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伊朗版的“王的盛宴”

近期,伊朗的苏莱曼尼少将、伊拉克“人民动员力量”副司令莫罕迪斯和前来“实践学习”的黎巴嫩真主党高级成员等一行八人在美国的“定点清除”行动中,“壮烈殉国”。这或许会给大家留下某种错觉——伊朗、伊拉克还有黎巴嫩等伊斯兰教国家都属于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其实,作为波斯人为主的国家,伊朗无论是在古代萨法维帝国、近现代崇尚世俗的巴列维王朝,还是当代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共和国,大部分岁月里,跟周边的阿拉国家并不和谐,甚至一度成了杀红了眼的“死对头”,比如,广为人知的1980——1988年的两伊战争。

不过,除了战场上的较量,还有一次文化上的示威和炫耀。这就是咱们这里准备讲的,堪称历史上罕见的大烧钱活动——1971年波斯建国2500周年庆典。

那么,就有必要先说说,巴列维他老人家纪念的这个伟大而辉煌的“波斯帝国”。

公元前6世纪,伊朗人的祖先——古波斯人曾经建立过庞大而强势的波斯帝国,将中东,中亚收入囊中,十分威猛。此时的中东,还处于前伊斯兰教时代,波斯帝国上下都崇尚一门被咱们东方人称作“祆教”的宗教,即,现在多分布于印度北部的“拜火教”。

然而,好景不长在。公元七世纪阿拉伯帝国的崛起后,波斯人的地盘不断被蚕食,最终,在表面承认阿拉伯帝国当大BOSS的前提下,波斯人还坚持维系着自己的王朝传承,享有自治权,这就是萨法维王朝。但是,在唐宋时代的笔记中,咱们中国古人并没有特别区分,把波斯人和阿拉伯人统统都叫做了“大食人”。

咱们这么叫,很大程度是因为,在阿拉伯帝国以税收为主的各种政策的引导下,加上其他方面软硬兼施的手段,这一时期,波斯人逐渐放弃了拜火教,大多成了穆斯林。毕竟,在咱们眼中,无论是波斯人还是阿拉伯人,都信一个真主、唱一部经书,还同样来自于西域方向,肯定是一伙人.....

与阿拉伯人不同,萨法维王朝时代,正统伊斯兰教观念并未影响他们的世俗情节,这也形象反应在了波斯细密画上

除了最近这些年,鉴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游戏规则,伊朗人和什叶派阿拉伯人、阿拉伯世界的反美力量才开始不断走向“团结”外,大部分时间里,伊朗跟周边的阿拉伯邻居们,其实非常的不和谐。

现代时期,波斯人和阿拉伯人的矛盾第一轮被激化,发生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第二次中东战争,即苏伊士运河战争后。当年,中东开始流行泛阿拉伯主义,一个要统一阿拉伯各国成为一个国家的理想出现了。

于是,每回都牵头率领阿拉伯军团对峙以色列的埃及总统纳赛尔被推选成了“带头大哥”,沙特和叙利亚并列为阿拉伯世界的二当家。

此时,认为团结起来势不可挡的阿拉伯各国,愈发看巴列维王朝时代的伊朗不顺眼,竟然联合施压伊朗,要求少数服从多数,把“波斯湾”改名为“阿拉伯湾”。类似的各种种咄咄逼人行径,引起了民族感超强的波斯人对阿拉伯世界的极大反感。

当年的阿拉伯三巨头——左为叙利亚总统库瓦特里,中为沙特国王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右为埃及总统纳赛尔

此情此景下,巴列维国王心里十分窝火,却又无从发泄。

六七十年代的伊朗,同沙特、以色列并成为美国中东地区的铁杆盟友和主要军火出口对象。加上来自于北方边境的苏联的阴影(当年伊朗可是跟苏联接壤的)。这种情形下,除了威胁同阿拉伯国家断交外,巴列维国王也不好怎么发作或者采取实质性报复手段。

于是,巴列维国王在亲美亲西方的同时,致力于用世俗化的改革来淡化伊斯兰教对伊朗人民的影响,来跟阿拉伯国家“划清界限”。

巴列维政府时代的伊朗,官方一直在不遗余力的提倡世俗、西化的生活,还非常重视追溯历史、民族教育,利用国际、外交活动来宣扬波斯民族的身份认同。

于是,就有了这个1971年的“王的盛宴”。

巴列维举行这次盛大庆祝的目的,是为了向世界,尤其是向自己的阿拉伯邻居们宣布自己是波斯王居鲁士大帝的传人。溯源头、论历史文化,你们阿拉伯人跟我们波斯人比起来,也只能算个“半文盲”级别。

整个庆典虽然总共就4天时间,却花费了惊天动地的三亿美金。这三个亿美金是个什么概念,或许对咱们普通人来讲过于模糊,那么,可以参照一下7年后的中国外汇储备。

1971年10月12日-10月16日,来自全世界50多个国家的元首和君主,携带配偶云集德黑兰,盛装出席了活动的全程,甚至,连教皇都派出了代表(当然这个就没带配偶啦)。

从开始的迎宾典礼,到盛典现场,还有各种酒会、茶会,全都是按照西方王室的风格和接待礼仪进行的。尤其是晚宴,宴会如此强调法国风格,竟然史无前例的以大规模空运的形式,保证几天里,所需膳食全由巴黎著名的马克西姆餐厅全权供应。

菜肴食品的烹制和递送都由巴黎来的165位厨师、面包师和使者来承担,所用的松露、鹅肝酱、江鳕、小牛肉等原材料,还有宴会消耗掉的25000瓶酒也全从法国运来,极尽奢华之势。

巴列维国王夫妇穿着金碧辉煌的西式礼服,穿梭于各国元首之间。欧洲名流贵族们的压箱底首饰,在法拉赫王后不重样的,让人眩晕的大珠宝面前,都给秒杀的黯然失色。

这次庆典的规模算是空前绝后。欧洲各国君主和政要,在1952年英王乔治六世(现任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爸爸)的葬礼后还从来没有这样齐聚一堂;甚至,至今又过了快半个世纪,也再未出现过全球元首,尤其是王室成员,如此汇集一堂的场面。

再看盛典活动本身。在古波斯帝国的遗址上,巴列维阔气的用真金白银全程复原了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盛大阅兵庆典场景,其中还穿插着一比一还原的拜火教祭祀活动。场面宏大壮观,颇有穿越感,只是,跟伊斯兰教没扯上半毛钱的关系。

显然,这场奢侈的惊天动地的庆典,不但没有带来国家的稳定和民众的支持,反而成了巴列维王朝灭亡的催化剂。

在“20年内建成世界第五大工业大国”的口号下,巴列维政府明显高于实际生活的一系列改革,加上王室家族的奢侈和统治集团的腐败,让中下层人民真正怒了。此时,除了咱们现在经常看到老照片上展示的,以德黑兰为代表的,那些西化、时尚的大都市外,伊朗更面临着严重的贫富分化和城乡、地区差距。数量庞大的伊朗人生活在与几百年前并没有太大区别的边远村镇,连饱饭都吃不上,宗教对他们来讲,就是唯一的精神食粮和生命寄托。

然而,这番庆典,不但烧钱,还全程充斥着对伊斯兰教的蔑视,激怒了部分虔诚信教的伊朗民众,也为巴列维王朝的倒台和宗教势力“逆生长”埋下了伏笔。

最终,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又过了8年,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巴列维一家人狼狈的匆匆出逃。直到一年后,巴列维国王在郁郁而终之际,也没能想通,为什么人民就这么决绝的抛弃了他。

其实,现在看,答案也并不复杂。“现代化、工业化”本应属于一场全社会参与,全民受益的运动。脱离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现代化”生活,注定只能把社会从一个极端推向另一个极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一点进步  > 世界文明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伊朗研究】从伊朗的历史兴衰看其主体民族和国家的发展特性
什么是阿拉伯文化?什么是波斯文化?
北扼里海,南扼波斯湾,被列强轮番挤压,伊朗为何还能悄然崛起?
“波斯”和“伊朗”是一回事儿吗?
不屈服的伊朗,制裁都是浮云,历史告诉我们伊朗不能惹
伊朗与以色列不接壤,五次中东战争都没有参与,如今为何要死磕?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