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心武解读《红楼梦》(1)

2011-01-05

此作品发于《当代》2007年01期  责任编辑:谢欣

曹雪芹《红楼梦》的后二十八回(上)    作者:     刘心武

http://www.dangdaizazhi.com/dangdaizazhi/ShowArticle.asp?ArticleID=7715

 

读《红楼梦》,要读曹雪芹的《红楼梦》。

通行的120回的《红楼梦》,封面上就印着“曹雪芹  高  鹗著”的字样,可见不是曹雪芹的《红楼梦》。曹雪芹和高鹗不认识、无交往,两个人的生命轨迹没有任何交叉点,而且高鹗比曹雪芹小很多,他续40回《红楼梦》,是在曹雪芹去世二十几年以后发生的事,书商程伟元把经过篡改的前80回和高续40回合成120回木活字摆印出版发行时,曹雪芹去世已近三十年了。曹雪芹没有跟高鹗合作著过书。

而且,更应跟人们说清楚的是:曹雪芹是把《红楼梦》写完了的。全书不是120回,而是108回。

曹雪芹拟出了全书每一回的回目,写出了每一回的文字,只是还缺少数“部件”,比如一些诗词,另外,还没来得及统稿,一些“毛刺”还有待剔除,如此而已。

后28回,由于有人“索书甚急”,由于“借阅者迷失”,以及其他一些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的原因,没有能流传下来。

但是,根据古本《红楼梦》中曹雪芹自己设下的伏笔,还有脂砚斋等的大量批语,以及富察明义等与曹雪芹同时代的人士的一些诗文,我们是可以对曹雪芹的《红楼梦》的后28回进行探佚的。

现在,我就把自己的探佚心得呈现,供红迷朋友们参考、讨论。

我的呈现方式,首先是把设想的回目公布出来,然后在回目下简要地说明,我认为曹雪芹会写到什么。

要说明的是:我以前曾写过一些探佚文章,并曾将探佚心得以三部中篇小说《秦可卿之死》《贾元春之死》《妙玉之死》体现出来(见《画梁春尽落香尘》《红楼望月》等书),现在写下的是最新的探佚结果,在原有基础上有所调整,凡与以前所写有出入的地方,都表示我已以新的思路替代了以前的构想。

我的探佚思路的形成,可参看我新写成的《刘心武揭秘古本〈红楼梦〉》一书,其中提到周汝昌先生根据现存11种古本,逐句比较,选出最符合或接近曹雪芹原笔原意的那一句,再连缀起来,所形成的一个汇校本,为行文方便,都简称为周汇本。

第八十一回  中山狼吞噬薄命女  河东狮吼断无运魂

迎春“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梁”(第五回判词)。古本中有“黄梁”、“黄粱”两种写法。如是“黄粱”则是用唐朝沈既济《枕中记》“黄粱一梦”的典故,如是“黄梁”则指悬梁自尽。周汇本取“黄梁”。迎春不堪中山狼蹂躏,曹雪芹写她最后悬梁自尽是可能的。

香菱这个“有命无运”(第一回癞头和尚语)的女子,“自从两地生孤木(隐含一个夏金桂的“桂”字),致使香魂返故乡”(第五回判词),金桂到,香菱亡,这是曹雪芹非常清楚的构思,高鹗写金桂死,香菱扶正,是绝大的歪曲。

这些事都发生在从第十八回后半那年算起的第三个年头的夏末。

第八十二回  谣诼四起官中大乱  封园闭户胆战心惊

“官中”,又作“公中”,前八十回里多次出现这个说法,指的是荣国府的一个集中管理财务及其他府第事务的机构,第八回写宝玉去梨香院,在府内夹道上遇见了七八个管事的头目,其中有:库房总领吴新登(过去称量银子的器物叫戥子,称量时需拨准戥星,此人名字谐“无星戥”的音,可知其“理财水平”)、仓上的头目戴良(谐音喻意是“大斗往外量”)、买办钱华(谐音喻意是“花钱如开花”)。这是一群狗仗人势,并且随势变化的宵小。

这一回写到,江南甄家被皇帝抄家治罪,往荣国府藏匿罪产一事,使府内谣诼四起,官中先大乱起来,有怕牵连卷逃的,有借势加大贪污力度的,凤姐已支不出府内女眷和小爷们以及丫头仆妇们的月钱,整个府第内各种矛盾更加激化,赵姨娘、贾环也给王夫人、宝玉制造了更多麻烦。

王夫人命令宝玉、黛玉、探春、惜春搬出大观园居住,园里只有稻香村和拢翠庵(古本中有“拢翠庵”、“栊翠庵”两种写法,此处取前者)两处,还分别由李纨(带着贾兰)、妙玉住着。史湘云也从李纨处撤出,准备回到叔叔家去。薛宝琴早被薛姨妈接去住。大观园基本上是封园闭户的萧索景象。

忽然又传来贾母娘家史家惹怒龙颜的消息,保龄侯史鼐、忠靖侯史鼎全被削爵,贾母闻之中风,生命垂危。

第八十三回  史太君无奈大厦倾  金鸳鸯有志宁玉碎

贾母没撑到八十一岁生日,就溘然而逝。因为贾母突然中风后就不能说话了,因此没有留下明确的遗嘱,这就使得府内几拨利益集团之间对家族权力,特别是对财产的争夺战白热化。而外部更频频传来不利消息,贾家已是风雨飘摇,大厦将倾,贾母死时不能瞑目,还是由宝玉将祖母眼帘闭合的。

贾赦已被人参劾,越加醉生梦死,贾母既死,威逼鸳鸯,鸳鸯怀揣利剪,刚烈刺喉,为捍卫自身尊严玉碎。

第八十四回  平安州事发不平安  洒泪亭鹤唳难洒泪

贾赦有违王法私自交结京外官员——第六十八回特别点明,他是派贾琏去平安州与平安节度勾结——终被参倒,龙颜震怒,将其削爵治罪。贾琏暂时蒙混过关。

由于元春的乞求,皇帝没有将贾赦的罪名连坐到贾政,贾政护送贾母灵柩回南京,宝玉等送至运河边洒泪亭,偏又传来于元妃不利的消息,一时也无法求证,众人皆惶惶不安。

第八十五回  暖画破碎藕榭削发  冷月荡漾绛珠归天

宁国府贾珍与冯唐、冯紫英父子,以及韩奇、卫若兰、陈也俊等“月”派人物混在一起,天香楼下的习射发展为赌局后,又渐次成为政治密谋活动(书中所隐含的“双悬日月照乾坤”的政治斗争背景的分析,见我《揭秘〈红楼梦〉》第一部)。惜春迁出大观园,本应回宁府,但她“矢孤介杜绝宁国府”的意志毫无改变;贾母死后,她在荣国府更显尴尬,尤氏再次来动员她回宁国府,她将完成一半的大观园行乐图用刀划破,又剪发立誓,决计出家,甚至拒绝了家庭对她出家庵院的安排,“缁衣顿改昔年粧”,冲出府第,沿街乞食,后终于觅到一处荒废的庵院,每晚“独卧青灯古佛旁”(第五回判词)。惜春临行前已“将那三春看破”(第五回《虚花悟》曲),还像秦可卿那样留下可怕的谶语:“勘破三春景不长。”(第五回判词)——她离府是在从第十八回后半算起的第三个年头的秋日,离那家族彻底毁灭的“四春”是越来越近了。

贾母死后,黛玉没了靠山。虽然宝玉对她一如既往,他们之间的爱情也不再因误会而烦恼,但黛玉寄人篱下的悲戚感更加强烈。一次凤姐让小红送茶叶来,她道谢后随便问了几句,小红对她表现出冷淡和戒备,令敏感的她更加痛苦(第二十七回埋下小红误会她的伏线)。府里负责管理药房司配药诸事的贾菖、贾菱,早被赵姨娘买通,给她配制药剂时,下了对她不利的成分,为的是促成她的死亡而又不留痕迹(参考第三回一条脂批)。黛玉泪尽。又到中秋,黛玉为自己设计了诗意的告别人世的方式:从塘边慢慢走向水中央,消失在冷月的倒影之中。花魂沉落,复归天界。为什么我认为曹雪芹会这样来写黛玉之死?有关的探佚文字详见我的《揭秘〈红楼梦〉》第二部第二十九讲。

第八十六回  勉为其难二宝成婚  似曾相识枕霞出阁

黛玉沉湖的最后阶段,被寻找她的紫鹃和雪雁发现,她们惊呼,守夜的婆子起来,也看到些迹象,王夫人、宝玉、宝钗、湘云等赶到水边,尚有月影晃动的余波,赶忙找人来捞救,但直到清晨,只捞取到黛玉的衣裳,并无尸体,甚为惊讶。宝玉、宝钗先悟,告诉大家黛玉乃仙遁而去。湘云想起头年与黛玉一起联诗,二人念出的最后两句,不禁悲从中来。黛玉去后,宝玉精神恍惚,宝钗激他大哭,以得宣泄,直到多日以后,宝玉重读黛玉留下的诗篇,才终于大哭一场。

过了一阵,王夫人和薛姨妈安排了宝玉、宝钗的婚事。说是虽在祖母孝期,但家族已有流散征兆,简朴完成“金玉姻缘”,应是对贾母亡灵的最大安慰云云。但在宝玉来说,“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第五回《终身误》曲),在宝钗来说,又何尝是实现了“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第七十回《临江仙》词)的鸿鹄之志呢?两个人并无幸福可言。

因为湘云的两个叔叔家都被削爵,虽未完全垮掉,也已丧了元气。她本已定了人家(第三十一回王夫人、第三十二回袭人都提及),在王夫人帮助下,叔婶把她嫁了过去,原来夫君是卫若兰,见了面,倒颇投契。宝玉将从张道士那里得来,并一度丢失被翠缕、湘云拾到归还的那只金麒麟,作为贺礼之一,给了卫若兰。

第八十七回  椿灵抗旨远走高飞  司棋殉情殃及池鱼

元妃本已怀孕,“榴花开处照宫闱”(第五回判词),但皇帝对贾家亲戚的打击,使她非常惶恐,祖母死讯传来,她悲痛过逾,形成流产,渐渐失宠,为挽回皇帝的宠爱,她用尽心思。皇帝当时喜欢在宫廷里观戏,太监夏守忠提醒她,当年回荣国府省亲,戏班子里最好的戏子龄官,演出的《相约》《相骂》实在精彩,至今难忘,何不宣进宫来,供整日不开心的皇帝一笑解忧?于是元妃下旨,调取龄官入宫唱戏,谁知王夫人回禀,所有戏班里的女孩均已打发,龄官更早被贾蔷接出。元妃再下旨寻找贾蔷、龄官,贾珍、贾蓉及时透信,贾蔷和已经改名椿灵的龄官连夜远遁。(有四种古本第三十回回目后半句是“椿灵画蔷痴及局外”。)

司棋被撵出大观园,先押往邢夫人处,后被邢夫人撵回其父母家。司棋恨潘又安胆小无男子汉气概,逃走后竟杳无音信。其父母逼她嫁给不良男子钱槐,这钱槐是荣国府买办的儿子,又是赵姨娘的内侄,派跟贾环上学;钱槐原来看上了柳五儿,为柳家的和柳五儿所不齿(见第六十回末尾的交代),柳五儿病死后,又求娶司棋,司棋坚决不从,父母一再威逼,司棋愤而仰药自尽。钱槐指使秦显家的来参与丧事,诬指司棋所服毒药系柳家的当作茯苓霜所给,称司棋吞药是为治病,司棋之死乃柳家预谋陷害,怂恿其父母告到官府。当时大观园内厨房早撤,柳家的被派往府里唯一的厨房任事,王夫人、凤姐任官府来拘查柳家的,贾府内仆人间的利益冲突进一步激化。

王善保家的跟邢夫人说,应给司棋家发丧银免其阴魂报复,那时贾赦已被枷号,邢夫人哪来闲银,不得已只好找到邢岫烟,邢岫烟的丫头篆儿恰在那时被宝玉小厮扫红勾引潜逃(参考我在《揭秘古本〈红楼梦〉》一书中对第五十一回薛宝琴灯谜诗《蒲东寺怀古》的分析),心烦意乱,因薛蝌正忙于为薛蟠新惹的官司——薛蟠在一次夏金桂撒泼时与其冲突,失手将其打死,夏家到官府告薛蟠故意杀妻——跑动贿赂,也无法帮助,邢夫人只得悻悻而返,夜深人静,生怕司棋等鬼魂来袭,方对彼时那样处置绣春囊导致的一连串变故有所懊悔。

第八十八回  薛宝钗借词含讽谏  王熙凤知命强英雄

这个回目是曹雪芹的原笔原意,只是不知道究竟是给哪一回定下的。在第二十一回前面,有条脂砚斋批语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按此回之文固妙,然未见后之三十回犹不见此之妙,此回‘娇嗔箴宝玉,软语救贾琏’,后回‘薛宝钗借词含讽谏  王熙凤知命强英雄’,今只从二婢说起,后则直指其主。”

黛玉仙去后,宝玉“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深秋,他潜入大观园,重进潇湘馆,只见“落叶萧萧,寒烟漠漠”(第二十六回写到宝玉进入潇湘馆“只见凤尾森森,龙吟细细”时,脂砚斋批道:“与后文‘落叶萧萧,寒烟漠漠’一对,可伤可叹。”)。回到和宝钗居处,宝钗深知他所思所感,就“借词含讽谏”,最后仍归结到劝他“读书上进”,苦口婆心,确有“停机之德”,但宝玉不为所动。

荣国府官中大乱后,王熙凤违法贷银取利事大败露,邢、王夫人都很生气,外界又来追究她假借贾琏名义摆平官司等违法行为,公公已然成了罪犯,丈夫也正被查勘,她的劣迹的暴露,更加重了贾府的危机,贾琏一来也确实对她失却了恩爱,二来也觉得必须采取措施让各方知道责任全在凤姐一人身上,并且从家族角度来说也算对凤姐作了处理,就让族长贾珍出面,当众写下休书,取消了凤姐的正妻资格,更把她和平儿“换一个过儿”(第四十五回李纨语),平儿成了琏二奶奶,她成了通房大丫头。凤姐在如此尴尬狼狈的处境下,一方面只好认命,一方面仍无法改变往昔的性格,“知命强英雄”。贾琏由此完成了与凤姐关系“一从二令三人木”(第五回凤姐判词)的三个阶段。那时候秋桐早被驱赶,丰儿也离去配了小子,小红自赎后嫁给了贾芸,凤姐倒成了丫头,好在平儿尚能善待她。

周瑞家的因为曾求凤姐摆平官司,使其女婿冷子兴不被遣送原籍(见第七回),现在凤姐事发,也被撵出。冷子兴夫妇对贾府反生怨怼。旺儿夫妇亦因凤姐事败被撵。帮凤姐的小童彩明则与赵姨娘处的丫头小鹊私奔。

第八十九回  贪高位雨村昧良知  顾大局袭人舍声名

赖尚荣官运亨通,又升了,在赖家花园大摆宴席庆贺。贾府王夫人等应邀赴席——彼时贾府对赖家已呈巴结之态。宝玉、宝钗也由袭人、莺儿陪着去了。贾雨村亦在座。赖尚荣邀到忠顺王之子赴宴。忠顺王之子在花园巧遇袭人,即欲霸占。当时贾雨村因强夺石獃子古扇事,正被贾赦案牵连,正苦思如何得以解脱,忽有此事,宴后即向忠顺王之子献下毒计。

那时已入冬,贾政从南京甫归来,即有忠顺王府来人点名索要袭人,并施以威胁。众人皆以为袭人必以死抗争,没想到袭人深知贾府根基已朽,再经不住此一打击,她若不去,贾府危在旦夕,竟挺身而出,愿去忠顺王府。袭人此举,府内大哗,多有讥讽斥责者。贾政、王夫人对袭人感之不尽。袭人临行前对二宝说:此后日子恐怕更加难过,伺候他们的人不得不一再减少,但“好歹留着麝月”。(第二十回正文里有宝玉发现麝月“公然又是一个袭人”的句子;同回脂砚斋批语说:“上一段儿女口舌,却写麝月一人,有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负宝玉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可见袭人虽去,实未去也……”)

第九十回  蒋玉菡偏虎头蛇尾  花袭人确有始有终

蒋玉菡自从被忠顺王从东郊紫檀堡搜寻回来后,就再也不许他私自出府活动。那时“双悬日月照乾坤”的形势更加明显也更加严峻。“义忠亲王老千岁”一派和忠顺王一派的明争暗斗也愈加激烈。双方都想摸对方的底。一日,忠顺王生辰大摆宴筵,“月”派(也就是“义”派)人物他自然不会请,请也不会来,但光请“日”派(也就是“忠”派)也达不到政治侦察的目的,因此不惜把北静王请来,北静王貌似“中间”,其实内心是倾向“月”(“义”)的,因此可以通过他摸一摸“月”(“义”)的动向,好向“当今”密报。忠顺王请他来的表面理由,也有“再不必为一区区戏子伤和气”这一条。北静王大度赴宴,忠顺王命蒋玉菡献演。蒋玉菡见北静王在座,演出格外认真,光彩四射,但北静王中途以身体不支告退后,蒋玉菡却敷衍潦草将戏唱完,忠顺王大为不快,责问时蒋玉菡却推托是中间后台休息时,世子(忠顺王之子,就是霸占袭人的那一个)赏他一份茶点,食后造成倒仓(嗓音失亮)所致。

忠顺王那个儿子将袭人霸占来后,还没来得及享受,就使忠顺王本人垂涎,因一时不好与儿子争夺这样一个女子,就强令其子将袭人献出去伺候他的母亲(其子祖母)。不久那老妇人瘫痪,一次忠顺王想对袭人不轨被其子撞见,冲突一场,忠顺王一怒之下将袭人赏了蒋玉菡,因又觉得蒋玉菡色艺渐衰,遂准其离府生活。蒋、袭正式结婚,婚后发现当年蒋的那条大血点子汗巾,正在袭人一只箱子最底下(第二十八回正文有伏笔,同回脂砚斋批语指出“茜香罗暗系于袭人腰中,系伏线之文”。)。他们从此坚持接济经济上越来越困窘的宝玉和宝钗,那时秋纹、碧痕(或作碧浪)、佳蕙等大小丫头都先后离去,二宝身边只剩麝月一人。(“花袭人有始有终”见于第二十回一条脂砚斋批的引用。第二十八回回前总批里说:“盖琪官虽系优人,后回与袭人供奉玉兄宝卿得同终始者,非泛泛之文也。”)

第九十一回  霰宝玉晨往五台山  雪宝钗夜成十独吟

二宝虽然是夫妻的名分,可是并没有性生活。这既是因为贾政和王夫人坚持要他们在贾母孝期满后再“圆房”,也是因为宝玉念念不忘黛玉,以及宝钗本身的矜持。(生于乾隆初年的富察明义在其《绿烟琐窗集》里收录了他写的《题红楼梦》诗共二十首。他在序里说“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明确了曹雪芹对《红楼梦》的著作权。从他二十首诗的内容来看,他看到的应该是一个大体完全的本子。其中第十七首有两句是:“锦衣公子拙兰芽,红粉佳人未破瓜。”可见二宝婚后并未享受性爱。)

没有性爱的夫妻,也很难维系精神上的沟通。宝玉在一次双方的“冷战”后,尝试“悬崖撒手”,也就是第一次出家。(宝玉在书中两次出家,第三十一回,黛玉将两个指头一伸,对发誓的宝玉抿嘴笑道:“做了两个和尚了。我从今以后,都记着你做和尚的遭数儿。”就是曹雪芹又一“草蛇灰线”的伏笔。)他在一个初冬下霰的早晨,留下一首告别诗,往五台山而去。(第二十一回脂砚斋有这样的批语:“宝玉看[有]此世人莫忍为之毒,故后文方能‘悬崖撒手’一回,若他人得宝钗之妻,麝月之婢,岂能弃而成僧哉。玉一生偏僻处。”)

那晚,极度痛苦的薛宝钗,在寒夜里以十首《十独吟》来排解内心的烦忧,镇定自己的心臆。十首诗应该都是吟的古代鳏寡孤独的人物。(第六十四回有黛玉写的五首《五美吟》,脂砚斋批道:“《五美吟》与后《十独吟》对照。”)

第九十二回  甄宝玉送回贾宝玉  甄士隐默退贾雨村

五台山那时已是大雪封山,宝玉走不进去。在途中遇到一个和自己相貌完全相同的人,若对镜,似梦中。原来是甄宝玉。甄家被皇帝抄家治罪后,甄宝玉因还差一年才算成年,没有判罪,一个人上了五台山。甄宝玉觉得自己的遭遇正所谓“黄粱一梦”。甄宝玉告诉贾宝玉,真正的超脱并不在形式上的皈依佛门。他在五台山依然看到人们之间的明争暗斗。他启发贾宝玉,还要从内心深处去寻求真正的顿悟。甄宝玉遂送贾宝玉回家。(第十七、十八回写元妃省亲时点了四出戏,其中第三出是《仙缘》,是根据唐代沈既济的《枕中记》改编的戏剧《邯郸梦》中的一折。脂砚斋批道:“伏甄宝玉送玉。”)

贾雨村攀附上忠顺王后,因贾赦案的牵连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皇帝派他外差,他在途中为避风雪投一破败道观而去,下属告附近俗众传言此道观虽废而其庭院中的古柏能测人之祸福,极灵。进道观后见古柏下一苍老道士闭目独坐,仔细打量,竟是多年前的恩人甄士隐。贾雨村一再招呼,并垂询古柏测祸福之法,甄士隐始终闭目不睬不答。天已昏暗,贾雨村只得悻悻然离去。

第九十三回  卫若兰射圃惜麒麟  柳湘莲拭剑赏梅瓶

“月”派一党已有秘密山寨,作为举事基地。聚义此处的,有冯紫英、卫若兰、陈也俊、柳湘莲等人。他们在京城与上、中、下三种阶层的人均建立秘密联系。上层里除冯的父亲神武将军冯唐、锦乡伯公子韩奇外,还有临安伯父子、梅翰林父子、杨侍郎等,中层人物则包括贾珍、贾蓉父子等,底层的,像戏子蒋玉菡、市井泼皮倪二,也都是他们物色到的“有用之人”。而代表“义忠亲王老千岁”那“月”派最高权力中心来跟他们联络的,则是其另立宫廷中的“太医”张友士。

卫若兰离京入住山寨,并未告知史湘云真相,只说和朋友一起赴远方云游。他一直佩带着那只宝玉赠他的个头较大的金麒麟,就连在山寨中演练箭术的“射圃”活动中也不摘下。(第二十六回回后批语说:“前回写倪二、紫英、湘莲、玉菡四样侠文,皆得传真写照之笔,惜卫若兰射圃文字迷失无稿,叹叹!”)

皇帝得到一些密报,对“月”派政治势力进行侦察。梅翰林家首先败露,梅翰林之子拒捕时身亡。王子腾又出了事。原来王夫人和薛姨妈借着娘家势力还能支撑一时,王子腾败落使她们的处境更是雪上加霜。薛蝌送宝琴回南京,在香雪海遇到柳湘莲。柳是下山搜集情报的。宝琴令柳动心。那时宝琴母亲也已过世,薛蝌作为宝琴家长,为湘莲、宝琴定婚。湘莲不好再以鸳鸯剑为定物,就拿一条玉带为定。薛蝌则把宝琴随身所带的一个常常用来插梅的瓷瓶交给柳湘莲,意思是你必须像对待一样细瓷瓶那样维系这桩婚事,绝不可使其破碎。柳将梅瓶带回山寨,拭剑时对瓶发誓:待到圆月腾升时,定当与绝色才女宝琴完婚。(此段情节想象,根据是第五十回薛宝琴的梅花诗、第五十一回灯谜诗《梅花观怀古》和第七十回《西江月》的词意。)

第九十四回  蘅芜君化蝶遗冷香  枕霞友望川留余憾

薛宝钗在家族败落和婚姻失败的双重焦虑中,染病而亡。(明义《题红楼梦》组诗第十九首有句:“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宝玉以庄子风格写成悼亡文。

“月”派人物与“日”派人物有一次短兵相接,冯紫英打死了仇都尉的儿子,卫若兰在搏斗中身负重伤。卫若兰被救回山寨后不幸牺牲。临终前他将金麒麟托付给冯紫英,请他得便时还给贾宝玉,那时他已知宝玉成了鳏夫,他希望宝玉和湘云能够因麒麟结为夫妇并白头偕老。

史湘云婚后对卫若兰已经产生感情。噩耗传来,夕阳斜晖中,她到以前送别卫若兰的运河码头边大哭一场。(第五回关于她的判词和《乐中悲》曲含有此意。)

第九十五回  玻璃大围屏酿和番  臈油冻佛手埋奇祸

皇帝派粤海邬将军平定海患、处理边务。那时茜香国女国王已立其子为皇储,皇储向女王献言:与其不断劫掠大国海疆,不如与其修好,以本国特产换取固定的大宗年赏;女王于是通过粤海邬将军向中国皇帝为其王储求婚,皇帝也愿以“和番”方式求得海疆平安。但对方求配的是公主,皇帝自己舍不得将公主嫁到此等小国,令忠顺王安排一王府级郡主以充公主,忠顺王建言:似此等小国,就以邬将军家女儿充公主去“和番”也就罢了。皇帝召见邬将军,邬将军以实相告:微臣儿子倒成人了,但女儿尚小,恐难充数;皇帝命其寻觅一合适女子担纲,限期完成任务。邬将军回到家中,告之夫人,夫人想起,曾与他一起去荣国府贺史太君八十寿辰,当时送去一架玻璃大围屏作为寿礼,是由邬夫人亲自带领仆妇,面交王熙凤和探春的,当时对探春印象极其深刻,觉得不仅美丽,而且大方爽利,在史太君过世前,也曾通过官媒婆去为探春求过亲,只是官媒婆来告之:探春乃庶出,邬将军夫妇就放弃了她。邬夫人建言:现在贾家大势将尽,何不将此女推荐出去,既满足了茜香国要求,又效忠皇帝为国家做了件好事,同时也让贾家借此可缓颓败之势?于是禀奏皇帝,皇帝闻知探春系元春之妹,也就应允。茜香国王储亲来进贡相亲,被探春美貌风度打动,当即表示愿附庸为王,纳探春为王妃。探春由此远嫁茜香国,出发那天正是清明节,祭奠完祖母,就匆匆从运河登舟,将由河入江,穿江赴海,去往茜香岛国,贾政、王夫人及宝玉、贾环等送至江边洒泪亭。赵姨娘本来大喜过望,谁知探春依然不理睬她,只命贾环随贾政、王夫人前往码头送别,不免又恨恨有声。(根据是:第十六回凤姐说:“那时老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家养活,粤、闽、滇、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可见四大家族与海事、外事关系密切,粤海将军邬家应是世交,第七十一回邬将军送来贵重的玻璃大围屏,实非偶然——那个时代玻璃是极其昂贵的东西,贾母丫头以珍珠、琥珀、翡翠、玻璃命名,可见玻璃在人们心中与珍珠、琥珀、翡翠等价——第七十一回特写贾母问到围屏,凤姐提及邬家所送玻璃大围屏,是伏笔;官媒婆来求说探春事见第七十七回末尾;第六十三回探春抽到的花签、第七十回末尾写探春放风筝的情况,都是伏笔;更有第五回的判词和《分骨肉》曲早已暗示了探春的命运结局。)

第十七、十八回写元妃省亲时点戏,第一出是《豪宴》,是清初李玉的传奇《一捧雪》中的一折,脂砚斋指出:“《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一捧雪”是一件名贵的玉器的名字,可见贾家之败与一件古玩有重要联系,这件古玩,应该就是第七十二回里写到的臈油冻佛手(有的古本写作“腊油冻佛手”,“臈”是“腊”的异体字。注意:不是“蜡油冻佛手”!)。王夫人在一次进宫时,将这件古玩带去给了元春,意在求神佛之手保佑娘娘。此古玩被夏太监看到,原也无事,但后来元妃流产,渐失宠爱,夏太监以语试探,希望元妃将臈油冻佛手赐他,好拿去换银挥霍,元妃明知其意,实难割舍,佯作不解,夏太监生怨,就寻隙向皇帝密告,说贾家私带东西进宫,元妃明知私相授受有违王法,竟大胆昧下。皇帝听了龙颜不悦,但因贾家刚献出元春之妹探春和番,皇帝暂且不究,从此皇帝更增加了对贾家的恶感。

  (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人 评论内容 评论时间 打分
尹磊 刘老真是的,毕生就只有<红楼>了 2009-2-15 18:36:24 0分
jhtao1860 要是有刘心武老师的邮箱就好了! 2008-6-27 18:08:12 0分
离巴 《红楼梦》是纯艺术创作,曹公绝不会牵扯这派那派的争斗,而且在竭力回避宫闱之争,以躲避文字之灾,连“朝代年纪,地與邦国”都“讳”了,哪还敢映射?主观臆想而已。若创作小说,还说的过去,若是学术论文,未免牵强。若将观点强加给曹公,就有点...... 2008-6-2 22:16:05 0分
远方 编的可以,说的过去. 2008-5-29 16:47:00 0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顾晓澄  > 《红楼梦》研究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刘心武解读《红楼梦》(6)
红疯子细谈红楼梦 石呆子详解石头记123-红楼书话-文化纵横-搜狐社区
风之子:红楼随笔续(27)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