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2018 SABCS︱江泽飞教授:细品KATHERINE研究的精髓
江泽飞教授
2018年SABCS大会上公布的KATHERINE研究引起了全球同行的关注和热议,对此研究的创新设计和临床意义予以积极肯定。KATHERINE研究中对新辅助治疗后仍有残存病灶的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进行了分组的优化治疗研究,分别接受14周期的T-DM1或曲妥珠单抗辅助治疗,以观察不同辅助治疗下的肿瘤复发转移情况(主要研究终点为iDFS,次要研究终点为DFS、OS、DRFI及安全性、QoL等)。研究取得了令人满意的结果,证实了T-DM1在早期HER2阳性乳腺癌辅助治疗中的重要价值。
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的药物治疗选择中,从最经典的曲妥珠单抗,到近年来增加的帕妥珠单抗等而变得更加丰富。即便在“曲妥 帕妥 紫杉”强大的新辅助治疗之下,仍有大约半数患者不能达到pCR;而KATHERINE研究第一次关注到这部分未达到pCR的患者,巧妙地将T-DM1引入其后续的辅助治疗中。虽然T-DM1主要用于辅助治疗的二线选择中,但KATHERINE研究的阳性结果,或可使其越过晚期一线治疗而进入早期治疗选择中。另一方面也提示大家,在新辅助治疗不理想的情况下,术后采取更优效、更强大的辅助治疗方案有一定的“补救”意义。
基于KATHERINE研究此番SABCS大会上产生的巨大国际反响,相信下一步T-DM1将会更早地获得FDA等欧美药监部门的上市审批,中国学者和其他国际同行一样对此研究成果表示祝贺,希望其在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中能够尽早从晚期领域迈入早期领域。客观来讲,无论是哪一类靶向治疗都不能达到完全获益的治疗效果;而KATHERINE研究中对未达到pCR即可能存在原发HER2耐药的患者,在辅助治疗阶段转而应用T-DM1新型靶向治疗可能获益更大,体现了HER2阳性患者也有更进一步的分类治疗原则。
KATERINE研究设计巧妙的精髓在于充分利用了新辅助治疗平台的筛选价值,在缺乏有效的生物预测标志物前提下,新辅助治疗判断患者的药物敏感性和耐药性所需时间,较以往通过辅助治疗后的长期随访更提前、更快捷;而后者治疗过程中,患者需要付出的生命代价也更大。因此,这种从新辅助到手术,到术后辅助治疗全过程环环相扣、层层推进并适时调整的治疗或研究思路,在其他类型乳腺癌乃至其他瘤肿的药物综合治疗和研究中,都有非常好的借鉴价值。
最后,我们希望KATERINE研究能够促进T-DM1影响临床实践的进程,并推动更多新型靶向治疗在国内开展临床研究,让更多的优势新药能够更早地、更广泛地造福癌症患者,主动把握控制肿瘤的最佳治疗时机。不要让患者在晚期无药可治的阶段方才考虑新药治疗;而是按照不同病期、不同分类的需要,患者可以及时获得相应的最佳治疗方案,使其生存获益最大化!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来自:温医一院刘海光  > 新辅助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2018SABCS重磅速递】徐兵河教授解读KATHERINE研究:里程碑 T-DM1铺平HER2阳...
KATHERINE研究结果公布 全球肿瘤快讯
ASCO 2020丨葛睿教授:KATHERINE研究回顾与Biomark分析解读
“遇见PI”——2020 ASCO“KAITLIN研究”全球PI,带你领略HER2 早期乳腺癌的最新...
T-DM1的前世今生:从发现到突破性疗法的非凡之旅
直通德国:与Nadia Harbeck教授探讨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治疗新标准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