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出动军机进行轰炸的人兔百年战争:澳大利亚是如何被兔子攻陷的?

    100亿只兔子,差点让澳洲完蛋...

    提起澳大利亚的野生动物,许多人便会在脑海中想起袋鼠与考拉,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们被澳政府奉为“国宝”,深受世人喜爱。

    但也并非所有在澳洲的小动物都能受此礼遇,它们之中也有的甚至达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比如被澳洲人视为“入侵者”的兔子。

    在上世纪,澳洲人“谈兔色变”,陷入了一场与兔子的百年战争之中,澳政府为了消灭兔子,甚至曾出动军机进行地毯式轰炸。那么,为什么在中国人畜无害的兔子,到了澳洲却变得臭名昭著了呢?

    ▲上世纪,澳洲政府悬赏

    猎人捕杀过于泛滥的兔子

    万恶之源

    由殖民者带去的兔爷

    根据“大陆漂移说”的观点,澳大利亚在远古时期就从冈瓦纳古陆分离了出来,并逐渐形成了现在比较孤立的地理位置。因此,在澳洲大陆上演化至今的野生物种与其他大陆相比有着很高的独特性。

    虽然澳洲大陆环境稳定,物种繁多,被称作“生物活化石博物馆”,但曾经却是没有兔子这个物种的,兔子的登陆要从殖民时代说起。

    18世纪,英国开始殖民澳大利亚,起初来到这片新大陆的居民是被英国流放的罪犯,他们在澳大利亚杰克逊港建立了第一个殖民区。

    ▲杰克逊港,这里经过不断发展

    成为了澳洲第一大城市—悉尼

    跟随殖民者而来的还有一些穴兔,也就是常见的家兔。穴兔早在中世纪时期就被欧洲人驯化并作为食物,据说当时的罗马教皇格里高利一世为了能在斋戒期吃到肉食,而宣布穴兔是一种鱼类(基督教斋戒期可以吃鱼和蛋),并大力推行穴兔的驯化养殖。

    ▲教皇格里高利一世

    曾推动欧洲家兔驯化养殖

    总之,初到澳洲的殖民者们,最早为了能有足够的食物开始使用兔笼来饲养穴兔。与欧洲老家不同,澳大利亚缺乏猛禽、黄鼠狼等兔子的天敌。这一时期,人们已经发现了澳大利亚似乎很适合用来养殖兔子。

    但这样人兔和谐相处的日子很快便结束了。1859年,一个名叫奥斯汀的英国殖民者来到了澳大利亚,为了满足自己的狩猎爱好,他特地委托侄子从英国寄过来了20几只兔子,放养在了自己的农场里。

    然而,这位英格兰农场主不会想到的是,自己的这一举动竟然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澳洲野兔之父

    托马斯·奥斯汀

    这堆从英国远道而来的小家伙里,不仅有着一个侄子对于自己无聊叔叔的关心,还包含了5只欧洲野兔,这才是往后澳洲兔子泛滥的万恶之源。

    欧洲野兔是何许“兔”也?首先,野兔不像现在常见的野狗野猫,通过家养后放归野外而产生,野兔至始至终和家兔就是两个独立物种。在欧洲,因为自身的奔跑迅捷和转向灵活,野兔向来在王公贵族们狩猎游戏中扮演重要角色。

    而更要命的是,他们的繁衍速度可谓是动物界中的“战斗机”,以一只健康的母兔为例,它一年可以生下至少24只小兔,而这些小兔从出生到性成熟不过短短6个月的时间。


    数学家斐波那契就通过研究兔子繁殖,进而引出了著名的黄金分割数列。

    ▲与家兔不同种的欧洲野兔

    在欧洲野兔登陆的短短6年以后,由于没有天敌的束缚,奥斯汀农场里的兔子数量就达到了上万只。

    而逃出农场的兔子就像瘟疫一样,以每年130公里的迁徙速度向其他地方蔓延。到了上世纪初的时候,澳洲的野兔数目就突破了令人恐怖的100亿只,要知道,当时世界总人口也不过20亿。

    ▲欧洲野兔的分布
    鲜红色为近代引进区域

    野兔泛滥
    小小物种终成大祸

    第二次世界大战没有给澳大利亚带去多少灾难,但在战后的澳洲人民却绝望地发现,遍地成灾的兔子可比轴心国要可怕多了。

    野兔泛滥后,首先遭殃的是澳大利亚的植被。在澳洲原本茂密的大草原上,兔子们贪婪地啃食青草,大片大片的绿地就此消失变为荒原。不仅是地上的植物遭殃,在干旱季节里,兔子们甚至会爬上为数不多存活的树木上啃食嫩芽。

    事实上,在澳大利亚的干旱地区,每公顷的土地上只需存在4只野兔子,就能让这里成为植物继续生长的禁区。

    ▲兔子成灾
    导致澳大利亚土地荒漠化

    兔子们不仅以植物作为食物,他们还到处挖洞筑巢,在澳洲的植被遭到破坏后,接踵而至的灾难就是生态环境平衡的逐渐消失。

    由于没有了绿地的保护,加之地下四处是兔巢,澳洲大陆的水土保持能力急剧下降,像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这样的现象日益加剧。

    ▲因兔子而造成的土地贫瘠

    更令人痛心的是,澳洲原有的野生物种也因为兔子的入侵而惨遭灭绝或濒临灭绝。

    澳大利亚曾是有袋类动物的温床,除了熟知的袋鼠外,还有鼠袋鼠、袋狸等小型袋类动物。但兔子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这些入侵者不仅与它们抢夺食物,还霸占它们的巢穴。

    鼠袋鼠是澳洲最古老、最小巧的袋类动物。在19世纪,鼠袋鼠在澳大利亚大陆随处可见,但在兔子泛滥的不到100年后,这一古老的澳洲土著已经于上世纪宣告了灭绝。

    ▲鼠袋鼠

    兔灾,让即使身为万物灵长的人类也不能幸免。在上世纪,澳洲的农业与畜牧业因为兔子遭受了重大损失。

    由于兔子天生喜欢打洞,它们在农场里大肆破坏,让用于耕种的机械无法在松动的地面开展工作,不少农场主只得望“地”兴叹。

    澳大利亚曾被称作“骑在羊背上的国家”,但从草料消耗来看,100亿只兔子就可以吃掉10亿头羊的青草,而兔子的经济价值远没有绵羊高。

    ▲待出售的兔皮。尽管兔子在当地臭名昭著
    但在19和20世纪的经济大萧条时期
    兔子保证了澳洲人民吃饱了饭
    甚至还有通过兔子发家致富的

    人兔大战
    澳洲全民出击

    为了对付猖獗的兔子,澳大利亚政府曾无所不用其极,传统的捕杀与堵洞不必说,这对兔子来说简直是雕虫小技。从时间上来看 ,澳洲人民与兔子进行的战争简直不亚于英法百年大战。

    早在19世纪末,为了抑制兔子的扩张趋势,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就向民众广发告文,征集消灭兔子的方法,悬赏金额一度高达25000英镑。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许多人都慕名而来,其中就有由法国著名微生物学家巴斯德派出的三位得力助手,他们来到澳洲企图用鸡霍乱病菌消灭兔子,但遗憾的是,由于兔子在生理结构上与鸡的不同,这种方法自然也没起到多大作用。

    ▲法国微生物学家巴斯德

    在巴斯德的助手们失落而归后,得到启发的澳政府一拍脑门,想出了一个自以为绝妙的主意,那就是大量引入兔子的天敌—狐狸。

    这种方法在一开始被证明是十分有效的,但人们很快发现,狐狸在对付兔子的同时,也大量捕食澳洲本土其他动物。

    而更为重要的是,兔子行动迅速,狐狸竟然渐渐地放弃了捕食兔子,转而攻击一些小型袋鼠。为了不使这些珍稀的物种灭绝,人们不得不调转枪口去消灭狐狸。由此,这种以物克物的方法也宣告了失败。
        
    ▲防兔篱笆,但还是小瞧了
    兔子的挖洞能力

    上世纪初,绝望中的澳大利亚政府只好采用一种较为原始的阻击方法,那就是通过修建一条纵贯澳洲大陆的铁网护栏,来阻止兔群侵袭西部的肥沃农业区域,这样的法子据说是受到了古代中国修筑长城的启发。

    澳洲人民经过7年的努力,于1908年完成了这一壮举。

    但即便是如此,也阻挡不了兔子的脚步。没过几年后,因为自然环境的侵蚀,这几条铁网逐渐伤痕累累,再加上兔子超强的钻洞能力,很快这些费尽心血造出来的“长城”便在兔子们眼中形同虚设。

    ▲网栏共有三条
    南北总计长达3000多公里
    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人造铁网工程

    气急败坏之下,澳政府居然动用了二战中对付日本侵略者的轰炸机来对付兔子,只不过其投下的不是炸弹,而是毒气。但这样的法子无非是两败俱伤,许多牲畜也惨遭连累。

    澳政府在放弃了这种方法后,对民众发出通告,私自饲养兔子将会被处以罚款甚至是面临牢狱之灾。

    ▲澳大利亚禁止饲养兔子的标识
    违者最高处以4.4万澳元罚款

    眼看着兔子就这样侵蚀着澳洲大陆,这种趋势下去,说不定澳大利亚就不再适宜人类生存。

    到了上世纪50年代,饱受兔灾折磨的澳大利亚政府终于迎来了曙光。生物学家们从南美洲引进了粘液瘤病毒,这种病毒依靠蚊子进行传播,与之前的鸡霍乱病菌不同的是,它只对欧洲野兔具有致命性,对人和其他动物无害。

    粘液瘤病毒一经引进,便很快让澳政府看到了效果。1952年,澳洲的兔子有90%的种群被消灭。到了1990年的时候,兔子的数量被控制在了6亿只 。这场给澳大利亚带去百年困扰的兔子灾难终于告一段落。

    ▲澳大利亚兔栏
    人兔大战的见证者

    近几年来,“物种入侵”这个词越来越被人们所熟知,不论是曾经横行澳洲的兔子,还是现在五大湖里令美国人苦恼不已的亚洲鲤鱼,亦或者在中国河沟随处可见小龙虾,都在向人类宣示着大自然生态平衡的脆弱性。

    ▲现处于澳政府控制下的野兔分布
    浅黄色为少量存在区,深黄色为普遍存在区
    白色为严格管控区

    就像最初为澳洲带去野兔的那位农场主一样,一时的无心之举,也许就会酿成大祸。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一万里的长路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澳洲多年受野兔问题困扰,那么能否通过食用,来解决这一问题?
澳大利亚为什么会野兔成灾?
为什么野兔、猫能在澳洲泛滥成灾?它们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澳洲人感叹中国一帮吃货:我们的生态完全被外来物种打破了
枪杀、投毒、生化武器,人类穷尽一切手段也没赢下这场与萌物间的百年战争
“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澳洲人听了这话想哭...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