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联系客服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春运大潮中的逆行者:父母来到北上广

2019-02-01


逆流而动 反向过年

春节即将到来,许多人已经买好回家的车票。然而,和从一线城市涌向全国各地的“春运大军”不同的是,还有一些人选择留在北上广,让父母到自己工作的城市反向过年。

据携程网数据统计,反向过年的人群今年同比增长两倍以上。在反向过年的购票群体中,80后的占比接近7成,成为反向过年的主力军。为什么反向过年的人数增多?社会学专家认为,这与家庭规模的缩小、城镇化的进程,以及80后观念的变化有很大关系。

90后小熊 反向过年帮我省不少钱

90后姑娘小熊的家乡在南方,她来北京上大学、工作已经十余年。2017年的春节,她也曾效仿朋友们,过年不回家,让爸妈来北京“反向过年”。“反向的机票便宜,我一个人回家,往返机票得3000元。但是如果爸爸妈妈过来,他们两人往返机票加起来还不到2000元。爸妈平时工作忙,难得有假期出去玩,来北京过年刚好也能在各处景点游玩一下,带他们看看新北京什么样。”一到过年,北京城里的人少了很多,去哪儿都不堵车,小熊带着爸妈去逛了地坛公园的庙会,第一次来北京的父亲还去了故宫、爬了长城。回忆起游玩的过程,小熊觉得跟平常旅游也差不多,没有太深刻的记忆。不过倒是除夕那天晚上,让她感觉很不一样。

“今年我身边大概有四五个朋友是过年不回家乡的,有的人积极争取过年值班的名额,为的是不回家给一群小孩儿发红包。”90后姑娘小熊告诉北京晚报记者,她的很多朋友过年不回老家主要是考虑到经济因素。“有的朋友家里离得远,往返交通就三四千出去了,亲戚家的小孩八九个,一个发几百的红包,几千又出去了,没有小一万打不住。很多90后都是刚工作没多久,工资不高。本来一年也没存下什么钱,到过年就出去不少,就觉得这过年不是非得回去,像是平常休年假,还有其他节假日也可以回家陪老人,机票比春运便宜,能省下不少钱。”

“我记得去年除夕那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在看春晚。爸妈坐在电视机前,埋头远程跟家里人微信发语音、抢红包。就感觉他们虽然身在北京,心还是和家里亲戚在一起的。”

80后大徐 不用伤脑筋去哪家过年

和小熊的感受略有不同,已经扎根北京的80后大徐觉得反向过年能为他解决很多难题,还能让家人们都很舒适。

大徐和太太都是独生子女,他的家乡在江苏,太太的家乡在哈尔滨。一南一北,过年去谁家?这是大徐和太太结婚后常讨论的话题。“刚开始是一年去一家轮着来,后来在北京买了房,我跟太太一合计,不如把两家的老人都接到北京来过年。况且哈尔滨的冬天气温很低,而江苏的冬天湿冷又没有供暖,冬天都不好待。相比起来,北京的冬天就适宜许多。有了孩子以后,一家七口人团聚在我们这个小家庭里面,其乐融融的。”大徐告诉北京晚报记者,自从家里通了高铁,父母来北京也非常方便。“高铁就修到了我们家所在的县级市,因为是小站,人不拥挤。站内的台阶也不多,不会累。父母身体都还很硬朗,过来很方便。而且反向过年的火车上人不多,往返的车票都很好买。”

去年的除夕之夜,大徐一家一边看春晚一边打打扑克。吃过晚饭,大徐还驾车载着父母沿着长安街开到建国门、复兴门,带着他们欣赏北京城的夜景。“也让老人感受一下北京的过年方式,春节期间带他们逛庙会,下北京城有名的馆子。”

这样的过年方式,大徐家已经采用了好几年,“现在想想我已经有五六年没回老家过年了。”他感叹道,其实只要跟父母在一起过年,去哪儿过都不重要。“在家里过年,也是跟着父母一起过的,所以感觉在北京过年也差不多。在我的印象中,除夕过年就只跟太姥姥太姥爷一起过,后来他们故去了,就是我们一家三口过,到初二初三再去给亲戚拜年,所以反向过年也没觉得有太大的差异。以后老人们年纪大了,我们可能也会考虑用别的方式过年。”

家政服务员玉玲 带爸妈孩子看看新的城市副中心

老家在河南的玉玲在北京打工已经十多年,现在她是一名钟点工。玉玲告诉北京晚报记者,反向过年这事儿对她家来说很常见。好几次过年,玉玲都让老家的父母带上两个孩子来北京。她选择反向过年的首要原因是团聚的时间能长一些。“如果我们回家的话,肯定待的时间比较短,往往是刚过初六就急急忙忙往回赶。父母带着孩子过来,能待的时间就会稍微长一点。有几年孩子刚放寒假就让他们过来了,能待到差不多三月份开学。”玉玲告诉北京晚报记者。

在北京过年和在老家过年,对玉玲来说并没有特别大的不同。她说在北京待了这么多年,对这座城市也有一种亲切感了。今年,玉玲打算让父母和孩子过来之后,一家人在她和老公租住的房子里过年。“自己租的地方也够他们住,如果去住酒店啥的也不方便,年夜饭还是得在家里自己做。我在北京待了十多年,打工啥都干过。两个孩子也在北京上过学,老大上到四年级才回老家的。我感觉这些年在北京接触到的人都挺好的,对北京哪儿都很熟悉了,让父母孩子来过年也觉得是顺理成章的事。”

玉玲已经计划好,今年春节要带孩子们去离家近的朝阳公园逛逛庙会,糖葫芦、芝麻酥……还有各种各样的活动对孩子们的吸引力都很大。“我哥哥现在在通州是一名建设者,我们还打算带着父母孩子们看看新建成的城市副中心。”

点评

空城不空或成新气象

2019年春运大幕已经拉开,铁路部门为鼓励游客错峰出行、反向过年,推出了针对返程旅客较少的列车部分席位进行打折的优惠措施。携程网统计发现,与去年相比,今年购买反向车票的旅客同比增长两倍以上。在反向过年的购票群体中,80后的占比接近7成,成为反向过年的主力军。往年由于大批务工人员集中返乡,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都会变成“空城”。但今年,空城不空或许会成为新气象。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教师王莹主要研究社会老年学以及社会分层,她表示,出现反向过年客观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我们的家庭规模有一个缩小的趋势。“过去,一个家庭有几个孩子,比如老大在北京,老二在上海,老家在陕西。如果过年想要聚在一块儿,最合适的方式肯定是两家都回到陕西一块儿过年。但是现在独生子女成为社会主流,很多独生子女步入30岁,他们成为社会上的中坚力量,也成为一个家庭的核心,情况也就随之发生了一些变化。”

从乡土的那一侧来看,反向过年同样跟家庭规模的缩小有关系。“过去过年回家其实不仅是看父母,亲戚家都会去拜一遍年。包括亲戚在内的家庭,这其实是一个扩展家庭的观念。我们现在的家庭观念逐渐从扩展家庭缩小到主干家庭,甚至核心家庭,核心家庭也就是父母和未成年子女组成的家庭。这也给反向过年现象的出现提供了契机。”王莹告诉记者。

此外,反向过年还与80后观念变化有关。“80后成为了上有老下有小的一代,他们的观念跟上一代还是有非常大的差异。80后这一代个体意识有了提升,他们在面对世界时会去怀疑、思考,为什么应该是这样。有的人觉得过年回家也是跟爸妈在一块,反向过年也一样,再综合一些别的因素,比如交通费用低,就选择了这样的方式过年。”

城镇化的进程客观上也促进了反向过年,人们现在越来越认同城市的生活方式。“社会学上有个常用的概念叫做新生代农民工,我们中国的第一代农民工在国际上有一个特点,他们的消费非常低,大量收入是用来寄回家的。虽然生活在城市,但他的心和寄托是在家乡的层面。每年最盼着的是过年回家跟老婆孩子团聚。但是新生代农民工不像老一辈农民工想落叶归根回到农村,他们各方面认同的是城市的生活方式。乡土观念弱化,也会有农民工选择反向过年了。” 

本文来源于《北京晚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老王abcd  > 社会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过年了,回家吧:这组照片看哭很多人
《啥是佩奇》刷屏遭质疑,被亲情感动很丢人吗?
“春节回家带点啥?” 这些春运路上的包裹太催泪|蒋玲|特产|春运
熊玲:小孩被欺负大人该怎么办?
爸妈的血泪经验:怎样对付熊孩子
推荐给父母看看!惩罚孩子的有效手段,转给家有“熊孩子”的爸妈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右上角三个点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