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动人类的生殖基因

2015-03-22

译者: IJaneLee 原作者:Edward Lanphier, Fyodor Urnov, Sarah Ehlen Haecker, Michael Werner& Joanna Smolenski

发表时间:2015-03-20

不少人认为,用于人类胚胎DNA改造的基因组编辑技术很快就能面世。

伦理和安全问题依然是最大的隐忧,同时,该技术可能给其中的体细胞(非生殖细胞)研究带来负面影响。

我们都曾参与该技术的近期发展。其中一人(F.U.)曾帮助开发首套基因组编辑技术:锌指核酸酶,现作为资深科学家,转战加利福尼亚-里士满-桑加莫生物科技公司。再生医学联盟(E.L., M.W.和S.E.H.参与的ARM)是一家国际性机构,拥有200多项生命科技,同时也是研究机构、非盈利组织以及病人权益团体,股东们致力于包括基因编辑技术在内的治疗性发展和商业化。

基因组编辑技术有很大机会治愈包括艾滋病,白血病,镰状细胞性贫血和数类癌症在内的人类顽疾。临床发展的各项基因改造技术,主攻目标是体细胞遗传物质,如T细胞(白血球的一种),而非精子或卵子。

按照目前的发展方向,人类胚胎基因改造技术可能后患无穷。伦理问题。危险性问题。我们担心,公众对伦理——即基因改造遗传问题的抗议,可能会阻碍治疗性研究。

现阶段,科学家们本应避开生殖基因改造。但是否需要令人信服的案例来说明其疗效,我们鼓励大家参与讨论。

基因改造的工具

体细胞基因改造能修复或消除可能引发疾病的突变。前提是改造足够多携带突变的细胞——疗效能持续一生并延及子孙——可谓“一人改造,世代皆好”。

锌指核酸酶是一种与DNA结合的蛋白,能在一段DNA中诱导双链断裂。这种分子剪刀能帮助研究人员“淘汰”某些基因,从而达到修复突变或重置DNA的目的。

森加莫生物科技公司正在进行艾滋病基因改造的临床试验。通过静脉输入改造后的T细胞,病患将不再依赖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作为第一阶段实验,今年将着手由血红蛋白再生不足引起的遗传性血液疾病——β-地中海贫血的基因治疗。

基因再造的另一项新型武器是适应性免疫防御,即用RNA分子来识别外源DNA的细菌衍生系统。RNA分子就像门卫,负责把核酸酶匹配到基因中的合适位置。适应性免疫防御技术是最简单的工具,因为它依赖RNA-DNA的碱基配对,比结合特定DNA序列的蛋白要容易。

适应性免疫防御技术为基因改造带来戏剧性的进展。但我们无法确定该技术是否意味着更好的治疗效益。细胞修改的数量难以掌控。增加核酸酶剂量貌似能够修复突变基因,但也可能增加基因切口。

胚胎改造时,核酸酶不见得能同时切开目标基因的两个副本,或者在修正完成前,细胞就开始分裂,导致遗传嵌合体。小白鼠、牛和猪的实验已经起步,研究显示胚胎中的基因无法删除或使其失效——只能针对细胞的小部分——采用比修正DNA序列更简单方法。

目前仅能控制细胞小部分的修改精确度,因此,胚胎基因的改造效果,可能得等到孩子出生后才知道。即使那样,有些影响可能需要数年才会显现。已经证实的技术中,如产前基因诊断或体外受精胚胎植入前的遗传分析,是携带相同疾病突变父母的更佳选择。

法律问题

反对人类生殖基因(卵子和精子)改造的最主要争议是胚胎的安全。如果出现嵌合胎,很难确定胎盘的生殖细胞是否携带变更后的基因。但适应性免疫防御技术为人类生殖细胞修正提供了可能性。是否需要——哲学或伦理上的正当程序——还有待成功案例的证实,并在看到子孙数代的繁衍数据后,再行讨论。

因为这类顾虑——以及伦理原因——很多国家不鼓励甚至禁止该类研究,直到2009年小白鼠试验成功,证实了生殖改造的可行性。(今天,仍有近40个国家持否定态度)

考虑到这类研究仅处于临床阶段,很多国家尚未从法律法规上禁止或许可。尽管如此,那些已经出台相关法律法规的国家,表示禁止该技术的治疗应用。

西欧的22国中,有15国已经达成共识,禁止生殖基因的修正。虽然美国还没有明文规定,但国家卫生研究院重组DNA咨询委员会明确表态“目前不会接受生殖细胞改造提案”。

一般情况下,研究人员在进行转基因体细胞的临床观察前,要保障大众的知情权。在美国,食品卫生监督管理局、健康和大众服务部门负责审批这类案例。对于生殖细胞相关的基因改造,目前还不清楚——哪些信息是必须的——或者是可获取的——用来充分告知准父母,关于生殖基因改造的风险、和对后代的影响。

很多反对生殖基因改造的理由是,一旦开放治疗性基因改造,可能会出现非治疗性基因优化的需求。我们也同样担忧这些问题。

呼吁对话

10年前,现位于华盛顿特区的遗传学和公共政策中心,召集了美国和加拿大的80位专家,参与讨论人类生殖基因改造在科学和伦理上的重要性。如今,生殖基因改造技术已初现端倪,我们敦促国际科学团体参与对话。这需要双方一起探讨如何在短期内推进,评估是否推进,以及在什么样的状况下推进——是否任何——有关人类生殖细胞的基因改造研究是可行的。这样的对话需要公众、专家和学者共同参与。

今年2月份,英国政府对于线粒体DNA转移的合法化讨论是一个很好的先例,参与听证会和协商的代表包括科学家,生物伦理学家,政策制定者和普通大众。当然,用健康的线粒体替换卵子或胚胎内的病变线粒体,并不能跟生殖基因改造相提并论。线粒体转移的目的是通过已知的、小部分的基因组替换,挽救生命于顽疾之中。

所有讨论和研究的关键是将体细胞与生殖细胞基因改造区别开来。科学界的主动暂停能劝阻生殖基因改造,并有效提高公众对于这两种基因改造不同点的认知。而对于安全和伦理的法律顾虑,不应该阻碍以治疗疾患为出发点的临床推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lindan9997  > 遗传与进化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科学家拉响了警报:不要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
中国留学生的生殖细胞基因改造研究引发全球关注
顶尖期刊齐发文:到底该不该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
科学家就人胚胎基因编辑问题达成共识,发表一致声明(全文)
人类基因编辑伦理“红线”:禁止生殖目的实验
引发伦理争议和忧虑 基因编辑CRISPR/Cas9新技术路在何方? _头版 _光明网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