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一帝秦始皇,赢遍六国诸侯,最终却输给名不见经传的赵国宗室

导读:公元前的221年,中国历史迎来了一个重要节点,秦国完成统一六国的雄天霸业,缔造出一个体系庞大的大秦王朝。秦始皇嬴政秉持着延续六代君王的终生梦想,带着无限荣耀和光芒,坐在一统天下的龙椅之上。这个时候的嬴政朝气蓬勃,励志要将六国遗留下来的复杂史料、文化产物、测量工具统统归结为只由一种文字承载的载体。

秦始皇剧照

很多人说秦始皇输了,延续数百年的祖先遗愿,举全国之力建立的秦帝国,在短短十几年间土崩瓦解、轰然倒塌,成为一座空荡荡的废墟。就连秦始皇嬴政心心念的,直到秦二世胡亥即位也未能竣工的阿房宫,在“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的起义洪流中烟消云散。

可我认为秦始皇赢了,他成功地去除掉存在于六国之间的记忆符号,六国文字永远地留在了那个狼烟四起的春秋战国时代,六国典雅清高的贵族照样成为同一片天空下的秦国子民。后继者汉朝废除的是秦朝严苛的法律,留存的是秦朝的文化制度和民族精神,秦朝虽灭,汉朝犹在,正如嬴政生前所言,他的龙魂始终佑华夏不衰。

赵高剧照

公元前220年,年逾半百的秦始皇嬴政预感大限将至,尽管这是他最为忌讳和反感的词汇,但他穷其一生寻找的长生不老药,始终是个如梦如幻的虚拟物。终于在第五次出巡的时候,年老体衰的嬴政在巡游途中染上一场突如其来的风寒,久病不愈的情况下,嬴政开始思考起继位者的人选。长子扶苏正直无私,虽然屡次公然顶撞自己,但念在他为大秦守卫戍边的份上,再加上政绩上的精明强干,扶苏无疑是最好的人选。考量完毕的嬴政,强撑起一股精气神,宣专管符玺和发布圣旨的中车府令赵高觐见,随后让他拟旨,令身处上郡的扶苏速回咸阳,准备继承秦国第二任帝王的位置。

历史就像一张泼墨图,它的走向像是种必然,又像是种偶然,既定中的突变,改变历史走向的人物,就是侍立在一旁的赵高。

赵高剧照

史书对赵高的笔墨大都分布在在他得势后的为虎作伥、欺君罔上,唯一对赵高身世的描述,就是含糊不清地说他是赵国宗室远亲。或许是有意遮蔽赵高的出身,史官草草地讲述后,立即转笔写起赵高的祸乱朝纲。

根据史书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赵高的母亲触犯秦律受刑,导致身体伤残,再加上赵高是赵国宗室出身,不少史学家揣测出一种阴谋论,即赵高有意搞垮秦朝。不论动机如何,赵高的确站在了能够毁灭秦帝国的节点,那一刻他于风雨飘扬的海面上,表情冷漠地掌控着船舵。赵高拟好圣旨后,全凭一口气吊着的嬴政永远阖上了双眼,丞相李斯不愧是陪嬴政一路走过来的难兄难弟,第一时间封锁了嬴政的死讯,确保在扶苏继位前,蠢蠢欲动的六国遗民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骚乱。李斯和赵高照常向行车里递奏折、汇报工作,造成秦始皇仍旧活着的假象,纵使由于天气炎热干燥,嬴政的尸体已然散发出臭味。

李斯剧照

赵高的打算很简单,说服李斯扶持胡亥继位,许之荣华富贵、万世公爵、世袭罔替。要知道李斯的地位是百官之首,荣耀和富贵紧握于手,能够说动他并非易事,甚至会担上被反奏一本的风险。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赵高侍奉秦始皇多年,唯一的本领就是察言观色、识人心事,他自然知道李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但正所谓站得高,摔得会更惨。李斯的地位已然是秦朝官员的顶级配置,可得到的越多越害怕失去,假如赵高对李斯阐明,眼下的一切富贵荣华都可能消失不见,那么李斯自然不会无动于衷。

赵高看透了李斯的心病,李斯是嬴政的坚定执行者和朝堂代言人,素来与父亲政见不和的扶苏,和李斯的关系有种耐人寻味的微妙。更何况扶苏身边有着日夜陪伴的大将军蒙恬,诚然李斯是能言善辩、雷厉风行的丞相,但蒙恬是功勋卓著、征战疆场的将军,无论是才华、谋略,还是政绩威望都不在李斯之下。最为重要的一点,蒙恬是扶苏的老师,信任程度远超于常年身处政治漩涡的李斯。赵高设身处地的分析,直戳李斯内心的痛处,一旦扶苏继位,丞相位置还会是你李斯的吗?

灭秦路线

仰天长叹的李斯,第一次没有顾及秦帝国的利益,沦为和赵高合谋害死扶苏的帮凶。一份精心编撰的伪诏被连夜送往上郡,伪诏模仿秦始皇的语气,以不忠不孝的罪名下令赐死扶苏、蒙恬。性情刚烈的扶苏误认为父亲对自己失望透顶,毕竟父命难违,况且父亲还是君王,于是衣诀飘飘的公子扶苏拔剑自刎。蒙恬则因辞不受命被暂时拘押起来,胡亥深知蒙氏一族的忠心和能力,他怯生生地向赵高提出饶蒙恬一命的请求。

可心狠手辣的赵高哪舍得放弃能够铲除蒙氏权贵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对胡亥语重心长地说:“先帝早就想选立太子,若不是蒙恬从中作梗,三番两次阻拦,你早就是大秦帝国的太子了。”到达咸阳后,胡亥宣布秦始皇的死讯,并继位称帝,昭示天下。

胡亥剧照

蒙恬和蒙毅两兄弟是秦朝的名将,却仍然逃脱不了死于非命的命运,自此秦二世和赵高的时代到来,他们搅得秦朝腥风血雨、天翻地覆。一场针对秦国宗室的杀戮,足以证明赵高心理的扭曲程度可见一斑,秦朝的朝堂上人人自危。

赵高凭借阴谋诡计一步步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到了为所欲为、指鹿为马的地步。然而大秦的气数却在一步步耗尽,新的一场变动悄然而至,赵高的名字注定刻在耻辱柱上,遗臭万年。

参考资料:1《史记》2《资治通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花开无田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吉祥符号在现代标志设计中的运用
视频 百家讲坛 最新专辑【21部】
话说本命年的习俗文化
开店铺生意兴隆的秘诀
中华国学经典《三字经》易解图文
八运子山午向起星图解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