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佳作赏读:门外,那片白杨林(散文)

门外,那片白杨林---黄 博

我时常想起故乡大门外的那片白杨林来。

故乡偏安于黄河故道乡村一隅的我,小时候曾有一段时期非常向往繁华的都市,那林立的楼群、闪烁的霓虹灯、宽阔的马路以及川流不息的车辆于我来说,样样都养眼,样样都新奇——进商场、压马路、逛公园、骑木马、爬假山,都是我的向往。随父母到城里姑妈家串亲,总以与表弟玩耍为由缠着父母小住几日,总希望有朝一日城里能有自己的家。

长大后,我有幸在一个不小的城市里读完了高中,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在乌市干起了警务。城市里总算有了自己的一份儿工作。学业、事业使我远离故土,开始面对城市的自然风物、人文景观以及人情世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城市的向往之情渐淡,一切变得平平常常,司空见惯。虽然城市自有它的风韵——繁华、文明,可我越来越发现自己一方面融入了城市,另一方面“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的情感依旧。昔日对城市的向往仅仅是出于新奇,而今虽居繁华城市,可故乡的一草一木,特别是老家房前屋后的那片白杨林还是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头。

白杨林与我同岁,是我出生那年妈妈亲手植下的。我出生的村庄较小,小到只有八户人家。我家房前屋后的空地很多,妈妈就见缝插针,植下两百多棵杨树苗。那是一种速生杨,又叫钻天杨。妈妈说是为我日后读大学、结婚备下的财。

我小学毕业时,杨树林已经初成风景。夏季远望,白杨树牵手挽臂,绿油油的一片,小村淹没在杨树林里,不见一砖一瓦。

村子小,同伴儿也少,常常自个儿玩耍。儿时最大的欢乐就是顺着叫声寻鸟儿。早晨,还未睁开惺忪的睡眼,就听到林子里“笛笛桂儿——、笛笛桂儿……”

“什么鸟儿在叫?”我睁开眼问。

“画眉!”妈一边择菜一边说。

“种咕咕——、种咕咕——……”

“这又是啥鸟儿?”我再问。

“斑鸠!”说着,妈去做饭。

接着就“嘀哩嘀哩——叽、嘀哩嘀哩——叽……”

“打滴溜高高儿——、打滴流高高儿——……”

“吃桑葚子变马猴——、吃桑葚子变马猴……”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呱呱呱咕——呱呱呱咕——……”

…………

好一个百鸟大合唱!

我再也睡不住,于是起床,穿上哥哥的大拖鞋,舒畅地弹着脚趾头进行曲,到林子里找鸟儿。

顺着声源,从这棵树找到那棵树,又从那棵树找到这棵树。白杨树枝密叶稠,仰得我脖子都酸了,还是看不到鸟儿,只能听到鸟叫声。偶尔可见长嘴啄木鸟,发现你在看它,它便机警地躲到树干的另一面,继续用嘴敲击树干:梆梆梆——、梆梆梆——……

几只大蚂蚁往树上爬,挥舞着触角,爬得很快,一眨眼便爬到了树的高处,我不知道树冠上是有美食还是有一场盛大的舞会!

一个转身,在树干的与我同高处捡到了两只蝉蜕,蝉蜕黄黄的,透明,我们叫它爬蚱皮,是一种药材,捡多了可以卖,一分钱一个。

我到县城读初中了,寄宿,此时的白杨树已经有一碗口粗。星期天回家,村头下了校车,绕过铁蛋儿大伯家的墙角,就看见妈妈在大门口那棵杨树下一边织毛衣一边等我。我一喊“妈妈”,妈妈一抬起头,忙放下手里的活儿,站起来,笑盈盈地一边去接我背的书包一边说:“刚才我还到路口望校车呢!咋这么快!?”至今记得妈妈当时是一脸的惊喜!

白杨树的叶子泛着油光,微微蠕动,沙沙作响,似轻弹一曲似水流年;似绘一幅花间织锦!

初夏,杨树林中夹杂的几棵洋槐树开花了,蜜蜂嘤嘤嗡嗡地在花串儿上闹,欢快地舞动着毛茸茸的细腿。馥郁的花香充溢着小村的每一个角落。

月上柳梢头的时候,我们已吃过晚饭。熄了灯,坐到大门口乘凉。

杨树林里的白天阴翳蔽日,夜晚更加幽暗,即使林外月光朗照。有几处光斑漏下来,偶尔来股儿风,风吹树动,光斑在地面上游弋。

我和妈妈静坐着,一边轻声地说话,一边等爸爸下班归来。身上涂了避蚊油,蚊子不敢近前,可妈妈还是有节奏地摇着蒲扇。随着蒲扇一起一落,凉风一缕一缕地吹着我,也吹着我旁边那尊把门的石狮子。

夜深了,清风起。我把头伏在妈妈膝盖上,听“虾虾送眼儿来、虾虾送眼儿来……”的地龙叫,似睡非睡。白杨树的叶子“唰啦唰啦”地响,像下小雨。瞎子阿丙的名曲《听松》中的松涛阵阵似乎没有。如果阿丙亲历当时,应有一曲《听杨》才好,我想。

“哇——哇——……”

小村外的南河里传来几声蛙鸣,断断续续的,有气无力。

“蛤蟆咯哇,四十天吃疙瘩喽(农谚)”!爷爷拖长了声调,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过来催我们睡觉了。爷爷叼着纸烟,烟头儿红红的火光在幽暗的林子里一明一闪!

正想起身,村外传来我熟悉的爸爸摩托车的马达声,接着,一道光柱由远及近……

伴随着犬吠声,爸爸摩托车的大灯把我家门前幽暗的杨树林照亮……

高中,我去了另一座城市。同年,爸爸妈妈离异了。后来我随妈妈去了祖国的边陲——新疆。在新疆,我读完了高中,上完了大学,参加了工作。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去年暮秋,我回乡看望爷爷,白杨林依旧,树上还多了几个鸟窝!看着灰白色的树干,手摸着树干上眼睛状的斑纹,我心中五味杂陈!抱了抱树干,已有合抱粗了。爷爷说去年就想刨了卖成钱,给我在城里买房子添上,可村里几户邻里都不想叫刨!最后,爷爷说了实话:他想刨了卖,谁也挡不住!最后爷爷决定先栽上小杨树,小的活稳了再刨大的!

踏着落叶走近老屋,只见大门落锁,木制大门上的红漆脱落得斑斑驳驳,只有大门旁两尊石狮子依旧瞪着威而不凶的眼,歪头衔着金铃!

打开门锁,推门进院,虽无“兔从狗窦出,雉从梁上飞”,可院子里苦竹疯长,满院杂草丛生,昔日飘香的厨房成了“盘丝洞”。房梁上搭了三个燕窝,燕去巢空,灶台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鸟粪!

一阵秋风吹来,白杨树沙沙作响!一片黄黄的树叶落进我的衣领里!凉凉的!看着半掩的厨房门,不觉泪从中来……

北雁南归,在爷爷处小住几日,与旧友、同学小聚之后,我要返回单位上班了。离开老屋,我再次摸了摸门前的石狮子、抱了抱离大门口最近的那棵白杨!上了车,出小村,我按下车窗,再次回头看了看满树黄叶的白杨林……

车子在奔驰,白杨林距我渐行渐远,故乡的背影渐渐模糊,最后消失于我的视野,可另一片林子却在我脑际清晰起来,那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连队里的胡杨林。

胡杨树多生长于干旱少雨的荒漠、半荒漠地带,能在恶劣的自然环境生长,活着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朽!是中华民族战斗、抗逆精神的象征!它的叶子在10月份儿变黄,那黄色,也和此时我故乡的白杨林一样,光鲜、明丽、润泽,美不胜收!我爱它,等同于爱故乡的白杨树!

想到此,故乡的白杨林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胡杨林在我脑际交替出现,最后融合在一起……

人生是一粒种,落地就生根。作为一名公安干警,我的根不仅在故乡,也在边疆,虽然我离开了故乡的小家,可我没有走出大家——祖国!第一故乡和第二故乡都是我的“母亲”!无论何时,我都有责任和义务去保护她、稳定她,使她繁荣,使她富强!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云祥hggmgj2zkm  > 美文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白杨林【民间文艺】
描写杨树的句子
岿然不动
再见,小区的五棵杨树
再识杨树 郭宏旺
聆听 | 白杨颂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