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圆?

物道君语:

中秋是一个圆圆的节日,天上的明月,家中的柚子,手中的月饼,人间的奔赴,无不在诉说着圆的美好。

团圆,团聚,圆满……是中国人对生活最美好的期许。

每次听故事,只要听到结尾“他们就这样幸福地生活下去”就心满意足了。

为什么大团圆结局让人着迷?

中国人的“圆满”情结好像没有道理,中国的“圆”无处不在。

天地一月,月印万川。“圆”如头顶月,而“圆”的美好,则如满地清辉,俯拾皆是。

老子谈起“圆”,说它是“玄之又玄, 众妙之门”。它何以深入骨血,让我们向往圆满,关注到圆的美?

今日,不如跟物道君一同奔赴圆满,在美好中发现“圆”的身影。

中国建筑里的“圆",是敬畏自然

一说“圆”,我们最初的感知就是“圆形”。祖先们在感知到四季往复 、昼夜交替之后,便形成了“天为圆”的观念。

“圆”成为了“天”的形状,从此“天”变得具体,“圆”变得神圣。于是,人们把对“天”的敬畏,寄托在了“圆”上。

明清皇帝将自己对天的敬畏,铸成了天坛。“祭天”是一切祭祀中最高的一级,所以天坛的主要的建筑群都是圆形。俯瞰天坛,一公里长的轴线上,有三个大大的圆,圜丘坛、皇穹宇和祈年殿。

“天”被铸成了“圆形”建筑,巍峨壮阔,不怒自威。

到后来,“圆”不只被供奉在神坛,而是变得亲切,走入寻常百姓家。对“圆”的亲近,变成了对“自然”的模仿。中国古典园林讲究和谐,所行之处都能感受到“天人合一”的智慧。而西式园林规整精确,虽有匠气,但少了自然。

拙政园内,有一个“圆”的方亭。梧竹幽居四角上翘,亭子四面各有一个圆形门洞。

图2|蒽子 ©

四季的景色,从门洞里“漏”进来。园林与亭子相依共生,自然与房屋融为一体。春山、夏荷、秋叶、冬竹……所有的景致都被借进来,若隐若现,含蓄雅致。

“圆”代表着天,可以很崇高;“圆”借给了院子一些“自然的诗意”,中式庭院因“圆”而美。而在“圆”面前的人,谦卑又平和。

中国画里的“圆",是和谐包容

明朝有许多皇帝都擅长画画,而成化皇帝朱见深尤其擅长画神像。乍一看他的《一团和气图》,以为画中是一个圆肚弥勒。其实这幅画中有三人——东晋的陶渊明、道士陆修静、和尚慧远。这三人代表着儒、道、禅三教合一。

三人拥成一个圆,“圆”里藏着一位帝王以和为贵、山河永固的愿景。

事实上,大部分国画中的“圆”不会如此直观,而是藏在构图的巧思里。

若要提到“画中圆”的深意,那一定绕不开《太极图》。图中两只鱼首尾互咬,黑为阴,白为阳。两条鱼代表的阴阳,组成一个圆,生出天地万物。

有人说:“笔墨,是中国画的核心。”而笔墨,恰恰就是黑与白,代表着阴与阳。

一黑一白,一浓一淡,一虚一实,这些截然相反的词汇,可以融为一体,拼成一个完满的圆,我们在画里窥见天地万象。

▲ 元·朱德润《浑沦图》

仔细端详北宋崔白的《双喜图》,就能看见一幅太极阴阳图。画中的枯树宛如一条S线,将画面分割成两个半圆。

野兔和右上角的喜鹊就如太极图中阴阳鱼的眼睛一样。野兔和喜鹊本来毫不相干,但因为“阴阳”的构图,整个画面浑然一体。

在画家精心布局的“圆”里游冶,我们好像拥有了一颗辽阔的心。看见了思想的融合,领悟着中庸之道;看见了生灵,感受到和谐与包容。

中国舞里的“圆",是灵动鲜活

说起中国古典舞和“圆”,许多人一定会想起水袖舞,动作行云流水、曲折婉转。水袖一甩,空中现出一个圆,领着观众入了梦,这是大圆的美;手指轻轻一拈,手腕再转一个小圈,就好似兰花绽放,这便是小圆的美。

然而,“圆”不止存在于一个动作,更是动作之间的连贯圆融。

记得曾看过一个舞蹈节目,编舞的灵感源自敦煌壁画上的飞天。舞者时而舒展手臂,弹起琵琶;时而旋转,飘带随身而动,划下圆弧。

舞蹈结束后,主持人问:“怎么把这些画上静态的动作,变成动态的舞蹈呢?”一位舞者说:“壁画上的每个动作就像珍珠,我们的要做的就是用编舞把一颗颗珍珠串起来。”

谢朓曾说:“好诗圆美,流转如弹丸”。圆,是中国古典舞的灵魂。中国古典舞就像一首灵动的诗篇,一气呵成。

大珠小珠落玉盘,一颗颗珍珠串成项链。举手投足间,美由一个又一个圆串起。“圆”在舞蹈里,是浑然天成。在自然无踪迹的境地里,弥漫着灵动和生机。

从建筑、国画到古典舞,原来那么多向往和美好,都是“圆”。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几何圈,而是有了我们赋予的意义。

从吃饭用的圆碗,到围坐一团的圆桌,我们无时不刻享受着圆的美,和圆的感召。

甚至还升华成了中国人的某种精神。为人处世时,我们希望变得圆通,恰如其分,温和善良。走入新旅程时,我们期盼能顺利圆满。

可现实总有缺憾,奔赴“圆满”的路上有太多坎坷……世间似乎没有真正的“圆”。就连月亮,也只在十六的某一瞬间达成圆满。

“圆”不是幻象,而是一次次出发、回家和再出发。只要我们还相信圆,我们便会拥有比圆满更珍贵的东西。

参考资料:

赵菲.论中国画圆形构图之美[D].中央美术学院,2014.

徐懿睿,钟兆荣.中国圆形建筑设计中的文化内涵[J].电影评介,2009:89-90.

邹雅冰.浅谈中国古典舞中“圆”的认知[J].大众文艺,2010:150.


文字为物道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极物来了  > 极物头条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双人古典舞《萋萋长亭》汪洌 山翀
中国传统戏曲古典舞,尽显我大中国的传统文化之美!
古为今用,中国书法和中国画背后的古文化思想
丹青化境,与道合真
铸山书讯︱《人文画——梅墨生艺文演讲录》 山东人民出版社
中国古典舞(一)【音画欣賞】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