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先生”哈利·哈洛
哈洛(Harry F. Harlow  1905—1981)英国比较心理学家,早期研究灵长类动物的问题解决和辩别反应学习,其后用学习定势的训练方法比较灵长类和其它动物的智力水平。曾荣获国家科学奖,1951年当选为国家科学院院士,1958年当选为美国心理学会主席,1960年获美国心理学会颁发的杰出科学贡献奖。

 

哈洛

在20世纪50年代,心理学家们喜欢使用“顺从、一致、认知、次要刺激”这样的词汇,但哈利·哈洛(HarryHarlow)却更喜欢谈论“爱”。一天,在一次研讨会上,当他每次使用“爱”这个词的时候,另外一位心理学家总是打断他,说“你的意思是‘亲近’吗?” 最后,哈洛忍无可忍了,他回击道:“可能你所理解的‘爱’就是‘亲近’,感谢上帝,我还不至于这么弱智。”这就是典型的哈利·哈洛风格——说话刻薄,完全不给其他人面子,所以讨厌他的人和喜欢他的人一样多。

 

哈利·哈洛原名哈利·以色列,1905年出生在爱荷华州,父亲是一名不太成功的发明家,而他的母亲,根据哈洛在一本没有完成的自传中回忆,也不是那么和蔼可亲。在学校,他不合群,所以在10岁之前,他把他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画画。在他的图画世界里,哈洛创造了一个叫做Yazoo的地方,在那里,有许多会飞行的动物和长着角的怪兽。当他每画完一幅画,他就用粗黑线条把怪兽切开。

哈洛在斯坦福大学跟随著名的智商研究专家路易斯·特曼(LewisTerman)念完了本科和研究生。在特曼的建议下,他把自己带有浓厚犹太色彩的名字改为了哈利·哈洛。后来,他和特曼的女儿——智商高达155的克拉拉 ·米尔斯(ClaraMears)结婚。特曼为此特地写了一封贺信,他在信中写道:“我很高兴看见克拉拉卓越的遗传物质和哈利作为一个心理学家的生产率的结合。”这听起来不像是恭贺一段婚事,倒像是在描述两个良种动物的成功交配。

1930年,哈洛在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找到一份工作。他本来计划研究老鼠,但随后转而研究恒河猴。一开始的时候,他设计了一个研究猴子智商的实验,但他很快又开始对其他的东西产生了兴趣。

哈洛将刚出生的小猴子和猴妈妈及同类隔离开,结果他发现小猴子对盖在笼子地板上的绒布产生了极大的依恋。它们躺在上面,用自己的小爪子紧紧地抓着绒布,如果把绒布拿走的话,它们就会发脾气,这就像人类的婴儿喜欢破毯子和填充熊玩具。小猴子为什么喜欢这些毛巾呢?依恋一直被认为是对于获得营养物质的一种回报:我们爱我们的母亲是因为我们爱她们的奶水。研究员克拉克·赫尔(ClarkHull)和肯尼斯·斯彭斯(KenethSpence)也曾经说过,人类的依恋是基于需求减降论(drivereduction):饥饿是我们首先需要减降的需求,其次是饥渴和性。从20世纪30年代直至50年代,需求减降论及其与爱的关系从来没有受到质疑。

 

哈洛
但哈洛开始对此提出了质疑。当他把奶瓶从小猴子的嘴边拿走的时候,猴宝宝只是吧唧吧唧嘴唇,或者用爪子擦去它们毛茸茸的下巴上滴落的奶水。但当哈洛把毛巾拿走的时候,猴宝宝就开始尖叫,在笼子里滚来滚去。哈洛对此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兴趣。正如他的传记作者DeborahBlum写道的,了解内心的最好办法就是将其打碎。哈洛备受赞誉但充满残忍的职业生涯就此开始了,他因此还获得了一个“猴子先生(MonkeyMan)”的外号。

 

恒河猴94%的基因与人类相同,但对于这些与人类从某种程度上有着亲戚关系的实验对象,哈洛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怜悯。“我只关心这些猴子是否能帮助我完成可以发表的论文,”他说,“我对它们毫无感情,从来就没有过。我压根就不喜欢动物,我讨厌猫,讨厌狗,我怎么会去喜欢猴子呢?”

哈洛用铁丝做了一个代母,它胸前有一个可以提供奶水的装置;然后,哈洛又用绒布做了一个代母。他写道:“一个是柔软、温暖的母亲,一个是有着无限耐心、可以24小时提供奶水的母亲……”一开始,哈洛把一群恒河猴宝宝和两个代母关在笼子里,很快,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在几天之内,猴宝宝把对猴妈妈的依恋转向了用绒布做成的那个代母。由于绒布代母不能提供奶水,所以猴宝宝只在饥饿的时候,才到铁丝代母那里喝几口奶水,然后又跑回来紧紧抱住绒布代母。

这是一个意义极其重大的发现。从20世纪30年代直至50年代,一些著名的儿科专家,比如本杰明·斯帕克(BenjaminSpock),都建议应该根据时间喂奶。另一个知名哺育专家约翰·沃森(JohnWatson)写道:“不要溺爱宝宝,不要在睡觉前亲吻他们,正确的做法是,弯下腰握握他们的手,然后关灯离开。”

但哈洛认为,千万不要跟宝宝握手,而应该毫不犹豫地拥抱他。哈洛和他的同事证明了:“接触所带来的安慰感”是爱最重要的元素。

哈洛
哈洛猜测,脸是爱的另外一个变数。他命令他的助手做一个逼真的猴面具,看看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但是,面具在完工之前,猴宝宝就已经诞生了,所以哈洛把猴宝宝与一个脸部没有任何特征的绒布代母关在一起。猴宝宝爱上了无脸代母,吻它,轻轻地咬它。但当逼真的猴面具做好之后,小猴子一看见这张脸就吓得连声惊叫,并躲到笼子的一角,全身哆嗦。

 

许多人都认为哈洛的实验对于那些实验对象来说太过残忍,但也有许多人认为他的实验提供了一些对于我们来说非常有价值的东西:我们的需求远不止饥饿,我们不惜任何代价与他人建立连接关系,我们所见到的第一张脸在我们心中是最可爱的脸。

尽管哈洛研究爱,但他的爱情生活却并不如意。他的老婆克拉拉带着他们的两个孩子离开了他,而他也有了另外一个“女人”——铁娘子(IronMaiden)。铁女人是哈洛设计的一种特殊的代母,她会向小猴子发射锋利的铁钉,并且向它们吹出强力冷气,把猴宝宝吹得只能紧贴笼子的栏杆,并且不停尖叫。哈洛声称,这是一个邪恶的母亲,他想看看这会导致什么结果。

正是因为这个实验,使得哈洛的名声更糟了。他制作了各种邪恶的铁娘子,它们有的会对着小猴子发出怪声,有的会刺伤小猴子。无论是什么样的邪恶母亲,哈洛发现猴宝宝都不会离它们而去,反而更加紧紧地抱住它们。

在1958年,作为新当选的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Association)主席,哈洛在华盛顿该学会的年会上发表了一场叫做“爱的本性”的演讲。在演讲的最后,他提出了他的研究所具备的实践价值。他说,美国女性正在职场中取代男性,但是他带来了一些好消息:美国的男性在一些辅助设备的帮助下,完全可以和女性在抚育后代方面竞争。

在演讲后不久,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发表了一份新闻稿,宣称“为母之道已经倒掉”。哈洛立即开始了一项新的研究,以证明用布料做的代母比保姆更重要,甚至和真实的母亲同样重要。一时间,哈洛频频出现在各种媒体上,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还专门为他拍摄了纪录片。

 

哈洛
但哈洛的实验结果出现了一些问题。他发现那些由用布料做的代母抚育大的猴子不能和其他猴子一起玩耍,不能交配,它们的性格极其孤僻,有些甚至出现了孤独症的症状。哈洛于是对实验进行了改进,他制作了一个可以摇摆的代母。

 

根据哈洛的学生、后来成为著名的猴类研究专家的伦纳德·罗辛布林(LeonardRosenblum)的话说,这样哺育大的猴子基本上正常,它们每天都会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和真正的猴子在一起玩耍。罗辛布林说:“这证明了爱存在三个变量:触摸、运动和玩耍。如果你能提供这三个变量,你就能满足一个灵长类动物的全部需求。” 罗辛布林继续强调说:“真是令人惊讶,我们的神经系统仅仅需要这三样就能保持正常。”

哈洛的发现对当代的育儿理论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许多孤儿院、社会服务机构、爱婴产业都或多或少地依据哈洛的发现调整了自己的关键政策。部分是因为哈洛的缘故,医生现在知道将新生婴儿要直接放在母亲的肚子上;孤儿院的工作人员知道仅仅向婴儿提供奶瓶是不够的,还必须抱着弃婴来回摇动,并且要对其微笑。当然,更要感谢哈洛,正是他的实验使我们开始重视动物权益的保护。几年前,动物解放前线组织(AnimalLiberationFront)在威斯康辛大学的猿类研究中心举行了一场示威游行,以悼念数千只在实验中死亡的猴子。

有人说,哈洛之所以名声不好,就是因为他言语不慎。罗辛布林说:“哈洛的问题出在他描述事物的方式上。比如他不会说猴子的生命‘终结’了,而是说‘被杀死了’。他为什么一定要把强迫不能性交的母猴子与公猴子交配的装置叫做‘强暴架’呢?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就不会有今天对他的这种毁誉参半的评价了。”

哈洛
1971年,在哈洛的第二任妻子因乳腺癌离世后,他也到明尼苏达州的梅约医学中心(MayoClinic)接受治疗。在那里,他接受了一系列电击治疗,就像一只动物一样被皮带绑在桌子上。回到麦迪逊之后,人们说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停止了对剥夺母爱的研究。20世纪60年代,生物精神医学兴起,出现了通过药物减轻精神状况的可能,而这引起了哈洛的极大兴趣,他再次开始在恒河猴身上进行实验。

 

他建造了一个黑屋子,把一只猴子头朝下在里面吊了2年。哈洛把这叫做“绝望之井”。那只猴子后来出现了严重的、持久的、抑郁性的精神病理学行为。即使在放出之后9个月,那只小猴子还是抱着胳臂呆呆坐着,而不像一般的猴子东张西望探索周遭。

最后,哈洛死于帕金森综合症,死前他抖动个不停。

哈洛 - 铁丝母猴VS绒布母猴——谁让小猴更依恋

 

哈洛
2岁的安一点都不能离开妈妈。从出生至今每当妈妈不在家托别人帮带安时,不管给她多好的玩具,多香的食物,多动听的故事她都以大哭大闹置之。只有妈妈回来把她搂在怀里她才破涕为笑。

 

8岁的安因为扁桃腺肿大要做一个割离手术,她惊恐万分,虽然医生给她打了麻醉剂,但是使她安静下来的却是妈妈塞进她怀里的那件绒球毛衣,因为安总是搂着妈妈这件毛衣亲小绒毛,那样她就会感到满足和安全。
 
18岁的安已经成人了,是个很优秀的女骇,即将离开父母去上大学。而她依然没有改掉摸到毛衣就想亲亲的毛病。

 让孩子吃饱喝足,只满足他的生理需要,就能够让他与父母建立起至真的亲情,就能健康成长了吗?对孩子来说,外界事物的吸引力再大也不及与妈妈身体的接触。随着孩子的长大,母子双方都会对亲密的身体接触感到不好意思了,他们也许会有意无意的再找一个类似这种感觉的“替代母亲”来继续满足孩子对妈妈身上那种特殊温暖的需要。
 
20世纪50年代末,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动物心理学家哈洛发现,一些小猴子与母猴分开喂养后,虽然身体上没有什么疾病,可行为上却出现了一系列不正常现象。同时,那些被隔离的猴子对放在笼子里的粗布衣十分依恋。哈洛的研究给了我们有意义的启示。

基本实验

哈洛和他的同事们把一只刚出生的婴猴放进一个隔离的笼子中养育,并用两个假猴子替代真母猴。这两个代母猴分别是用铁丝和绒布做的,实验者在“铁丝母猴”胸前特别安置了一个可以提供奶水的橡皮奶头。按哈洛的说法就是“一个是柔软、温暖的母亲,一个是有着无限耐心、可以24小时提供奶水的母亲”。刚开始,婴猴多围着“铁丝母猴”,但没过几天,令人惊讶的事情就发生了:婴猴只在饥饿的时候才到“铁丝母猴”那里喝几口奶水,其他更多的时候都是与“绒布母猴”呆在一起;婴猴在遭到不熟悉的物体,如一只木制的大蜘蛛的威胁时,会跑到“绒布母猴”身边并紧紧抱住它,似乎“绒布母猴”会给婴猴更多的安全感。

 

















后续实验

哈洛从这个“代母养育实验”中观察到了一些问题:那些由“绒布母猴”抚养大的猴子不能和其他猴子一起玩耍,性格极其孤僻,甚至性成熟后不能进行交配。于是,哈洛对实验进行了改进,为婴猴制作了一个可以摇摆的“绒布母猴”,并保证它每天都会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和真正的猴子在一起玩耍。改进后的实验表明,这样哺育大的猴子基本上正常了。

实验结论

哈洛等人的实验研究结果,用他的话说就是“证明了爱存在三个变量:触摸、运动、玩耍。如果你能提供这三个变量,那就能满足一个灵长类动物的全部需要。”

育儿启示

1、医生现在知道将新生婴儿要直接放在母亲的肚子上;孤儿院的工作人员知道仅仅向婴儿提供奶瓶是不够的,还必须抱着弃婴来回摇动,并且要对其微笑。医生现在知道将新生婴儿要直接放在母亲的肚子上;孤儿院的工作人员知道仅仅向婴儿提供奶瓶是不够的,还必须抱着弃婴来回摇动,并且要对其微笑。

2、不做“布料”妈妈,父母对孩子发出的信号要敏感地作出反应,使孩子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价值;做亲子游戏时,父母应保持愉快的情绪孩子玩耍,全身心地投入其中。

为孩子建立良好的依恋关系

 

哈洛
哈洛等人的研究发现给了我们很多有意义的启示,它对改变传统的育儿观产生了积极的影响。父母对孩子的养育不能仅仅停留在喂饱层次,要使孩子健康成长,一定要为他提供触觉、视觉、听觉等多种感觉通道的积极刺激,让孩子能够感到父母的存在,并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安全感。“粘人”的宝宝有时让人心烦,但是这恰恰说明他具有一种积极的情绪——对亲人的依恋。

 

为孩子建立安全的依恋是保障他心理健康发展的基础。儿童与依恋对象之间温暖、亲密的联系使儿童既得到生理上的满足,更体验到愉快的情感。

◆与喂食相比,身体的舒适接触对依恋的形成起更重要的作用。父母与孩子之间要保持经常的肌肤接触,如抱抱孩子,摸摸孩子的脸、胸、背等让孩子体味着“接触所带来的安慰感”,对大一些的孩子也应如此。

◆尽量避免父母与孩子的长期分离。长期分离造成的“分离焦虑”对孩子心理的正常发展有明显的消极影响。父母应尽量克服困难,亲自担当起抚养、教育孩子的责任。如果必须分离,应与孩子做好沟通并坚决离开。

◆父母对孩子发出的信号要敏感地作出反应,使孩子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价值;做亲子游戏时,父母应保持愉快的情绪与孩子玩耍,全身心地投入其中。

◆孩子有了安全感,才能逐渐形成坚强、自信等良好的个性品质,成为一个对人友善、乐意探索、具有处事能力的人。

哈洛 - “面具”实验

哈洛
哈洛进一步让他的助手做了一个逼真的猴面具,看看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但是面具在完工之前,婴猴就已经出生了,所以哈洛把婴猴与一个脸部没有任何特征的绒线代母关在了一起。婴猴爱上了无脸代母,吻它,轻轻的咬它。而当逼真的猴面具做好之后,小猴一看见这张脸就吓地连声惊叫,并多到笼子的一角,全身哆嗦。

 

启示:

1、脸是爱的变数。爱孩子,先得爱自己做父母的那张“脸”——情绪管理很有必要。

2、我们的需求远不止饥饿,我们努力与他人建立连接关系,我们所见到的第一张脸在我们心中是最可爱的脸,(刻板现象),而且很难被修改。

哈洛 - “铁娘子”实验

声名狼藉的实验,但却是关于爱的。 

哈洛
“铁娘子”实验 是哈洛设计的一种特殊的代母,它会向小猴发射锋利的铁钉,并且向它们吹出强力冷气,把小猴吹的只能紧贴笼子的栏杆,并且不停尖叫。哈洛声称,这是一个邪恶的母亲,他想看看这会导致什么结果。他制作了各种邪恶的铁娘子,它们有的会对着小猴发出怪声,有的会刺伤小猴。令人吃惊的是,无论什么样的邪恶母亲,哈洛发现小猴都不会离去,反而更加紧紧的抱住它们。

 

启示:

受伤的小孩唯一倾向就是去找妈妈。受到惊吓的的幼儿是不计一切代价要紧贴母亲的。

哈洛 - “绝望之井”实验

 

哈洛
声名狼藉的实验,但却是关于爱的。

1960年代,生物精神医学兴起,出现了通过药物减轻精神症状的可能,而这引起了哈洛的极大兴趣,他再次在恒河猴身上进行实验。他建造了一个黑屋子,把一只猴子头朝下在里面吊了两年。哈洛把这叫做绝望之井。那只猴子后来出现了严重的、持久的、抑郁性的精神病理学行为,即使在放出来9个月之后,还是抱着胳膊呆呆坐着,而不像一般的猴子东张西望探索周遭。

 

启示:

1、早期严重而持久的孤立,会使孩子的主要社会反应沦为恐惧。

2、长期剥夺幼童的母爱,会导致其沮丧、绝望、焦虑心理残伤和死亡,会在其身心方面上发生严重而久远的影响,直至终生。

3、父母尽量避免与孩子的长期分离。长期分离造成的“分离焦虑”对孩子心理的正常发展有明显的消极影响。父母应尽量克服困难,亲自担当起抚养、教育孩子的责任。如果必须分离,应与孩子做好沟通并坚决离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诗书之华  > 图说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2.多多抚触宝宝 ??这个阶段的宝宝,更加需要和妈妈亲密接触。对孩子来讲,妈妈的抚触是一种很重要的爱,胜过食物、奶水。 ??英国比较心理学家哈洛以恒河猴为实验对象,得出了一个伟大的结论。 ??恒
每天必修课之一:触摸
癫狂科学家系列之一:比较心理学家哈洛
社交能力和爱的能力:依恋实验
扈永进:恒河猴实验——毁掉了几代猴子的幸福生活
你与妈妈的爱,来自哪里?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