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权,内斗,耍流氓——浅议明代皇权专制

我们讲明代的故事,就无法逃避明朝的政治体制。朝史暮想在之前的文章中多次提到过明朝皇权的强大,以及那些权倾一时的权臣,权监无非只是把力量依附在皇权之上。我们就简单聊聊明代的皇权。

分权和内斗,朱元璋心中的完美世界

朱元璋是军阀起家,怎么做皇帝他是自学成才。老朱对权力最本质的认识,就是皇权的威胁来自于士大夫阶层,即文官集团。怎么对付文官集团?老朱采用了两个办法:

第一,从制度上去分权;第二,让文官集团内斗。

朱元璋 雕像

朱元璋明白宰相的定位——带着百官斗皇帝。所以老朱通过坑胡惟庸裁撤了相位,国家的最高行政机构工,刑,吏,户,礼,兵六部直接对朱元璋负责。在兵权上,实行统兵权和调兵权分治,大都督府和兵部各司其职,互不统领。这么一来,朱元璋在行政权和军权上就一手掌控了。

但是就算一个人现在说了算了,也架不住文官集团抱团和皇帝杠。所以必须要让文官集团内斗,只有他们内斗了,朱元璋才能做裁判,决定双方的输赢,从而使文官集团无暇顾及皇帝。

怎么玩?用御史,鼓励官员之间互相打小报告。言官的作用就是监督和鸡蛋里挑骨头。在明代,从中央部级衙门到地方各府县布政使司,都有相应级别的御史存在。只要是发现问题,御史一篇奏章就能送到皇帝面前。且不论是同僚的揭发还是群众的举报,明代都有一套完整的受理程序,并且层层责任到人,你在明代做官,要是没人给你打过小报告,弹劾过你,你都不好意思出去说自己做过官。这时候的朱元璋,看着桌子上叠的如小山一般的各种弹劾奏疏,心里肯定是乐得开花了,你们这群自命不凡的货还不是被我这没读过书的耍得团团转。

朱元璋 剧照

但是凡事有利有弊。裁撤了宰相,鼓励官员互相打小报告,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老朱的工作量激增。现在不管什么大事小情,统统都要皇帝拍板。官员的小报告也必须要看,不然无法获悉挑拨文官集团内斗的一手资料。饶是朱元璋这么个干死干活的主,都开始觉得吃不消了。

于是,朱元璋开始模仿宋制,搞了个大学士制度。明代的大学士制度一开始官阶其实是不高的,大概四品,五品的样子。其实就是老朱选了一批人,叫大学士,作为老朱处理政务的顾问团。有些老朱不怎么明白和犹豫的事情,就问问这群人,要是不高兴就自己直接做主了。

但是,大学士这个制度总算是诞生了。他为后来内阁的出现奠定了基础。朱元璋政府这个时候的运作是这样的:

四五品的学士提出建议——皇帝决定——二三品的六部官员去执行——六七品的御史监督反馈——皇帝

朱元璋 像

仔细看这套系统,其实非常科学严谨。四品的中层官员,既能接触到二三品的高层,也能和六七品的基层官员打成一片。所以他们提出的方案意见一般比较客观全面。皇帝决定了最后的实施方案,方案交给二品的尚书去执行。因为他们位高权重,做起事来下面的人自然不遗余力。而最后的效果,由基层的御史去负责监督和反馈。

所以在朱元璋眼中,这一套系统是他心中的理想世界。

内阁制度

即使有了顾问团,皇帝的工作量还是非常繁重。而且顾问团也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人员数量也很随机。所以,忙着找蒙古人打架的朱棣就把顾问团的这些问题给解决了,内阁就慢慢形成了。这个时候的内阁,还只是皇帝私人幕僚的存在。

朱棣 像

后来明代皇帝觉得内阁用的越来越顺手,而且仅仅只是这些四五品官秩的官员已经越来越难协调上下的政务,政务能力不足,眼见不够长远的问题也开始突显。怎么办?那就让一批政治老手进入内阁,成为大学士。慢慢地,一些尚书级别的二三品大员开始兼任大学士

这就出现了一个现象,原本内阁是单独的顾问团,只有有限议政权,现在由这些六部尚书进入内阁,议政权和部分行政权就结合到了一体。这个时候,内阁官员的称呼往往是:某某人,某部尚书兼内阁大学士,尚书是二品大员,大学士还是四品的官阶,所以尚书官衔在前,大学士在后。这样做的好处是,对于政务来说,变得更加有效率,议政时提出的方案也更务实,便于执行且全面长远,但是内阁的权力却越来越大。

三杨 画像

皇帝为了方便和偷懒,直接让通政使司衙门把公文送到内阁,并且慢慢地就让内阁在奏疏的后面附上小条子,小条子的内容就是内阁讨论出来对这件事的看法和处理意见,就是“票拟”。皇帝大致看了奏疏内容,再看看内阁的票拟,觉得没问题,一般就打上“批红”,表示知道这件事情了,或者着六部按照票拟去办。

这个时候的政务流程是:

内阁接受公文,票拟——皇帝决定,批红——着六部执行,部分尚书兼内阁大学士——御史监督反馈

司礼监秉笔太监的出现

熟悉明代历史的朋友都知道,明代的宦官势力是非常强大的。早的如王振,中间的有刘瑾,后来的有魏忠贤,一个个都权倾朝野。那么这些宦官的权力来自哪里?来自皇帝的“批红”。

明代太监有一个职能部门,叫做司礼监。一开始只是负责帮皇帝整理公文书件,保管印信图章的。即使内阁已经在很多公文上做了“票拟”,但是工作量还是非常大。这么大一个国家,什么事情都要中央决定,不累死才怪。而很多奏疏,洋洋洒洒几千字,其实除去拍马屁,打小报告,叫委屈,自夸的,真正涉及政务的也就一小部分内容。而皇帝是要完整看完这些奏疏才知道下面官员到底是在讲什么的。朱元璋曾经就位这种现象发过好几次火,可就是没法改变官员这种习惯。

魏忠贤 剧照

于是皇帝就让司礼监的太监(能入选司礼监的,基本上都能读书写字),把几千字的奏疏抄成一份简报送给皇帝呈阅。可司礼监的太监简报怎么写,是避重就轻还是避轻就重,内容怎么摘要,这就留下了操作空间了。

发展到后来,皇帝直接提拔了几个太监做“秉笔太监”,这几个哥们除了能抄录简报,甚至可以直接用皇帝的名义进行“批红”,加盖皇帝印章。稍微负责的皇帝可能还会看看内容,口述让太监写,要是赶上业余生活丰富,兴趣爱好广泛的主,直接就让秉笔太监代为“批红”再送交执行。

刘瑾,王振,魏忠贤,无一不是司礼监秉笔太监。有人说,这种模式的产生,还是因为明代皇帝的懒政。也有人说,明代皇帝是用宦官集团去制衡内阁,防止内阁势力过大。我觉得两者皆有之。

以张居正为例,在其鼎盛时期,作为内阁首辅,得到了太后和皇帝的全力支持,依然要和司礼监秉笔太监——冯保,保持良好的关系,才能畅通无阻地推行自己的执政理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司礼监秉笔太监的强势,替代了皇权的最高决策权,明代整个帝国的最高权力由一群才识有限的太监去把控,这是非常可笑和荒诞的。但是由于太监的权力仅仅是依附在皇权之上,皇帝随时可以收回这份权力,所以明代的宦官势力始终无法成长到能够如唐代中晚期般废立帝皇的程度。说直白点,皇帝今天想让你牛,你就牛,明天想让你摔下来,你就死无全尸。

刘瑾 剧照

这个时候流程是:

内阁票拟——司礼监代为批红 或 皇帝批红——六部执行——御史监督反馈

可以这么说,虽然这个时候内阁,已经有了议政权和部分行政权,但是由于最高的决策权始终掌握在皇权和皇权的附庸手中,所以内阁看起来位高权重,其实始终被皇权压制。

嘉靖把内阁玩坏了

兜兜转转,嘉靖上台了。嘉靖是个非常自信的主,并且非常善于玩权谋手段。明代的大臣啊,都是杠精转世。什么事情都愿意和皇帝争论一下,借以立威和刷存在感。你就看嘉靖时期和文官集团的各种激烈冲突吧,什么大礼议啊,什么改革祭祀制度啊,各种闹。后来嘉靖直接不上朝了,躲起来求仙问道去了。只见几个内阁大学士。

这就坑惨了内阁。为什么?外面的文官集团找不到皇帝,就找内阁学士要人,要说法。嘉靖就是不露面,内阁也没办法,外面就开始杠内阁。最后,嘉靖的内阁就开始变成了嘉靖的挡箭牌外面的人想杠嘉靖,你得先杠内阁,不逼内阁你就抬不出嘉靖。你看看嘉靖最后把内阁的几个大学士逼成啥样子了,是干活不是,不干活也不是,干活被骂,不干活也被骂。

嘉靖 像

这个阶段,内阁成了皇权的附庸,完全无法制约皇权。

所以,明代的内阁制度,加强了皇权的专制,却对皇权的制约作用非常有限,且文官集团对内阁大学士的位置又爱又恨,助长了文官集团内部的派系斗争,保证了皇权的权威性和独立性。

明代对皇权的其他保障

除了内阁,司礼监这套体系之外,明代还有三法司,还有厂卫系统。三法司搞的是在《大明律》基础上推行依法治国,厂卫系统则跳出《大明律》直接耍流氓,专门处理皇帝关注的,难搞的,无法走正常程序的官员,事项,案件。

锦衣卫 剧照

地方上,行政权,司法权,军权分离,直接对中央负责。同时提高了太监的政治地位,地方上的镇守太监,除了有军权外还能参与地方的行政事宜。

经常性地对官员贬职革位,再复用,意在增加文官集团内斗的激烈程度。


正是由于这一系列政治体制的构建完善,和不断鼓励助长文官集团内斗的行事风格,明代的皇权专制达到了历朝以来的巅峰。这也是为什么明代中晚期后面几个皇帝几十年不上朝,而国家依然在正常运转,皇权没有受到本质威胁的原因。无论是强臣还是权监,实则都只不过是皇权的延伸和附庸,这也是为什么朱厚照杀刘瑾,崇祯清洗魏忠贤,万历清算张居正,都能如此迅速彻底的原因。

朝史暮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思明居士  > 历史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谈谈明朝中后期的那些内阁首辅
皇帝上朝的时候,他站在后面,御史见了他得跪下说话
嘉靖皇帝是不是一个好皇帝?
明朝皇帝几十年都不上朝,国家为什么没有乱?
嘉靖二十多年不上朝,为什么还能大权在握?
每日一解:明朝内阁制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