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蔡长福先生太阳病恶风奇案一则

2012-05-15

 蔡长福先生太阳病恶风奇案一则

                         蔡长福口述  徒弟整理

    仲景《伤寒论》太阳篇讲,“发热汗出恶风脉缓,名为中风”,到底太阳中风之“恶风”一证能达到什么程度,并不知晓。后遇一例汗漏症病人,方知“恶风”之极,今录此医案一则以飨读者。

    二零零一年六月仲夏,兰州一女同志来诊。一进我诊所,还没坐凳子上就说:“先生,把电扇关了门窗关了可以吗?”我大吃一惊:么回事?怎么这人怕风这么厉害仔细观察此人约五十来岁,头发潮湿,浑身也湿漉漉的像被水浇过一样。询问后方知,此患者怕风二十余年,甚至见外树梢浮动心惊胆战,求遍名医,医治无效。

    脉浮长,在阳明大纲里有这么两句:

葛根浮长表阳明,缘缘面赤额头

阳明表证反有汗,桂枝加葛中风传。

由此可判断她有中风和阳明表证,定方桂枝汤加葛根。“太阳病医漫漫”,她二十多年出汗,久汗不解,必有阳虚证,阳气大伤,加附子表气也虚,又加上黄芪龙骨牡蛎

脉洪大,滑数,重按有力,由此可判断有里证。

我问:"肚子痛不痛?饭后可胀?"

    答曰:“有时痛,饭后腹胀,难受,屁多,小腹坠胀并且,口干舌燥,日夜淌汗,夜睡合目汗更多。我想起三阳合并证:

 

 

合病两三经同病,并病传归并一经

二阳合病满喘发,自利葛根呕伴同

  太少利芩呕加半,明少弦负顺长生,

滑数宿食大承气,三阳合病腹膨膨

口燥身重而谵语,欲眠合目汗蒸蒸

    这位女同志就是这样:脉滑数,腹胀,口燥,欲眠汗出。观察患者面有油垢,有时遗溺,小便不尽。“遗尿面垢参白虎,浮大汗下禁当应”。问至此,我判断为三阳热病,表虚化内表里同病。我考虑要表里双解,表证用桂枝葛根汤加附子合黄芪牡蛎散,里证用大柴胡汤白虎汤承气汤,泻实不伤正,解表不伤阳

如此几方合用,病人拿药回去,来,汗减大半,诸证缓解,患者信心大增,留在马鞍山亲戚家中治疗。一个半月几近痊愈,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一日,想去南京玩。火车上临窗而坐,夏日炎炎,车窗大开,就在快南京站时动车驶过,一股强劲之风灌入窗内者大吃一惊惊出一身冷汗,又犯了病。南京没成又回来复诊。我原方基础上加减,让她服用一个多月。总共治疗了三个月半年后电话询问病告愈

    这是我至今见最典型的一例,印象深刻!这才知道太阳风的标准。张仲景有两句话:重衣厚被不知暖,身坐密室还怕风要不是临床上遇到这种状况,是很难理解的。

    有日月就有天地乾坤,就有寒暑湿燥火。风为百病之长,六淫之首大自然的风对万物对人类有情而无情。风是空气流通的结果,无风万物不能生长,便成不了自然。如果不刮风,就不会下雨。对人来讲,自然没有风,天热时胸闷气短,难以忍受。但风也不能过急,风要过急,大自然会突变,伤人类伤万物。

    我们读伤寒论》要时时刻刻牢记张仲景的太阳病中风篇,中风写在第一篇,桂枝汤是群方之首,《伤寒论》中八十一方,方方有桂枝,用到桂枝的方剂都以治风为主。有诗为证:

汗出恶风用桂枝,辛温祛痹感寒湿

通阳止痛舒经脉,营卫调和治表虚

由此可见桂枝对中风的运用多么重要,张仲景对中风的理解又是多么深奥,多么奇妙!我们后世的学者与医圣相比,对中风的认识太差,理解太浅!临床上很多医生弄不懂辨不清,误诊误治,错误用方的事情比比皆是,让患者苦不堪言啊! 

仲景治病六大法,第一大开鬼门,以解表为先。张仲景对桂枝的运用后人应该深入学习我对桂枝的认识:

桂枝好比患者被,芍药好比神仙汤;

国老好比长寿草,驱寒温胃数生姜;

汤里大枣不可少,桂枝红枣大补方;

  桂枝放在第一位,今生今世良医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00298  > 中醫典藉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我的老师(刘渡舟、胡希恕、许振寰) 太阳病,项背强几几
蔡长福闲聊柴胡桂枝汤(文字版)|各家经方
蔡长福先生论集二
胡希恕讲伤寒论(第1----24条)
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全文一_(第一页)
胡希恕讲伤寒论7条~15条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