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梁山义军
善于用间的特种兵团

文 |郭晔旻
 
 

  按照《水浒传》里的说法,梁山泊的一百零八条好汉与淮西王庆、河北田虎、江南方腊一起并称当时的四大“寇”,想必“白衣秀士”王伦与杜迁一起落草之时,是绝对想不到会有这样一天的……

  《水浒传》第四十六回“宋公明一打祝家庄”,对于梁山来说,祝家庄是个劲敌,为了攻打它,梁山的机动兵力可谓是倾巢而出,乔装打扮探路的杨林被捉,最终石秀从老人口中问出了盘陀路走法

  

八百里水泊

  《水浒传》里第一次出现“梁山泊”这个地方已经是第十一回的事情,作者借“小旋风”柴进之口,道出了“山东济州管下一个水乡,地名梁山泊,方圆八百余里”。

  梁山今天还在山东省梁山县南,但泊子早已消失了。古代在梁山以南,本来有大湖叫大野泽。五代时期,黄河溃决,洪水灌入,湖面逐渐扩大。北宋时,黄河洪水又多次灌入,到神宗熙宁(1068-1077年)以后,湖面更扩大到周围八百里,使得梁山变成湖中的岛屿。后来金朝时河道南移,泊子逐渐涸成平地。元末再因黄河洪水关系,成为大湖泊。明时逐渐缩小,至15世纪50年代又完全成为平地。

  在《水浒传》描述的北宋徽宗时期(12世纪初期),梁山泊的水势极盛,大水迷漫,极目无涯。数百里之中,蒲苇从生,港汊纵横。地形复杂险要,景色荒凉可怖。梁山诸峰及附近各山又处在水泊包围之中。荡荡大水之中突兀地耸起几座孤零零的山峰,山凭水势,水增山危,真是好一派天险。

  从防守角度来看:彼时的梁山泊水势浩大,情况复杂,官兵一般不敢进入。一旦进入梁山泊,满目皆是遮天蔽日的芦苇草荡,到处都是纵横的水道,就如同进入迷魂阵一样,晕头转向,不知何去何从。而起义军便可利用自己所熟悉的地形,借助芦苇草荡作隐蔽,发挥自己水上作战的优势,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阮氏三雄带着几十个庄客就可以大败何涛的五百官军就是一例。即使敌人靠近山寨,起义军也可退守梁山主峰虎头峰(今天的当地人称之为“宋江寨”),这个虎头峰位于梁山最南端,和梁山泊水面相对高度约170米,东、西、南三面山坡陡峻,居高临下进行守卫,敌人根本无法攻上。只有从北坡进攻,然而北坡通向虎头峰的是一狭隘的山梁,山梁两侧皆为峡谷,谷深水急,峭壁悬崖,这就是形势险要的梁山“黑风口”。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只要扼守住“黑风口”,敌人根本无法攻下梁山主峰。王伦挑中这里当强盗说明他还是有一些知识分子的眼光。

  晁盖,梁山第二任寨主,他被暗箭射死后直接导致梁山泊的改朝换代

  可惜梁山泊落在王伦手里,实在也有些暴殄天物。王伦只是一个落第秀才,显然没有什么本事。杜迁、宋万两个人日后在一百单八将排名只列82、83名,足见实力也是有限得很。直到林冲雪夜上梁山之时,这三人已落草多年,手下仍然只有七、八百喽啰,说是打家劫舍,稍大点的村寨恐怕也打不下来,譬如作为地主团练武装的曾头市就能拉出五六千兵马,这还是作为“大金国人”外来户的曾家建起的营寨,至于其余地头蛇就更不是王伦这帮人能惹得起的了。结果,开在水泊边上的朱贵酒店,不但是个梁山接头据点,而且也是梁山众人仰赖的财源,被王伦用来“探听往来客商经过”;有财帛的来到这里,轻则蒙汗药麻翻(这是劫财),重则登时结果,“将精肉片为羓子,肥肉煎油点灯(这是劫财夺命)”。这帮人开黑店的名声大概早已远扬,要不然也不会等到林冲下山去取投名状之时,苦等数日,要么“并无一个孤单客人经过”,要么就是“一伙客人约有三百余人,结踪而过”,最后也只有杨志这般急于赶去东京汴梁的外路人才会自投罗网了。

  要是梁山泊就这么被王伦几个人占了下去,苟安一时大概不会有啥问题。从《水浒传》的描述看,高太尉一定用蹴鞠之术把道君皇帝伺候得很舒服,以致大宋境内遍地反贼,开封府里却仍旧是歌舞升平。且不说方腊在江南建号称帝,像鲁智深、武松这样身背杀人重罪的人在二龙山落草居然也没人搭理;甚至清风寨隔壁就是反贼盘踞的清风山,要不是“矮脚虎”王英抢了知寨夫人,估计双方还会继续“和平共处”下去,至于区区梁山泊恐怕就更不会引来官军的重视了。

  这样的情况从晁盖等七人智取生辰纲之后上梁山、林冲火并王伦奉晁盖为山寨之主时开始发生了变化。“晁盖与吴用等众头领计议,整点仓廒,修理寨栅,打造军器——枪、刀、弓、箭、衣甲、头盔”,终于看起来有些整军经武的样子了。等到宋江带着李逵、花荣等人上梁山之后,更是山前设置三座大关,掘港汊,修水路,开河道,整理宛子城垣,修筑山前大路。兵符、印信、牌面、衣袍、铠甲、五方旗号乃至钱粮筵宴都有了专人负责,一个占据八百里水泊梁山的军事政治实体已是初具雏形。

  石秀因好打抱不平,外号“拼命三郎”,三打祝家庄,石秀故意让孙立捉住,混入庄内作了内应

  

用间为先

  在梁山的各项组织机构建设中,最重要的恐怕是建立了一个严密的谍报网络。《孙子兵法》有“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不穷”的说法,梁山义军对于谍战这条无形战线实在是颇为重视的。全盛时期的梁山既有谍报指挥神经中枢,也有分布四处的基层组织;有最高头领,也有中下级谍报官员。“掌管机密军师”的吴用,乃是谍报指挥机构的首脑,神行太保戴宗是“总探声息头领”,下属又分为“马军小彪将兼远探出哨头领一十六员”“四店打听声息,邀接来宾头领八员”“军中走报机密步军头领四员”。即是说直接负责谍报机关工作的有三十员头领,约占全部头领的三分之一。兵书云,“明君贤将,所以动而胜人,成功出于众一者,先知也”。梁山头领深谙此中之味。随着军事斗争的发展,他们总是不断地强化谍报机构。

  王伦时代,梁山只有朱贵酒店这一个兼做黑店的基层谍报组织和“情报联络站”。但当宋江等人入伙后,“白龙庙英雄小聚义”时,梁山上已集聚起二十九员头领,吴用及时指出:“可再设三处酒馆,专一探听吉凶事情,往来义士上山。如若朝廷调遣官兵捕盗,可以报知如何进兵,好做准备。”于是派遣童威、童猛弟兄带领十数个手下去地势开阔的西山开店,令李立带十数个伙计去山南边那里开店,又令“石勇也带十来个伴当去北山那里开店”,加上原来的朱贵酒店,等于是在八百里水泊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布下了谍报据点。

  其效果简直是立竿见影的,石勇酒店在《水浒传》中的首次出现,即是将刚刚结识的杨雄、石秀送上梁山,从而引出了梁山义军的第一场大战:攻打祝家庄。

  当然,在此之前义军并不是不曾下过梁山,为了营救落难江州的宋江,梁山好汉大闹江州。劫法场时,杀得兴起的李逵只拣人多处,“一斧一个,排头砍将去”,“不问军官百姓,杀得尸横遍地”,围观群众无辜遭殃,读来令人心悸不已。但整场战斗,即便是把晁盖为首的十七个梁山头领,带了八九十个悍勇壮健小喽啰,与浔阳江上来接应的张顺、李俊等四十多人算在一起,也不过“一百四五十人”,而攻打祝家庄时的威势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对于梁山来说,祝家庄当然是个劲敌。这一个村庄就有“一两万人家”,按一户一丁的标准,就能拉出上万壮丁,其中更有“一二千了得的庄客”(家丁),着实不容小窥。兼之“祝家庄又盖得好,占着这座独龙山冈,四下一遭阔港。那庄正造在冈上,有三层城墙,都是顽石垒砌的,约高二丈。前后两座庄门,两条吊桥。墙里四边,都盖窝铺,四下里遍插着枪刀军器,门楼上排着战鼓铜锣”。

  有鉴于此,梁山也派出重兵。宋江带领的先头部队就是三千步兵、三百骑兵。殿后的林冲等人也是三千小喽啰,三百马军。后来军师吴用又带来五百原先用来守护大寨的援兵,梁山的机动兵力称得上是倾巢而出了。如此兴师动众,为的只是出口恶气——梁山攻打祝家庄起因有二。其一是,时迁等人来投奔梁山时,在祝家庄酒店里偷吃了店家的报晓鸡,被祝家庄人当作梁山泊贼寇捉了去,使梁山泊的名声受辱;其二是祝家庄人太猖狂了,居然在庄上扬起两面白旗,上书:“填平水泊擒晁盖,踏平梁山捉宋江。”这对于满腔热血,受不得半点窝囊气的梁山好汉来说,是可忍孰不可忍。

  《水浒传》毕竟只是小说,而不是《三国演义》那种历史演义,而是英雄传奇。所以,它写战争,力求快意,不写沉闷、冗长的战争准备过程。给人一种感觉,像梁山众人是随时都可以出击,无须战争动员、战役准备、更加不需考虑后勤补给似的。故而,从军事战略的角度来看,祝家庄之役最值得注意的亮点正是用“间”。宋江因“听得说祝家庄里路径甚杂,未可进兵”,故与花荣商议:“且先使两个人去,探听路途曲折,知得顺逆路程,却才进去,与他敌对”;并且派石秀、杨林乔装改扮去探路。但当久等石秀、杨林不回,又得知庄内捉了一个细作,宋江沉不住气了,“忿怒道:‘如何等得回报了进兵?又吃拿了一个细作,必然陷了两个兄弟!我们今夜只顾进兵杀将入去,也要救他两个兄弟’”,盲目驱众深入祝家庄,实在犯了兵家大忌,结果为祝家庄曲曲折折的盘陀路所困,险些全军覆没。恰恰是及时赶到的石秀打探出了祝家庄盘陀路的走法,以及敌人以烛灯为号的秘密,才使得梁山大队人马得以安全撤出。

  《水浒传》第四十九回“吴学究双掌连环计”,吴用巧妙安排新投梁山的孙立一伙作为内应打入祝家庄内部,为梁山义军布置藏在敌人营盘里的“特洛伊木马”

  

谍战祝家庄

  接下来的梁山军二打祝家庄在战场上简直是一场惨败:梁山好汉“被一丈青捉了王矮虎、栾廷玉锤打伤了欧鹏,绊马索拖翻捉了秦明、邓飞”,几乎折尽锐气,就连宋江自己也差点成了扈三娘的俘虏,最后也只是靠林冲活捉扈三娘挽回了一点面子。但在用“间”上依然是成功的:在“二打”之前,宋江前往李家庄拜访李应,从李家庄主管杜兴处得知“若是将军要打祝家庄时,不须提备东边,只要紧防西路。祝家庄上前后有两座庄门:一座在独龙冈前,一座在独龙冈后。若打前门,却不济事;须是两面夹攻,方可破得。前门打紧,路杂难认,一遭都是盘陀路径,阔狭不等,但有白杨树便可转弯,方是活路,如无此树,便是死路”,知道了许多攻打祝家庄的注意事项。

  为了攻克祝家庄,军师吴用带来了援兵,更展开令人眼花缭乱的谍报战。先是登州小节级乐和,把亲戚解珍、解宝(两猎户)被捕入牢讯息密告“母大虫”顾大嫂(也是亲戚),顾大嫂利用这一情况,策动聚义举事,并对身为朝廷高级武官的丈夫登州兵马提辖孙立进行“策反”,使孙立入伙聚义。于是,又有顾大嫂等化装入牢,救出解氏兄弟的行动。他们劫牢后,便寻到梁山情报站的石勇(这是石勇酒店在小说中的第二次出现),并献了一个“里应外合”的计谋。

  孙子说:“事莫密于间”,已经入伙梁山的孙立、解珍、解宝、邹渊、邹润、孙新、顾大嫂、乐和等八人能顺利打入祝家庄内部,在于设计的周密,毫无使人生疑之处:首先,孙立与祝家庄的枪棒教头栾廷玉是同门师兄弟,“特来相探”,本在情理之中;其次,孙立原就是登州兵马提辖,现伪称对调来郓州,专门“提防梁山泊强盗”,亦属正常;再者,孙立、孙新都有妻室老小随行,加之带有许多行李车仗人马,也确实是换防的样子。结果,在祝家庄,孙立便充当“内间”的角色,在宋江的暗中配合下(故意让石秀被孙立生擒),更取得敌人信任,这就为梁山义军布置了藏在敌人营盘里的“特洛伊木马”。

  与此同时,吴用又以被俘的扈三娘为砝码,软硬兼施,逼迫扈家庄方面(扈成)答应:“今番断然不敢去救应他(祝家庄)。若是他庄上果有人来投我时,定缚来奉献将军麾下”,拆散了祝家庄与扈家庄的联盟,令祝家庄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待到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宋江驱动梁山军四路围攻祝家庄。等到祝家庄的主力大约“九百骑”在栾廷玉与祝虎、祝彪率领下出寨迎战后,孙新等人砍翻了数十个守监房的庄丁,放出了七个被俘的梁山头领,顾大嫂更是直奔后宅,将祝氏妇人“一个一个尽都杀了”,寨主祝朝奉眼看“头势不好,待要投井时”,也被石秀一刀砍杀。至于孙立,“带了十数个军兵,立在吊桥上”,截断了祝家人马回寨救援的道路。小说里只用宋江一句“只可惜杀了栾廷玉那个好汉”带过栾氏的结局,想来此人眼看大势已去而做困兽之斗时,终于已经醒悟中了梁山诡计,可惜已是追悔莫及了吧。不但祝家庄就此遭遇了灭顶之灾,甚至已经暗通梁山的扈家庄也遭到了池鱼之殃,又是李逵“杀得手顺,直抢入扈家庄里,把扈太公一门老幼尽数杀了,不留一个”。而打下这两个庄园,光是祝家庄就“得粮五千万石”,“抄掠到金银财宝,米麦粮食,尽行装载上车,回梁山泊给散各都头领,犒赏三军”,对缓解梁山“山寨人马数多,钱粮缺少”的窘境自然也大有用处。无论梁山宣传的“劫富济贫”是不是真的给当地百姓带来了实惠,精彩至极的“三打祝家庄”的确标志着梁山泊军事谋略臻于成熟。

  “母大虫”顾大嫂对身为朝廷高级武官的丈夫登州兵马提辖孙立进行“策反”,使孙立入伙聚义,劫牢救出解氏兄弟

  

特种兵团

  “三打祝家庄”的尾声是吴用派遣“圣手书生”萧让、“玉臂匠”金大坚、“通臂猿”侯健等人假扮知府与虞候等人,将李家庄的李应诓上梁山入伙。平心而论,这几个头领武功平平,所以从来不曾冲锋陷阵,但却是梁山中不可或缺的“特种兵”。在《水浒传》里,宋江显得热衷收纳旧朝廷军官和土财主——这当然是为了谋求“招安”时有更多人支持,这从另一事上也可见一斑:接受招安后宋江讨平王庆,班师回京,朝廷又一次不加恩赏,还张榜禁约众弟兄入城时,请求“军师做个主张”,杀回梁山泊的都是李俊、张顺、阮氏三雄等造反上山而非归降的旧官吏。而吴用则属意专门发展特种兵。最快的信息载体——“神行太保”戴宗,雕刻兵符印信的金大坚、萧让等等,都是吴用设计发展上山的。据统计,包括军事技术、制造专业的这种专门技术人员在一百零八将中有30余位,当然不都是吴用发展入伍的,但吴用能随才器使,让他们发挥特长。使梁山逐渐成为一个带有割据政权色彩的“小政府”,医疗卫生、土木建筑、兵器制造、马匹管理,条例档案(裴宣)等,已是一应俱全。

  至于在一百单八将里排行倒数三位的“金毛犬”段景住、“鼓上蚤”时迁、“白日鼠”白胜,此三人无一例外全是贼:段景住是“盗马贼”,“白日鼠”之号即表明了他的身份是贼;而时迁则是以偷徐宁金甲著名的神偷。此三人虽然在人品上显然被其他梁山好汉鄙视,石秀、杨雄上梁山时差点被晁盖砍头,就是因为时迁“把梁山好汉的名目去偷鸡吃”坏了梁山形象,但毕竟小偷也算是个技术工作(否则就是强盗了),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一支特种部队。

  “小李广”花荣,在各路豪杰之中,以善射而言,花荣实在堪当魁首,他曾在战场上狙下无数敌将

  既然是武装部队,终究要战场见高下。平心而论,《水浒传》写沙场斗阵是有名的可厌不足观处,比兵书上的阵法假而玄,比真的阵战陋而死。但即使在战场之上,梁山好汉也有自己的特种兵,这就是承担狙击手角色的“小李广”花荣。如今把使用精准的轻武器对特殊目标或者重要人物进行远距离摧毁和暗杀称为“狙击”。而在冷兵器时代,射箭则是最有效的狙击方式。尤其是宋朝民间射箭风气颇盛,北宋时期,民间有“弓箭社”,有数十万成员,他们“带弓而锄,佩剑而樵”,或训练或竞技或娱乐,培育出相当多的神射手。《宋史·兵志》记载,有官员对于“射中者,视晕数给钱为赏”。晕,就是圈,类似当今靶子上的环,当时为考核射箭精准与否,在靶子上画出大小不一的同心圆为目标,然后召集士兵在距离二十步的地方引弓射箭。除了不曾说出十环、九环这样的术语,与现如今的评比方法没什么分别。《水浒传》里“暗箭伤人”事例其实不少,最重要的自然是晁盖被暗箭射死,直接导致梁山泊改朝换代。但在各路豪杰之中,以善射而言,花荣实在堪当魁首。

  在梁山泊好汉的排行榜上,花荣只排行第九,犹在关胜、林冲、秦明、呼延灼之后。但在战场之上,花荣的作为其实是超过其余这几位武将的,日后金圣叹就称赞,“花荣自然是上上人物”。早在江州劫法场救下宋江之后,江州城内官军“约有五七千马军,当先都是顶盔衣甲,全副弓箭,手里都使长枪,背后步军簇拥,摇旗呐喊,杀奔前来”。眼看众寡不敌,正是花荣“偷手取弓箭出来,搭上箭,拽满弓,望着为头领的一个马军,飕地一箭,只见翻筋斗射下马去。那一伙马军,吃了一惊,各自奔命,拨转马头便走,倒把步军先冲倒了一半”。众多好汉们趁势“一齐冲突将去”,才杀退了来势汹汹的官军。而在“一打祝家庄”时,紧要关头,又是花荣“拈弓搭箭,纵马向前,望着影中只一箭,不端不正,恰好把那碗(祝家庄用作指挥信号的)红灯射将下来。四下里埋伏军兵不见了那碗红灯,便都自乱撺起来”,这才使梁山军马逃出了重围。日后,花荣更在战场上狙下无数敌将:攻打高唐州中射死薛元辉,攻打大名府射杀李成副将,攻打曾头市时射中曾涂,救了即将中枪的吕方,曾涂中箭落马后被吕方、郭盛杀死。难怪小说借吴用之口,称赞花荣“休言将军比小李广,便是养由基(春秋时期神箭手)也不及神手。真乃是山寨有幸”。这样一支兵强马壮兼之拥有各色特种兵的水泊梁山义军,随后更是频频攻州略府,虽然不能像李逵在刚上山时所说那样,“晁盖哥哥便做大宋皇帝;宋江哥哥便做小宋皇帝;吴先生做个丞相;公孙道士便做个国师;我们都做将军;杀去东京,夺了鸟位,在那里快活”,终究已成为大宋朝廷的心腹之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宜境木森  > 《水浒》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文哲:水浒干部队伍的变化
水浒调兵遣将的玄机(鼎盛期,连载十九)
名著导读《水浒传》
《水浒传》中108将上梁山的顺序?
宋江指使孙立射死晁盖,却为何嫁祸史文恭?
谁杀死了晁盖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