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研究日常邪恶的人

2015-12-14

译者: Peacock 原作者:David Robson

发表时间:2015-12-12

忙碌碌的小蚁

为什么有的人极其自私,有控制欲,不友好?大卫·罗伯森问钻研人的最黑暗面的科学家。

大卫·罗伯森

2015年1月30日

如果你有机会把无害的小虫放进咖啡机,你会享受这经历吗?虽然小虫有名字,但是你可以听到他们的壳正痛苦地嘎吱作响吗?你会枪击无辜的旁观者,听着他喊出痛苦地声音,获得愉悦感吗?

戴尔里·保罗丝用一些测试来理解我们“性格的黑暗面”。最重要的是,他想回答我们所有人可能会问的问题:为什么人们在残酷的行为里获得愉悦感?不仅仅是精神病患者和杀人犯还有学校里的恶霸,网路恶魔,甚至是显然良好的社会成员比如政治家和警察,他们在残酷的行为里获得愉悦感。

保罗丝说对这些人做出快速简单的推测很简单。“我们常常把光环或魔鬼框架戴在我们遇见的人头上——我们想把我们的世界简单化分成好人和坏人,”来自于位于加拿大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保罗丝说。但是保罗丝并不是原谅残忍的行为,他的方法一直是更超然的,像动物学家研究有毒的昆虫一样,他可以建立分类法,他称之为日常邪恶的不同类型。

关注自己

保罗丝对研究邪恶事情的兴趣源于自我陶醉者,他们是及其的自私,自负,他们会猛烈抨击保护自己的自尊感。十几年前,他的毕业生凯文·威廉姆斯建议探索这些自恋的倾向是否和另外两个使人厌恶的性格——马基雅维利主义(极其控制)和精神病(极其无情和不在乎他人的感受)联系起来。他们发现这三种品质是非常独立,尽管他们有时会一样,这三者组成“黑暗三合一”,三种污秽。

(图片来源:盖蒂)

惊讶的是,保罗丝的实验参与者常常是多么坦白。通常,他的问卷问题和“我喜欢挑更软弱的人”或“不把你的秘密告诉我是明智”这样的说法匹配。你可以想象这些特质是羞愧的,以至于承认它是件难事,但是,至少在试验室里,人们畅述,而且他们的回答的似乎和现实生活中的欺凌相关联,这些欺凌发生在青少年时期和成人阶段中。更可能的是,他们((特别是那些有马基雅维利主义和精神病倾向的人)对配偶不忠诚,还有在考试中作弊。

即使是这样,保罗丝通常专注于日常邪恶而不是犯罪或精神病案例,这特质不会在第一次见面就展现出。“他们置身在日常社会中,所以他们由足够的控制力不陷入麻烦中。但是它处处吸引着你的注意力。”在自恋上得分很高的人,例如,很快展示他们夸大其说的能力,这是一种帮助他们增强自尊心的策略。在一些实验里,保罗丝向他们展示了一个杜撰的东西,他们很快互相交谈,试着假装十分了解它,当保罗丝盘问他们时,结果这些人愤怒了。对,他们隐藏了自己,这似乎是一个包装,他们可以把自己看的很好,这个歪曲的看法一直在他们身上。

天生讨厌

曾经,保罗丝已经为这些阴暗的人打开一扇窗,不久后,其他学者想钻研,解答一些关于人状态的基本的问题。例如,人天生讨厌吗?将同卵双生的双胞胎和异卵双胞胎相比较后,研究表明,虽然马基雅维利主义似乎是由环境造成的,就是说,你可能从别人那学习到控制,但是对于自恋和精神病而言,基因是相对大的要素。无论我们继承了什么,我们的责任感不会丧失。“我认为并非人人有精神病基因,我们可以为此做一些事情,”利物浦大学的米娜·莱恩斯说道。

(图片来源:盖蒂)

更科学的研究发现,为了认识阴暗性格有性魅力,你仅仅需要关注流行文化里的反派角色——詹姆斯·邦德,唐·德雷珀,华尔街之狼里的乔丹·贝尔福特。这益处的更多的线索源于另一个基本的人类性格——你是一个早上人还是晚上人。莱恩斯和她的学生艾米·琼斯发现“夜猫子”,这些人熬夜之后在早上起不来,他们在黑暗三合一特质上得分更高,他们常常是冒险者。精神病的一个特征是,他们更会控制,这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而且作为自恋者,他们会利用他人。如果你思考我们的进化,这似乎讲得通,可能黑暗人格更可能移动,变化,在其他人走在睡觉的时候,进行违法的性交易。所以他们进化成为晚上生物。

无论理论的真相是什么,保罗丝认为“人类社会是如此复杂,以至于他们有不同的方式成功繁衍——一些人是友好的,一些人是讨厌的。”他说。

黑暗的角落

最近,他开始更深入地调查心理最黑暗的阴暗面。“我们一直放信封,问更尖锐的问题,”他说,当他发现有的人也乐意伤害别人,纯属为了自己的愉悦。关键是,这些倾向不仅仅是自恋的表现,精神病的表现,或马基雅维利主义的表现,而是似乎组成他们自己的次型态——“日常的悲观主义”,为此,保罗丝把它称作“黑暗四合一”。

碾虫机为保罗丝和他的同事提供了完美的方法检测那样是否会反射出日常行为。参与者不知道咖啡机被改装了,虫子可以逃走。但是为了模仿虫子的壳撞击齿轮,这机器仍然发出不断的嘎吱声。有的人过于拘谨,他们拒绝参加其中。但是其他人在任务里觉得很愉悦。“他们不仅乐意对虫子做一些邪恶的事情,还想要更多,”他说,“但是其他人把它看做极其恶心,他们甚至不想待在同一个屋子里。”关键是,在他的测试中,这些人在日常悲观主义上得分很高。

(图片来源:科学照片图书馆)

可以说,一个理智的人不会对虫子的感受关心太多。但是之后团队设计了一款电脑游戏,参与者可以在游戏中惩罚一位用耳机发出很大噪声的对手。这不是强迫性的。事实上,志愿者必须做无聊的口头任务才能有惩罚对手的权利。但是,让保罗丝惊讶的是,日常的悲观主义者更开心做这事。“他们不仅仅乐意做这事,还享受动力,投入一些额外的精力赢得伤害其他人的机会。”重要的是,从残忍行为里得不到挑拨或收获。人们做这事,仅仅图的是开心。

恶魔的追踪

保罗丝认为这和网络恶霸有直接关系。“他们似乎是网络版的日常悲观者,因为他们花时间锁定人,伤害他们。”一项匿名的调查“恶魔般地评论家发现他们在黑暗四合一上得分很高,特别是,日常悲观主义组成它。开心是他们最重要的动力。的确,榨虫实验表明日常悲观主义者对各种愉悦的活动会做出更弱的情感回应。所以他们的随意的残忍行为尝试着打破情感麻木。

一瞬间,他的研究吸引了警察和军事机构,他们想和保罗丝合作,看看他的看法能否解释为什么人滥用职权。“担心的是,有黑暗人格的人特意选择有权伤害别人的工作。“他说,如果是这样,以后的工作可以为招募新兵筛选出有黑暗人格的人。

(图片来源:盖蒂)

他也对在“道德马基雅维利主义”和“公有的自恋者”上展开的新工作感到激动,公有的自恋者是可能有黑暗三合一的人,他们永远会有黑暗特质(就和他们所见的一样)。在一些情况下,无情是必要的。“作为一个首相,你不能感伤,你需要省事,需要伤害人,甚至做讨厌的事实现你的道德动机,”他说,毕竟,黑暗的性格常常有冲动和信心搞定一件事,修女特蕾莎有钢铁般的一面,他说:“通过坐在家里,友好待人,你帮不了社会。”

保罗丝喜欢论证的所有强调善和恶的错误区别。总之,这是一个个人问题,也是一个专业问题。保罗丝承认在自己的行为里看到黑暗面。例如,他喜欢看暴力,充满痛苦的运动如综合格斗。“没过多久,在黑暗三合一上,我超过了一般人,”他说,“我有一个科学家持久的好奇心,我的愉悦感包括调查这类东西——我以为我可能在一个好位置把黑暗面看的更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lindan9997  > 认知心理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你也许比你想象中邪恶,测测你的人格到底有多黑暗!
你也许比你想象中邪恶 | We live in Everyday Evil
罪恶人性
伍佰伍拾
乐呵呵的悲观主义者
【30款精神病总有一款适合你】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