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
今天是母亲节,而母亲不在身边,唯有遥祝母亲节日快乐!
上午带妻、岳母去嘉州广场喝茶应节。可以看到,茶楼、商场多了许多“母亲”,可见,尊老这个传统在中国还是不变的主题,只是庆贺的方式多了。
其实一早起床就想着写一篇文章来贺节的,然而找不到“灵感”。当然,这不表示不感恩,母亲的形象总是会在我脑海盘旋的。
母亲是一九四零年八月十六日出生在湖南株洲乡下,十七岁时因父亲逝世,就失学来到萍乡安源煤矿跟兄长一起生活。五七年经劳动局介绍到安源煤矿洗煤厂工作,还做过统计员,开过高压水泵及洗煤机司机。后来经人介绍,嫁给了父亲,并先后在安源、弋阳生下我们兄妹四人(要特别提一下,其实还有一个最小的弟弟,可惜病亡)。由于坐月子期间,当时生活条件不是十分好,又没有注意到休息,落下终身眼疾(遇风就流眼泪)。
后来父亲调到上饶弋阳公路段工作,母亲随后也带着我和安弟来到父亲身边。母亲从此没有正式工作,都是跟着父亲到处走(父亲先后在公路段、葛溪、汽车站、周店、电交所工作,地点也不断变化),在父亲的单位做临工帮补家用。我记忆中,母亲就做过养路工、装车工、厨工等等。正因为父母的艰辛工作,我们兄妹四人,才生活的无忧无虑,每个人都有书念。
待我们兄妹四人都工作了,这时父亲也退休啦,母亲也歇了下来。而我从八七年来到广东后,就甚少在父母身边。父母不时会来看我,母亲更是单独走过一次。不要小看我母亲哟,六十岁左右那年,母亲带着好多行李还有妻用的针织工具,硬是一个人在深夜(没有联系好,未能到车站接到母亲),凭着一点印象(那时没有手机,店里也没有电话),在广州站坐公交到了黄沙码头,又坐船到了芳村,再搭摩的到了盐步新苑市场找到我们。母亲太累,加上饥饿,加上惊慌,一见到我们,精神就散了,当时就差点晕过去。
平时,母亲总是跟着父亲一早(五点左右)起床去锻炼,他们锻炼的方式就是行走,来回十几华里是有的。然后就是去买好早餐(或者自己做),买好一天要吃的菜。父亲早餐后去老干所打桌球,母亲就在家里忙乎家务、做中饭。菜都是平价的东西,却永远让你觉得美味。家里摆设虽然简陋,可是滴尘不染。衣柜的衣服满满的,有的已经是“老古董”。母亲节衣缩食,整个家打理的井井有条,温馨舒适。
午休后,母亲时时会跟父亲还有左邻右舍的一些人打打麻将(从不赌)或者纸牌,有时就去街上逛逛。晚餐后,母亲就跟着父亲看新闻,看军事节目,往往八点后洗澡后,就早早睡下啦。
母亲跟着父亲,就这么度过一天又一天的平凡日子。不过在他们平凡的日子里,念叨最多的还是我们这些儿女,哪怕我们都已经“成家立业”。如果我每个星期例行的请安电话没有打给他们,母亲一定会不断地唠叨、记挂,非要打电话过来询问才放心。前几年眼力还好的时候,还不断地给儿女、孙子打毛衣送温暖,这就是我的母亲。
在此节日之际,写下此篇祝福母亲快乐健康长寿!

我的母亲2008年05月10日 星期六 下午 08:16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母亲,献给天下每一位尽职尽责的母亲。

残阳银白的刺目,我为它无尽的哀伤。尤其见到地头的母亲,越发如此。
我们家在美丽的信江河畔,有一块抠出来的自留地。有人说,工人阶级“一无所有”,不种点菜何以为生?母亲勤劳、节俭,做完家务,便“耕耘”菜园,她的心里装着一家人的幸福、快乐。
母亲缓缓地直起酸疼的腰,双眼泪水涟涟(“坐月子”没有休息,留下的疾患)。刺眼的余晖中,身影在轻轻晃动,目光弥蒙,几丝白发湿乎乎地粘在泥水横流的额头;脸上松垮的肌肉无力的垂下,泛着夕阳的白光。
我心头忽然涌上无限的辛酸----母亲老了!过早的老了!我好像见到一头老迈的牛,它历经无数的寒暑,默默地拉犁翻田,承受岁月的重荷,生活的鞭打。
我长大了,是因为母亲粗糙的双手扶起了我,单薄的身体温暖了我。我就是地里一颗绿油油的菜,享受她炽爱的阳光,心血的肥沃。而她,我的母亲老了。
就是此刻,我一下子成熟啦。
我极力稳定颤抖的双脚,像大人一般走近母亲。我搀住母亲,像搀住我心中神圣的殿堂。
“妈,歇着,以后地里的活归我了。”
是啊,我大了,该我做了。我要为辛劳一生的母亲,为无私奉献的母亲,谱一曲五月母亲节的歌:

妈妈,妈妈,我的好妈妈
你的儿女已经长大
他们要为你建起晚年幸福的大厦
妈妈,妈妈,我的好妈妈
······································

(附:此文发表于1994年4月29日《佛山日报》,有小处修改。明天就是母亲节,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母亲,献给天下每一位尽职尽责的母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佛山南海马青  > 原创作品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感恩节给父母的祝福语
女人的心:人生哲理九十二篇(一)
微博每日精选120513
孙红雷与母亲生去世离别的故事旧事感人故事-感情故事
孙红雷与母亲生死离别的故事
厨房里看东西方母爱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