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为环保大国,为何不顾国际社会反对,肆意捕杀鲸鱼?

2009年,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长片颁给了由路易·西霍尤斯执导的《海豚湾》。

该片讲述了一群动物保护人士冒着生命危险,克服重重难关揭开日本太地町渔民残忍捕杀海豚的经过,该片上映后即在全球引起强烈反响,大量环保人士涌入日本太地町进行反对活动。

 

《海豚湾》电影海报

迫于巨大的压力,当地渔民不得不在捕杀上大量节制。然而时隔9年后,据报道,太地町决定在今年9月1日重启捕杀海豚的行动。

在今年9月举行的第67届国际捕鲸委员大会上,日本呼吁恢复商业捕鲸,遭到澳大利亚为代表的多国强烈反对,澳大利亚曾在2010年将日本南极捕鲸诉至国际法院。

▲太地町捕杀鲸鱼现场


一、捕鲸曾是全球最繁荣的产业链

鲸,作为一种海洋资源,身上具有十分重要的经济价值,可谓全身上下皆是宝。

鲸肉营养高、富含高蛋白;在油井未被发现时,提炼的鲸油可作为多种工业原料,如蜡烛、润滑油、化妆品、香料等,所谓的龙涎香也正是从抹香鲸里提取的。

另外还可用于医药行业,如鱼肝油,就是从鲸类的肝脏中提取的;此外鲸皮也可制作成皮革及衣服。

19世纪英国工业革命之后,机器制造业迅速发展,捕鲸成为了一条风靡全球的产业链,其产生的高额利润刺激着无数人奔向大海,投身捕鲸行业

拍下《海豚湾》的美国,捕鲸业在19世纪曾是这个国家最为繁荣的产业之一,相关从业人员近10万,仅1846年1年,美国捕鲸总量已近万头。

而在挪威,捕鲸人发明了捕鲸炮,利用它,挪威捕鲸的航迹遍布北大西洋以及南半球的大部分新海域,其中就包括鲸量丰富的南极,他们在那建立了人类第一个捕鲸基地,1910年捕鲸季,总量达到1万多头。

在1930-1931年的捕鲸季,英国和挪威在南极海域捕获43000多头鲸鱼,鲸油高达60万吨,成为人类捕鲸史上的最高峰。

上世纪的捕鲸行业


二、国际法的出现


上世纪以来,由于人类的大量捕杀,多种鲸类处于濒危状态,而行业乱象危及着各国的利益,挪威作为捕鲸大国,呼吁成立机构,协调捕鲸活动,事实上是为了更好的瓜分资源。

 

然而实际效果并不理想,由于各项条款的缺陷以及各国之间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情况非但没有改善,反而出现了南极海域个别鲸类被捕捞殆尽的情况

 

这种情况在二战后得以好转,挪威等捕鲸大国成立了国际捕鲸委员会,制定了《国际捕鲸管制公约》,公约规定了每年各国捕鲸的上限,提供配置额。

1949-1978年实际捕鲸量与配额

从图表可以看出,在1949-1959年,10年有6年实际捕鲸量超过了配置额,根本原因在于战后对鲸油的需求量增加,以及公约的各种缺陷

要知道,各国在成立委员会时的初衷是为了资源的合理分配,而非保护,为了商业利润,在鲸存量下降的情况下,他们依然会设置较高的配额,这种情况导致的恶果是,原本公信力缺失的委员会在管理上更为软弱,导致自身影响力严重不足。

直到20世纪60年代全球环境运动的兴起,1982年增设《禁止商业捕鲸》才宣告了捕鲸时代的结束。


三、为何当代日本成为捕鲸大国?

 

日本的捕鲸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

 

一个方面,日本作为一个岛国,拥有丰富的海洋资源,二战失败后,由于蛋白质的缺乏,鲸肉作为肉食进入日本市场,成为日本饮食中密不可分的元素。1947年,鲸肉供应量占当时全国肉食总供应量达46%,达历史最高值。



1932-1973年日本鲸肉占比

 

尽管食用鲸肉的数值逐年下降,但一直到1973年依然能维持10%左右,更有一批只食用鲸肉的人群。

 

可以想象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日本人,鲸肉作为主要肉制品,与食用其他鱼类并没有什么区别。需求带动了鲸肉市场,更培养了一批捕鲸为生的从业者。

但是由于1982年《禁止商业捕鲸》的颁布,食用鲸肉成为了一种违法行为,无法在市场上流通,这对日本消费者无异于侵犯了个人权利,同时它也损害了日本捕鲸从业者的利益,因此日本非法捕鲸依然在国内得到支持。

 

另外,在20世纪全球捕鲸的风潮下,鲸油作为一种重要的经济来源,为各国赚取了巨额利润,但战后石油的发现,捕鲸失去了它的经济效益,各国的捕鲸船队由此大量衰减。

这对于日本的鲸肉市场来说冲击甚小,也就没有同各国一样删减捕鲸船只。

日本的鲸肉市场

另一方面,日本多年来的经济持续低迷、人口老龄化、少子化提升就业率、促进经济增长成为日本执政党上台的重要目标

如果《禁止商业捕鲸》在日本执行,势必会造成捕鲸从业者的失业,因此不管是一党独大的自民党、还是其他党派,均支持商业捕鲸。

捕鲸问题关系到政治时,就显得愈发复杂。

在日本,由于三权分立,权力来自于立法,有关捕鲸问题属于《渔业法》范围,在日本归属于农林水产省,拥有绝对的决策权,他们的主要官员大都毕业于东京大学的水产系,在支持商业捕鲸方面他们拥有共同的价值观。

其次,日本一直是自民党掌握着执政权,负责水产基本政策的草拟与制订的成员都是自民党的国会议员

现任水产基本政策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铃木俊一,其父亲正是前日本首相铃木善幸,他在未入阁时就曾作为全国渔业合作社联合会工会委员长,活跃于日本水产界,拥有广泛的影响力,该联合会在成立之初就是支持商业捕鲸的,这造就了铃木善幸的政治立场,也造就了其儿子铃木俊一的政治立场

商业捕鲸

在国际上,国际捕鲸委员会的成立初始,是为了全球鲸业的有序发展。由于非捕鲸国的增加,该委员会已经从“支持捕鲸”变成了“反捕鲸”。

日本由此认为国际捕鲸委员会违背了‘确保捕鲸业健康发展’的核心宗旨,故多年来一直游走各国,提供经济援助,以求在投票时支持日本的商业捕鲸,恢复委员会的常态。

国际捕鲸委员会

2006年6月,国际捕鲸委员会第58届全体大会的召开,以33票赞成、32票反对,通过了《圣基茨和尼维斯宣言》,使日本取得阶段性的成果。

宣言申明“未来各国应按照《国际捕鲸管制》及其他有关国际法的规定,努力恢复国际捕鲸委员会的常态,尊重各国各地区风俗多样性,尊重靠海民众的传统……”

同时在《国际捕鲸管制》中,日本钻取了条例的空子,放弃抵制《禁止商业捕鲸》,转而以科学研究为由大量捕杀鲸鱼,由于鲸类的稀缺性,目前尚未出现人工养殖鲸鱼技术,日本以此为由猎捕鲸鱼。

在日本的历史上,曾经是有关于人工养殖技术成熟,而放弃远洋捕捞的成功案例的。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由于金枪鱼养殖技术的成熟,日本水产厅曾大幅削减金枪鱼远洋捕捞船只,这一政策被称为“减船政策”。

▲截至2016年,自1985年以来各国捕鲸数量,日本最高

日本以此为由,提出尚未研究出人工养殖鲸鱼的技术,需要大量捕捞鲸类作为科研材料,但事实上在这30年来,有关鲸鱼的科研内容极少,这可能是由于国际强烈的反对声音与阻扰,导致研究数据的缺乏,也可能是日本本来就是将此作为继续捕杀的理由。

关于日本捕鲸问题是呈现多方原因的,一方面由于国际捕鲸委员会公信力的缺失,另一方面捕鲸影响着日本国内的经济,且在政治上得到较大的支持,因此要想解决捕鲸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者: 李菜单 编辑: Thomas (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9tx22v工人  > 亚洲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捕鲸问题
日本不惜犯众怒也要重启商业捕鲸,到底为哪般 | 大家
血色“海豚湾”=看完后,触动很深
杀死一头领航鲸
看了这部纪录片,我找到了比日本人更冷血的捕鲸恶魔
海洋上的生死之战——血雨腥风的捕鲸业历史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