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即毁灭:起底慕容家族

参合陂,一个消失在历史烟云中的小地名,历史学者至今还在辩论它位于内蒙古还是山西。但这不影响它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

公元395年,那里发生了一场大战。同为鲜卑族建立的政权,后燕(慕容部)和北魏(拓跋部)的决战,以出人意料的结局收场。

作为宗主国的后燕,此战大败,被俘四五万人,这些降兵随后全部被北魏坑杀。

第二年,71岁的后燕皇帝慕容垂御驾亲征,实施复仇。魏王拓跋珪闻讯,一度要打包逃亡。

当慕容垂行军至参合陂时,看到了一年前的战场,积骸如山,于是安排祭奠死难将士。死者父兄一时号哭,军中悲恸。慕容垂忧愤吐血,一路病情加重,只好回师。途中病逝。

一代战神悲情谢幕。他的一生,都在复仇中度过。他曾带着慕容家族重返巅峰,可终究逃不过部族内讧和人才凋零的宿命。

燕魏争霸,随之落幕。北魏在北方基本已无敌手,统一中国半壁江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而参合陂,见证了一个荣耀家族的衰落,决定了中国历史的走向。硝烟散去,了无痕迹。


01. 百年崛起历程

慕容家族的崛起,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在对的时间,出了对的人,做了对的事。

鲜卑人是一个古老的民族,他们的先世是东胡人。西汉初期,匈奴出了个天才的冒顿单于,建起庞大的匈奴帝国,击溃了东胡人。东胡由此分为乌桓和鲜卑二部,他们最后的聚居地位于现在的东北地区。

到了东汉时期,公元2世纪中后期,鲜卑族终于出了个枭雄——檀石槐。檀石槐之于鲜卑,就像冒顿之于匈奴,他统一鲜卑各部,建立起北方草原强大的鲜卑大联盟。东汉无力控制,提出封赏与和亲政策,都被檀石槐拒绝:我就是要打。

直至181年,檀石槐死去,鲜卑军事联盟瓦解,东汉的边疆危机才随之解除。

失去英雄的鲜卑人,在争权内斗中自我消耗。待东部鲜卑中的慕容部重新崛起时,他们已经是一副臣服于中原王朝的姿态。

238年,曹魏王朝为了统一北方,派老将司马懿征讨辽东的公孙氏政权。史载,鲜卑部落大人莫护跋率人马参加了此次军事行动,立功后被曹魏封为“率义王”。

四年后,曹魏派毌丘俭征讨高句丽,随同出征的慕容部首领是莫护跋之子。木延因此被曹魏赐为大都督、左贤王。

到了木延之子涉归,因功被封为鲜卑单于。

涉归之子慕容廆[wěi]当政50年。期间适逢西晋八王之乱、永嘉之乱,他以修明政事、敬重贤人的姿态,招揽了大批汉族士大夫与中原流民,奠定慕容家族立国的基础。

正是从慕容廆开始,这个部族正式冠“慕容”之姓。为何叫“慕容”?慕容家的子孙后来解释为“慕二仪之德,继三光之容”,“二仪”是指天、地,“三光”是指日、月、星。但这种解释显然是他们汉化后的附会,究其本意,是想告诉世人,慕容鲜卑是流落边远之地的华夏子孙——重返中原的日子不远了。

慕容廆的儿子慕容皝[huàng] ,在337年自称燕王,定都龙城(今辽宁朝阳)。慕容皝的对手,主要是东北的高句丽和同属鲜卑人的宇文部落。在他统一东北后,他面对的敌人,则是中原地区由羯人建立的后赵政权。

但慕容皝没有等到入主中原的那一天。

他的儿子慕容儁[jùn]等到了。慕容儁继位不久,后赵的暴君石虎死了,几个儿子争权夺位,酿成内乱。后赵政权最终落入汉人冉闵手中,冉闵“不合时宜”地推出杀胡令,将所有少数民族推到自己的对立面。

352年,慕容儁派弟弟慕容恪担任先锋,以骑兵方阵大败冉闵的精锐步兵,消灭了冉魏政权。原后赵的大部分地区,悉数归于慕容儁麾下。

同年,慕容儁称帝,定都邺城,大燕政权正式诞生。史学家后来习惯称之为“前燕”

前燕一出生就抵达巅峰状态,在当时的中国版图内,与前秦、东晋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从莫护跋算起,慕容家族经过六代人、近百年的奋斗,终于建立起强大的国家政权,成为十六国时期举足轻重的族群和政治势力。

几代人都是人才,开放包容,接受先进文明,主动汉化,这是慕容鲜卑成功的基本因素。史学家指出,慕容鲜卑的建国道路,在异族统治色彩浓厚的十六国早期独树一帜,前燕的官僚系统基本都是汉人,制度建构、机构设立也均以汉魏旧制为主体。正是这种开放的民族认同,使得慕容家族站上了历史的高峰。

▲前燕的疆域,与前秦、东晋三足鼎立。图源/百度百科

02. 致命危机:慕容恪之死

前燕的覆灭,是另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核心,充斥着猜忌、权斗、内讧等根深蒂固的权力阴暗面。

360年,慕容儁在邺城阅兵,准备进犯东晋,恰在此时病重而死。临终前,他表示要把皇位传给弟弟慕容恪。这或许是慕容儁对这个文武双全的弟弟的一种试探,因为慕容儁的儿子慕容暐[wěi]当时仅有10岁,传位于子,恐难控制大局。

慕容恪一生征战,没有败绩,前燕的立国仰赖于他的军功。但他同时是接受汉化的一个典型,道德感极强。当慕容儁表示要传位给他的时候,他脱口而出,您如果相信我有安定天下的能力,就不要怀疑我同样有辅佐少主的能力。

在慕容恪的辅政下,慕容暐时代的最初几年,前燕保持了高歌猛进的状态。

有史学家认为,慕容家族甚至一度看到了一统天下的曙光,但随着慕容恪在367年病逝,一切化作泡影。

慕容恪临终前,一再推荐五弟慕容垂继承自己的职位。慕容垂原名慕容霸,早年是慕容皝看好的接班人,由此遭到哥哥慕容儁忌恨,即位后将他的名字改为“垂”。这预示着慕容垂在前燕将屡受打压,难有出头之日。

而慕容恪超越权力争斗,从慕容家族荣光延续的高度,向慕容暐力荐慕容垂。可惜,这番举荐,在心胸狭隘的慕容暐和当时掌权的慕容评(慕容皝的弟弟、慕容垂的叔叔)看来,变成了一种潜在威胁。他们非但没有听从慕容恪的建议,反而处处提防慕容垂。

慕容恪死后两年,369年,东晋猛将桓温率军北伐,打得前燕毫无脾气,节节败退。当桓温一路打到枋头(今河南浚县)时,慕容暐和慕容评已经在谋划着逃回东北故都龙城。

紧急关头,被雪藏的闲人慕容垂请战,说打输了再撤回老家不迟。

慕容垂一方面派人联络前秦苻坚,请外援,另一方面调度人马,截断晋军的粮道,逼得桓温只好撤退。在桓温退兵的过程中,慕容垂率八千骑兵尾随,发动突袭,杀数万晋军。

枋头之战的胜利,解除了前燕危机,但立了首功的慕容垂,却换来更多的猜忌。

慕容评与皇太后可足浑氏密谋除掉慕容垂。慕容恪之子慕容楷等人获悉消息,劝说慕容垂“先发制人”。慕容垂有实力发起夺权,但他不愿看到同族兄弟、叔侄流血相残,而自己成为挑起慕容家族内乱的第一人,因此决定退守东北龙城以自保。

慕容垂的小儿子却站出来告发父亲谋反。

走投无路的慕容垂只好投奔前秦的苻坚,开始了长达15年的寄居生涯。

慕容垂出走的第二年,370年,前燕被前秦灭了国。

这是慕容家族遭遇的第一次致命打击,追根溯源,是慕容恪之死使得前燕失去了强大而正确的辅政力量,从而陷入小人执政模式。由此引发的慕容垂出走事件,使慕容家族几乎丧失了所有的精锐人才,亡国在所难免。

▲金庸小说虚构的慕容复,带了一点点慕容家族复国的影子。图源/百度百科

03. 复国与慕容垂之死

接下来的故事,最为经典:一段关于慕容家族复国的历史,让世人看见了这个家族的倔强与生命力。

慕容垂投奔前秦,苻坚大喜过望,亲自到长安郊外迎接。在慕容家族人物中,慕容儁、慕容恪、慕容垂这一代兄弟数人最为杰出。整个家族的巅峰,也是在这一代人的脚下抵达的。

跟哥哥慕容恪一样,慕容垂也是战神级别的人物,被当时人誉为“今之韩(信)、白(起)”

在苻坚统一北方的进程中,受到信任与重用的慕容垂发挥了重要作用。慕容垂辅佐苻坚前后达15年,在这15年间,说他一直怀抱复兴慕容燕政权的愿望可以理解,但说他从一开始就隐忍做一个间谍则难以解释得通。

准确地说,在苻坚完成北方统一之后,野心膨胀,慕容垂才将他的复国之梦付之实践。

383年,苻坚以举国之兵进攻东晋。很多人对他的冒进做法表示质疑,只有慕容垂等少数人表态支持。

淝水之战中,苻坚的前秦军惨败于东晋名将谢玄带领的北府兵。这是影响中国历史的一场关键战役,前秦的统一大业就此葬送,北方又陷入分裂混战的局面。那些被苻坚消灭的北方政权,纷纷打起了“复国”的旗帜。

慕容垂的3万兵力,在淝水之战中全身而退。苻坚大溃败后,前去投奔慕容垂。慕容垂没有杀掉苻坚,而是率兵护送苻坚返回关中。途中,慕容垂以镇抚河北为名,离开苻坚。

在河北,慕容垂才开始复国历程。当时,镇守前燕故都邺城的是苻坚的长子苻丕,苻丕挡不住慕容垂的围城,遂投降东晋,让东晋派人来接收邺城——实际上是以东晋来抗衡慕容垂。

作为东晋北府兵的后起之秀,刘牢之竟然一度打得慕容垂率军北逃。刘牢之乘胜追击,符丕也率军跟着追击,追到五桥泽(今河北广宗县),突然遭到慕容垂的反攻。刘牢之措手不及,遭遇人生第一场大败。姜还是老的辣,慕容垂绝非浪得虚名。

384年,慕容垂定都中山(今河北定县),正式复国,国号为燕。史学家为了区分,称之为“后燕”

此后10年,慕容垂显示了他的实力武功,从东晋手中夺取淮北青、兖、徐诸州,击败高句丽夺回辽东,占据除晋北河套一带北魏政权以外的关东其余地区……恢复了前燕最鼎盛时期的势力范围。慕容垂不愧是那个时代第一流的人才。

在慕容垂实施复国之时,以慕容暐为首的前燕旧王公们也在积极复国。当年,苻坚灭了前燕,但并未对慕容家族实施杀戮,而是将慕容暐等人迁往长安,随行有鲜卑4万余户。在苻坚宽松的族群政策下,这些亡国鲜卑贵族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但由于之前的矛盾,慕容暐与慕容垂两大集团并未达成合作,反而越走越远,在淝水之战后出现了一个家族各自复国的诡异局面。

384年,当慕容垂建立后燕之时,慕容暐的兄弟慕容泓、慕容冲等在关中建立政权,国号也是燕,史称“西燕”。西燕部下的鲜卑人在复国后,渴望东归。在踏上东归之路的过程中,发生了一系列的内讧和残杀,最终由慕容永掌权。由于东边已经出现了慕容垂的后燕政权,西燕的东归之路受阻,只得定都于长子(今山西长子县)。

慕容永是慕容廆的弟弟慕容运之孙,并不是正牌的前燕王室后裔。在他即位为西燕皇帝后,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大肆诛杀慕容皝一系的子孙。这导致了后燕与西燕之间的战争,从393年起,慕容垂两次出兵讨伐西燕,并于394年擒杀慕容永,全面接管了西燕的领土。而西燕自慕容泓讨伐苻坚算起,仅仅存在了10年。

▲后燕的疆域图,慕容垂实现了慕容氏荣光。图源/百度百科

在后燕恢复慕容燕往日荣光的时候,一个新的强敌出现了。

同为鲜卑族,当慕容部建国之时,拓跋部也建立过自己的政权,国号为代。前燕为前秦所灭之时,代国也被灭。淝水之战后,慕容部和拓跋部同样开启各自的复国运动。这是一对同病相怜的兄弟族群,他们不仅是同族,其首领之间还世代通婚。在后来开创北魏王朝的拓跋珪开始复国时,实力较弱,曾依附于后燕,以后燕为宗主国。

后燕与北魏的兵戎相见,只是迟早的事。从后世的视角来看,这一次是慕容部与拓跋部争夺前秦之后再次统一中国北方的主导权之战。

慕容垂当仁不让,在西征灭了西燕之后,他发动了针对北魏的北伐。

但慕容垂年纪大了。他的皇太子慕容宝柔弱,他想让慕容宝通过一场胜仗树立权威。打北魏,是必胜之战。他派皇太子去了。

历史却跟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一场稳赢的战争,输得一塌糊涂,最终赔上了大燕的国运。

因为慕容垂年迈,给了北魏造谣慕容垂已死、国中秘不发丧的借口。在拓跋珪截断慕容宝军队与后燕都城的信息通道之后,谣言发酵,后燕军队乱了阵脚。在参合陂,后燕军被坑杀数万人。

历史无法重来,否则慕容垂拖着年迈的身躯,也要自己上场,留下一个老将的身影。

慕容垂的一生都在复仇,50多岁向前秦复国,70来岁向北魏复仇。他一个人做了别人整整三代人的事业,这是一个注定悲剧的灵魂人物。

参合陂惨败后,当他真的出兵向北魏复仇时,他面对的拓跋珪,在年龄上是他的孙子辈。一个“20后”去干一个“70后”,他没有输给任何人,只是输给了时间。

凭吊完参合陂被坑杀的后燕将士,慕容垂口吐鲜血,病重回师,途中病逝,终年71岁。


04. 被边缘化的一抹余晖

慕容垂死后,一切颠沛流离的政权重建,只是慕容家族惨淡的余晖而已。

前燕失去慕容恪,后燕失去慕容垂,前后相隔30年,却都是慕容家族最致命的打击。

整个舞台的中央,站着拓跋珪和他的家族,他们将要书写接下来30多年的青史。而时代已经把慕容家族一点一点赶到了边缘。

慕容宝在慕容垂死后继位,拓跋珪趁机发动40万大军大举攻燕,用一年多时间夺取了冀州、并州和幽州大部,取代后燕成为关东最强大的国家。

而慕容宝逃往东北故都龙城。

397年,北魏大军攻克中山,后燕的国土被北魏从中间分为两截:

北边,仅保有东北一隅之地的后燕,很快掀起了一场内乱。慕容宝和他的继承人慕容盛先后被杀。慕容宝的弟弟慕容熙上位后,以荒淫出名。407年,冯跋发动政变,拥立慕容熙的养子高云为燕王,两年后,冯跋自立为天王,国号仍为燕,史称“北燕”。北燕436年为北魏所灭。

南部的慕容鲜卑部众,则由慕容皝幼子慕容德率领,于400年在山东青州广固城立国,史称“南燕”。慕容德是慕容恪、慕容垂的弟弟,能力不如哥哥们,但放在那一代人,也是个杰出人物,治国很有一套。405年,慕容德死后,南燕仅余苟延残喘。410年,东晋实权人物刘裕灭了南燕。

严格来说,北燕已不是慕容家族的政权。慕容家族的国史,在南燕灭亡的410年就落幕了。在风起云涌的南北朝时期,慕容家族的狂飙与退场,前后也不过半个多世纪。

▲上图:慕容诸燕疆域对照图;下图:慕容氏世系简图。图源/百度百科、隋唐帝国形成史论一书

而这个颇有故事的家族和族群,或许最大的遗憾是未能实现统一北方的大业。

相反,后起的鲜卑拓跋部走得更远。拓跋珪的长孙拓跋焘继位后,经过十余年的征战,北魏终于实现了北中国的再次统一,成为对中国历史发展具有深远影响的胡汉融合的多民族王朝。

后燕灭亡后,慕容鲜卑人大部分进入北魏,命运悲惨。尤其是在北魏前期,由于燕魏的宿怨,慕容鲜卑人遭到残酷镇压,叛乱此起彼伏。很多人为了逃避政治迫害,纷纷改姓,由“慕容”改为“慕舆”“豆卢”,后又改为两姓。随着时间推移,大约经过了100年,慕容部与拓跋部的国仇家恨才算彻底消弭。一些慕容鲜卑人恢复了本姓,另一些人却因时间久远再未改回“慕容”之姓。

吊诡的是,由于慕容氏在北魏遭受打压,使得他们难以进入中央,很多人还被贬到边镇。结果,在北魏末年的大乱中,慕容氏终于以武人的面貌趁着六镇起义后的反汉化潮流重新崛起,出现了慕容绍宗(慕容恪后人)等家族,历经东西魏直到隋唐成为高门大族。

然而,这也仅是这个高光族群坠落之后,勉为其难的支撑而已。也许,在某个夕阳西下的时刻,慕容氏会集体惦念不算遥远的参合陂悲剧。

他们曾经站得那么高,摔得那么惨。

他们曾经是历史的主角,匆匆,成了过客。

参考文献:
[唐]李延寿:《北史》,中华书局,1974年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中华书局,1956年
[日]谷川道雄:《隋唐帝国形成史论》,李济沧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
唐长孺:《魏晋南北朝史论丛》,中华书局,2011年
阎步克:《波峰与波谷:秦汉魏晋南北朝的政治文明》,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
冯君实:《评慕容垂》,《松辽学刊》(社会科学版),1986年第2期
李海叶:《拓跋鲜卑与慕容氏的关系及北魏初年的政治变乱》,《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5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最爱历史本尊  > 最爱历史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说金庸#-------慕容家族的复国春梦
鲜卑铁骑觊觎中原:慕容世家百年的“皇帝梦”
周末读史 | 两个中华帝国之间的历史(三):南来北往
北魏是这样炼成的(3)
一张图 详解五胡十六国时期 鲜卑慕容垂家族的四个燕国
中国古代-十六国历史事件( 公元304~439年)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