初遇才子

其实在青楼漂泊这么多年,卞玉京见过太多形形色色的男人,早已经对感情这种事不抱希望。进了烟花之地的这些男子,大多只为占便宜而来,她本已做好了孤独老去的准备。只可惜在崇祯15年的时候,她遇到了命中的劫数,也是她的心上人吴梅村。当时的另一位文人吴继善他要离开这繁华之地到别处赴任,为了给他送行,亲朋好友张罗了一场宴席,卞玉京姐妹自然在受邀之列。在这场声色犬马的宴会上,卞玉京结识了吴梅村。

酒席之间,有几分醉酒的卞玉京正坐在别的男子的身旁巧笑倩兮,来来往往的男子都要回头看她一眼。唯独坐在席间的吴梅村,独自一人坐在席间饮酒吃菜。或许是因为醉意太浓,像卞玉金这种等着别的男人上门找她的女子,竟然主动去到了吴梅村的身旁。此人又是谁呢?吴梅村可是当时崇祯皇帝亲点的状元,更是当时复社领袖的得意弟子。一个婀娜多姿,一个青年才俊,即便是在冷血的人,如此美女送到眼前也是要为之倾倒的。

03相谈甚欢,君却无意

在这场酒宴上,与他人都无话的吴梅村,竟然与卞玉京相谈甚欢,两人酒席之间好感倍增。或是为了她的才华,或是为了她的容貌,这个恪守名教,只认死理并不变通的吴梅村,竟然和一个青楼女子一见如故。卞玉京也倾心于他的才华,酒席散去之后,两人之间依然频繁走动,感情也日益浓厚。前有她的好姐妹柳如是嫁给了当时的大文豪钱谦益,这个本对男女之情无所求的卞玉京,竟然也对吴梅村有了以身相许的小女儿情思。

只是这时候的她,却还没有认识到一件事,钱谦益敢八抬大轿娶一个妓女入门,是因为他对柳如是爱的真切,同时对着世俗真理也不拘一格。可是吴梅村不一样,有宗教信仰的他,从来都只认死理。在他打小就形成的世界观中,文人和妓女是两个不相干的世界。一个为国为民,另一个以色侍人,将这样的女子娶进家中,只能给家族抹黑,让自己脸上无光。所以两个人在交往之时,卞玉金成为了付出最多的那一个。

她经常给吴梅村写信,暗示自己的欲嫁之意,她本以为门第观念,能够被她的真情所冲破,可是吴梅村并不这样想。每次看到卞玉京所写的书信,又或者是话中有话的潜台词,他都假装不了解,最后一笑带过。从他的口中,卞玉京从来没听过对于他们二人未来的设想。但是在她小妹卞敏的眼里,姐姐这怕是疯了。整日给一个没有准确回应的人写信,甚至还为他患了相思之病,那男子还比姐姐年长十几岁,除了死要面子会写诗词以外,根本毫无他长。

04流离失所,香消玉陨

就这样,人就以不清不楚的身份共处着,直到有一天,卞玉京在吴梅村的耳边说,她一直在等一个良人,为她赎身。吴梅村先是慌忙的离开青楼,等到了第二天,卞玉京在去寻他之时,他竟然接了皇帝的诏令,一声不响地前往京城赴任了。黯然伤神之际,卞玉琴只能向往常一样,每日在男人堆里陪笑打转,可是她的心中还有着无限思念与苦楚。而且他们两人这次一分别,就是7年的时间。

顺治二年,繁华的金陵也被攻破,兵荒马乱之中,卞玉京作为一介女流,再无可安身立命之处。南明不复存在,金陵城的繁华美梦也被清军铁蹄踏破。作为明朝的余孽,他只能在终日的惶惶不安中躲避着清军的搜捕,在四处流亡的这些年,生活中的艰难险阻都尝了个遍。后来她换上了那一身道袍,带上了一把古琴,从此在浩渺烟波和清静古寺中辗转。直到柳如是听闻她的下落,又一次接她出山。而吴梅村也从自己的好友钱谦益那里,听到了卞玉京的消息,连忙赶来相见。

只是当卞玉京到钱家之时,却避开了吴梅村,到后房去见柳如是,其实她心中也并未放下,否则为何咫尺天涯的距离,竟然不敢相见呢?到了来年的开春,又是一次众人告别的宴会,大约二十七八的卞玉京,穿着一身青色道袍,抱着那把陪伴她多年的古琴,在昏黄破碎的灯火中,吴梅村就坐在对面,听着她弹完了这一曲悲痛之音。他本想再说点什么,可惜却发现两人之间他已经不能再做任何承诺。在卞玉京离去之时,他亲自将她送到了苏州,而她也终于放下了。

多年的流离失所,也让卞玉京身体每日愈下,在她最危难之际,信得一位年迈的中医收留救治,还专门给她修建了另一处别室,能够让她在这乱世之中,还有一处清净的修行地。为了报答老中医的恩情,她用了三年的时间,用自己的舌尖血,为老中医写了一本《法华经》。此后又过了10多年的时间,她在惠山的一座尼姑庵逝世,从此这人间再无长情一生的卞玉京。只有吴梅村曾经为她写过的那些诗词,成为了他半世的绝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品谋图书馆  > 卞玉京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历史揭秘:三百年前感动中国的八个女人
“秦淮八艳”之一卞玉京最终结局
秦淮八艳:乱世年代的凋零人生
秦淮八艳(二)
南明往事知多少之秦淮八艳
秦淮八艳中最痴情的女子:宁可孤独地活,也不要卑微地爱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