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里的三个好爸爸

一、花钱给儿子纹了九条龙


图自2011年电视剧《新水浒》


“问世间,有何事能比把一条棒儿使得风车似转还拉风?”

——这是华阴县史家庄首富,史太公的儿子——“九纹龙”史进的口头禅。

说起儿子,史太公对着墙外几百株依依杨柳,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怕祖上留下这一方荫凉,庇佑不了儿子的叛逆。

史进“从小不务农业,只爱刺枪使棒”,在当时的农村,这0种典型败家子很致命典型的败家家子,母亲竟被气死。

公元1112年的2月,他的人生有了重大的转折。

一个借宿的客人将他一棒撂倒,这正是带着老母跑路的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王进。

王进是个懂得感恩的人。

史太公收留他们母子,热汤茶饭、暖枕厚褥;老娘病倒后,开方拿药,嘘寒问暖。

SO,他很乐意帮史太公清理门户,把这不肖子打残or打死的。

然鹅,史太公是个思想开明的爹,崇尚“快乐教育”,支持他的一切爱好:

孩子不种地无所谓、不读书不娶妻不强求,想玩农业重金属,他就高价请来Tony老师给他纹满全身9条龙。

王进本想说:该让史进从明天起,喂马劈柴,关心粮食和蔬菜,面朝大门,做个靠谱的人,学着待人接物、懂点人情世故。

先完成基础教育,再谈兴趣爱好。舞枪弄棒,如果没打算以此为生,也算不得正业。


话未出口,史太公已经言辞恳切地求他“一发成全了他亦好”,收下这个徒弟。

他只得答应。接下来的几个月,史进每日求王教头点拨,十八般兵器从头学起。


秋天到了,王进对自己说:“在此虽好,只是不了。”于是辞行。

史进诚心挽留 ,并承诺终身奉养师父母子。

史进叫他“师父”,他称史进“贤弟”,史进的启蒙老师李忠,也是叫他“贤弟”。

王进最后对他说的一番话,颇有深意:

我要去的地方,是军事要地延安,老种经略相公在那里镇守边疆,只要有一身好本领,便能安身立命

史进完全没听懂。

第二年春天,史太公去世。中秋夜,他为了少华山的“兄弟”,一把火烧了史家庄。

院墙外一排排杨柳在烈火中翻腾,仿佛想伸出手来,拉住他留在正道人间。



二、九月九日忆山东老父亲


图自98版《水浒传》


宋太公的QQ签名是:朝廷就是爹,爹能负天下人,天下人绝不能背叛爹。
将文学性的比喻与客观真实混为一谈,进而将全部辩论基础建立在靠不住的文学比喻之上,是“键盘爱国者”最常见的路数。

父母与子女关系是有极为清晰的界定的——在生活中,我们不能随便认什么人当爹妈;在文学中,除了大宋,可以认长江、泰山……乃至地球做爹妈。

三国演义里,徐庶母亲都懂得:“忠孝不能两全”。

宋太公给宋江灌输的,是忠孝一体,孝子必是忠臣——子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宋太公要宋江做个“忠臣孝子”,自己却亲自“不忠不孝”,配合宋江徇私枉法。

宋江杀了阎婆惜后,他藏在早挖好的地窖里。

官差来时,宋太公控诉了宋江的“忤逆”,强调和他“水米无交,并无干涉”;

宋江跑路后,宋太公立刻忘了已将他“出籍”。上下疏通,使得官司“慢了”,阎婆惜家属求告无门。


宋江在清风寨大败官兵后,宋太公用“假死”把他骗了回去。

纵观当下,这种事只有干传销的做得出来。

宋太公觉得自己做得对:

我儿宋江还只是个孩子啊!老实又单纯,我是怕他“一时被人撺掇,落草去了,做个不忠不孝的人”。(秦明吐血ing,朱仝喷血ing)

宋江很听话,自去江州坐牢,等大赦,又是一个黑而不腻的好人。

没料到酒后题了反诗。引得梁山倾巢而来,劫法场闹江州、大败无为军。
宋江一战成名,成为赵宋皇帝把他名字写在壁上的“贼子”。

可笑又可悲的是,他纵然“敢笑黄巢不丈夫”,却摆脱不了九月九日听山东老父亲的教育。

当“血染浔阳江口”的意气风发,成了“望天王降诏,早招安”:

宋江撅着屁股下跪、高呼万岁满脸泪。

三、孔太公相信“名师出高徒”


一大早,孔太公就往“孔家圣人群”里发了好几条链接:


他刚接到消息,宋江被他家庄客们用八抬大轿抬着,只差250步就到白虎山了。

上了皇宫墙壁的“山东宋江”,是他眼中的成功人士。

白虎山是一座大山!走一圈至少要半个时辰,爬到顶起码得一顿饭工夫。

作为白虎山下唯一有庄园的人,孔太公深感责任重大。

图自2011电视剧《新水浒》


他打算让两个儿子跟着宋江,在忠孝大道走一遍,镀一层“黑金”。

具体做法就是,写信。不管宋江认不认识他,一力邀请宋江来度假。

宋江杀了阎婆惜跑路后,他仍在写信。

宋清烦了,回话说宋江去柴大官人庄上玩了。

——讲真,《水浒传》写到这里,除了皇宫,敢和柴进比奢华高端的,真没有,后面章节里也罕见。

宋清含蓄地打他脸,希望他知难而退。

估不到孔太公被打的脸,比他吃过的盐还多。

据宋江描述,他是被孔太公派人“直来柴大官人庄上,取我在这里。”

啧啧啧!

此前,宋江的粉丝们都要听他讲国学,如《吃得屎中屎,是做大佬的前提》、《一个好汉的底线,是没有性欲》、《人在江湖飘,胯下随时应挨刀》;

或者职场成功学、人生关系学,如《扮猪吃老虎时,能不能发出猪叫?》 、《最珍贵的友情,是杀你全家》、《哥哥面前一条弯弯的河,哪个来背我嘛*_*》、......


孔太公却要宋江收他儿子为徒,教他们:枪棒功夫。


宋江会武功???

好吧,经他点拨后,孔亮就敢在酒店跟人叫板了,挑!战!的!是!“打虎”武松。

他刚摆好pose,武松“就手一扯,扯入怀来,只一拨,拨将去”把他摁在地上,那叫一个惨啊……

一顿拳头后,武松把他提起来,“望门外溪里只一丢。”

边上吓傻了的村汉赶紧跳到水里,把他救起。

听说弟弟受欺负,孔明雄赳赳地赶来,孔亮也换了身衣服,提着朴刀,带着“三二十个庄客”想再打过。


施耐庵笔下,“庄客”是不配有名字的,除非是孔家庄的,名叫:

“长王三,矮李四。急三千,慢八百。笆上粪,屎里蛆。米中虫,饭内屁。鸟上刺,沙小生。木伴哥,牛筋等”。(《水浒传》第三十二回》

武松喝多了,醉倒在溪边,赢得全不费工夫。

武松被捆成个大闸蟹,孔明打算毒打一顿送官府,孔亮却说直接弄死,毁尸灭迹。

一个地猖星,一个地狂星,合起来是“猖狂”,江湖上什么都有错,但外号绝无错。

不过三两月,家里好几口鱼塘的乡村小王子,就褪去原生态淳朴,目露凶光、一脸狰狞。


还好宋江出现,武松才没变成肉松。

手里有二十几条人命的武松,被孔太公奉若上宾。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他让俩儿子天天陪武松宋江吃肉喝酒,听打虎英雄讲英雄事。

孔太公的一番心血没白费,他很欣慰。

他的两个儿子,受了宋江和武松文武双全的言传身教:

枪棒功夫,是跟宋江学的;为人处世,是跟武松学的。
呃...似乎有哪里不对?


几个月后,一个财主和孔家争竞,被孔明和孔亮灭门。他们抢劫杀人、占山为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三山聚义,兄弟俩上了梁山,座次排六十二、六十三;职位“守护中军步军骁将”,赤果果的宋江嫡系待遇。

征方腊路上,孔明病死了;攻昆山时,施恩、孔亮...竟然...落水...淹死了!

宋江“嗟叹不已”,这是他的习惯。之前栾廷玉被杀、黄安病死,宋江也嗟叹不已。

真正伤心的是武松——他上一次流泪,是八年前在武大灵前。

这次,大哭一场的武松,已经不是“打虎”英雄,而是“行者”。

他很想对孔亮——那个他遇过的,唯一敢跟他叫板、单挑的少年说:

当年,我丢你到溪里,是想你明白,先学游泳再下水。

你掉坑里了,就没想过自己爬上来吗?

END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一万里的长路  > 0821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转载:老爷子是这样培养梁山好汉的
宋清(《水浒传》中的人物)—搜狗百科
《水浒传》史进家破人亡的启示:做人,这种性格不能有
水浒中的父母亲们
水浒传中,有位高手仅出场一回便消失了,他的徒弟却能打平鲁智深
张宗子:兄弟义气和人情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