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联系客服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城思|丧钟为谁而鸣,《大明王朝1566》第三十二集



丧钟为谁而鸣,《大明王朝1566》第三十二集

冬至瑞雪,严党的末日也快到了。

当严嵩疲倦地听着《西厢记》的唱曲,皇城之内的玉熙宫,嘉靖正因一笔账怒不可遏。算珠声噼噼啪啪,算账者不敢懈怠,鄢懋卿南下巡盐所得的具体数目,终于确定为三百三十万两,确如他本人所报。其中,两百三十万两收入国库,以备年末京官的俸禄和京城各部门的开支。剩余一百万收入严世蕃掌管的工部,实为嘉靖帝的私房钱。鄢懋卿这一南巡,运回京的税银就压过去年和前年,巡盐御史在两浙、两淮所收盐税的总和!这是为何?莫非鄢懋卿生财有道?此时,在嘉靖身边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吕芳道出了原因:

“是。两淮、两浙的盐银,从太祖爷到成祖爷,每年都能收上千万的税,此后一年比一年便少了。有些部分,确是直接调给南京那边,充做公用了,但怎么也不能像前年、去年,一年只能收一百多万。今年鄢懋卿一去,就收回了三百三十万,原因只有一个:那些管盐的衙门,都是严阁老、小阁老(严世蕃)的人,钱,被他们一层一层的都贪了。上下其手,铁板一块。派人去查,那是一两也查不出来,可只要鄢懋卿去了,他们都会乖乖地献出来。说句伤心的话,大明朝国库的钥匙,一半都捏在他们手里。朝廷要用钱,这道门,只有他们才能打开。”

吕芳说出这段话后,我们能捕捉什么信息点呢?

首先,自然是严党在地方税收上的猖獗。大明朝国库的钥匙,一半都握在他们手里,可见严党势力之盛;其次,嘉靖帝也必然对严党颇有怒意。一个在意权势的帝王,再怎么喜欢敛财,也不乐意看到整个帝国的财政被外人把持;第三,是吕芳的态度。作为司礼监的头号人物,吕芳的表态已经暗示,严党并未取得司礼监的坚定支持,相反,以吕芳、黄锦为代表,他们有意与严党撇开关系。

但这样还不足以让嘉靖下定主意,诛杀严党。严嵩父子,为何能久居高位?用严嵩的话说,因为他们用对了人。用对了人,能替皇帝打胜仗,比如胡宗宪;用对了人,能帮皇帝敛财,比如鄢懋卿;用对了人,能掣肘徐阶一伙,能替皇帝挡言官。说到底,大明朝的“内阁大学士”权势再大,皇帝一句话,也能收回来,严嵩父子撑到今天,靠的,是当好嘉靖的“工具”,而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也确实让这位皇帝称心如意,要嘉靖狠下心来除掉他们,还需要几根稻草。

就是这几根稻草,宣告了剧中严党的死刑:

一.东南倭患暂消,胡宗宪告病还乡(养病是托辞,胡宗宪决意告别官场。多说一句,被刘和平艺术加工后的胡宗宪,因为政治等因素,下场比历史上的原型好。史载,严党倾覆后,徐阶授意南京给事中陆凤仪罗织罪名,弹劾胡宗宪,导致胡宗宪被捕下狱,尽管嘉靖念其旧功,网开一面,但两年后,他又因罗龙文书信一事再度入狱,在写下“宝剑埋冤狱,忠魂绕白云”的诗句后,他自杀身亡)

二.齐大柱被捕之事。浙江贪墨一案最终定夺后,严嵩不甘定局,请求嘉靖以通倭罪名逮捕桑户齐大柱,意欲杀之。

三.鄢懋卿南下巡盐,其实际所得是五百多万两税银!这条内情由吕芳提供(也由此可见,吕芳此时已偏向倒严)。吕芳告诉嘉靖,锦衣卫朱七等人一直跟着鄢懋卿的船队,发现鄢懋卿在把银子押回京师以前,还有三条船,这三条船,满载着私藏的两百多万两,一条,驶往江西分宜,严嵩的老家(海瑞执意要去,是有他的想法的);一条,驶往丰城,鄢懋卿自己的家;还有一条,一个月前装作商船,驶回了北京。

为何这三件事就足以削了严世蕃的脑袋,要了严党的命?我们一条条分析。

先说第三件事,这件事让嘉靖龙颜大怒道:“鄢懋卿,冒青烟!鄢懋卿这一行径,犯了侍奉君主的大忌——欺君!而且,我们比对数目会发现,这一次,严党中饱私囊满足自己私欲的税银数额,是讨好嘉靖所用的一百万两的两倍!膨胀至此,嘉靖焉能不怒。

在这里,我们不妨留个问题——鄢懋卿此举,是个人私心,还是严嵩指使?又或者严世蕃?从剧中的细节推测,很可能严嵩并不知情。在第三十一集鄢懋卿归来拜会严嵩时,严嵩曾询问其实际数目,鄢懋卿报的是账面两百三十万两,实际三百三十万两,并称,私汇给工部的一百万两也在发往嘉靖的账册中告知。也就是说,这多出的两百多万两,鄢懋卿不但瞒了嘉靖,也瞒了严嵩。所以,很可能此事是他的个人私心,或者与严世蕃合谋。总而言之,这件事上,严嵩被自己人阴了(严嵩在剧中谨小慎微,就是要保持严党这艘大船继续航行)。

但严嵩自己也是严党的掘墓人,即第二件事——抓捕齐大柱,意欲杀之。这是多此一举!事实上,浙江贪墨一案,嘉靖帝不追究严家的责任,已是严党的幸运,偏偏严嵩硬要绊裕王府的人一脚,他暂时整不了赵贞吉,整不了谭纶,整不了海瑞,就抓了个齐大柱,试图以通倭的罪名,要了此人的命,再通过海瑞放了齐大柱这一事实,也给海瑞安插个罪名。严嵩老谋深算,但这一次,实在因小失大。严党的人刚刚闯祸(改稻为桑,浙江贪墨),最应该采取守势的时候,他却试图攻击与裕王有牵扯的人物(齐大柱→海瑞→徐阶高拱张居正→裕王),试问,嘉靖如何作想?表面上,严党不可一世,可我们仔细瞧瞧,裕王、清流、宦官,严党都得罪了,严党的基础是多么空虚。如果再没嘉靖这颗大树,后世的和珅,就是严嵩父子的下场!

至于第一件事,正对了严嵩“用对人”这句话。胡宗宪是严嵩眼中用对的人,可胡宗宪最终,却在知遇之恩与百姓安危之间,选择后者,毅然悖逆严嵩父子休养整顿的建议,一战而清倭患。尔后,他便因病告假,退出官场。这时候,对于朝廷重中之重的浙江,主政的是谁?赵贞吉!沿海最得力的将领是谁?戚继光!不消说,他们都非严党,甚至是倒严的潜在支持者。而依然为严嵩办事的鄢懋卿、罗龙文,平庸之辈,又中饱私囊,试问,当徐阶等人“用对了人”,而严嵩“用错了人”,嘉靖的天平,会逐渐倾向谁呢?

浙江贪墨一案,嘉靖姑息严嵩父子及其附庸,只问罪郑必昌、何茂才等小人物草草了事,盖因当时国库库存已经岌岌可危,且嘉靖尚计划修建宫殿满足一己私欲。可如今,严党不但不加收敛,反而日益猖獗,在基础岌岌可危的情况下,嘉靖“收网”,也在情理之中。

圣人说:“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多少权臣,记得住一时,久而久之依然偏废,严党的倾覆,到底也是因为他们太骄纵了。

在上一集,旁白道:“今天真是严党的好日子。冬至瑞雪鄢懋卿南巡的白银进京了。”但见严世蕃款款出迎,面有喜色,直叹好雪,此时的他许是不知道,这凛冬的鹅毛大雪,就是上天为他亲自准备的孝服,而那呼啸的风声,仿佛一记丧钟,宣告严党,命不久矣。



周郎顾曲 自留地

诗歌 杂文

小说 球评

影评 生活

一个北漂的记忆与希望

一个青年人隐约的袒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宗城964wpd0ok4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大明王朝:为什么说鄢懋卿的巡盐,成为压倒严党的最后一根稻草?
大明王朝1566:严党为何倒在正月里,他们触碰了嘉靖帝的三块逆鳞
大明王朝:锦衣卫首领朱七为何要替齐大柱说话,又为何磕碎地砖?
看完《大明王朝1566》后,为什么很多人开始体谅严嵩了?
从《大明王朝1566》到大明王朝1587(上)
《大明王朝1566》中,裕王生下皇孙,伺候嘉靖几十年的老太监吕芳敏锐地意识到“大明朝的天下迟早是裕王...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右上角三个点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