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辛苦一年换白条 包工头:谁采访弄死谁(图)

民工辛苦一年换白条 包工头:谁采访弄死谁(图)

2011年12月04日07:48

 

青岛民工辛苦一年换白条 包工头:谁采访弄死谁
青岛民工辛苦一年换白条 包工头:谁采访弄死谁

  30多名农民工干完活后没有拿到工钱,手里却是包工头开出的一张张欠条。眼看就要过年了,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民工都想拿着钱赶紧回家,可是包工头却始终躲着不露面。连续两天,早报记者陪同这些农民工一起讨薪,包工头终于现声:“现在要钱没有,要么就等到明年4月份,要么就打官司吧。”

  包工头胡宏涛:

  现在没钱!告我去吧!

  随后,记者拨通了胡宏涛的电话,“你还是别管了,就和工人们说没找到我行了。”胡宏涛说。当得知工人和记者在一起后,胡宏涛又说:“放心,我肯定不会欠他们的钱,但是我有我的难处,接这个活干得不太顺,和甲方那边出了点小问题,现在确实没钱,资金周转不开,他们逼我也没用。”

  胡宏涛在电话中说,他现在在胶州又揽了个活,到明年三四月份才能拿到钱,到时候会有上百万,在这边欠的十几万都是小数目,肯定能还上。“我承诺明年4月10日之前,一定将所有工钱支付给他们。我都把自己的身份证拿给这些工人看了,肯定不会跑,如果他们不相信,那就到法院告我吧。”

  记者将胡宏涛的说法转告给旁边讨薪的农民工,他们均表示不能接受。“他说的话我们根本就不信,再说明年来不来青岛打工都难说。”

  工序班组一工作人员:

  谁来采访,我弄死谁!

  “我们找胡宏涛已经没用了,他要么不接电话,即使接了电话就说没钱,我们也找不到他,现在只能一层层地往上找,看谁能把这个钱发给我们。”贾西强说。

  下午1时50分许,记者和贾西强、吴开溪、张永成、彭申元等人来到位于太原路中铁二局北客站915涵洞旁边的工序班组。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看到记者后,用右手一把搂住记者的脖子,将记者推搡出屋外,并叫嚣道:“谁来采访,我弄死谁!”随后又将一起前来的讨薪农民工撵出办公室。

  “那个人中午喝了点酒,不太理智,是我们的司机,总不能要求所有人素质都那么高吧。”下午3时许,该工序班组的一名刘姓负责人就此前工作人员推搡记者这样解释。

  “对记者都这么蛮横,对我们还能好声好气地说话。”老家在江苏徐州的农民工张永成说,之前,也是这个工序班组下的木工班组的多名工人前来讨薪被一群人打伤进了医院,后来警方介入调查此事。经过民警协调,他们才拿到拖欠的工资。“我们现在都不敢去找工序班组要钱,就怕他们找人打我们。”50岁的吴开溪说。

  北客站指挥部:

  哪个环节出问题找哪

  下午2时,记者又和多名讨薪工人一起来到位于兴华路上的中铁二局青岛北客站指挥部,“你们是谁我都不知道,谁找你干活你就去找谁?你们把合同拿出来看看。”一名女工作人员对讨薪工人说。“我们哪有合同,要是有合同的话我们就成了老板了。”讨薪工人无奈地说。

  “我不是管工程的,915涵洞我也不知道在哪?铁道部来的资金,我们所有签合同的农民工工资都已经发下去了,要不你们去四公司找找看,至于你们是不是四公司的民工我们就不知道了,我们发放民工工资就没有超出3个月。”这名工作人员说。

  “哪个环节出的问题你们找哪?你们先去找四公司的领导,等四公司再过来人和我们领导汇报,如果事实清楚的话,我们不会赖的。”一名男工作人员补充道。

  市建委建管局:

  属铁路不在监管范围

  随后,记者将讨薪工人的遭遇反映给市建委建管局,工作人员表示,由于青岛北客站属于铁路工程,不在他们的监管范围。“太原路那的北客站工程确实建筑工人讨薪投诉很多,层层转包的情况比较严重。”该工作人员向记者坦言。

  北客站站场工程作业队:

  已把工钱全发下去了

  下午2时50分,记者和讨薪工人们又来到位于永平路上的中铁二局四公司青岛北客站站场工程作业队,工作人员和讨薪工人们又一番争论后,联系了工序班组的有关负责人。“苟经理在外面有事,晚点他就能过来,我们已经把钱支付给胡宏涛了,你们找他要钱吧。”两名相关负责人赶到现场后,和工人没说两句,又开车离开。

  20分钟以后,中铁二局四公司青岛北客站站场工程作业队杨书记从施工现场赶回办公室。十余名讨薪工人派出3名代表贾西强、彭申元、张永成向杨书记介绍具体情况。杨书记将工人手中的欠条、工程单等材料一一复印后表示,915涵洞是他们承建的工程,苟经理是工序班组负责人,胡宏涛是下面钢筋班的负责人。“现在判断应该是苟经理和胡宏涛之间的环节出现了问题,我们负有监督责任,将尽量从中间协调,找到老胡把事情理顺。我再找找苟经理了解一下情况,看看事情应该怎么解决,明天我给你们一个答复。”杨书记说。

  昨日下午,记者再次电话联系上杨书记,“我已经找苟经理了解了情况,他说已经把钱全部给了胡宏涛,而且胡宏涛还欠他6万多元。胡宏涛是8月份走的,现在农民工要工钱就必须找到胡宏涛,我们和苟经理、胡宏涛、工人坐在一起,将事情理顺清楚,该谁负责谁就负责。”杨书记说,苟经理给胡宏涛打了一下午电话,一个手机关机、另一个手机不接,找不到老胡也没办法。

  对于杨书记的说法,讨薪农民工并不认可。“我们是在中铁二局的工地上干的活,戴的安全帽也是中铁二局的安全帽,工地基本是我们这帮人干起来的,现在他们说把工钱发了,可是没发到我们手里,现在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钱没拿到换来白条

  “我从今年3月份承包了北客站915涵洞的钢筋活,一直干到9月份,总价近30万的工程目前只结了16.7万元,还差12万元,我手下20多名工人还等着发工钱呢。”前天,36岁的贾西强拨打早报讨薪热线13792899565反映,除了他手下的人以外,还有不少农民工都等着找胡宏涛要钱,全国各地的都有。

  前天下午,记者在李沧区太原路中铁二局北客站915涵洞施工工地,见到了众多的讨薪农民工。贾西强说,他是从胡宏涛手里承包的活,今年8月11日,胡宏涛因一些原因突然撤出工地,当时一些跟着他干的工人也都被要求搬出了工地宿舍,由于工程没有结束,胡宏涛给工人们打了一张张欠条。“工序班组的苟经理对工人们说,你们放心吧,9月底过来找我结账,随后一部分工人就先离开工地找别的地方边打工边等待。”贾西强说,因为他还带着20多人,苟经理就让他继续跟着干,也承诺由他支付剩下的工钱。

  一拖再拖没了音信

  “可大家等到9月底结账时,苟经理又不承认了,说早已经把钱给了胡宏涛,让我们再找胡宏涛要。我们天天给胡宏涛打电话,他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后来就直接不接我们电话了。”贾西强说,“当时工地缺人,就通过朋友联系的我,我来了以后就干了1个月,胡宏涛就不干了,但当时光打了欠条,没有给钱,现在人都找不到了。”即墨田横镇的吴开溪说。“我最冤枉,我老家是安徽安庆的,本身就是到青岛打工挣钱的,当时胡宏涛说工地上工程很紧,让我帮着找人干活,我就带了七八个老乡临时过来帮忙,都是零工,应该日结的,但干完了十几天的活,总共才给了5000元,还欠我们1.6万元,平摊到每个人身上也就2000多元,大家都等着拿钱回家过年呢。”彭申元说。

  作者:刘海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我是如何做甲方代表的 -甲方工程师
闻所未闻,一个农民工的“三大纪律”
腾讯新闻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