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无计可消除-----也谈 三毛自杀真相

2010-12-12

文:颜玉

    

    每天都会有不同方向的风从耳旁吹过。

    吹过的,还有被筛落的爱情,它是情感的纤尘

 

    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可能就分布在赶往爱的那段路上。

 

    女作家三毛,48岁时便雁断声残,爱情是她生命的主题,流浪则是她生存的状态。

    她认为:人生不过一场情缘。

    她是一株野地荆棘,刺比花多,有一份痛苦的诗情。     

   一生在爱,她的爱从雨季开始。                   

 

                                  一、爱的雨季 

   

    她曾有过二次暗恋。

    早在小学时,她暗恋着与她同台演出的“匪兵甲”,她感受了来源于异性的那缕朝阳,常常暗自祈求上帝,在将来,能够成为他的妻子。这梦她做了二年,直到她小学毕业。

    中学13岁那年,因被数学老师体罚与羞辱,她的自尊满地零落,于是,她将全身缩进了灵魂的龟壳,回避稠密,喜欢空旷,经常间接性地逃至坟场,默默静读,从文字里寻找着心灵的安稳,并最终导致在家自闭,整整7年,她少女的花季被囚于心灵的暗室,曾一度苦苦挣扎,向电台发出过求救,也开始了她生命的第一次自杀、被救。尽管如此,爱,依旧是她生存的理由。喜欢上油画后,她狂恋西班牙油画家毕家索,时年,她13岁,毕家索77岁。

    ----她的爱越来越超乎想象。

   

    走出自闭时,她走进了初恋,并且能花开一枝。

    那年,她19岁。

    也踏进了大学校门,她选读哲学。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弄清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她始终没有刻意去弄清爱是什么。却一生几乎在爱。 

    这次的初恋又是从单恋开始,她爱的对象是高她一年级的戏剧系高材生梁光明,他成了她眼里的耶稣。

    有梁光明的地方,便有她的影子。她以门徒的忠实不紧不慢地尾随,有蝴蝶逐花的热情。----在路上,车上、餐馆。而他的漠视给了她无限惆怅。

    几个月过去了,彼此始终没有问候。

    但她相信缘分,6岁时便有过“心灵感应”。为爱,她决计采取主动。

    终于,在一次操场散心时她巧遇了他,她走近他,四目相对,并不说话,只轻轻地拔出他衬衫口袋里的那根笔,摊开他紧握的手掌镇静地写下了自家的电话号码,又慌乱的逃回了家。

    终于苦等来他的电话,便有了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是在淡水边。

    如此,他们爱了三年,花前月下情话了三年。他面临毕业时,爱也面临了方向性选择。

    她要求和他结婚,步步紧逼,他开始犹豫、退避,终于分手。于是她情难自禁,无法在一个划过爱的天空里继续生存,她痛苦地选择离开。远赴西班牙----一个有着浓郁田园风情的地方,她要好好为爱疗伤。

    也就有了爱的流浪。

 

    此时的爱一如雨季,流下的是两行清泪,在通往心脏的路上,不是停滞便是干涸。

                           

                                  二、爱如夏花

 

    离开台湾,她的爱开始飞翔,先后有过数次的爱的际遇:

    刚到西班牙不久,还在朋友家过圣诞节时,一个小她6岁的男孩荷西(17岁)便对她一见钟情,并且与她有过口头的6年之约。她没有当真,他却在等待着按期履约。

    

    婉拒荷西后,三毛遭遇过日本籍富商同学的求婚;与一位后来成为外交官的德国籍同学相恋二年,二年后选择分手。在德国,她还邂逅过一位英俊军官并且瞬间迸发出特别情爱,这份感受同样令让她一世珍藏。

   ------爱得越原始,越显露着人性的初衷。她是直接的。

 

    与德国男友分手后,她独飞美国。曾被法学系男生追求,她应邀上了他的车一路悠闲,当她拒绝他的拥抱时,男生要求分付两人共饮的咖啡,她与他细细地分账付了,很无奈,感觉对不起那晚的月。

 

    在美期间,她还被一位台湾籍的在美博士追求,是她堂哥的同学,他每天细心进照顾着她给她送饭。

    终一天,三毛告诉博士男:明天不要送饭了,我要回台湾。她与他在机场惜别,三毛温柔地替他理了理大衣的领子,心绪复杂。

    ----女人被爱,总归是喜欢的。

   

    回到台湾后,她与父亲热闹地打起了网球。

    又开始了爱。

    先是认识了一个不务正业的男人,她一心想要救赎他的灵魂,想以一个女性的温存感化他并答应与他结婚,当快要结婚时,却意外地发现他是有妇之夫,于是三毛断然离开,却引来了男人的无理纠缠,最终,父亲以一幢房子的代价平息了这场爱的尴尬。

 

    在网球场,三毛认识了一位45岁的德国藉教师,他们愉悦地相识、交谈和沟通。尽管他已年届不惑,但非常懂得爱与被爱,终于,他开口问她:嫁给我好吗?

    她回答:好。十分干脆。

    顿时,他泪湿双眸。

    他们开心地筹划未来,憧憬着爱的美好,他们一起设计名片,把两人的名字编在一处,一面德文,一面中文,当名片印好的那个晚上,他即因心脏病突发猝死于她的怀中。

    她绝望,再一次自杀,未遂。

   -----她的爱情象轻气球,她的命里始终暗藏一根细刺,容不得轻轻一触。

   

   爱了一路,美如夏花,却凋落得十分迅速。

  

                                      三、梦里花落

   

   不得不再度离开,为医好爱的伤痕,再度远赴西班牙。  

    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一别六年

    六年前,她只身来,因为初恋,六年后,她再度来,只为了要拔出扎在胸口的那根刺。

    在西班牙,那个叫荷西的男子如今已长成英俊男儿,满脸胡须,他信守着与她有过6年的爱情约定,他对她的情矢志不渝,在读完4年大学服完二年兵役后,她真就飘了过来,象是爱情的经轮一经转动便无法逆转。

    那天,当三毛应朋友之约赶往朋友家坐定客厅后,朋友要求她闭上眼睛,她等来了一幕喜剧。

     她感觉有人从背后环腰将她抱起,睁开眼见是荷西,兴奋得尖叫,一边叫嚷着撞打他,一边捧起他的脸亲他。

     于是开始正式交往,情感也迅速升温。她应邀来到他家,进了他的卧室后发现墙壁上全是她发黄的照片,经细问才知,照片是他从她的朋友处费心猎取并收集来的,伴他度过了多个春秋。

    她被一股暖流传遍,至此,与他的爱,一点点被苏醒过来。   

    她问他:你是不是还想结婚。

    他呆望着说:不是六年吗,我已经站你面前了。

    她用哭腔作答:还是不要了,不要了。。。。我的心已碎。

    他把她的手拉向他胸口:我这边还有一颗,是黄金做的,把你那颗拿过来。我们交换一下吧。

    于是他们换了心。

    开始了爱。

    

    她曾因一本《地理杂志》的介绍,身不由已地喜欢上了与西班牙仅有一水之隔的撒哈啦,她感觉沙漠才是她前世的乡愁,喜欢那里的凄美和寂廖,喜欢那里的残阳如血。

    -----她如此喜欢空旷,或者与她少女时期的自闭有关,她在一个小窗口内屈就7年,实在太久,她在寻找一份辽阔,一份被彻底释放的辽阔。

    而荷西却喜欢海洋,为了她,他申请了去撒哈拉工作的机会,先于她到达并租好房等候。此时,荷西提出了结婚,他结婚的决心坚如磐石。她没有犹豫。

    他给她唯一的爱情礼物是在他在沙漠中苦寻拾来的骆驼头骨。

    她则戴着草编的帽及戒指,愉快走进了西属撒哈拉沙漠的当地法院,公证结婚。

   ------她被他抱进了新房。

   

    黄沙漫漫,铺展着浪漫情调,但那毕竟是寂寞的颜色。

    三毛为他下厨做饭,他则拼命地工作,他想赚取更多的钱来维持生活。空闲后的三毛,常常去就近垃圾场拾荒,让手巧的荷西改装或组装各种家具,或自已动手巧妙配置,慢慢,他们的家成了沙漠里最美的家园。

   看着荷西出工,她站着看他走远,有时又喘着粗气一路追赶,求他留下。

   她求他:你留下来行不行?求求你,今天又没有电,我很寂寞。

   他眼圈红红十分难过,用力地抱抱她,将她推回原路,往家的方向推,然后在星空下一路走远。

   他们在沙漠中热吻、相爱、生存和依赖。爱情象沙漠里的太阳,在这里照耀得特别生动,让每一粒沙都彰显着灵性。

 

    他们在撒哈拉共同生活了3年多,她用文字纪录了《撒哈拉的故事》。文字是她情感的一个出口,也是一份寂寞的回声,自台湾源源不断地传来,一定程度上稀释了那份寂寞。

    如果没有文字,她的寂寞会是死的。

 

    离开撒哈拉,他们流转于多个岛屿,在浪漫中忍受饥饿、等待与煎熬,近一年时间,靠着荷西捕鱼为生,他们平静地守候生活不愿退守。以一种“放牧”生活的状态,相互依存。

    终于时来运转,随着三毛的名声鹤起,稿酬多了起来,荷西也找到了好的工作。贫穷便一去不返。

   

    后来,但当他们踏上一个叫拉芭玛的岛上时,她有莫名的不祥之感,她不停地做着恶梦,预感到生命会来日无多,于是要求荷西在她死后续娶温柔的女子,并为荷西立下遗嘱。荷西说:你要是死了,我会一把把家烧掉,然后上船去漂到老死----

   他们对生命最后的渴望是:两人整戴得整整齐齐,仰天数着一、二、三。然后一块地死去。

   -----梦幻总是如此美丽,而生命却从来零零碎碎。

 

    这时期,三毛的父母自台湾来看望他们,他们喜欢上了这个憨厚的女婿荷西。一月后,三毛陪同父母去法国旅游,荷西到机场送别,当小型螺旋浆飞机徐徐上升,荷西跳过花丛,往高处跑,拼命的挥手,而这一幕,竟是永诀。

   

    他们走后没几天,荷西去海里捕鱼散心再未上岸,他真的做了海神,灵魂越出水面,随一缕风升到了天堂,换个地方,接上他来世的等待。30岁的生命,一生仅守一份爱。

    而她,失去荷西,生命之花迅速枯萎,她处于半疯状态。

    她亲自埋葬了荷西,就用双手,和着她的汗水、泪水和血迹。

    还有她那一声声凄惨呼唤----荷西归来。。。

   

    她应父母的苦求,承诺一起回到台湾。永别荷西时,她的心是一滴泪。

    她曾在《不死鸟》中描述了当时心境:我是没有选择地做了暂时的不死鸟,虽然我的翅膀断了,我的羽毛脱了,我已没有另一半可以比翼。

    荷西死了,“西班牙”变成了她整块的“硬伤”,她已没有了疗伤的去处。

   

    她是荷西的最爱,这是绝对的

    她曾一度强调荷西苦恋她六年,爱了她十二年。这么算来,她对他的爱,至少是少了六年。

    他们的生命融在了一处,始于从婚后开始,撒哈拉是他们爱的最好见证。

   

    荷西似乎因她而生,他是她的梦,迟迟地来,在秋天,和所有的残花落叶一起应声而落。

 

                                     四、爱在流浪

   

     十一岁时三毛初读《红楼梦》,顿悟了文字的美感。她却没有注意,红楼给人的启示是:凡是真心相爱的,都散了。

    爱的禅语有说,你可以拥有爱,但不要执着,因为分离是必然的。

     -----道理谁都明白,但谁都不愿意太明白。

 

    荷西死后,她仍渴求着爱情,她来过大陆三次,与王洛宾有过黄昏之恋,与贾平凹作过心灵沟通。凡是影响过她心灵的,似乎她都爱,她的爱起源于一份打动。

    假使《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能起死回生,我猜,三毛同样会去爱。

 

    她一生短暂,涉足过54个国家,急急地一览看尽繁华,当所有的风景在她眼前掠过时,她生命的通道便所剩无几,她的不归路早就已在情理之中-----走得越快,路便越少。

   生命之颠如同爱情之颠。

   ----山顶的那块地盘其实很小。


    爱得完满爱便是花,爱到心痛爱则是刺-----此情无计可消除。

    生命被她作结后,不知道她是否真去了天堂,还是又去流浪了。

   <橄榄树>被无数次唱响时,她究竟又在哪里。 

    但她一定在听,一定在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文静1961  > 佳篇共赏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微博正文
三毛,那个走遍万水千山的浪漫背影
敢做真实的自己,才有人爱上真实的你
印北风情 之 沙漠日落~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