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024 杜甫七律《至日遣兴,奉寄北省…二首其二》读记

2019-10-07

杜甫七律《至日遣兴奉寄北省旧阁老

两院故人二首其二》读记

(小河西)

至日遣兴奉寄北省旧阁老两院故人二首其二

忆昨逍遥供奉班,去年今日侍龙颜。

麒麟不动炉烟上,孔雀徐开扇影还。

玉几由来天北极,朱衣只在殿中间。

孤城此日堪肠断,愁对寒云雪满山。

此诗作于乾元元年(758)冬至日。时杜甫47岁。在华州任司功参军已近半年。

首联:忆昨逍遥供奉班,去年今日侍龙颜。

供奉:供养、供给。供奉官,是唐代从官。唐拾遗掌供奉、讽谏。

龙颜:谓眉骨圆起。借指帝王。《史记-高祖本纪》:高祖为人,隆准而龙颜,美须髯《三国名臣序赞》(晋-袁宏):夫未遇伯乐,则千载无一骥;时值龙颜,则当年控三杰。《释迦佛赋》(唐-王勃):宝殿之龙颜大悦,春闱之凤德何虞。

大意:想起过去做拾遗掌供奉的日子,去年今日还在侍奉皇上。

颔联:麒麟不动炉烟上,孔雀徐开扇影还。

麒麟:即香炉。《晋礼仪》:大朝会,皆以金镀九尺麒麟香炉。

孔雀:即绣孔雀的羽扇。扇影:羽扇的影子。还:即环。开始羽扇合在一起,大臣看不到御座,在升御座时,羽扇两开。《唐六典》:尚辇局,掌舆辇伞扇。大朝会,则孔雀扇一百五十有六,分居左右。旧翟(dí)羽扇,开元初改为绣孔雀。(翟羽:古乐舞所执雉羽。)

大意:曛炉壁上的麒麟纹丝不动,熏炉上的香烟袅袅升起;(皇帝初升御座时,)羽扇徐徐打开(之后),扇子上的孔雀画影又汇合成形。(写朝会景物及仪仗。)

颈联:玉几由来天北极,朱衣只在殿中间。

玉几:为宫廷用具,可供扶倚。这里指天子手边的把手。

北极:指北极星座。此处指从北极而来,言其贵。《晋书-天文志上》:北极五星,钩陈六星,皆在紫宫中。

朱衣:大红色的公服。唐四、五品官员所着的绯服。《唐-仪卫志》:从官朱衣传呼,促百官就班。

大意:玉饰的矮桌来自北极紫微宫(皇家的豪奢),穿着大红色公服的四、五品官员一起站在宫殿中间。(此联承上联。写孔雀开后所看之景。)

前三联写去年今日。中间二联写景。为杜甫回忆之景。今年大朝会虽然熏香依旧,仪仗依旧,玉几依旧,朱衣依旧。但“我”已经是局外人。

尾联:孤城此日堪肠断,愁对寒云雪满山。

孤城:华州。

大意:今天我独自待在这座孤立的城中,看着满天寒云与满山积雪,愁肠欲断。

如果说第一首诗前三联,侧重回忆去年今日的自己,第二首诗前三联,侧重回忆的是去年今日的朝堂。大臣也或许有些变化,但皇上还是那个皇上,朝堂仍然是豪奢庄严的朝堂,当然这些与自己已经无关,自己只能在华州孤城面对满山云雪空叹。虽然自己在朝时也不被重用,但起码还能“逍遥”,还心存幻想,还抱一丝希望。如今连这一丝希望也没有了。进一步,不仅自己看不到希望,别人似乎也看不到自己的希望。自己在华州的环境是“常愁夜来皆是蝎,况乃秋后转多蝇。自己在华州的工作是“束带发狂欲大叫,簿书何急来相仍。杜甫在华州的感觉很不好。回忆起去年的朝中“故人”,回想起去年朝中的日子,现在自己只能一人孤苦伶仃呆在华州,没有尊重更没有希望,除了愁对寒云雪山又能如何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宋 张即之《书杜诗卷》欣赏
七律 杜甫
20/06/06诗词
杜甫七律十首,为何没人超越他?
为何说杜甫《秋兴八首》是七律巅峰?
诗圣杜甫最悲苦的一首诗,被誉“古今七律第一”,很难被超越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