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山水画教学研究????皴法审美

第二节  皴法审美

皴法是中国山水画家在客观实物基础上创造出来的表现山石纹理痕迹的技法,是中国山水画特有的艺术形式。皴法的面目代表了画家的艺术风格,皴法不同,门户不同,历史上有众多的流派、风格,皴法的变化是其重要因素。历代名家的皴法概述有三十余种。

披麻(长披麻、短披麻)、斧劈(大斧劈、小斧劈)、豆瓣、雨点、卷云、乱麻、折带、牛毛、乱柴、解索、荷叶、矾头、铁线、鬼面、骷髅、刺梨(豆瓣之变)、芝麻、马牙、弹涡、落茄(米点)、叠糕、刮铁(斧劈之变)、泥里拔钉、拖泥带水、雨淋墙头、玉屑、直擦、丁字、金碧、没骨、点错、破网。5这些皴法有的用得多,有的用得很少。从表现山水的形质上有人将其分成披麻类与斧劈类两大类,披麻类如长、短披麻、卷云、解索、荷叶、牛毛、乱麻等;斧劈类的如大、小斧劈、刮铁、马牙等等。披麻类皴法源于表现南方草山,经过董源、巨然、米芾、赵孟頫、董其昌等大家的倡导,倍受文人画家的青睐,在山水画史上成为主流,它平淡天真、温文尔雅、和谐柔美。而斧劈类的皴法多用于表现北方坚硬山石,它雄强、阳刚、大气磅礴、坚不可摧,在其发展的过程中,未能得到文人社会的全面认可,感性的赞美有之,理性的倡导却没有多少,甚至受到排斥。以下介绍几种常用的皴法。

披麻皴

清·郑绩《梦幻居画学简明》“披麻皴如麻披散也,有大披麻小披麻。大披麻笔大而长,写法连廓兼皴,浓淡墨一气浑成,淋漓活泼无一笔滞气。此法始自董北苑,用笔稍纵,笔从左起,转过右收,笔起重著,行笔稍轻。悠扬辗转,收笔复重。笔之圆运,无扁无方。石形多如象鼻。后清湘,八大山人,徐文长喜为之。至巨然,米元章,吴仲圭、董玄宰、王石谷辈具是小披麻。小披麻笔小而短,写法先起轮廓,然后加皴。由淡至浓,层层皴出,阴阳向背,或焦或湿,随意加擦。较大披麻为稍易。北苑亦多作此,后辈皆宗之,近世更喜学之。”

 

米点皴

宋代米芾、米友仁父子的山水画,深得江南云山真趣,世称为“米氏云山”。其画全用墨点点表现江南雨景,故称其皴法为米点皴,深受后世文人画家喜爱,尤以元代高克恭为甚。

米点山水取山水之神意,泼墨、破墨、积墨、焦墨并用,苍茫淋漓,“以墨运点,积点成文,呼吸浓淡,进退厚薄,无一非法,无一执法。”6学此法要懂得以笔运墨(笔之妙以墨晕助之),不可全赖墨韵来遮掩运笔的不足。再者,要注意不可太模糊或太明露。《芥子园画传》有云:“米明露处如微云河汉,明星璀然……米模糊处如神龙矫矫,隐见不测……然则何以学米?曰:用笔如锥,用墨如飞。又曰:惜墨如金,弄笔如丸,笔墨之迹交融,乃是真米。”

荷叶皴

清·郑绩《梦幻居画学简明》:“荷叶皴如摘荷覆叶,叶筋下垂也。用笔悠扬长秀筋韧。山顶尖处如荷茎蒂,筋由此起,自上而下,从重而轻,笔笔分歧,四面散放,至山脚开处,如叶边唇,轻淡接气,以取微茫,此荷叶之法尽矣。”赵孟頫、蓝瑛、石涛等,常用此皴。

解索皴

其状如解散的绳索,与披麻皴同类,不过披麻皴悠扬流畅,解索皴曲曲挛挛,无一寸直,元代人的画中常见此皴法,如王蒙的《青卞隐居图》便是披麻兼解索,熟悉此皴可避免率直的毛病。

乱麻皴

顾名思义,乱麻皴就像抖乱的麻线团,它表现的是山石细小繁乱的裂纹,因此,画时要心生石意,不拘成法,与碎乱中求出严整,方能飘洒而沉着,否则会感觉千头万绪无处下手。

豆瓣皴

豆瓣,或芝麻、雨点,是点子一类的皴法,用中锋笔尖聚点成皴。画时先起轮廓,从轮廓的阴面开始细细点出阴阳向背,再以淡墨或青绿渲染。画豆瓣皴笔尖着纸后随用笔肚,用笔要灵活,画出参差变动之态,最忌呆点排列。范宽画山,喜用此皴法,以中锋垂直的短线,点凿而成,富有阳刚之美。

云头皴

清·郑绩《梦幻居画学简明》有云:“云头皴如云旋头髻也。用笔宜干,运腕宜圆,力贯笔尖,松秀长韧,笔笔有筋,细而有力,如鹤嘴画沙,团旋中又须背面分明。写云头皴每多开面而少转背,若不转背,则此石与香蜡饼无异矣。转背之法如运线球,由后搭前,从左搭右,能会转背之意,方是云头正法。”此皴法画出的山石如浮动的云头,有梦幻之美。李成、郭熙多用此法。

斧劈皴

清·郑绩《梦幻居画学简明》有云:“斧劈皴如铁斧劈木劈出斧痕也。斧劈亦是侧笔,亦有大小之分。大斧劈类似马牙。侧按踢挑,头重尾轻。轮廓随皴搭,一气呵成,此与马牙同;惟马牙笔短,以起即收,斧劈笔长,踢拖直消,此与马牙异耳。山脊无皴,以光顶之字连接气脉,俗人呼为烂山头者,即所谓斧劈山矣。罗浮有之,澳门香港威海砂龙更多此体。小斧劈皴用笔勾跳,可以先起轮廓,而后加皴,与小披麻仿佛同意,大斧劈用笔身力,小斧劈用笔嘴力,当分别之。”南宋四大家,多用此皴法表现巨大山石的坚硬刚拔。明代周臣、唐寅、王履等人继之。尤其是唐寅以细长、流利挺秀的笔线画山石,将斧劈化为线条,秀润精密而有韵度。

折带皴

“折带皴如腰带折转也,用笔要侧,结形要方,层层连叠,左闪右按,用笔起伏,或重或轻,与大披麻同。但披麻石形尖耸,折带石形方平。即写崇山峻岭,其结顶处亦方平转折,直落山脚。故转折处多起圭梭,乃合斯法。倪云林最爱画之,此由北苑大披麻之变法也。”7

乱柴皴

“乱柴皴如柴枝乱叠也。乱柴法与乱麻荷叶同为一类,但乱麻笔幼而软,有长丝团卷之意。乱柴笔壮而劲,有枯枝折断之意。荷叶悠扬如荷翻夜雨,乱柴笔势率直如柴经秋霜。石之阴处皴密而粗,仿佛重堆柴头。石之阳处皴疏而细,俨然斜插柴枝。直笔中参以折笔,笔笔用力,即笔笔是骨,此之谓也。乱柴石即今之寿山石,石多裂纹。有志学画者当会此意,勿因名离实也。”8

弹涡皴

“弹涡皴如流涡滚也。长江水府巨石阻流,撞激水势,从下滚上,水面回澜旋转中,如浪如泡,或高或低,其山石之形状似之,故名弹涡石,即今之咸海之滨所结水泡石是也。用笔微侧,旋转运动,不泥皴廓,多作石眼,如水泡然。石眼之旁随气接衬几笔,笔宜简不宜繁,一气写成,然后用墨染出,背面兼衬贴余气,斯为得法。”9

骷髅皴

“骷髅皴如头颅尸骨也……李思训每画之,纯用勾勒,精细谨严,丝毫不苟。细中有力,密处有疏……宜做小幅,常用白描,更须以细树夹叶曲槛回廊衬之。”10

以上介绍的是常见的几种皴法,一幅画中可以只用一种皴法,也可二、三种皴法同用,以结合紧密自然为妙。

皴法既然来源于客观现实之自然山水,那么各地山体不同,山貌有异,皴法就大不同。既使使用同一种皴法其面貌也有差别,如“董巨峰峦,多属金陵一带;倪黄树石,得之吴越诸方。米家墨法,出润州城南,郭式图形,在太行山右。摩诘之輞川,关荆之桃源,华原冒雪,营丘寒林,江寺图于晞古,鹊华貌于吴兴。从来笔墨之探奇,必系山川之写照”11因此学习山水皴法,要多游历,得自然山川之神韵于心中,画时才能不拘成法,妙合自然,如果仅为学习某种皴而死临书本,不懂得变通以合于自然,这样即使掌握了多种皴法,也不能很好表现山石的神韵,徒具形式而已。

皴法面貌各异,浓淡疏密干湿亦不同,但总不离“松活”二字,最忌“板、刻、结”。浓笔要分明,淡笔要有骨力,繁笔要检静,简笔要沉着,湿笔要爽朗,干笔要润泽。俗话说“点叶要攒三聚五,画皴要隔三差五”也就是说用笔要懂得松活、疏密、不可太多重复用笔,形成死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逸心茶舍  > 理论技法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转载]中国山水画网络研修班培训讲座第八讲山水画的皴法(二
山水画基本画法
山水画基础教程:图文详解山石画法
国画基本技法
笔山水树石基本技法
中国画常见皴法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