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土耳其的发家史:从丧家之犬到超级大国的屌丝逆袭!

土耳其——一个活在记忆里的民族和国家


突厥人的后裔?


土耳其是一个很神奇的国家,他们对自己民族的历史感到自豪。

事实上,自称“突厥直系后裔”的土耳其人并不是正统意义上的突厥人。

在古代,中国北方有一个部落叫阿史那,他们一直臣服于草原霸主柔然。直到有一天,他们部族里出现了一位别样的英雄——阿史那土门(伊利可汗),他对柔然可汗说:

“请把您的女儿许配给我!”

“你配吗?你不过是我的奴隶而已,好好干你的活去。”柔然可汗蔑视道。

男人的自尊心不能伤,何况他还是一位大英雄。

于是,阿史那土门开启了复仇之旅。他整合部族,降和铁勒人,然后无情打击柔然人,最后建立了以操突厥语为主体的突厥汗国。此时突厥人的“皇族”是阿史那部落,他们东征西讨,势力达到咸海河中地区。

唐朝建立后,李世民持续对突厥用兵,派李靖灭掉东突厥;唐高宗时,苏定方又灭掉西突厥,至此,阿史那突厥部消亡。

而在中亚地区,突厥人仍然广泛存在,他们形成了自己的部落联盟——乌古斯,历史上称乌古斯二十四部。土耳其人的先祖就是中亚乌古斯诸部的一个小小的分支。

这些乌古斯人(突厥)身体强壮,骁勇善战,虽然他们一直处于“失业”中,但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新工作——雇佣兵。

中西亚历来是战争的温床,阿拉伯人,波斯人,拜占庭人,为了抢地盘大打出手。

不久,塞尔柱人(乌古斯联盟的一支,以首领命族名)进入到了波斯,他们皈依了伊斯兰教,加入到了雇佣军队伍。十一世纪下半叶,塞尔柱人开始征服并迁居小亚细亚各地,随后建立了大塞尔柱帝国。这是一个由征服者建立的国家,幅员辽阔,多民族混居,但政治上很松散,极易崩溃。

随着杰出君主的去世,塞尔柱帝国分崩离析,其旁支在小亚细亚(安纳托利亚)建立了罗姆苏丹国(东方人称拜占庭统治下的小亚细亚为“罗姆”)。突厥人数量很少,而他们占有的土地和城池却很多,而且还要抵御拜占庭人和蒙古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统治者苏丹决定从中亚招募一些他们的“同伴”——乌古斯人。

十三世纪初乌古斯人的一支——卡伊部落从罗姆苏丹国获得了一块封地——瑟于特,它位于小亚细亚西北部,土地相对肥沃。于是,卡伊部落就为罗姆苏丹国镇守边疆,这块封地也成为了日后奥斯曼帝国的发祥地。

卡伊部落本是游牧民族,他们来到小亚以后开始了定居,他们善于学习,懂得如何与人相处,更了不起的是他们的部族出现了一位杰出的领袖——奥斯曼一世(受封卡伊部落首领的儿子)。此后奥斯曼人和小亚的希腊人等原住民混居同处,慢慢地形成了日后的土耳其民族。


杰出的开国之君


奥斯曼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他不仅继承了父亲的遗产,而且还开疆拓土,积极进取,为以后奥斯曼帝国的崛起奠定了基础。

公元1299年,奥斯曼趁罗姆苏丹国崩溃之时正式独立。

伟大人物通常有着不可思议的远见卓识,比如奥斯曼。现在他需要作出选择,是抢夺罗姆苏丹国的遗产还是向西发展。

奥斯曼做了一个聪明的决定,他认为向西扩张比较有利。同时,他与伊斯兰诸强国结盟,高举“圣战”大旗,吸引各地的穆斯林来到自己的账下,团结伊斯兰世界。


在奥斯曼土耳其人的打击和蚕食下,拜占庭帝国节节后退,基本上退出了安纳托利亚半岛(布尔萨除外)。奥斯曼在取得军事胜利之后,他探索着如何治理这个新兴的国家,通过不断地试验和总结,奥斯曼得出以下结论:


战略原则:先西后东,打击拜占庭,联合穆斯林。

政治制度:蒂马尔制度,即“骑士采邑”制,苏丹把土地封给有功的军人,以此作为兵役的补偿,但是土地不可世袭(少部分例外)。

军事制度:实行“西帕希”制,西帕希就是苏丹的的骑士,他们接受分封,是军事地主阶层,为苏丹提供兵役服务,西帕希是奥斯曼帝国的常备军之一。因为西帕希有土地收入,故苏丹不给军饷,省下了一大笔军事支出。

宗教政策:宗教宽容。

奥斯曼不是只会打仗的武夫,他治理国家也比较出色,给后世子孙留下了丰厚的遗产。


奥尔汗一世


继续向西进攻,攻占布尔萨,尼斯等重要城市。

组建土耳其“新军”,也叫苏丹亲兵,或者耶尼切里(战斗力极强)。

巩固统治,完善帝国的统治机构。

占领加里波第,使之成为进攻欧洲的桥头堡。


穆拉德一世


1362年开始西征,占领阿德里安堡并迁都于此,改称埃迪尔内。

1369年侵占色雷斯东部。

1371年在马里查河畔打败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瓦拉几亚和匈牙利联军,占领马其顿。

1377年起向安纳托利亚中部扩张。

1385年再次西征,夺取索非亚,占领保加利亚中部。

随后向东占领安卡拉。

1389年6月在科索沃之战中被潜入军中刺客暗杀。

他是不折不扣的征服者,一生戎马,从未停止。他在位期间,大肆扩张领土,征服东南欧和西亚,最后在科索沃会战中被敌军刺客暗杀,但这场战役土耳其人并没有输掉,反而大获全胜。


巴耶济德一世(巴耶塞特)


科索沃战役:1389年6月15日,塞尔维亚大公拉扎尔领导的巴尔干联军与奥斯曼苏丹穆拉德一世统领的土耳其人之间的一场决战 。战斗异常激烈,巴尔干人民身怀家仇国恨,众志成城,他们在英勇的塞尔维亚大公率领下与嗜战成性的土耳其人展开了生死较量。初期,联军刺杀了土耳其统帅穆拉德一世,获得了小胜;但是,军中即位的巴耶济德并不是容易屈服的人,他整顿兵马,稳住阵线,最终打败了联军。此役后,塞尔维亚贵族精英被屠戮一空,塞尔维亚人民开始遭受土耳其人长达五百年的奴役统治。


尼科堡战役:1396年9月25日,奥斯曼帝国与匈牙利、法兰西以及欧洲各地的军团组成的联军的一场会战。此战中,巴耶济德精妙的排兵布阵轻松战胜了死板的基督教联军,战后,联军约1万名俘虏被斩首,部分贵族被欧洲人赎回。此役严重打击了东欧各国抗击土耳其入侵的信心,尤其匈牙利,精锐丧失殆尽,东欧前途黯淡。


安卡拉战役:1402年帖木儿动员了约20万军队与巴耶济德的土耳其军队在安卡拉附近展开了史上有名的骑兵大会战。两军统帅都是百战百胜的征服者,不世出的军事天才,他们在安卡拉的对决是西亚、小亚甚至东欧的最顶级水平。两军都擅长骑兵作战,军队战斗力极其强悍,但心高气傲的巴耶济德最终败下阵来,他输给了铁木尔。此役后,奥斯曼帝国陷入内乱,巴耶济德的四个儿子互相征战,帝国的扩张暂时终止了。


巴耶济德号称“闪电”,他是欧洲人的梦魇,他是常胜将军,他的作战指挥能力如梦似幻,每一场战役几乎都是战争艺术的体现,他是穆斯林的英雄,基督徒的刽子手。

然而他过于自信,欲望和贪婪占领了他的内心,他被不断的胜利所迷惑。最终,他失去了冷静的头脑和判断力,与帖木儿的交战,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然而代价却不菲——成为了俘虏。


穆罕默德一世


其父死于敌手,他的使命是复兴奥斯曼帝国。

他的功绩不需赘述:结束内乱,恢复了其父时代的奥斯曼领土。


穆拉德二世


他的一生是征战的一生,他继位后,进军东南欧,重塑奥斯曼帝国在基督教人心中的兵威。


穆罕默德二世 ( 法蒂赫)


于1453年攻占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并改名为伊斯坦布尔。

实行宗教宽容政策——米勒特制。


征服者:在欧洲征服了塞尔维亚(1459)、波斯尼亚(1463)、阿尔巴尼亚(1479)等地,在亚洲统一了安纳托利亚。

他是土耳其人心目中的大英雄,他攻陷君士坦丁堡使他的威望空前提高,获得了“征服者” 的外号,他是土耳其历史上划时代的人物。


巴耶济德二世


他巩固了奥斯曼帝国在巴尔干和地中海的统治,他的功绩更多的体现在文治方面。

虔诚的穆斯林,修建清真寺、医院、学院。

保护犹太人,当时西班牙国王大肆迫害异教徒,巴耶济德二世收留了很多犹太人,并且为他们提供政治庇护。


塞利姆一世(冷酷者)


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冷酷帝王,为了巩固皇位,杀死兄弟,对内则残酷镇压起义者。

对外征战上,他取得了辉煌的战绩:

大败波斯,攻占其首都大不里士(极大地削弱了萨法维王朝)


灭掉马穆鲁克王朝,俘获埃及末代哈里发,并夺得伊斯兰世界最高精神领袖职位——哈里发, 埃及(后来独立)、叙利亚、希贾兹、巴勒斯坦和圣地都成为了帝国属地。

皇位继承人制度:钦定接班人,然后杀死其他所有儿子。


苏莱曼一世


他被欧洲人冠以“大帝”的称号,是奥斯曼帝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大帝。

他统治下的奥斯曼帝国, 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等多方面都进入到了极盛时期。

武功方面:

攻占了基督教重镇——贝尔格莱德,随后兵临维也纳城下。

与波斯的战争中占领了大半个中东地区,并将西至阿尔及利亚的北非大部地区纳入到奥斯曼帝国版图。


文治方面:立法者(卡努尼

从奥斯曼开始,帝国十位苏丹,代代明君,他们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自己的事业,他们不敢懈怠,如履薄冰,一步一步使帝国强大。


帝国极盛时期,北境从奥地利直至俄国境内,西起非洲摩洛哥,东至里海和波斯湾,南境一直伸入到非洲马格里布和阿拉伯半岛南端也门,囊括今欧﹑亚﹑非近40个国家和地区的土地,领土面积约600万平方公里。


但是,这一切都是曾经的荣耀,它属于为之奋斗的伟大君主们;至于帝国的后半段历史,则令人惋惜,帝国慢慢地老去,后继的苏丹们也大都失去了雄心。


帝国的衰落


大航海时代

在历史课本中我们学到了一个知识点——新航路的开辟。

至于为什么欧洲人要进行新航路开辟,原因很简单,奥斯曼土耳其人控制了旧有的商路,欧洲人想要获取亚洲的商品就必须重新打通一条商路。随着科学的发展和技术知识的积累,葡萄牙和西班牙率先开始了新航路的探索。

欧洲人这次的探险意义重大,他们发现了新商路,开辟了一个新时代。

十七世纪以后,欧洲资本主义经济快速发展,资产阶级登上了历史舞台。英国、法国、荷兰等西欧主要国家陆续崛起,虽然欧洲内部仍有纷争,但总体上欧洲人以向外拓展为主。

现在基督教国家有了捍卫自己文明的实力,他们把目光锁定在了曾经不可一世的奥斯曼帝国身上,是时候了,基督教国家联盟开始了对土耳其人的复仇。

在这次历史转变的过程中,奥斯曼帝国没有抓住机会,这个昔日雄霸欧亚非三大洲的伊斯兰帝国已经垂垂暮矣,它失去了对新事物的热情,对未来世界茫然无知。既然我已经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那就知足吧,我要开始享受我的胜利果实,苏丹们这样来宽慰自己。

面对欧洲人的威胁,苏丹们无力应对。

一方面,奥斯曼帝国的敌人太多了,东北方向上是霸业徐图的沙俄帝国,正北方是日益崛起的哈布斯堡帝国,东部边境上正在与同教的萨法维王朝争雄,另外,英法两国也已经露出了獠牙,土耳其外部环境恶劣到无以复加。

另一方面,帝国自身的实力已大不如前,内乱不止,内耗不休,军事实力难以招架欧洲列强的坚船利炮。

土耳其人的反思

那是什么原因造成帝国的衰落呢?

第一,帝国的皇位继承制度。奥斯曼帝国苏丹一般会把诸子委派到地方省份任职,然后锻炼其理政能力,等老苏丹去世后,哪位皇子先返京,哪位皇子便继承皇位。

其实,这和吃鸡游戏一个道理,开局被扔到一个资源区,然后发育,壮大,等老苏丹死亡的消息一公布,诸位皇子便要展开激烈的竞争,在途中,你可能会被伏击,你可能会被队友杀死,你可能不熟悉地图,最终,谁先到达安全区谁就获胜。这种继承制度很“野蛮”和暴力,不过土耳其人喜欢,它确实能选出能力非凡的继承人。

然而好事总会出现意外,皇子若想回京,必须时时掌握皇宫的信息,所以,皇子需要宫廷耳目;继承皇位后,想要稳定局势还需得到土耳其新军的支持。后来的苏丹直接宣布继任者可以处死未继位的皇子,可见皇位之争是多么的血腥和无情。

奥斯曼也不例外,手足相残而且合法化

奥斯曼帝国的这种嗣位制度其实非常脆弱,它不像中国古代的嫡长子继承制度,也不像欧洲的议会制衡,慢慢地,它会弊病丛生,激起惨烈的宫廷斗争。即使苏丹继位成功了,但必须依靠禁卫军(新军),如中国唐朝的神策军一般,此时的土耳其新军跋扈嚣张,争权夺利,经常擅行废立。而苏丹们则渐渐地失去了对帝国的控制,面对强敌环伺,苏丹已无暇顾及,帝国的衰落不可避免。

第二,帝国高层的政治斗争严重地消耗了帝国的实力。

因为苏丹的大权旁落,帝国实权被外戚宦官和权臣大族所掌握。这一幕幕我们太熟悉了,中国古代的王朝也不是这样被掏空的吗?

第三,军事制度的崩溃。

奥斯曼帝国的常备军有两只系统,一是“耶尼切里”(土耳其新军),这是苏丹的亲兵,人数不多,(从一千人到苏莱曼时期的三万人左右)但是训练有素,军事素质过硬,对苏丹和帝国绝对忠诚,他们来自东南欧的基督徒家庭,后被强迫改宗。这只军队是奥斯曼苏丹扩张领土的“杀手锏”,通常被当做奇兵使用,不过,付出的多,收获的也多。

新军的待遇非常优厚,任何士兵只要凭军功就可以升迁,甚至做到“维齐尔”(宰相),历代苏丹也都优待他们。后来随着帝国对外战争的停歇以及内部的腐败,耶尼切里开始蜕变,从头到根,腐烂到了极点,军队人数大肆膨胀,职位世袭,稍不合意就发动政变,他们已经成为了帝国的毒瘤,严重阻碍了国家的革新。


帝国另一支军队是“西帕希”,作为帝国的主要骑兵队伍,在十六世纪以后开始衰落,逐渐被耶尼切里所取代。

第四,蒂马儿制开始解体。帝国的土地问题无法解决,土地兼并愈演愈烈,阶级矛盾加剧,人民起义此起彼伏,帝国的根基开始动摇。

第五,民族主义的最后一击。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是众所知周的“民族大监狱”,在帝国内部生活着众多的非土耳其民族,他们饱受压迫和歧视。当民族主义风暴席卷帝国时 ,各族人民掀起了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其中巴尔干半岛的民族独立运动风起云涌,如疾风暴雨般猛烈,南斯拉夫人不屈不挠的反对民族压迫的斗争使帝国在欧洲的殖民统治风雨飘摇,几近瓦解。


一战结束以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最终解体,所幸的是安纳托利亚半岛还在土耳其人手里,并且,他们之中还出现了一位救星——凯末尔。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激扬文字9tx22v  > 西亚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帖木儿打得奥斯曼土耳其分崩离析,崛起推迟了一百年|文史宴
奥斯曼帝国(3)
土耳其领土变化
蒙古风云52 征服者的绝唱(三)决战安卡拉
奥斯曼土耳其征战服欧洲:尼柯堡击溃十万十字军
从霸主沦为“欧洲病夫”:奥斯曼帝国的疆域变迁史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