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金高企、营收下跌、续班乏力…疫情风暴下的培训机构,如何突围?
新冠肺炎疫情给线下的教育培训行业带来了狠狠的重创。虽然不如暑假那么重要,但寒假历来也是各大机构的重要营收季。但很显然,2020年这个寒假要例外了——机构全面停业,线下教学全面停止,还有部分机构已经开始遇到数量不小的退费申请,以及岌岌可危的续班率……
大量的机构也在迅速自救,最主流的办法就是线下课程转至线上——即便很多老师从来没有接触过线上教学。更糟糕的还在于现金流的压力。经营跌至冰点,其他开支却一样没少:人力成本,场地租金,教学成本,部分机构最近还面临着转至线上教学后的硬件成本。
一面是线下培训机构纷纷转战线上,而另一面则是不少成都家长和学生开始体验在线直播教学。线下到线上,家长们的体验如何?疫情散去后,家长们还会买在线教育的账吗?疫情风暴下,培训机构们又该如何突围?红星新闻记者和多位成都培训机构负责人、多名疫情期间选择在线教学的成都家长聊了聊。
学生体验直播教学 资料图
A
转线上授课是“无奈之举”,
庆幸线上到班率达90%以上
“我们现在是最大程度地利用线上平台,等待开学的通知。”望子成龙学校校长蒋杨斌说,正常情况下,春节过后开学前还有一周的寒假班课程,2月5号就开始上课。
但疫情打乱了原有规划。2月1号,望子成龙学校相关团队就开始讨论,并迅速做出应对:将春节后的线下课程变线上课程,并且,线上课程免费。相应地,原本的费用顺延至学校的其他课程。
其实之前,望子成龙培训学校就有自己的云课堂在线平台,但多数时候是做为线下课程的辅助。但现在,这个敲边鼓的,并放在了战场的最核心位置。
为了让所有老师都适应并灵活运动线上课程程序,上课之前,望子成龙学校对所有上课的老师做了3天的技术培训。培训完成后,老师们先模拟上课,熟悉程序的各种应用,比如在线课堂的签到、答疑、抽问等等。
望子成龙学校相关团队做出应对
2月5号,学校的线上课程正式开始。需要说明的是,这些在线课堂,维持了原本的线下班级的形态,上课内容也是预定内容,跟春节前的课程是完全衔接的。
目前,一周的课程刚刚结束。从直播的效果来看,没有出现声画效果不佳、网络卡顿这些情况,技术这关算是迈过去了。
但校长蒋杨斌校长心里的石头还没完全落地。他告诉记者,从目前上课的情况来看,学生线上到班率达到90%以上(个别学生受网络信号等影响无法上课)。但是,这种线上的课程,毕竟是无奈之下的选择,而且,有家长明确表示,孩子上课的状态、效果,没有在线下教室里,老师面对面、手把手教学的效果好。“所以,还要想办法继续优化”。
望子成龙学校相关团队做出应对
B
如果两三个月不能开课,
校区房租都是“天文数字”
张义(化名)就职于一家大型培训机构,对于今年的疫情,他感慨来得太突然了!“我们寒假班早就排好课了,包括老师什么时候回来上班、学生什么时间上课都有明确的计划,但现在,计划全打乱了。”
一开始公布疫情的时候,机构的很多老师已经回家过年了,因此,最初的办公会都是通过电话、微信、钉钉进行线上沟通,确认各种事项。但由于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结束,所以寒假课程要不要调整?调到什么时候?老师怎么上课?成为首先要面对的问题。
此后,根据疫情发展的态势,张义所在的机构决定调到线上上课。但因为线上课程和面授课是完全不一样的,于是另一波问题也接踵而来。老师有没有在线上课的设备?网络支不支持?老师在线授课能不能达到要求?授课形式和质量能不能让家长满意?“因为我们对老师的要求很高,不仅要会做在线课件,还要有镜头感。”张义说,因为突如其来的调整,自己所在机构的老师也没过好年,很多都是在家进行线上课程练习、接受考核,考核通过后再上课。“我们的工作开展还算比较顺畅,没有出现老师上不了课或者请假的情况,老师们都非常给力。”
张义坦言,作为一家线下培训机构,疫情期间遇到的其它困难也不少。比如,在线下课堂,发讲义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动作。但到了线上,纸质讲义的发放成为亟待解决的首要问题。“以往面授课的时候,都是家长到校区领取纸质版讲义,但是疫情期间,出于对学生、家长和老师安全的考虑,不再到校区领取讲义,改换成无接触快递。”张义说,由于快递也没有完全复工,所以其中也存在很多细致到揽件、投递等一系列沟通问题,原本当天送达的同城快递,现在也要隔天到。从准备讲义到打包再寄出,从大年初三以来,机构的老师们已经成功寄出了几万份纸质讲义,“过程很曲折”。
幸运的是,目前涉及退费的家长很少,疫情对经营带来的冲击不大。但是,张义透露,随着线下课程转移到线上,总部要为老师采购直播课所需要的设备,于是在采购方面多了很大一笔支出。虽然具体数额并不清楚,但张义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假如为老师配置一台4000元左右的电脑,一个1000多元的手写板,再给老师增加宽带,每位老师的设备就需要6000多元,而100位老师的话就需要60多万。”而作为一家大型机构而言,远不止100位老师。
此外,很多教育机构几乎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减少营收的同时,还要承担人力成本和校区房租。“人力成本是不能省的,只有保障好老师的收入,他们才能安心上课。并且还要给老师们准备了口罩、酒精等。”张义说,不能线下授课,房租也给机构带来了很大压力。
即使等到疫情过去了可以复课,但为了保障师生安全,校区还要消毒、观察等,张义保守估计,如果线下校区停课两三个月,每个校区将支付房租几万,而各地校区的房租汇总到一起,仅仅房租就是个“天文数字”。
张义说,最近也在新闻上看到了已经有教育机构宣布破产。但他还没空去想太远,自己只盼望着疫情早点过去,让生活重回正轨。
成华智慧教育云平台 资料图
C
转线上课程缺乏技术支持,
房租和人力成本成为主要压力
董老师是一家小型英语培训机构的负责人,机构现有两个校区,数百名学生。
对于疫情,董老师说目前对自己的影响比较小,“我们主要是学期中的课后班和周末班,寒假班很少,所以目前的影响不大。之前教育主管部门发布消息称,开学不能早于2月17日,如果能在2月18日开学的话,影响也会比较小。”但他坦言,由于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会过去,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可以开学复课,所以现在心里也很着急。
作为一家小型培训机构,董老师手下有数十名老师,平时的上课形式也是线下面授。由于迟迟不能开学,现在董老师已经在着力研究如何开展线上授课,“我现在也在研究一些可以用作线上授课的工具,如果2月20日不能正常开学,我们也考虑为学生开通线上课程。”
但是线上授课,没有专业的技术支持,也成了董老师遇到的困难。“我们没有专业的技术团队支持,以前只对少数缺课学生开设过视频课。”董老师表示,通过借助一些软件,进行大规模线上授课,自己也只能全力以赴,保证课程质量。
然而,疫情期间,董老师的机构遇到的最大压力,还是来源于教师工资和房租。“我们这一个月没有上课,也就没有营收,但是老师的工资依然要支付;并且房租也要继续支付,这是我这个机构目前最苦恼的事情。”
D
“课程延后+转至线上”
但生源相较往年仍有减少
成都线下培训机构全面停课停训,伍老师所在的专门针对高三美术生考前培训的线下美术机构也不例外。
“为了尽可能降低因疫情停课带来的影响,我们机构向家长提出了将课程延后和将课程转到线上两个方案”,伍老师进一步表示,“我们的线上课内容和线下基本一致,一般先是我们老师讲述、示范,然后学生亲自作画,最后老师再进行点评指导”。
对于线上线下其中区别,伍老师指出,“像我们这种技巧性较强的考前美术培训,线上教学还是不如线下方便。在线下,我们和学生之间的互动性更强,我们可以更好地监督和指导学生。现在课程转到线上后,我们需要操的心更多了,怕学生自觉性不够,怕对学生指导不到位。”
尽管截至目前,从家长的反馈来看,机构的线上课程整体效果还行,没有学员选择退费。但相比往年同一时期来说,今年寒假的客源数量仍有一定程度的减少。伍老师忍不住叹了口气,“在这个特殊时期,很难再吸引新的学生。”
相对幸运的是,伍老师所从事的考前美术培训,其行业培训高峰期往往在每年下半年,所以本次疫情对机构的影响目前并不大。“不过,这次疫情对整个行业的冲击还是很大”,伍老师透露道,身边有从事其他培训的朋友,面临着非常大的经营压力,甚至生存压力,“希望大家咬牙挺过去吧,阳光总在风雨后”。
E
等疫情散去
家长们还会买在线教育的账吗?
从家长方的反馈来看,他们对线上教学不是很买账。有家长认为线下课的沉浸感是在线教育无法替代的。从2月3号开始,唐女士快满3岁的孩子开始上斑马英语的在线课程,但从表现来看,孩子的兴趣不大。“他不感兴趣,不愿意看,甚至还直接就跑走了。前几天还陪他看了一堂美吉姆的线上音乐课,他也不喜欢。”
唐女士提到,尽管之前上线下课时,孩子也会有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但他还是很愿意与老师展开互动。“其实,像他年龄这样小的孩子,大多应该还是喜欢更有氛围感、沉浸感和互动感的线下课堂吧。尽管线下课在时间上确实不如线上课方便灵活,但线下课的场景化教学是线上课无可比拟的,至少目前还是这样。”
而给6岁孩子报名了英孚少儿英语的樊女士则谈到了另一种担忧,“孩子的注意力还是不如面对面教学高,互动性也不如线下强,而且长期上线上课程的话,也担心屏幕会伤害孩子的眼睛。这是最担心的。”
谈及在线教学的相关体验,樊女士觉得整体还不错。“孩子喜欢上线上课。英孚设置的线上作业很有意思,孩子像玩游戏一样,基本上一个作业要做几遍才够。”
有家长认为录播课确实没啥意思,直播课还行。家有两个孩子的肖女士同样在疫情期间为孩子选择了网课,但相较于录播,她更偏爱直播。“我觉得网上一大堆录播课资源参差不齐,挑选成本比较高。我更喜欢直播一点,有互动性,也更倾向于选择对孩子比较了解的教师。我家两个孩子分别念小学四年级和初一,自己能自觉学习。”
疫情结束后,肖女士打算继续维持现有选择,线上线下课程并举。“本是线下的估计继续线下,特别是英语,我希望他面对面交流;之前选的线上大语文或其他在线学习效率高的就会继续线上。”
青白江区一高中已针对高三学生开展网络直播教学 资料图
而有的家长则认为,学生提个问要在“直播间”排队,孩子走神也没人管。张女士的女儿今年上高中三年级。受疫情影响,学校也开启了线上授课模式,这也是张女士女儿第一次体验线上课程,但由于教师缺乏直播经验,再加上视力疲劳、专注力不高、直播平台功能不全等问题,张女士女儿对线上教育使用感不佳。
“最开始老师准备找个时间段来专门给我们解答问题,从晚上10点开始,结果当天每个人问题不一样,即使是分了组,老师也没有几双手,当天我们组等一个问题,等到晚上12点多。等问题好不容易解决了,视力疲劳和专注力问题又来了。”
张女士女儿认为,在疫情结束之后,自己还是会选择线下教育。“线下老师讲的清楚,不会的可以直接问老师。这次学校开直播课程我也发现了一些问题,第一,长时间看屏幕,眼睛疲惫;第二,线上教育不是很自律,我自认为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学习,会走神,而且没人管。”
红星新闻记者 蒋超 樊英 沈兴超 应鑫 刘珂君
编辑 陈怡西 周霖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网事维qu  > 武汉肺炎疫情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360教育资讯
谁在为“停课不停学”奋战?
停课不停学 在线教育寒冬翻身?|在线教育|中小学
学校宣布开学延期:让孩子拿着手机、电脑上课,家长应该注意什么
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学生没哭老师先哭了…
教育培训行业现状分析(十五)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