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红楼梦

2018-08-16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这么一类现象:当中国人和西方人同时进入陌生环境时,他们的表现通常不一样。西方人习惯建立契约关系,明确权利义务,约束彼此行为,最极端的就是《生活大爆炸》里的谢尔顿,特别爱起草协议。而通常来说,中国人的习惯是先找有关系的人,最好能加入一个有共同点的小圈子,比如说老乡会、同学会,至于规矩,是不言自明的,而且对自己人和对外人也不一样。
对于这类现象,社会学家费孝通提出过一个叫“差序格局”的理论。简单地说,就是中国人的关系模式,像是把石头扔进水里荡起来的一圈圈波纹,以本人为圆心,按照血缘、宗族、老乡、老同学这样不同的亲疏标准,一层层地往外推,越向外,关系就越淡,义务也越弱。相对应的,西方人际关系,则像一捆捆扎起来的木柴,每个人的位置平等,与团体的关系也相同,这叫做“团体格局”。所以,中国人适应熟人社会,不善于处理和陌生人的关系。
在中国传统的差序格局里,紧靠圆心的这一环,当然是家庭。传统文化观念,也是从自己到家庭、再到群体、最后到国家,这样一个发散的顺序。人们与外界打交道的行为方式,也是大多依据从家庭得到的经验。所以,不夸张地说,你要是搞明白了中国传统中的家庭关系和家庭问题,就能明白许多社会问题的原委。
本期音频解读的这本《〈红楼梦〉与中国旧家庭》,作者是近现代著名政治学家、法学家萨孟武。萨孟武担任过中山大学、台湾大学法学院院长,他编写的《中国社会政治史》,是台湾高校的中国通史教材。大陆读者最熟悉的,是他运用政治学理论来分析《红楼梦》《西游记》和《水浒传》的三部文集,我们也为你解读了这三部文集。
今天说的,是其中的《〈红楼梦〉与中国旧家庭》。这本书说的是红楼,但不属于红学。从内容上看,萨孟武是把小说当做古代社会研究样本,通过17篇文章,用社会学方法分析荣宁二府,揭示古代政治现象。从个人阅读来看,萨孟武对《红楼梦》好像也缺乏真爱,他做的人物分析能把红学家和红迷朋友们气死。比如,他说妙玉是个纯粹的假清高,她自我炒作的手段,跟历史上的假名士谋求升官发财时没有区别;至于宝玉,就是一个行为变态和思想激烈的合体,过去的士大夫人家禁止年轻人看《红楼梦》,不是害怕这本小说诲淫,而是害怕年轻子弟沾染宝玉的悲观思想。
萨孟武的文学观有点儿刻板,但他对贾府的分析还是很精准深刻的。说起来,《红楼梦》也真是一个最好的古代家庭样本。曹雪芹是千年一遇的大手笔,他的笔法就像凝固一颗琥珀,把这个大家族方方面面的细节都完好地保留了下来。在贾府,我们能够找到中国旧家庭的各种话题。
要说这些话题,咱们得分三步。首先,你得弄清楚贾府是怎么回事儿,它的权力是什么结构,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人?第二,这个大家族所面临的弊端都有什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第三,我们再通过分析探春的改革,来看看贾府有没有解决这些问题的希望?
第一部分
先来说第一个话题:贾府是个什么样的家庭?我们多少都知道一点《红楼梦》的人物和故事,所以我就不介绍具体人物了,直接来说贾府的家庭情况和家庭结构。
从小说里能看出来,贾家是因为战功起家的,这能还原到曹雪芹自己的家世。曹雪芹的先祖在明代被满洲人俘虏,编入正白旗,成了满洲贵族的“包衣”,就是家奴的意思。曹家的祖先跟随着主人一起作战,在清兵进关后,因为军功获得了荣华富贵。对满清贵族,他们是奴才身份,在汉族平民面前,就是豪门大户了。
清代吸取了明代的教训,除了极个别的家族,每次爵位世袭时都要降一等,这能够节省行政成本。代入到小说里,荣宁两府的祖先是兄弟关系,各自因为战功取得了爵位。贾家的祖先是镇国公,如果按照清朝的制度,儿子的爵位就是辅国公,孙辈要是没什么新功劳的话,爵位就要降成只有一个名号的将军。所以,在小说里,贾家虽然还有政治背景,能和王侯贵族们走动,财产也很多,像荣宁二府的老宅就占了大半条街,但爵位和官职已经不算高了。
在宁国府这边,爵位是在长房中单传,而荣国府这边子孙比较多,这一代的家长是贾赦、贾政兄弟,而同一个先祖的本族远亲,已经有贫富分化,联系得也不密切。比如,贾母在元宵节宴请亲友时,贫穷没落的分支,要么自惭形秽或者妒忌,要么因为讨厌凤姐,很多人不愿意来。像贾宝玉见到贾芸时,就根本不知道贾芸是哪一房的侄子。而且,在荣国府里,连奴才们也都看不起这些贫穷的远亲。
在荣宁二府,地位和权力最高的当然是贾母。在古代的历史和文艺作品里,很难找到这么完整丰满的上层社会女性形象。这个庞大的宗法家庭,内部早已经分裂成很多集团,因为贾母的存在,才维持着表面平稳。贾母不仅地位崇高,而且对贾府的大事有最高决策权。贾母的政治智慧是很高明的,小说里提到过,她出身同为大族的史家,年轻时掌管过家庭权力,比凤姐还要精明强干,见识过贾家最辉煌的时代。如今,她行使权力的方式是日常吃喝玩乐,好像不闻不问,但对家中的重大事件是留意的,保留着最后一个发言的权力:只要她做出决定,这件事就没有商量余地了。
至于家庭的具体权力,掌握在贾府上层的主妇们手中。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贾府,就会发现在这个家里是由女性掌权的。这并不是曹雪芹的虚构,在中国古代家庭,尤其大家族里,通行法则就是俗话说的“男主外、女主内”。按照古代礼教,具体家庭事务应该由主妇管理,男主人一般不过问。在宁国府,贾珍花天酒地,具体事情自然由他的妻子尤氏打理;在荣国府,名义上贾琏当家,实际上是凤姐控盘。贾宝玉虽然地位尊贵,但是对家庭事务没什么发言权,连人身自由都没有。
主妇们掌权的资格,第一是合法正妻的身份,第二是娘家实力和丈夫在贾府的地位,第三,就要看个人才干了。背后还有一条,就是要受到权力顶层的贾母的认可。凤姐控制荣国府的诀窍,是由于非常了解贾母的性格好恶,通过投其所好,取得了贾母的宠信。在关于贾母的事情上,她能先一步猜到贾母的心思,把事情做漂亮;在自己的事情上,她能操控贾母,比如利用贾母间接除掉了贾琏的妾尤二姐。不管是政治还是家务,具体权术都是相似的,因为人心都是相似的。
在这个由女性组成的家族事务决策层里,有一类特殊角色,就是虽然属于仆人但影响力却很大的大丫头们。丫鬟们在形式上分为大丫头和小丫头,真正的区别是手中权力的大小。这种权力,实际上是主子的权力和地位,也就是所谓的“主子多大,奴才就多大”。我们都知道,凤姐身边的平儿,在贾府的地位非常显要。宝玉虽然没有权力,但因为贾母和王夫人极端宠爱,又是未来的老爷,所以袭人的地位也非同一般。在大丫头中,权力最高的一个,是贾母身边的大丫头鸳鸯。鸳鸯的地位,相当于古代尚书令一类的内朝官,按照现在的话说,就是办公室主任。所以,连凤姐这些握有实权的主子也对鸳鸯非常看重,因为在贾府办事,首要原则是要摸透贾母的心思。比如,贾母让尤氏筹备凤姐生日,尤氏就得先去找鸳鸯,询问这件差事该怎么办。
与这些大丫头相比,男主人的妾,也就是小说中的姨娘,虽然名分上是主子,实际地位却很低。在宗法家庭里,妾的地位本来就低贱,在主人眼里,甚至会低于资深的仆人。小说里的大反派赵姨娘,按照传统礼法,地位低于她自己的儿女贾环和探春,没有管教他们的权力。当凤姐听赵姨娘骂贾环的时候,就对她说:“他是主子,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所以,她们几乎没有机会染指家庭权力。鸳鸯坚决不做贾赦的妾,内在原因是她个性自尊,性格刚烈,实际上,做妾也没什么光明前景。袭人愿意做妾,那是因为对象是宝玉。
在第一线实际操作家庭权力和利益的,是贾府的资深奴才。贾府的家奴来源分两类,一类是买来的,比如袭人;还有一类,是由贾府的小厮和仆妇生下、在贾家几代为奴的,这被称为“家生子儿”,在历史上学名是“奴产子”。在古代蓄奴制度里,伺候主人家庭生活的叫家庭奴隶,从事农田劳作等生产工作的叫生产奴隶。对生产奴隶,主人们不认识,统治手段通常比较冷酷,但家庭奴隶是与主人朝夕相处的,有的经历了几代,和主人家建立了亲密联系和感情。曹雪芹的祖辈和康熙皇帝之间,就是这样一种关系。所以,这种奴才的地位是很特别的,在贾府,连年轻主子都要对他们以礼相待,这就是所谓的“有体面”。由于主人信任,他们就被委派掌管主人的产业,成为了“职业经理人”。
赖大的母亲赖嬷嬷伺候过贾府老主子,由于家生子儿的资历,他成了荣国府的大总管。他的身份是奴才,自己家里也同样奴仆成群,有很奢侈的花园豪宅,还依靠贾家的势力给儿子捐了一个知县。连贾家本族的贾蔷都上赶着他叫“赖爷爷”,在甲戌本《红楼梦》里,脂砚斋在这里批语说“此称呼令人酸鼻”。他感慨的,是按照旧礼法来说,这种权力格局出现了主仆颠倒。
第二部分
了解了贾府的大致权力格局,我们再接着来看看:这个大家族都有哪些弊端,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萨孟武认为,妇女掌管家庭大权,这本身就是个问题。这和性别无关,而是礼法造成的。比如说,旧社会的女性大多不能接受正规教育,凤姐虽然出身高贵,聪明伶俐,但并不认字,她的杀伐决断出自天赋,缺乏修养,常常表现得小事聪明而不识大体,没有战略眼光。另外,有身份的妇女是不能随便出门的,没法直接处理对外事务,所以探春才要感慨“我但凡是个男人,早走了,立出一番事业来”。
既然主妇们不能亲力亲为,就要假手别人,这就造成了权力旁落,出现失控。在历史上,一旦皇后、太后掌权,接下来就要出现外戚把持朝政。在《红楼梦》虚构的情节里,也有这种例子。凤姐受贿以后利用贾府势力干预司法,具体办事人是她从娘家带来的家奴来旺。来旺参与凤姐的作弊,也取得了挟持凤姐的能力。他的儿子吃喝嫖赌、相貌丑陋,想娶王夫人房里的丫头彩霞,不仅彩霞不愿意,连贾琏都不同意,但凤姐由于和来旺的关系而出面坚持,这件婚事还是成功了。
除了权力运行问题,最重要、矛盾最突出的,还是经济问题。贾府经济的收支两条线都很不健康。
在支出上,是严重的贪污和浪费现象。先来说浪费,荣宁二府都浪费成风。在宁国府,自从秦可卿病倒,就有三四位医生、一天四五遍地来看,自称是“一日二斤人参也吃得起”。到秦可卿死时,出殡场面非常奢华,用了极其珍稀的木头来做棺材,为了丧事风光,还专门花钱给贾蓉买了个头衔。荣国府这边也一样,修建大观园的工程,相当于是一个家庭自己开发了一个 5A 级旅游景区。除了这种临时性的工程花费,贾府的日常浪费也很严重,突出的一项是贾府中的用人太多太滥。光宝玉一个,就有大小丫头十六名、小厮至少四名,还不算干粗活的和老妈子。这些用人严重人浮于事,周瑞媳妇亲口说,周瑞“只管春秋两季地租,闲了带小爷们出门;我只管太太奶奶们出门的事儿。”我们刚才说了,贾府的主妇轻易是不出门的。这不仅是浪费问题,也暴露了贾府管理的松弛现象。
再来看贪污问题。凤姐身为贾府的“CEO”,却带头挪用公款放高利贷,徇私舞弊。贾琏与鲍二媳妇通奸,被凤姐发现后,鲍二媳妇上吊自杀,贾琏摆平这件事花了200两银子,事后竟然让人把这笔钱冲抵进全家的公共支出。你看,连这种最丢人的花费,他们也好意思报销。有样学样,贾府的买办和账房也都跟着中饱私囊。贾家的远房子弟争着来为荣宁二府办事,目的也是能从这里发财。贾芸为了获得差事,特意借债向凤姐行贿。凤姐收了他送来的麝香、冰片,就交给他一个200两银子工程款的项目,从这一件事儿里,贾芸就赚了150两。贾蔷去苏州采买女孩子组建戏班,贾琏若无其事地说,这“里头有藏掖的”。
萨孟武说,贾家这种人人挖家族墙角的局面,比古代官员的贪污问题还要危险。在皇帝们眼里,国家是他的私有财产,官员如果贪污太严重,会引起百姓反抗,危及皇家的地位,因此,皇帝们对吏治和反腐的态度是比较认真的,整治起贪官的手段是很严酷的。再看贾府,钱财在名义上是家庭公有,由家长负责按身份等级分配,这种集体所有制叫“公中”。名义上大家共管,实际上就成了谁也不管,人人只想弄到自己的一份。所以,在贾家,从长辈家长、管家主妇一直到子侄、下人,都对舞弊和贪污熟视无睹,若无其事。
这种公有财产制度,起源于聚族而居的组织形式,在中国儒家礼法里,这是一种礼教的成就。张这个姓里,有个著名堂号叫“百忍堂”张氏。这起源于唐高宗年间,当时,山东的张公艺一家九代同居,上下有九百口人,据说长幼有序,非常和睦,是个巨型五好家庭,连皇帝都专门路过来视察。当唐高宗问张公艺怎么管理这么一个大家庭时,他在一张纸上连写了一百个“忍”字。据《旧唐书》记载,高宗看了后被感动得流下泪来。实际上,这种大家庭既不符合经济规律,也不符合人伦常情,经过数代以后,血统关系已经变得比较稀薄,人口众多,又经常引起各种纠纷,张公艺要是真觉得幸福,为什么会连写一百个忍呢?高宗作为武则天的丈夫,他落泪,没准儿并不是赞许,而是触发了伤心事。
说回贾府。伴随着越来越严重的贪污浪费,贾府的财政收入也陷入了危机。萨孟武结合小说情节计算,荣宁两府的经常性收入是地租,另外,几个庄子每年供奉物产和一部分现银,加起来,每年大概有五十万两银子左右。贾琏也开口就说,得再发个两三百万的财,才能度过经济危机。咱们先得说一下,一两银子折合到现在,究竟值多少?具体的计算方法咱们就不介绍了,综合来说,清朝初年一两银子的购买力,不会低于今天的五百元。而且,古代的土地、房屋和雇佣成本是很低的。历史上,乾隆时因文字狱被满门抄斩的举人王锡侯,全家二十一口人,房屋和家当加起来还不过六十两银子,按照这个标准,才只折合三四万元。
可是,就是照这样低估值的算法,贾府的家庭年收入也有两三亿,按照当时的社会生产规模,这是相当惊人的财富。但在第五十五回时,凤姐还对平儿抱怨:“家里出去的多,进来的少。若不趁早料理省俭之计,再过几年就都赔尽了!”黛玉也说过:“我替他们一算,必致后手不接。”果然,荣国府在给贾母办生日花掉几千两银子后,现金流就出了问题。贾琏还想过偷贾母的东西去抵押,到收了房租地租再赎回来。贾琏夫妇的贪污,也是由于深知贾府的财务情况难以为继,先为自己打算。
除了财政危机,贾府还有人的问题。《红楼梦》对贾府爷们的无能和堕落有过很多描写,简单来说,就是一代不如一代。直接原因是上行下效,贾府的种种放荡不轨的行为,大多是从宁国府开始向荣国府蔓延,由贾珍父子教着子弟们学坏。贾珍和贾蓉,也包括贾赦和贾琏,名为父子,实际上是酒色朋友。
深层次的原因,是贾府好像从来就不太注重对子弟的教育。贾环作诗作得不好,贾赦还夸奖他说“咱们这样的人家,只要比人略明白些,就跑不了一个官儿的。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按说,以贾家的财力,应该为子弟提供最好的教育资源,但贾府的家学里,只请了一个同宗的贾代儒授课。贾代儒家境拮据,在贾府的地位,还不如赖大、林之孝高,从中就能看出他并不受重视,也没什么学术名望。贾府私学管理得也很差,混进来许多下流人物,子弟们根本无心学习。宝玉上学时是这样,估计贾珍、贾琏那一代读书时也这样。
第三部分
在《红楼梦》里,因为这些弊病,贾府最后败落了。我们知道,这后四十回是高鹗续写的,但按曹雪芹前八十回来看,贾府的破败也是必然的。在这里,我们不妨先开一个脑洞:处理危机唯一的办法是改革,贾府有没有可能通过管理和财务改革躲过这个结局?
曹雪芹写到过一次由探春主导的改革,下面我们就来说本期的第三个话题:通过这次改革,分析一下贾府有没有抢救的希望。
探春是赵姨娘的女儿,地位是庶出,也就是由妾所生。相对的,由正妻生的孩子被称为嫡出。探春非常自尊,一直通过自身努力为自己争取重视。探春虽然是女孩儿,但却是一个能从大处、从政治上着眼的人物。探春很清楚,要搞改革,首要的保证是权力的集中,要么是通过推行恩惠来团结人心,要么就是用严厉的手段威慑住众人。她选择的办法,是从最有地位的人下手,先出手制住大家最怕的凤姐。凤姐作为同样优秀的管理者,也预料到了探春的这个选择,说“擒贼必先擒王,她一定是先拿我开端”。
在处理赵姨娘弟弟赵国基的丧葬费问题上,探春不主张多给,她不承认赵姨娘的弟弟赵国基是自己的舅舅,而说王夫人的哥哥王子腾才是她舅舅。这在今天看来,确实有点儿势利,但探春的立场也是完全符合礼法的。从血缘上说,赵国基当然是她舅舅,但从礼法上讲,赵国基的身份是奴才,不能做主人家小姐的舅舅。从具体事务上来说,掌权者最容易引起反感的就是徇私情,探春在这件事上坚持秉公原则,也是为了树立威信。
权威树立起来以后,探春就开始兴利除弊的改革了。搞改革要从大处着手,不在枝节的小问题上浪费精力。探春就是一上来就抓核心问题,出手解决贾府的财政危机。她所做的是两件事,一是节约开支,削减不必要的花费;二就是开源,让老婆子管理大观园的花卉树木,再上交一部分收益,这可以说是最早的承包制。探春只是调整了园子里的管理和分配机制,就激发起下人们的积极性,把开销巨大的大观园变成了能产出效益的经济体,而这个办法,是她去赖大家做客后学来的。可见,探春一直在担忧贾府的问题,远远比凤姐有智慧和责任感。
那么,按照刚才说到的这个脑洞,假如探春继续推进改革,贾府能不能走出困境呢?答案是不能。
首先,探春的权力只是暂时的。她的身份是什么?是待嫁的姑娘,按照旧家庭的礼法来说,出嫁以后,她就不再是贾家的人了,家庭实际管理权还是要回到凤姐手里。这里,萨孟武揭示了一个现象:国家财政状况越混乱,管理财政的人才越能营私舞弊。凤姐是既精明厉害又自私贪婪的人,她没有中兴贾家的担当,只是扩大个人权势、多积攒私房钱而已,她所不希望的,正是贾府从此走上规范轨道。
其次,探春的改革动了利益分配机制,在仆人中间,肯定要引起承包者与没有承包者、园内当差和园外当差之间的矛盾,而这些矛盾会通过小事从仆人间一直传导到主子那里,就像后来的抄检大观园,探春要和奴才们正面冲突。所以,改革再深入、矛盾再激化时,别说临时代理的探春,就连凤姐也掌控不了。
凤姐在书中的前半段像开了挂一样,心想事成,她的权力基础并不完全是个人的精明强干,而是要有两个条件:首先,她需要得到实权派的支持信任,其次,还要拥有完整的财权人权。在旧社会大家庭,最重大、最花钱的事是丧事,我们就来看她办理的两场丧事。在前半段,她被宁国府请去料理秦可卿的丧事。由于贾珍完全信任她,还特意强调千万不要省钱,所以凤姐才既改革了宁国府的管理模式,又把事情办得漂亮体面。可是,到办理贾母丧事时,对于丧事的指导原则贾府内部就有分歧,有要尽量体面的,有要省钱的,而能花的钱,比如贾母的遗产,又不在凤姐的实际控制下。此时,贾府已经走下坡路,仆人们只剩下三四十人。上到邢夫人,下到小丫头,都明里暗里地给凤姐设置障碍,当凤姐调度不开时,连急带气地吐了血,从此竟然一命呜呼了。
最重要的是,无论探春式的改革还是凤姐的管理,都只局限在大观园里,决定贾府命运的,是家庭主要男性的政治和经济地位。
而在贾府里,恰恰没有一个像探春这样有出息的男人。在年长一辈里,只有贾政是个符合传统道统、能够承担责任的人。但是,论治家能力,贾政其实还不如妇女们。他对儿子没进行过有效的教育,只能在闯了大祸以后没头没脑地打一顿。家族中的晚辈贾芹,在尼姑庵里伤风败俗,胡作非为,被外界传为笑谈,按照礼法和家法,这是决不能姑息的,贾政本来也想严查,但贾琏和赖大一和稀泥,他也就马马虎虎地丢开手不管了。在外面,贾政的表现也很一般。他被外放到江西去当粮道时,掌管了一省的财政实权。哪知道贾政生性迂腐,不懂官场规则,被下属们利用蒙蔽,灰溜溜地降级遣返回到京城。在年轻一辈里,贾府的男人们几乎个个都是败家子。我们虽然喜欢宝玉,但从世俗责任来说,宝玉也确实是个废物——可能就是这个原因,搞政治社会学的萨孟武才不大喜欢他。在危机时期,贾府没有强有力的领导者,也就没法回避最后的衰败结果了。
总结
本期的主要内容就是这些,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几个重点。
在开始,我们介绍了费孝通的差序格局理论。中国传统人际关系模式,像是把石头扔进水里荡起来的波纹,以本人为圆心,按照血缘、宗族、老乡、老同学这样不同的亲疏标准,一层层地往外发散。中国传统文化观念,也是按照这样从自己到家庭、到群体、最后到国家的顺序。
首先,我们介绍了《红楼梦》里贾府的权力结构。贾母位居权力和地位顶峰,具体权力由主妇们掌握。大丫头和资深的仆人是贾府权力格局中的特殊角色,前者距离权力核心近,掌握信息、影响决策;后者实际操作着家族产业。
然后,我们分析了贾府的弊端和成因。在权力上,女性不能实际主持外部事务,引起权力失控。在经济上,严重的贪污浪费现象导致入不敷出,根源是贾府财产的混合共有,导致了人人都参与瓜分,中饱私囊。另外,贾府不重视教育,男性的素质和品行普遍低下。
最后,我们分析了探春的改革。探春虽然能力强,改革手段也很有效,但她的身份不能处理接下来的复杂矛盾,而应该担当责任的家长中,却没有人有这个能力。所以,从家庭内部来看,贾府也是必然要败亡的。
今天我们来看,贾府的衰败,也象征着古代政治和传统礼法的矛盾之处。 开头我们从差序格局说起,就是因为家庭是中国文化的开端,在几千年里,中国人从家庭的自然伦理里发展出了高度完备的制度文明。但是,制度不断完善不等同于精神也在一起进步:家族伦理的基础是血缘和感情,以感情建立的道德是不稳定的,和社会制度的逻辑不同,时间越长、关系越远,矛盾就越明显。比如说,按照家庭和熟人社会的概念,每个人都有一个固定的位置,都有一套必须遵守的规矩,他不是以个人身份和人单独打交道,而是从一个群体来,在同另一个群体打交道。这个心理习惯,是在文化源头就被锁死的。这里面就有矛盾。举个简单例子,谁在外面做了不好的事情,他就是丢了家乡人的脸,虽然家乡人可能不认识他;如果谁在国外有不文明行为,他就是丢全国人的脸——其实,他就是丢自己的脸嘛,我们既不用分担他的耻辱,也没必要给他施加这么大的罪名。
在《红楼梦》里,按照礼法制度,贾宝玉所要负责的贾家,真的值得维护吗?曹雪芹已经写得很清楚了,这个家里只有“两个石狮子干净”。所以,宝玉有自己的一套是非观念、追求自己的个性,甚至不太考虑家族责任,才显得可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Jean姐姐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梦》里,贾赦欲讨鸳鸯,为何贾母第一反应却骂王夫人?
《红楼梦》重要情节简述(24)
《红楼梦》知识点汇总
绝美红楼剪纸艺术(金陵十二钗人物剪纸和生平介绍)
红楼梦里黛玉和宝钗谁更守规蹈矩一些?
“大观园”记|有多少赵姨娘可以重来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