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李白怎么疼他的“白粉”

2012-02-06

看李白怎么疼他的“白粉”

唐朝时就有职业“粉丝”。杜甫称李白“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对于名利,李白很热衷,但身在其中的他,并不快乐。“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与众多可爱的粉丝在一起,李白才有他的真情流露。
 
当今,各界都有“粉丝”(Fans)在追星,如李宇春的粉丝叫“玉米”,易中天的粉丝叫“乙醚”……类推下去,唐人李白的粉丝就可称为“白粉”。那么,做“白粉”的那些唐代追星族,与李白之间是怎样互动的呢?

高级粉丝:帮助李白炒作

在清代康熙年间编辑的《全唐诗》中,共收唐、五代诗48900余首,涉及作者2200余人,在这样一个庞大的队伍中,李白何以成为翘楚呢?原因在于李白诗歌的超凡水平,在于名家要人的肯定,更在于社会各界的认同。

李白“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六甲是练习写字),十五岁时就读“奇书”了。李白未成名前,其文学潜质很快就被发现了。二十岁时,朝廷的礼部尚书苏颋到四川任益州长史,这位苏颋不仅官高(正三品),还是著名作家,对四川来说,这可是个重量级人物。当时社会上流传着“行卷”的做法,即青年人将自己的作品送给一些名人,借助名人的影响,使社会了解自己,为日后发展打下基础。李白入乡随俗,把自己的一篇文章献给了苏颋,苏颋慧眼识珠,一下子就发现了李白的不同凡响之处,他说:“这个人天才英丽(太有才了),文章虽然现在还欠火候,但风骨已具,若假以时日,继续历练,我看可以与汉代的司马相如齐名”。李白的能力这是第一次得到社会名人的肯定,李白的信心由此大增,他创作的《大鹏赋》也在社会上流传开来,许多家庭都备有一部。

后来,李白为了发展,离川仗剑东下,到安陆(湖北省)又结交了当地名人——都督马正会,马都督看了李白的文章说:“清雄奔放,名章俊语,络绎间起,光明洞彻,句句动人”。如果说苏颋是从宏观上肯定了李白的能力,而马都督则是对李白的具体写作特点作了评价,由此荆楚间对李白刮目相看。“四川出了能人李白”的消息自然传到了京师,唐玄宗听说后,于天宝元年(742)下诏,征李白入京,封李为翰林供奉。翰林供奉虽然不是什么实权高官,但毕竟是皇帝钦点,又徘徊在皇帝身边,在宫里的一年多时间里,才能得到发挥,又传出不少例如“力士脱靴”之类的小故事,李白由此身价大增。在此前后,另一位关键人物对李白的评价更是举足轻重。贺知章是全国著名的诗人(“少小离家老大回”的作者),八十多岁了德高望重,时任太子宾客(太子的老师),拿起了李白的《蜀道难》,还没读完,就连连赞叹,说李是谪仙(下凡的仙人),看了李的《乌栖曲》(《乌夜啼》)后惊呼:“这首诗可以泣鬼神了”。贺知章对李的评价,产生了极大社会效果,特别是“谪仙”的称呼,广为社会所接受,“诗仙”由此成为李白代称。唐玄宗时崇尚道教,道教追求成仙,因此诗仙也就成为诗人的最高代表了,唐朝诗人往往也都有雅号,杜甫在后来被称作“诗史”,李贺被称“诗鬼”、孟郊是“诗囚”,贾岛是“诗僧”,王昌龄是“诗家天子”,但这些与“诗仙”比起来往往都没有“诗仙”叫得响影响大。

汪伦只是个小百姓

一个人如果仅仅以某项才能而受到人们的尊重,那么这种尊重的含金量往往要打些折扣,一个人如果不仅有某项专门才能,而又有高尚的人格魅力,那么所受到的尊重就会更加广泛更加持久。这一点连1300年前的唐玄宗都认识到了,对李白说:你要不是人品好文章好,我们怎能见面呢?

李白的存交重义为他赢得崇高的声誉,引来了大批的追随者。李白离开四川时,家里给他30万钱,这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钱款,就是一家几口人生活,也够十年八年的了,可是李白不到两年就把30万用光了,李白就是再能喝酒,再能挥霍,一个人一年多一般也是花不完的。李白的30万,大多都花在了别人身上,贫苦的学子,落魄的公子,李白有求必应,时常接济,到与朋友相遇,更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没有钱就用实物换,什么五花马、千金裘都拿来换酒喝。

李白不仅轻财好施,而且极重友情。他曾与一个朋友一同出游,到洞庭湖时朋友病倒了,李白陪伴左右尽心救治,朋友去世了,大热天,李白伏尸痛哭,眼泪都哭干了也不停,直到哭出鲜血,周围的人见了没有不感动的,朋友没有亲人在旁,李白做主将其葬在湖畔。几年后,李白依当地习俗赶到湖边,将尸骨取出放入袋内,自己背起布袋赶路,直到江夏(湖北武汉)借钱将朋友重新安葬。李白为一个布衣朋友可以说是两肋插刀了。

李白对朋友一片赤诚,感情极重,特别是对仕途受挫处境不顺的朋友,往往给予格外的关心和同情。孟浩然科举不中,成为田园诗人,一次他们相聚又分别,孟浩然要到广陵(扬州)去,李白去送他,写到“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这是何等强烈的感情。同样,诗人王昌龄遭人诬陷,被贬龙标(湖南黔阳县),李白为诗人鸣不平,诗中写到“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我不能随你到夜郎去,但是月亮代表我的心,到龙标看见月亮就是看到我了。

不仅是诗人诗友,就是对平民百姓,李白也放下诗人架子,给予小人物同样的真情,汪伦只是个村民,李白与他分别时,难舍难分,李白写诗赠他:“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流传千古的丽句,竟是写给小人物的。在李白数百首流传至今的诗歌中,写给小人物,名不见经传的小草的作品占了相当的比例。今天一些歌迷影迷往往花费心思以求得心中偶像的签字,而李白主动为追随者写诗,更胜签字一筹。

明星的气质相貌往往也是追星族重视的方面,这一点对李白也不例外。李白气质超凡脱俗,相貌“仙气”十足。当时已经80高龄的道教代表人物司马承祯见到了李白,脱口就说李白有仙风道骨。李白身材虽不高大(约1.7米左右),但一身道家仙气,两眼炯炯有神,心怀远大,才气焕发,一看就不是普通凡人,在向往成仙的时代,谁不愿看看这位下凡的活神仙呢?李白性情高傲伟岸。“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李白诗中,如此潇洒豪迈的诗句俯拾皆是,特出个性也为他带来了大批粉丝。

粉丝情谊山高水长

李白的追星族包括方方面面,达官显贵、平民小吏、诗友同行、僧道隐士、贵妃商妇、军人少年……

魏万(后改为魏颢)可以说是平民粉丝的代表。魏万本在王屋山(今河南济源,即传愚公所移之山)隐居,一直想亲眼见见李白。一次他听说李白到了梁国(河南开封商丘一带),“山人”即离山赶到梁国,但李白此时已离开梁国到了东鲁(山东曲阜),魏万追到东鲁,李白又去了吴越,魏马不停蹄到了吴越,还是没见着李白,魏万是铁了心了,非见李白不可,他根据别人的提示又跑到了广陵。魏万从王屋山几经周折到广陵,途经数千里,历时大半年,终于见到了心中的偶像李白,经人介绍,得与李白相见,魏万初见李白激动极了,一时间手足无措,眼泪都流出来了,不知道说什么好。见面之后,魏万仍不肯离开,陪李白游了金陵(南京),李白深为感动,后来将自己的诗作全部交给了他,这位铁杆粉丝不辱使命,编辑整理出《李翰林集序》。李白与魏万的情谊成为古代明星与粉丝友好关系的典型之一。

还有一次,李白来到安徽泾县桃花源村,遇到村民汪伦,汪伦十分敬重李白,拿出自酿美酒招待,二人十分要好,李白将行,汪伦一路相送到码头,李白上船,要起航了,汪伦仍不肯离去,竟在岸上踏歌相送,李白写下《赠汪伦》相送,汪伦十分珍惜。其后人一直将此诗的真迹保留到宋朝。

老年人同样狂追李白。安徽宣城的纪老汉,用最好的酒请李白。铜陵的荀老太太将李白请到家中,跪着送上香饭,李白对这些老粉丝久久不能忘怀。

李白自然也有女粉丝,她们对李白的崇敬较之男诗迷一点也不差,有的甚至产生很深的感情。李白61岁时,处境很不好,却遇到一位美女粉丝。这位金陵美女早已倾心李白,一次李白正在练琴,这位美女躲在窗外偷听,后来跟随李白去江西游玩,关系十分密切……

地方官包括一些无名小吏对李白也是一往情深,博平的郑太守,放下地方官的架子,为了看看李白,从庐山下来奔走千余里,赶到江夏相见。

山东的一位小吏,根据李白的嗜好,提着酒,端着鱼在路旁迎接李白。

诗友同行对李白的崇拜更是高了一层,其中杜甫最为突出。杜甫自见到李白后,就与李白结下忘年交,甚至达到了“醉眼秋共被,携手日同行”的程度,杜甫在20多首诗中表达了对李白的关心怀念之情。

更为可贵的是,人们对李白的热爱,并不因为李白的去世而停止。李白去世50年后,宣歙池州观察使范传正,继承父志,为李白重修墓碑。80年后,仍有名人之后为李白扫墓。李白的诗成为唐以后各时期儿童百姓乃至文人学习的楷模,南宋时编的《千家诗》,作为启蒙读物,精选唐、宋诗200余首,其中李白诗就有9首;清乾隆时的《唐诗三百首》中,李白诗入选33首。

  张新清/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TLB519  > 文化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趣谈|了解古代的“追星族”吗?
“诗仙”、“诗圣”都是谁?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