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甄士隐的悲剧,在于他看错了三个人

2019-06-30

甄士隐,是《红楼梦》中第一个正式出场的悲剧人物。他的前半生,正是薛宝钗所比拟的那种世间难得的“富贵闲人”。他家业兴旺,秉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过着神仙一样的生活。他的后半生,家产荡尽,贫病交加,最后舍妻出家。

甄士隐之所以落得如此的悲剧命运,只因为他曾经看错了三个人。

第一个是霍启。霍启是甄家的仆人,或许他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但他一定是一个责任感极差的员工,而甄士隐偏偏认为他是一个妥当人。所以,他把带着女儿看花灯的责任,交在了霍启手中。而霍启,却并没有把如此重要的责任太当回事。所以,他因为要小解,就把英莲随意的放在别人家的门槛上,以至于丢了甄士隐半辈子唯一的一点骨血,开启了甄士隐一生悲剧的序幕。

第二个是封肃。封肃是甄士隐的岳父。注重骨肉亲情的甄士隐,认为岳父也会像自己一样注重骨肉亲情。所以,当他遭了天灾——家产被烧,田庄又水旱不收,鼠盗蜂起,民不聊生之时,变卖了田庄,来投奔岳父。

并且,他十分放心把银子拿出来,托岳父为他添置房屋田地。可是,封肃却半哄半赚,给他的尽是些薄田朽屋。甄士隐的家产荡尽,与岳父封肃密不可分。即便自己落了大实惠,封肃还要数落甄士隐不善过活,一味好吃懒做。短短一二年的光景,甄士隐就被岳父折磨的贫病交攻,渐渐露出下世的光景。

第三个是贾雨村。贾雨村生的腰圆背厚,面阔口方,剑眉星眼,直鼻权腮,虽是一介书生,却沦落到在破庙中寄身,卖字为生的地步。或许是因为贾雨村这幅不俗的相貌,或许是因为贾雨村的文采斐然,或许是甄士隐的天性至善,总之,甄士隐不因贾雨村的穷困而看不起他,反而和他成了好友,三天两头,邀来家里吃酒,并且不漏痕迹的资助他进京赶考。

甄士隐并没有指望贾雨村的回报,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正是这个人把自己的女儿送进了火坑。虽然,此时甄士隐早已出家,但为人父母,心中永远都不可能放下儿女。高鹗的续书中,安排的甄士隐再见贾雨村,谈论女儿英莲的命运,极具讽刺意味。女儿英莲,也是甄士隐最后的一丝俗念。

曾经看错了三个人,酿成了甄士隐及其妻女一生的悲剧命运。

贾蓉:你们都说我不成材,可你们不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

三顺说名著

06-2916:43

贾蓉,是贾家的长子嫡孙。如果贾府不败落,他将成为贾家下一任的族长,宁国府下一任的掌门人。他将在若干年后的每一个新年之前,像父亲贾珍一样,看着家人收拾完备供器,靸着鞋,披着猞猁狲大裘,坐在厅柱下石矶上的大狼皮褥子上,带着几分傲气地看着家族中的小兄弟,小侄子们,来领取自己分给他们的年例,顺便把哪一个看不顺眼的小兄弟,小侄子,义正辞严地教训上一番。

然而,贾家的迅速衰败,让下一任族长贾蓉,再也没能等来这一天。贾家的衰败,与贾家子孙们的不成材,胡作非为,尽情的挥洒祖宗留给他们的财富,不无关系。而贾蓉,正是其中最不成才的那一个。

作为宁国府中唯一的接班人,贾蓉有一副十分俊朗的外貌,他“眉清目秀,身材夭娇,轻裘宝带,美服华冠”;然而,在这副俊朗的外貌掩盖之下,贾蓉做出来的事,让人瞠目结舌。当听说祖父贾敬病逝之后,他和父亲星夜兼程,从皇陵回家奔丧,可是当在路上听说两位姨娘也来了家中,他和父亲相视一笑。这鬼魅的相视一笑,将父子俩的丑态呈现的淋漓尽致。贾珍派他先回宁国府中料理停灵之事,他“巴不得一声儿”,回到家中,不顾重孝在身,立刻就和两位姨娘出言嘲戏。他还为自己这种行径,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各门各户,谁管谁的事?都够使的了。从古至今,连汉朝和唐朝,人还说‘脏唐臭汉’,何况咱们这宗人家?谁家没有风流事?别讨我说出来……”

当他发现叔叔贾琏,相中了二姨娘尤二姐后,立刻出主意让叔叔在外偷娶尤二姐,贾琏对这个“好侄子”感激不尽,却根本不知道这个“好侄子”是为了“趁贾琏不在时,好去鬼混之意”。

作为贾家的长子嫡孙,贾蓉应该深知自己承担的责任和使命,应该积极上进,把贾家发扬光大。然而,《红楼梦》中的贾蓉,却偏偏是这样一个不学无术,少廉寡耻,心术不正,闳侈不经之辈。

那么,贾蓉为什么会成了这么一副不争气的样子?我们不妨来看看,这位表面上尊贵无比的宁国府少爷的人生中,都经历了什么。

第一, 母亲早丧。当王熙凤大闹宁国府的时候,怒骂贾蓉:“……你死了的娘的阴灵也不容你!”也就是说,这贾蓉并非尤氏的亲生儿子,难怪这对母子关系并不太亲密。第七十六回,尤氏提到自己嫁给贾珍已经十多年,贾蓉大概二十岁左右,也就是说,贾蓉最多在只有几岁的时候,就失去了母亲。

母爱在一个人的成长经历中,是最不可或缺的。但母爱对贾蓉来说,是一件难得的奢侈品。尤氏虽然承担着贾蓉之母的名分,但却并没有给贾蓉一份母爱,或许这其中的原因也很复杂,我们并不能去苛责尤氏,但母爱的缺失,是贾蓉人生中最大的不幸。

第二, 父亲随心所欲的打骂。没有了母亲,若是有父亲的疼爱,也些许能够弥补一下成长期的孩童,爱的缺失。然而,贾蓉的这位父亲,却偏偏学会了老祖宗管教儿子的办法,像审贼一样的管教儿子。更糟糕的是,贾珍管教儿子,只学会了老祖宗的招式,没学会老祖宗的内涵,管教儿子管的倒三不着两,不伦不类,自己还毫无察觉。比如在清虚观,仅仅因为贾蓉在钟楼里乘凉,贾珍就命令小厮啐在儿子脸上。对于贾蓉来说,这很有可能是家常便饭,父亲这种行径,使得贾蓉的自尊心大概早就消失殆尽了。

有这样一位不知道关爱儿子,只知道打骂儿子,不顾及儿子自尊的父亲,贾蓉能学出什么好儿来?他的是非观,早在童年之时,就被父亲调教的不伦不类了。

第三, 妻子的背叛。在这种不太正常的家庭环境中,贾蓉也难得的长大成人了。父亲给他娶了一位“袅娜纤巧,温柔平和”的妻子秦可卿。然而,不知道从何时起,贾蓉就发现了一件最让他崩溃的事——这位美貌无比的妻子,竟然成了父亲的相好。

这件丑事,宁国府中无人不知。焦大更是曾经当着无数下人的面,大叫“扒灰的扒灰”。这让贾蓉的脸面往哪儿搁?这对贾蓉的人生,是至关重要的反面影响,也使得贾蓉的心理越发的不正常,以至于秦可卿病重的时候,他接二连三地逼问医生,“这病与性命终究有防无妨”,他迫切地希望,赶紧结束这乱七八糟的一切。

第四, 生长环境的污浊不堪。父亲贾珍做出的事令人不齿,其他长辈也都没做出什么好事来,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那边大老爷这么厉害,琏二叔还和那小姨娘不干净呢,凤姑娘那样刚强,瑞大叔还想她的账……”

这就是贾蓉的生长环境。在这样的大环境影响下,贾蓉会长成什么样子,可想而知。所以,他会给贾琏出主意,让他偷娶尤二姐,只为了自己也能“好去鬼混之意”。

可悲啊!所谓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在贾蓉这里,得到了“完美”的展示。

说到底,身份尊贵的少爷贾蓉,也是一个倒霉的孩子。他人生中原本最亲近的三位亲人,没有一个人能给他关爱。母亲是因为早丧,而没能疼爱儿子;父亲是只知道自己享受,同时在儿子面前耍耍当爹的威风;妻子秦可卿,把温柔可亲的一面,给了贾府中的所有人,独独没有给她的丈夫贾蓉。

贾蓉,从来不知道来自亲人的爱,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这让他如何可能会爱人?再加上周围环境的污浊不堪,他也只能长成了这个样子。

贾家几代人的不作为,终于“培养”出来一位最不堪的子孙贾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贾蓉的不成才,也不能仅仅只怨贾蓉一个人。

尤二姐为何一心要进贾府?有三点原因,第三点最关键

三顺说名著

06-2913:45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位于宁荣二府不远处,小花枝巷中的一所宁静的小院子,迎来了它的新主人——荣国府的琏二爷和他新娶的二房尤二姐。

虽然,这是一桩没有公开的婚事,但贾琏对自己这位二房,也照顾得很周到。他买了两个小丫头来服侍自己的爱妾,宁国府的贾珍又送过来一房家人——鲍二夫妻俩,贾琏每月又拿出五两银子,给尤二姐做日常家用。在这所有二十余间房屋的小院子中,尤二姐也过上了很平静也很幸福的生活。

日子虽然过得还算满足,但尤二姐心里却一直有一个未了的心愿,那就是她一心渴望搬到丈夫贾琏真正的家——荣国府中去。关于这一点,在《红楼梦》中有两次明写。第一次是在王熙凤听说了尤二姐之事后,一番巧妙安排之后,就带了下人来接尤二姐,“尤氏(此处的尤氏指的是尤二姐)心中早已要进去同住方好”;第二次是在尤二姐在贾府之中,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时候,平儿来看望她,说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尤二姐告诉平儿:“姐姐这话错了,若姐姐便不告诉她,她岂有打听不出来的?不过是姐姐说的在先,况且我也一心要进来方成个体统,与姐姐何干?”

在小花枝巷,虽然房子没有荣国府气派,虽然下人没有荣国府众多,但尤二姐也俨然就是一个当家人。这这所小宅院中,尤二姐说了算;她进了贾府,一切就都由王熙凤说了算了,即便是一个小小的丫头善姐儿,都敢怼她,说“二奶奶,你怎么不知好歹,没眼色?……咱们又不是明媒正娶来的,这是她亘古少有一个贤良人,才这样待你……”说的尤二姐只能低头无言,渐次连一顿像样的饭菜都吃不到。

其实,在尤二姐进贾府之前,早就有人告诉过她,这位琏二奶奶不好惹——这个人就是对王熙凤极其了解的贾琏的小厮兴儿。当时,他是这样告诉尤二姐的:“奶奶千万不要去!我告诉奶奶,一辈子别见她(王熙凤)才好,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都占全了,只怕三姨这张嘴,还说她不过,像奶奶这样斯文、良善人呢,哪里是她的对手?”……“人家是醋罐子,她是醋缸,醋瓮,凡丫头们,二爷多看一眼,她有本事当着二爷打个烂羊头。虽然平姑娘在屋里,大约一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她还要口里掂几个过子呢……”

兴儿这番话,可谓是对王熙凤的最好的总结,也是尤二姐进了贾府之后,果真领教了的王熙凤的手段。那么,既然兴儿早就告诉了尤二姐,王熙凤不好惹,“一辈子别见她才好”,为何尤二姐丝毫听不进去,还是一心要进贾府呢?

其实,有三点原因。

第一,在小花枝巷中,尤二姐名不正言不顺。古代的婚姻,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便是纳妾,也要有个凭证。可是,尤二姐和贾琏的婚姻呢?一无父母之命,二无媒妁之言,只不过是两个人私下拜了堂,这算不算真正的婚姻?尤二姐可以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就是贾琏的二房了,但事实上 ,她心里很明白,自己的这种状况,根本就是名不正言不顺。

曾经的尤二姐,虽然犯过错,但嫁给贾琏之后,她痛改前非,变得温柔体贴,忠心专一。这样的尤二姐,自然希望自己的婚姻得到贾府长辈们的认可,希望自己是名正言顺的贾琏的二房。而要想达到这种效果,只有她住进贾府,才能算的。

第二,贾琏曾经承诺尤二姐,要等王熙凤死了,将她扶正。只有尤二姐进了贾府,得到了长辈们的认可,才有这种可能。假如事情真的像贾琏说的那样,王熙凤重病在身,有朝一日命丧黄泉,这时候,尤二姐能被贾琏扶正吗?根本不可能,她还只是贾琏养在外面的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的女子。

要想成为未来的琏二奶奶,尤二姐就必须先成为被长辈们认可的贾琏的二房。这一点,无疑也是只有光明正大地住进贾府,才能实现的。

第三,在小花枝巷中居住,尤二姐几乎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小花枝巷中小小一所房屋,不仅住着尤二姐,还住着尤三姐和尤老娘。当贾珍想见尤三姐的时候,随时就来了。作为一个和贾珍有旧的人,尤二姐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很难。

所以,当某一次贾琏来到小花枝巷的时候,贾珍早已在这里了。尤二姐见到贾琏,“面上便讪讪的”,赶忙上来赔笑,问长问短,讨贾琏喜欢。可是,当马棚里贾琏和马和贾珍的马闹起来的时候,尤二姐“心下便不自安,只管用言语混乱贾琏”。好在贾琏也是一时高兴,根本没计较这事儿,反而声称要将这事说开了。

而且,当初贾蓉之所以给贾琏出了个偷娶尤二姐的主意,也是为了自己日后去胡闹方便。对于这一点,尤二姐又岂会不知?若是再添上一个贾蓉,这事越发乱套了。即便对方的目标是尤三姐,尤二姐也难以洗刷干净。所以,在这种状况之下,只有尤二姐住进了贾府,她才能向贾琏证明自己的清白。

其实,当尤二姐见到来接自己进府的王熙凤后,她就应该明白,王熙凤的病根本没有贾琏说的那么严重,自己等王熙凤死了之后做琏二奶奶的希望,也很渺茫。但是,她依然迫切地需要进贾府,就是因为第三点——她不进贾府,几乎无法向贾琏证明自己的清白。

所以,虽然尤二姐一心想进贾府有三点原因,但第三点才是最重要,最关键的。尤二姐也是《红楼梦》中,一位备受争议的女子,曾经犯下过失,虽然痛改前非,却依然为此送了性命。她有是有非,有对有错,也是一位可怜的薄命女子。

最脏的多姑娘,却说出红楼梦最明白的话,黛玉宝钗都不如

君笺雅侃红楼

06-2608:15

多姑娘和贾宝玉就像是天平两端的砝码,这辈子只能一人在这头,一人在另一头。如果不是多姑娘是晴雯表嫂,两个人无论从身份,还是从人生境况都不可能有交集。但多姑娘却偏偏怀揣一个梦想,就是拿下贾宝玉。如果那样的话,宁荣二府所有男人,除去不能入手的,几乎都败在她的石榴裙下。曾有一种说法叫“集邮”,多姑娘就是那个“集邮”女,可惜,贾宝玉终究是她拿不下的“大龙”邮票。

灯姑娘便一手拉了宝玉进里间来,笑道:“你不叫嚷也容易,只是依我一件事。”说着,便坐在炕沿上,却紧紧的将宝玉搂入怀中。宝玉如何见过这个,心内早突突的跳起来了,急的满面红涨,又羞又怕,只说:“好姐姐,别闹。”灯姑娘乜斜醉眼,笑道:“呸!成日家听见你风月场中惯作工夫的,怎么今日就反讪起来。”宝玉红了脸,笑道:“姐姐放手,有话咱们好说。外头有老妈妈,听见什么意思。”灯姑娘笑道:“我早进来了,却叫婆子去园门等着呢。我等什么似的,今儿等着了你。虽然闻名,不如见面,空长了一个好模样儿,竟是没药信的炮仗,只好装幌子罢了,倒比我还发讪怕羞。可知人的嘴一概听不得的。

灯姑娘真是个妙人。但只有细心的读者才会质疑为何曹雪芹在她与贾琏厮混的时候是“多姑娘”,到了贾宝玉这里变成了“灯姑娘”。一个人有两个名字不奇怪,但两个名字适合两个场合,就是作者的慈悲心了。

灯姑娘抱住贾宝玉说了一句心里话“我等的什么似的”。这句话细想令人喷饭,如果是一个男人说这话,就像当年那句“小妞,我来了…”还情有可原。可她一个女人,却猴急成这样,实在是曹雪芹对贾家所有男人的一种大讽刺,这些男人自以为占了多姑娘的便宜,殊不知,在这个女人心中,他们才是她流连花丛的“粉头”。所以,当年她一听说贾琏到了外书房,就“有事无事也要去走一趟”。试问,这样的女人,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

贾宝玉被她抱在怀中,根本是羊入虎口,只等灯姑娘生吞活剥罢了。可这时候的灯姑娘却不再是与贾琏厮混的“多姑娘”。这个被人人轻贱为“人尽可夫”的浪荡女人,说了一句《红楼梦》最明白的话。

“可知天下委屈事也不少。如今我反后悔错怪了你们。既然如此,你但放心。以后你只管来,我也不罗唣你。”

“可知天下委屈事也不少”击中了多少含冤无处诉,委屈无人说的人。说出这句明白话的人不是林黛玉薛宝钗,也不是贾母、王夫人。皆因她们“只缘身在此山中”,都是局中人。只有这个一身“脏”的女人,身在局外,用“肮脏”的眼神一眼看到了唯一的“干净”。什么叫心似明灯?灯姑娘身体不干净,心却最干净。她双目如炬,洞彻不了全部黑暗,却光照了她能看到的小地方。我想有此一句话,贾宝玉终身都不会忘掉她。

灯姑娘对贾宝玉说“以后你只管来,我也不来罗唣你”,是她第一次在真情面前放下了欲望。我认为这次放手对她的人生没有任何意义,但对贾宝玉却实实在在有意义。贾宝玉通过灯姑娘起码看到了一种放下的轻松。也许他最后出家为僧,也有灯姑娘的一点影响。有时候,如果用生命都扛不起来,何方放下。贾宝玉能放下,却不能像我们选择另一种人生。出家是他结束自己现有人生,以另外的人生去活着的唯一办法。

曹雪芹在《红楼梦》开篇第二回就说出棒喝一般的偈语:

身前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红楼梦》中那么多男女汲汲营营一辈子,都不如多姑娘这次“缩手”来的震撼,是不是最大讽刺?您说呢!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关注、收藏: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新颖的红楼视角!

曹雪芹:年少不懂《红楼梦》,读懂已是梦中人

光明网

06-2907:56

记者 上官云

制图 张舰元

对经典名著《红楼梦》,王熙凤、薛宝钗、林黛玉都是人们相当熟悉的名字,再不了解内容,也能说出黛玉葬花的故事。

它的作者,正是清代的曹雪芹。这位写出不朽巨著的大文豪,一辈子过得也像书里的人物:年少轻裘白马,不知愁滋味;人到中年,生活压力扑面而来,于是一地鸡毛。

曹雪芹和他的《红楼梦》,只有年岁渐长、阅尽沧桑,才会更懂。

说起来,小时候的曹雪芹出身好、人聪明,就是一个“别人家的孩子”。

他出身望族,生于清代南京江宁织造府,家资巨富。加上祖母溺爱,跟贾宝玉一样,曹雪芹很是经历了一段富贵风流的公子哥生活,或吟诗作画,或弹琴下棋,日子过得心满意足。

曹家家学颇深,他的祖父曹寅著有诗词集,在扬州曾管领《全唐诗》及二十几种精装书的刻印,兼管扬州诗局。家中藏书非常多,据说精本就有3287种之多。

虽然淘气,但曹雪芹本人相当聪明,特别爱读书,只不过不大爱看四书五经。他喜欢诗赋、小说之类的文学书,像戏曲、美食、养生、医药诸科,也是杂学旁收。

对曹雪芹来说,那可能是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了。

有人说,没有这段积蓄能量的经历,可能也不会有后来的《红楼梦》——这部皇皇巨著,几乎包括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医药、服饰等等。

据统计,其中仅描写的食品多达186种,包含9个大类;涉及的中药100多种,方剂也有40多个,令人眼花缭乱。

好景不长,他十三岁时,时任江宁织造员外郎的叔父(一说父亲)曹被革职入狱,次年正月元宵节前被抄家,曹雪芹随着全家迁回北京。曹家也从此日渐衰落。

昔日的荣华富贵,一下变成了黄粱一梦。

为了偿还骚扰驿站案欠下的亏空、填补家用,曹家不得已卖地,家里的奴仆趁机捣鬼,中饱私囊。再后来,还有贼寇入室盗窃,终于沦落到门户凋零,人口流散,不得不仰人鼻息过活。

因为这场变故,曹雪芹越来越不爱说话,虽然还不算遍尝人间甘苦,对世道人情却已经比原先懂了好多。

他担任过一些小职务,但都没溅起多大水花。所幸广泛交游,朋友圈不乏王孙公子、名人雅士,敦诚、敦敏都是他才华的仰慕者,也是他们记录下了曹雪芹生活的点滴。

大约30岁时,他写了《风月宝鉴》。移居北京西郊前后,曹雪芹开始了不断搬家的北漂时光,住草庵、赏野花,觅诗买醉,最穷的时候“举家食粥”,靠卖字画和求告亲友救济为生。

人到中年,他遗憾自己一事无成,决心著书立说,在隐居西山的十多年间,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将旧作《风月宝鉴》“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不朽巨著《红楼梦》就此问世。

从少年时富家子弟,到一个为生活奔波忙碌的中年人,曹雪芹的人生仿佛分成了两个阶段。他的艰辛,在《红楼梦》中的小人物身上也有很多体现。

比如求职者贾芸,就很像中年四处讨生活的曹雪芹。

身为贾氏宗族,但贾芸早已家境没落,父亲早逝,和守寡的母亲生活在一起。他想去贾府谋差事养活母亲,得给王熙凤送礼,于是找到亲舅舅卜世仁想赊点香料,却被一通指桑骂槐。

为了找个靠山,他不惜借着一句玩笑话,认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宝玉当父亲,赔小心、主动拜访,讨宝玉高兴,结果宝玉连他是谁都差点没想起来。

曹雪芹年纪渐长后,也开始挑起家庭重担,帮着料理些家务。因曹致仕在家,懒得去应酬,他就出来代为接待,结识了一些政商名流和文坛前辈,立下了复兴家族的志向。

生活的磨砺,让他改掉了小时候的顽劣,一度把自己关起来勤奋读书。在写《红楼梦》的同时,有意识地访师觅友,多方干谒朝中权贵,希望能有个一官半职。但却始终无果。

很无奈也很真实,不是吗?

虽然一辈子不得志,但曹雪芹倒不是一副文文弱弱的性格。敦诚形容过他“狂放”,纵情诗酒。

有一回,天气已经很凉,还下着小雨,敦诚去找哥哥敦敏闲聊。还没走到门口,远远一看,门洞里倚着一个人,再一瞅,这不是曹雪芹吗?

一看敦诚来了,曹雪芹大喜过望,拉着敦诚就往酒馆跑。原来他来找敦敏喝酒,时间太早,主人都还没起床,只能在外头等。俩人找到附近一个小酒馆,一顿大喝,喝着喝着,敦诚一摸兜:坏了,没带钱。

当年,男子出门有时会带着一把佩刀。敦诚没办法,就把刀拿出来,跟老板说暂且充作酒钱,过后再赎回来。曹雪芹一看更高兴了,一边喝酒一边高声唱歌,俩人就这么开怀畅饮。

或许正是因为曹雪芹爱喝酒,据说,在《红楼梦》里,与酒有关的描写大概有六百多处,里面人人饮酒、各色酒令酒具俱全。《红楼梦》对酒文化反映的广度和深度,令人叹为观止。

曾经有人说,以曹雪芹堪比李杜的才华,如果不是去世早,也许还会有更多经典作品问世。

可惜,一部《红楼梦》耗尽了他的心血。大约48岁那年,由于幼子夭亡,原本贫病交加的曹雪芹受到巨大打击,从此卧床不起,没过多久就去世了。只有这样一句话留下来:“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

曹雪芹身后,是无尽的猜想和讨论。有人认为,曹雪芹就是贾宝玉的原型,也有人认为,曹雪芹根本不是《红楼梦》的作者,甚至就没有这个人。

这些猜测的起因都是因为资料太少,除了在敦敏、敦诚等朋友的诗句有零碎的记录外,曹雪芹生卒年、活了多大岁数、长得什么模样,亲生父母是谁……大家几乎都不知道。

但更多人,支持“曹雪芹即是《红楼梦》作者”这一说法。著名红学家周汝昌还认为,曹雪芹是一位惊人的天才,一生坎坷困顿而又光辉灿烂。

从富家子弟到穷困潦倒,直至凄凉离世,曹雪芹经历了曹家盛极而衰的过程。他一身兼有贵贱、荣辱、兴衰、离合、悲欢的人生阅历,把自己的甘苦、对世事的洞彻,都放进了《红楼梦》里。

在他去世后,《红楼梦》名声大噪,一时间洛阳纸贵。年少的人,为宝黛爱情悲剧流泪;年长的人,为读懂小人物的辛酸叹息。无论哪个年龄群,几乎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

直到今天也还有人说,每年都会看一遍《红楼梦》,每看一遍都有新的认知,生活不易,我们都是文中人。

这也正是曹雪芹的伟大之处吧。

红楼梦:妙玉和林黛玉为什么讨厌刘姥姥?只因她扯下她们的遮羞布

君笺雅侃红楼

06-2922:53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最大的争议是妙玉对刘姥姥的鄙视和林黛玉对刘姥姥的嘲讽。这一段描写让很多读者对妙玉和林黛玉充满差评。认为他们看不起穷人,但事实是这样么?显然不可能。曹雪芹绝不会给笔下最初色的两个女子做这样的污点描写。其实除了妙玉和林黛玉,最不接受刘姥姥的人还有薛宝钗,甚至潜意思里薛宝钗比二人更尴尬。

刘姥姥的到来,对贾家上下来说,就是个笑话。从里到外没有任何人尊重这个贫穷老婆子。此事不奇怪。就算现在,如果家中来了一个特别穷的亲戚,好吃好拿不会说话不顾形象的话,谁也不会喜欢。

对刘姥姥的到来反应最大的是几个人。妙玉要将刘姥姥喝过的茶杯给丢了。贾宝玉直接称呼刘姥姥为贫婆子。林黛玉直接嘲讽她是母蝗虫。

林黛玉忙笑道:“可是呢,都是他一句话。他是那一门子的姥姥,直叫他是个‘母蝗虫’就是了。”说着大家都笑起来。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儿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亏他想的倒也快。”

最令人意外的是薛宝钗对“母蝗虫”最拥护,她一番解释更坐实了“母蝗虫”三个字,可谓狂点赞。其他人不过一笑置之。为何妙玉、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四个人要如此荼毒刘姥姥?

细读《红楼梦》就发现,这四人正是在栊翠庵喝体己茶的四人。而且,在林黛玉替刘姥姥取名“母蝗虫”前一回,曹雪芹拟的标题就叫“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怡红院劫遇母蝗虫(41回)”,而再前一回,第四十回,刘姥姥被王熙凤和鸳鸯戏耍后来到探春房中,板儿指着探春拔步床上悬挂的草虫帐子喊“这是蝈蝈,这是蚂蚱”,被刘姥姥狠狠打了一巴掌,蚂蚱就是蝗虫。

曹雪芹从四十回,四十一回,四十二回三回铺垫刘姥姥就是“母蝗虫”,更直接让她上了回目,表明母蝗虫并非林黛玉所取,只是通过林黛玉的口再次说出来,此回回目叫“潇湘子雅谬补余香”,“母蝗虫”成了口角余香,曹雪芹如此交代,就是认定刘姥姥是母蝗虫。并得到了大观园最优秀的四个人,妙玉、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的一致认同。

那么,母蝗虫为何会让四人反应这么大?刨除贾宝玉,妙玉、林黛玉和薛宝钗三人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寄人篱下。刘姥姥的到来刺痛了他们三人的心。有人说不对啊,史湘云不也在?史湘云不同,史湘云是真做客,呆一段一定走。而薛宝钗、妙玉、林黛玉根本走不了。看似薛宝钗有家有买卖类似史湘云,实则她同样也走不了,否则她们何至于赖在贾家那么多年。

刘姥姥为人确实高风亮节,最后收留抚养了无家可归的巧姐。但打抽风的行为并不被曹雪芹认可。这种空手套白狼,为了金银不要脸面的行为,古人称之为“嗟!来食。”是被贬低的行为。何况刘姥姥限于自身素质,她在贾家出洋相也确实不好看。这就好比几个人一同做客,其中有个人全不顾形象,胡吃海喝,举止粗鲁,形容猥琐…一定会让其他彬彬有礼做客的人如坐针毡。更甚者与其划清界限。

妙玉说:“这也罢了。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我使过,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他。你要给他,我也不管你,只交给你,快拿了去罢。”林黛玉说:“他是那一门子的姥姥,直叫他是个‘母蝗虫’就是了。”薛宝钗说:“这‘母蝗虫’三字,把昨儿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亏他想的倒也快。”

脂砚斋在此留下一个莫名的批语,【蒙侧批:触目惊心,请自思量。】批语不明觉厉。可妙玉等三人的意思表达出来了。就是她们与刘姥姥不是一路人。将刘姥姥说得越丑,越能证明自己的不同。

本质上,妙玉、林黛玉和薛宝钗包括贾家人,瞧不起的并非刘姥姥穷,他们排斥的是刘姥姥“打抽风”的行径,和为了讨好人卑躬屈膝的卑微态度。妙玉当自己是贾家请来的座上宾;林黛玉努力将自己当贾家人;薛宝钗呢?她没明说,但她认为自己可以抽身离开贾家……刘姥姥让众人避之唯恐不及,皆因刘姥姥将妙玉、黛玉和宝钗三人粉饰遮羞的“皇帝新衣”彻底扒下来,她就是那个喊出“真话”的小男孩。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关注、收藏: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新颖的红楼视角!

此人在薛宝钗处受气,被王熙凤骂,默默找迎春取暖,痛了无数人心

君笺雅侃红楼

06-3008:20

《红楼梦》二十一回,贾环年后在薛宝钗房中和莺儿玩。小孩子心性输了钱赖账被莺儿言语挤兑又被贾宝玉训了几句。回来遭赵姨娘连说带骂一顿数落,可巧王熙凤听到后将赵姨娘劈头盖脸骂一顿,又教训了他。

凤姐道:“亏你还是爷,输了一二百钱就这样!”回头叫丰儿:“去取一吊钱来,姑娘们都在后头顽呢,把他送了顽去。你明儿再这么下流狐媚子,我先打了你,打发人告诉学里,皮不揭了你的!为你这个不尊重,恨的你哥哥牙根痒痒,不是我拦着,窝心脚把你的肠子窝出来了。”喝命:“去罢!”贾环诺诺的跟了丰儿,得了钱,自己和迎春等顽去。不在话下。

贾环在家不受重视也从这点体现出来。好好的少爷,在外面被丫头看不起,回家被妈妈看不上,哥哥见到了训斥一顿,嫂子看到又骂一顿,不过十岁出头的孩子,整天承担这些负面情绪,实在对他的未来担忧。

王熙凤给了他钱,让找姑娘们玩去,这里曹雪芹有意写道:“自己和迎春等顽去”。贾探春是贾环亲姐姐,不写贾环去找探春,反说去找迎春等,其中大有深意。

一,贾家三春,迎春居长,虽说迎春和贾环一般不受重视。但大家族的礼仪就是长者为尊。迎春就要排在三姐妹之首。这是曹雪芹写作的细节。

二,迎春在贾家不受重视与贾环一般无二。贾环虽然处处碰壁挨骂。毕竟是“爷”,有人说有人骂。迎春是小姐,还是庶出,她几乎等于被长辈遗忘,没人关心关注这个“二木头”的喜怒哀乐,就像薛宝钗说的“有口气的死人”。贾环与迎春同病相怜,更容易抱团取暖。

三,迎春性格无可无不可。林黛玉说她“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更何况对家里人。贾环找姐妹们玩。惜春年纪和她差不多,为人嘴巴也厉害,未必让着她。姐姐探春见到他只有教训他。只有迎春才肯和他玩,也有耐心和他玩。贾环为人性格跳脱,未免有点烦人,迎春是唯一不在意贾环性格瑕疵的人。

每次读到贾环拿着钱去找迎春玩,都感觉到心酸和心痛。哪怕后面贾环做了点错事,也容易原谅他。这个小孩子的经历会刺痛无数在家中不受重视,在社会被排挤,在职场被欺压的弱者的心,而他找另一个弱者的行为,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靠近火柴取暖一样,令人心生不忍。

贾迎春、贾惜春和贾环,就像贾家的三棵野草,没有人关注他们。惜春嫡出身份高,父兄不管她,嫂子到底不敢得罪她。尤氏为了面子,怎么也要时常来嘘寒问暖下,惜春等于有两份关注,加之她性格孤介不合群,贾家就剩迎春和贾环最可有可无。

迎春和贾环属于出生没人真正关心,长大也不见有人喜悦。他们的存在就是点缀,使得别人能够更瞩目。他们都有被上天眷顾的好命,让他们生在国公府中,从出生就锦衣玉食。可惜,有好命却没投好胎。同样是贾家,出生也是天差地别。而一步错步步错,差一点追不上人家,终究永远落了后。

迎春和贾环的个人能力也较他人差。元宵节元春的谜语唯有他俩没猜对,礼物也只有他俩没有。对贾环来说他幸运在是个男子,长大后,社会会有他立足之地,可怜迎春人生完全没有出路,所嫁非人后一年就被折磨而死。只不知道,当时的贾环会不会想起小的时候唯一原意和他玩,不小看他的二姐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952952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尤三姐是解读《红楼梦》的一把钥匙
用《道德经》解读《红楼梦》: 贾家真正的败落原因是什么? 宝玉潦倒时为何很多人帮他?
论《红楼梦》的细节描写
曹雪芹为何要在《红楼梦》中写诗词歌赋?
醉爱红楼、解析《红楼梦》里主要人物的生肖
风之子:红楼随笔续(33)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