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深成都武汉,这次却输给了它们

2019-08-29

    文丨西部菌

    一线北上广深,二线重庆、武汉、成都、杭州、南京……在区域经济领域,这些城市向来都占据着话题中心。

    但生态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课题组发布的一份《互联网平台背景下公众低碳生活方式研究报告》,却揭示了一组有趣的数据:

    杭州人通过行走,在蚂蚁森林年人均碳减排17.64kg,拿下全国第一。不过人均碳减排增长最快的地区,却是陕西宝鸡、甘肃武威、青海西宁、山西大同等三四五线城市。

    过去人们常说三四五线城市没有未来,这次为什么反而展现出不输北上广的活力?对城市发展竞争又有哪些影响?

    01

    三四线城市的优势有了用武之地

    不止中国,全世界的城市发展等级,都是金字塔形的梯度格局,中心城市占据着绝大部分经济体量、市场资源,输出工业产品,主导着消费零售和现代服务业。

    比如成都的奢侈品消费总额,可能超过部分一线城市,但很难想象宝鸡或者大同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会压倒北上广深。

    这种森严的城市等级秩序,也有例外的地方。原因很简单,经济指标并不是衡量城市宜居指数的唯一标准,而大城市的人口扩张,会带来不胜枚举的城市病,所以常常会有卖掉北上广的房子去大理的故事。

    生产要素聚集、人口集中,这个城市化的过程,并不总是温情脉脉的。比如有很多实证研究证明,碳排放量是和城市化、工业化、产业结构等挂钩的,它会让大城市变得臃肿。

    在《中国城市化阶段的碳减排:经济成本与减排策略》中,作者考察了1985—2013中国城市化、碳排放与经济增长的关系,结果显示,城市化率每提高1%,可增加GDP0.671%,但同时推动碳强度上升0.274%。

    其中第二产业首当其冲——研究显示,工业化水平每提升1%,将分别推高碳排放、产出和碳强度0.882、0.547与0.335个百分点。

    这解释了为何大城市发展到最后,会重点转向第三产业,三产占比甚至超过60%。不过很遗憾,服务业聚集的庞大人口数量,同样会带来不低的能源消费。

    来源:网络

    三四线城市的优势,此时就体现出来了。事实上像陕西宝鸡、山西大同等,本身就是资源型产业的重镇,它们在低碳减排速度上力压北上广,是因为城市化、工业化还没有成型,经济和人口集中的规模效应,负面影响大幅度降低。

    当然更重要的是,蚂蚁森林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环保方式。这是一种相对于降低固定资产投资的依赖程度、加强环境规制等手段而言,经济成本更低的转型路径。

    02

    互联网秩序下,绝对的城市飞地在消失

    衡量一座城市的能级,有很多参照物,比如GDP、行政等级、人口数量,乃至地铁里程、高等院校数量等……

    以地铁为例,目前共有43个城市获准修建地铁,它们基本是区域经济的头部玩家。拥有地铁,甚至能让这座城市的市民,拥有别具一格的环保体验——

    早在2018年年初,西安地铁就和支付宝合作,每一次刷支付宝进出站,还能产生蚂蚁森林能量。

    来源:网络

    去年植树节,支付宝官方发布了一份蚂蚁森林种树城市榜,上海第一,杭州则紧随其后,北京、合肥、武汉分别位列三、四、五位。站在区域经济角度看,这份榜单也是消费文化、新经济产业强弱的一个缩影。

    有意思的是,互联网时代的资源配置,并没有被一二线头部城市垄断,三四线城市同样有一席之地。

    杭州亚运林在蚂蚁森林上线后,不少网友表示羡慕杭州人——在家门口看亚运,顺带还能看自己种的树。但最大的改变,其实发生在世界的另一端。

    在内蒙古阿拉善、鄂尔多斯、巴彦淖尔,在甘肃武威,真实的“蚂蚁森林”拔地而起,城市面貌正在被重塑,薄弱的传统产业结构、相对较低的工业化水平,得以缓一口气。

    这正是互联网的赋能,它所带来的平权效应,实际上在逐渐打破传统的城市等级圈层。

    今天即便十八线小城,也能买到刚上新的潮牌;西部地区的移动支付增速远超沿海;三分之一的余额宝用户来自农村。小城市在消费广度和深度上,具备了和大城市掰手腕的能力。

    甚至就如淘宝村之于农村,蚂蚁森林之于经济落后的生态脆弱区所显示的,绝对的飞地正在逐渐消失,边缘地带不再边缘,反而是红利的最大受益者。

    03

    东西差距缩小,三四线也有春天

    不久前,中国经济的东西差距让位于南北差距的话题,引发了很多的讨论。

    这是因为,随着交通、物流、信息技术的发展,东部的一些明星地级市,毗邻海外市场的优势在逐渐削弱。没有海港的内陆城市,也能通过陆港、空港,接入全球版图。

    当然还有一些其他因素。比如在甘肃古浪县新堡乡刘杨村,和所有典型的落后农村一样,这里的人员流失严重,但如今随着蚂蚁森林的大规模种植,村民们的兜里也慢慢鼓起来。

    来源:网络

    同样的状况,还发生在四川平武等地区,通过带动超过千万人次“认领”支付宝里的蚂蚁森林保护地,当地的绿色产业得到重大发展。

    东部发达城市和西部落后地区,处在同一个经济闭环上,这的确是一种奇妙的产业连接,它不同于传统的城市间的产业分工模式。

    传统的总部经济,常见配置是,企业将研发、服务等总部大脑布局在东部,将制造工程选址在内陆。沿海向内陆的产业转移,正是缩小东西差距的重要因素。

    现在通过蚂蚁森林、通过互联网,东部城市的低碳行动,比如网购火车票、网络购票、生活缴费、预约挂号等,能转变成西部落后地区的产业发展和就业脱贫机会。

    东西之间、大小城市之间,正在建立前所未有的分工连接。它说明,互联网时代的区域经济的确有去中心化的趋势,资源配置能够打破既有的都市圈、城市群的界限,抵达更远。

    本质上,这也是城市等级秩序的一种洗牌,赢家未必一定就是北上广等一二线中心城市,三四线也有逆袭的春天。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lindan9997  > 财经评论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生态文明城市研究-2
支付宝的蚂蚁森林到底有什么用?
低碳经济与新发展模式
昆明:低碳经济时代的龙头城市
中国低碳产业将进入发展黄金期
中国打造“低碳城市”城市发展新概念被广为接受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