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王朝短命真相

2019-11-26

 如果选择杭州为都城,是否优于南京呢?南宋王朝维持了151年,似乎证明这一点。

NO.163

曲墨封/文

南京难京

校/捕风者 画/一条人文主义狗 图/地缘谷

南京,古称金陵、建康,东吴、东晋、南朝宋、齐、梁、陈、南唐、明、太平天国、中华民国先后在南京建都,因此南京有“十朝都会”之称。不过,这十朝似乎都不长命,最长的东晋仅103年,即便是明代,也是在靖难之役后,都城就转移到北京。

因此,就有金陵王气已泄的说法,认为春秋战国时代,楚王埋金镇压金陵王气,秦始皇登基后,又斩断方山龙脉,引水贯金陵,自此金陵王气已收,看似天子之宅,而定都于此,必不久长。

方山

那么,被诸葛亮赞誉为“钟山龙盘,石头虎踞”,北有大江,南有山险的南京,作为都城真的这样不堪吗?若当真如此,为何还有这么多王朝选择在此建都?

南京已是南方王朝的最好选择

其实,定都南京的十朝当中,除了明朝之外,其余九朝都并未统一中国,包括国民政府也只是完成了名义上的统一,定都南方多半出于不得已。就南方而言,南京已经是不错的选择。

从中国地形来看,北方华北平原连贯,少山陵阻隔,且通过洛阳盆地和山西西南部的河东地区,可以与关中平原相联通。也就是说,大片连接的平原不利于地方分裂割据,进而提高中央的凝聚力。且在南宋之前,北方的人口一直多于南方,中央要控制全国资源,以北方城市为核心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而长江流域的平原虽然降水充足,气候温暖,更适宜农业,然而地形却异常破碎。长江中下游平原被大大小小的山脉丘陵所分割,不利于中央集权。

长江中下游平原

历史上,选择建都南方的政权,往往出于迫不得已,因为它们多半已失去了对北方的控制。就南方都城的选址而言,集南方所长者无如江东,集江东所长者无如南京

江东地处亚热带,雨水较多,河道纵横,形成密集的水网,足以缓解北方铁骑的冲击力,长江更是难以逾越的天堑。长江下游的太湖平原向来富庶,人口稠密。南朝沈约曾赞赏扬州(这里的扬州主要指江东地区)“有全吴之沃,鱼盐杞梓之利,充仞八方,丝绵布帛之饶,覆衣天下”;到隋唐时,东南财赋为关中依仗,扬州富庶甲天下,有“扬一益二”之称。

扬州古运河夜景

南京属宁镇扬丘陵地区,以低山缓岗为主,周边山丘众多,三面环山,一面临江,北高南低,易守难攻。其周边有玄武湖、秦淮河,既可作为险要,也可演练水军。其上下游分别有采石、瓜步两大长江渡口可以扼守,向西稍远是著名的丹阳山地,安徽黄山便处于其中,其地民风果劲,可以为王朝中央提供优质的兵源,向东则与长江三角洲地区和太湖周边平原相接,两地的资源可为南京直接掌控。

在定都南京的十个王朝当中,东晋、南朝宋、齐、梁亡于内乱,东吴、南陈、南唐、太平天国被北方政权以优势力量消灭,而明建文政权和国民政府则是被北方势力以弱胜强而灭亡。就此,我们可以分三种情况,分析定都南京的弊端

荆扬之争对南京的压力

东晋、南朝宋、齐、梁都是偏安东南的王朝,其政权本身就有不稳定性,但谈及它们的灭亡, 不得不提“荆扬之争”,因为荆州(湖南、湖北)与扬州(江东)的对抗,几乎贯穿整个东晋南朝。

对于定都北方的大一统王朝来说,由华北平原只需要越过薄薄的宛东丘陵(方城山脉),就能自南阳盆地向荆州发射影响力。而这一点对于江东政权来说,扬州和荆州之间可谓重山阻隔

拿长江以北来说,大别山脉到东段格外膨大,延伸出许多支脉,几乎将湖北与淮南西部隔断开来。拿长江以南来说,江东与湖南之间有江西阻隔,江西之左是罗霄山脉,之右是丹阳丘陵与武夷山脉。江东和荆州之间,只能凭借长江水道联通,然而对于扬州而言,荆州具有顺流而下直取建康的优势。

荆州所在的湖北号称“千湖之省”,湖泊密集,水资源丰富,又有广袤的江汉平原,粮食产量极高。而湖南虽然山地丘陵较多,但洞庭湖平原的实力也不可低估。因此荆州完全有实力与江东的中央对抗

江汉、洞庭湖平原农业种植区(淡黄色)分布

由于南北对峙,中央往往需要突出荆州的军事防卫作用,只能给荆州较大的独立决断权力,这就对中央形成了的极大威胁。

东晋时期,掌管荆州的大员被称作“分陕之重”,即以周朝的陕西陕东比作东晋的荆州扬州相峙。掌控东晋国政的四大门阀中,琅琊王氏、颍川庾氏、谯国桓氏都曾掌控荆州,而且对中央造成了强大的压力。出身寒门的陶侃在掌握荆州期间,也曾有谋朝篡位之心。

进入南朝之后,中央开始以宗室掌握荆州,进而与外姓方镇相制衡。然而荆州的独立性使得宗室与外姓方镇很容易产生对抗中央的组合,而宗室图谋皇位也较外姓更容易,因此荆州和扬州的对抗到南朝反而变得更加激烈

当然,实际上东晋、南朝宋、齐、梁四朝当中,仅有南齐是被镇守雍州的方镇大员萧衍顺汉水而下,控制荆州进而直取建康,其他三朝都是灭亡于强臣直接在中央发难。然而一次次的荆扬之争对皇权造成巨大打击,以及导致中央的军队实权派坐大,是这几朝覆亡的重要原因。

南朝建康

以东晋为例,正因为掌握荆州的桓氏领袖桓玄顺江而下,篡夺皇位,北府军代表刘裕才有机会以讨伐桓玄为名,夺取权力而篡晋,刘裕讨伐桓玄之后虽然一度奉晋帝复位,但当桓玄覆亡之后,刘裕就已经是“情在造宋,实非兴复”了。

刘裕

而刘宋、萧齐两朝,也是一次次被荆扬之争所削弱。中央往往因此会变得不信任宗室而将荆州又如东晋时代交给外姓执掌,然而外姓同样会成为王朝的威胁,这成为东晋南朝一个接近无解的问题。

就南梁而言,虽然侯景之乱对中央造成很大打击,但荆州的宗王萧绎坐山观虎斗,任由侯景削弱中央和其他诸王,使自己得以坐上帝位,而外敌西魏东魏也都借机侵夺南梁土地,最终萧绎不久便被西魏擒杀于江陵,而强臣陈霸先随即也在建康夺取政权。

荆扬之争不仅导致了东晋南朝的内耗,也不利于东晋南朝中央对于益州的控制,因此东晋南朝对于益州的控制一直较为薄弱,益州地方自主权非常高。

南方对抗北方的劣势

东吴、南陈、南唐、太平天国亡于北方之强,则显示出北方的庞大资源优势,往往非江东一隅之地所能抗衡。

以西晋灭吴为例,当时江东人口约600万(东吴在册人口300万左右),而西晋方面即便不计算蜀地人口,北方人口也多达2000万以上。这样大的国力差距,当西晋王朝在北方的统治稳定,并成功编练出强大的水军来压制南方的水师优势,对江东政权便几乎是泰山压卵之势了。

隋灭南陈,宋灭南唐,都与西晋灭吴类似,其时南方发展程度仍然有限,表现出明显的北强南弱。到清朝时,虽然东南人口数量已经极多,但太平天国并不能全据江东地区,因此在南面也受到清军的压力,当清王朝获得欧洲列强支持以强化军备提升军队战斗力之后,太平天国的灭亡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了。

太平天国起义时援助清军的洋枪队

就明建文政权和国民政府的覆亡而言,我们决不能将此视作南方注定不敌北方,否则就无法解释朱元璋的成功北伐(北方腐朽的元王朝威权早已瓦解,王保保等军阀同样是新生势力),以及国民政府最初的崛起了。

除了指挥混乱,战略失当之外,江南经济发达,气候温暖湿润,且由于城市化程度高,缺乏优质兵源;而统治者在这里也比较容易失去忧患意识和危机感。长江之险带给统治者的心理安慰,很多时候反而不利于军事实力的维持。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说的不是商女,是肉食者

总结

由此我们得出定都南京的三个弊端——对荆州、益州控制力不佳,南北对抗中占据不利地位以及容易失去忧患意识。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在江东地区,如果选择杭州为都城,是否优于南京呢?南宋王朝维持了151年,似乎证明这一点。

杭州

我们必须指出,除了完颜宗弼搜山检海捉拿赵构之后,金军就再没有越过长江的机会。虽然赵构是因为畏惧金兵再次越过长江才定都临安(杭州),然而如果敌人能稳固地占领南京,江东政权是不可能再生存的,南宋初年金军退兵无非是因为当时金国在北方统治尚且不稳,无法稳固占领淮南乃至建康而已。

临安街市

后来蒙古人占领建康之后,很快又攻占临安,南宋也随即灭亡,也就意味着定都临安比起定都南京并无多少优势,反而失去了南京拥有的长江水运优势,其周围的独松关和西湖也比不上南京周围的山地丘陵适宜防御。

所以综合来看,虽然南京有着种种弊端,然而就江东甚至南方而言,已经是不错的选择了。

参考资料

布局天下 . 饶胜文

两晋南朝政治史稿 . 陈长琦

* 本文由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缘谷立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地缘谷  > 历史地理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如何评价吕蒙?
两晋南北朝人物志-东晋总结(下)
东晋帝国风云录(六):祖逖北伐
奇怪的晋朝:定都洛阳为何不称东晋,南迁南京却不称南晋?
晋朝和宋朝何其相似
中国古代的王朝,定都江南的为何大多短命?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