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榆林一院,中国式公关的大型车祸现场

阅0转02017-09-11

  导读
他们为何非要在剖还是顺这一点上,不顾事实乱泼脏水,一味引导舆论攻击家属呢?说到底,医院只是想通过外界施压,减小自己的责任,在赔偿金上争取回旋余地。
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孕妇马某跳楼自杀事件终于真相大白了,只是呈现的过程一波三折,其结果更是让人哭笑不得。
在这个事件中,媒体和舆论的重点火力都集中在,到底谁拒绝了孕妇的剖腹产请求,是医院,还是家属?
医院发声明说,他们曾三次要求孕妇剖腹产;患者家属称,的确签过住院知情同意书,但没有坚持一定要顺产,并且同意了孕妇的剖腹产要求,是医院拒绝了剖腹产的要求,导致悲剧的发生。
榆林一院9月3日的声明
在事情真相还处于模糊不清的阶段,就有自媒体大号在医院的节奏下跳起广场舞——他们一致把矛头指向患者的婆婆和老公,把他们贴上了“恶婆婆”和“渣男”的标签,拉到舆论的审判台上批斗,吐口水和扔臭鸡蛋。
各种恶毒和诅咒式的标题和内容充斥着社交网络,一个营销大号在文中用公审的口吻写道“毫无疑问,这件事里,丈夫和他们一家都是十恶不赦的混蛋,应该被钉在耻辱柱上游街”,语气之笃定让人看起来天然燃。
各路吃瓜群众自然不会消停,调查数据显示,有九成受访网民认为错在家属,认为他们坚持让孕妇顺产,是草菅人命罪该当诛。
在他们的一唱一和下,公众们被引入到孕妇受到男权迫害的一种无妄想象中,好像跳楼孕妇是旧社会封建流毒的牺牲品。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我们的社会新闻总是习惯性反转,这次也没例外。新京报的采访团队,对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妇产科副主任霍军伟进行了面对面专访,对方称“当时没有硬性剖宫产指征,可以顺产”,尽管之前曾经告知过家属胎儿头颅偏大,但医院没有明确建议剖腹产,同家属在顺产的问题上达成了一致。
直到产妇跳楼前,医院的态度都是能顺不剖,这同之前医院声明称三次通知家属要紧急剖腹产的说法,形成了直接的矛盾,证明医院在这件事情上公然撒谎。
其实医院在流程上没有错,顺产是基于医学上的专业判断,至于家属为何倾向顺产,一方面要尊重医生的专业能力,另一方面中国的患者是不敢得罪医院的,所以用什么各种签过的单子来说事本身就有点荒谬了。
说到底这是一个极端的偶发现象,医院只需要承担孕妇意外死亡的责任,但他们为何非要在剖还是顺这一点上,不顾事实乱泼脏水,一味引导舆论攻击家属呢?说到底,医院只是想通过外界施压,减小自己的责任,在赔偿金上争取回旋余地。
事实证明,这次对外公关,第一波天衣无缝,各种单子和视频截图,把很多连医学常识都不具备的群众们看得高潮迭起;但是新京报的采访,直接让他们的公关弄巧成拙。
在真相面前,往往有两股力量在博弈,一个是媒体,一个是公关,他们之间经常还知根知底。中国的企业公关,很多人都有过媒体从业经验,随着传统媒体的衰落,这种人员流动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从严格的专业主义的角度上说,很多媒体人并不具备媒体人的属性,他们在媒体岗位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扮演企业枪手的角色,客观公正的新闻操作原则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大学新闻系里故纸堆中的一个传说。
这个群体在媒体岗位的时候,就不被采访对象所尊重,所以他们就算摇身一变成了公关,也不过是为大佬打扫犯罪现场的小弟,收钱办事粉饰太平的职业撒谎者。
这些人作为记者的时候,经常要写一些兑水的假新闻,当他们做了公关后,当然习以为常地用假的逻辑来帮助老板面对危机。
商业和新闻领域都需要较高的行业标准,但这两个领域的从业者同出一宗,一开始的职业素养就普遍较差,混不下去的记者们都去干公关了,编的谎话都吹弹即破,那么屡屡被打脸的事情就会频繁发生。
当然在企业公关的队伍中,还有一些伪军和自干狗扮演冲锋陷阵的角色,他们就是我们熟知的自媒体大号,在这次的孕妇跳楼事件中,他们真是不遗余力地冲上去撕咬。
现在的自媒体大号,真正能看的太少了,一般刷爆朋友圈的文章,普遍具有反智的特征,并且有着极强的煽动性,不调动和操纵庸众的情绪,是没法形成海量传播的。当这些势力勾结在一起,公众想第一时间了解真相,已经越来越难,所以让新闻飞一会总是没错的。
一般来说,中国式公关有两大法宝——一是死不承认,二是甩锅给他人。
这两点病灶,在榆林一院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更成了某些中国企业家当成了营销的法宝。
以贾跃亭为例,无论乐视遇到了什么问题,在他口中都是子虚乌有的,总有刁民想害朕。在去年年末的一次论坛上,他说:“过去一个月乐视每天都被各种声音包围,几乎每天都是媒体头条。庞氏骗局、德隆系、濒临破产,各种耸人听闻的标签都打在了乐视身上,这一切要感谢一些人在背后的策划。”
在与孙宏斌一起出席的记者会上,他说:“乐视的这次风波,不该有这么大资金压力,甚至过去几个月形成一定程度的挤兑。起因、导火索大家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就是我们格局不高、心胸狭隘的竞争对手,是谁大家应该很清楚了。”
之所以谈到这些大佬,是因为现在规矩做事的大佬太少了,作为中国经济结构中的越发重要的一极,他们是中国社会面貌的晴雨表。通过这些老板的做派,就知道为什么我们能看到那么多撕逼大战,为什么真相总是被习惯性扭曲,为什么他们的公关总是无法长大成人。
一个社会比道德沦丧更可怕的是,商业的畸形和堕落,在利益驱使下,无论多大的企业都可以没有下限可言。所以作为企业的看门狗,中国式公关其实扮演的是作恶者的角色。
按理说,一个好的公关,应该是陪伴企业成长的护航者,战略版图中的重要一块,但他们却沦为一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一到关键时刻就丑态百出。
与中国公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过去的10到15年,伴随着新媒体的崛起,美国企业公关正在迎来一波新的春天。他们通过社交网络,帮助甲方和客户以及粉丝建立紧密的联系,这种粘性不是围观撕逼,互相泼脏水,而是价值观的高度认同。
一些播客会邀请企业家、政治家和明星们来做访谈,这起到了非常好的社会效应,外界通过这些节目,会对企业家及其产业的价值取向,有了一个深入的了解。有的节目能请到前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甚至是前总统奥巴马,他们通过这一类节目表达自我,其实就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公关行为。
对比一下中国的企业家,高下立现。说到底,中国式公关所带来的真相危机,除了传统媒体的衰败外,以及商业对新闻领域的不断侵蚀,还在于中国企业普遍脆弱且病态的价值观。
中国式商业只要KPI,他们的商业策略也有很大问题,比如国外再大的企业,他们只是去找到适合自己的用户群体,他们明白企业价值观才是发展的源动力,自然就会有一把手参与一些很容易赢得印象分的访谈类节目。中国企业则不一样,他们习惯到央视竞争标王,把自己打扮成一副花枝招展的样子,一遇到危机就只会用到我之前提到的两大法宝。
不敢直面危机,缺乏有效的应对机制,当然要用造假来对付,这个不仅仅是商业,整个社会都存在这个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海底捞后厨有老鼠,漏勺掏下水道,他们只是承认并表示改进,就有一大帮人叫好的根本原因,基本的真诚已经成了稀缺品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机制更是早就破产。出了一个海底捞,大家都跟发现良心企业似的。
当一个企业毫无价值观可言,那么它就可能是脆弱不堪的。以榆林第一医院为例,真正的事实无情粉碎了他们满纸谎言的声明,这对本来应该以医者仁心为价值所向的医院是一种无情打击,正常来说以后谁还敢去这样的医院?
但中国的绝大多数企业不会害怕什么信誉危机,他们会以自己巧舌如簧的辩解而沾沾自喜,这些能被媒体高度关注的企业,往往都具有高度垄断性的特征,以榆林第一医院为例,这就是当地最好的医院,消费者没有什么选择。
更何况大众总是健忘且麻木的,太多没底线的企业将他们的判断力彻底搞坏了,这也给了作恶者更多的底气和理由。
来自:lindan9997  > 杂文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地球 和 月球
金字塔未解之谜:揭开金字塔的惊人谜底
天安号真相终于曝光:把中国逼急了,连美军都得滚蛋!
韩寒:对人生,我没有绝望过(上)
狙击小组基础知识
德国学者解释“日本永远不向中国认罪”原因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