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读《红楼梦》:看其中的“妾群体”及她们的家庭地位

导读:

《红楼梦》是我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被称为文化瑰宝,它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缩影,字里行间展开的都是一副叹为观止的社会生活和人情世态的画卷。纵观《红楼梦》,曹雪芹先生塑造了众多的 “妾”形象。《红楼梦》涉及到出场的和未出场的侍妾就多达二十几人,如迎春母亲、贾琮母亲、嫣红、翠云、赵姨娘、周姨娘、尤二姐、秋桐、平儿、香菱、宝蟾等等。这些 “妾”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她们从未被当作真正的家庭成员对待,她们半奴半主的身份使得她们处于尴尬的境遇。卑微的家庭地位,让她们不得不完全依赖于男人们的需求而存在,这也注定了她们人生的痛苦与不幸。本文中千秋就和各位读者一起看看《红楼梦》中 “妾”这个特殊群体及她们的家庭地位。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王夫人、赵姨娘和贾环

一、《红楼梦》“妾群体”的分类

“妾”作为 《红楼梦》中一个特殊的阶层,她们的出身各不相同,有买的、赠送的、私娶的、陪嫁的,她们有的原来或奴或婢、有的或是家中小姐,但更 多 则 是 来 自 丫 头。不 同 的 来 源 使 这 些“妾”们在家庭里的地位有所不同。千秋大致将其分为三类,即二房、姨娘和通房丫头。

1、二房

二房是正妻之后,又正式娶的 “妾”,一般在正妻无儿女的情况下,得到父母的允许,并征得妻子的同意后被迎娶。在嫁入夫家时,二房也要与丈夫交换信物,且举行拜天地等仪式。从表面上看,二房与正妻的地位是平等的,她们有自己独立的房舍、仆人,且在正式场合可以与妻以姐妹相称,但实际上不可能与妻平起平坐。她们的家世背景、经济后盾远不如妻,这也决定了二房经常会受到正妻的为难和打压。 《红楼梦》塑造的二房形象中,尤二姐 最 为 典 型。尤 二 姐 是 贾 琏 在 外 偷 偷 迎 娶 的“妾”。凤姐在得知此事以后,先是设计将其诱骗至贾府,对其和颜悦色,以姐妹相称,而背地里却纵容丫鬟、奴仆欺负她,又挑拨秋桐整治她。最终尤二姐流产,吞金而亡。而 《红楼梦》中另一个二房的形象娇杏,算得上是 “从丫鬟到小妾、夫人的幸运人”,贾雨村的妻子病亡之后,她被扶正成为了正妻。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尤二姐

2、 姨娘

姨娘在小妾中的地位仅次于二房。一般看在男主子的份上,姨娘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得到年轻一辈主子的礼让,被尊称一声 “姨奶奶”。按封建等级制度,她们算是半个主子,但实质上她们仍不能摆脱被奴役的命运。《红楼梦》中贾政有两个 “妾”———赵姨娘和周姨娘,其中赵姨娘的形象较为典型。虽然赵姨娘为丈夫生了一儿一女,但并未改变其奴婢的身份。她动辄得咎,屡次遭到贾母、王夫人、王熙凤等人的训斥和辱骂,连亲生女儿探春也以有这样一位身份卑微的母亲为耻,其子贾环也会经常因为一些小事 “扭头暴筋瞪着眼蹾摔她”,甚至连芳官这样的小优伶也敢于挖苦她是 “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儿”。赵姨娘最终因病而死,死时痛苦不堪,连丈夫和儿子也不愿意留下来陪她到最后,只有周姨娘哭得最悲痛,这里与其说周姨娘是为赵姨娘的命运而伤心,还不如说是为自己的悲惨命运而痛心。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赵姨娘

3、通房丫头

“通房丫头”是 “妾”中等级最低的一类。虽然她们大多被正妻或长辈认可,成为男子的 “妾”,但实际上仍是男女主子的奴仆,是男人泄欲的工具。她们没有单独的房舍,没有名分,没有地位,身份介于婢妾之间。《红楼梦》中这类 “妾”很多,具有代表性的有平儿、宝蟾、香菱以及未过明路的袭人。这些通房丫头要么是买来的、要么是陪嫁的、要么是长辈赐予的。要 “纳”她们为 “妾”,不需要任何的仪式,只要上面的主子应允就可以了。比如平儿给贾琏做 “妾”,只要王熙凤认可就可以了;薛蟠纳宝蟾为 “妾”,同样只要夏金桂同意,事后给宝蟾说一声就行了。至于这些 “妾”是否同意,似乎显得无关紧要,而 《红楼梦》中也几乎没有提及。

二、《红楼梦》“妾群体”的地位

“妾”作为特殊婚配形式的载体,在整个婚姻效力的作用下,其家庭及社会地位十分低下。她们像物品、工具一样可以随意买卖和处置,完全没有做人最基本的尊严。 《红楼梦》中的 “妾群体”悲泣的生存状况是宗法社会 “妾”阶层窘境的一个缩影,由于这些 “妾”们的活动范围主要是限于男主人家里,与社会接触不多,因此她们的社会地位主要从她们与妻、与夫、与其他家族成员的关系中体现出来。

1、与妻的关系

古人认为夫妻齐体,而大婚则是 “万世之嗣也”。所以,古人对婚姻很重视,对妻子也十分敬重。娶妻要遵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以“三媒六聘”明媒正娶,且要举行严格的结婚礼仪。而纳“妾”则没有太多讲究。一个家庭,妻只有一个,而“妾”却可以有很多个。《礼记》对“妾”的解释为“奔则为妾”可见,“妾”的地位不可与妻相提并论。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王夫人

  • 《红楼梦》中的“妾”同样如此,她们的家庭地位和社会地位远不如妻,这一点可以从她们的经济待遇、受尊重的程度以及与妻的相处中体现出来。从经济待遇来看,《红楼梦》中的妻妾在经济待遇方面相差甚远。妻的出身一般比较高贵,家庭经济状况比较殷实,家庭待遇也较高;而“妾”的娘家一般没有势力,也没有任何经济实力,所以“妾”的待遇较差。比如月例银子分配上,赵姨娘每月只有二两银,而王夫人却达到二十两,是赵姨娘的整整十倍。第二十五回就曾提到,马道婆去赵姨娘屋里探望,看见赵姨娘正在粘鞋,于是向赵姨娘讨零碎缎子做鞋面子,赵姨娘回答道:“你瞧瞧那里头,还有哪一块是成样的?成了样的东西,也不能到我手里来!”从赵姨娘的回答可以看出其经济上并不宽裕。
  • 我们再来看看王夫人的生活。在第三回中,通过林黛玉之眼让读者看到了王夫人屋里气派的摆设。作品中写道:“临窗大炕上铺着猩红洋罽,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石青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地下面西一溜四张椅上,都搭着银红撒花椅搭,底下四副脚踏。” 另外,许多贵重的东西都是收到王夫人房中的,比如药材人参就是由王夫人保管的,其他人用人参都要到王夫人房里去取。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贾母

  • 从受尊重的程度来看,妻作为正室,拥有不可动摇的地位,并得到社会和家庭的认可,而“妾”则不然。当有重要客人来访时,妻是可以去参加重要的社交活动的。相反,“妾”不仅没有资格参加这类活动,甚至连参加家宴的资格都没有。如《红楼梦》第七十一回中提到,贾母过八十大寿,当时只有邢夫人、王夫人、尤氏、凤姐族中的几个媳妇与南、北王妃以及公侯诰命同桌。另外,林黛玉初到贾府时,贾母设宴,邢、王两位儿媳、孙媳妇王熙凤都在面前照料,而赵姨娘、周姨娘等连露面的资格都没有。可见,在偌大个贾府,“妾”这一群体是不受尊重的。
  • 从与妻相处的情况来看,《红楼梦》中的妻妾表面上以“姐妹”相称,实际上妻妾相处时,“妾”是妻的半个“奴隶”。八十回中提到,夏金桂让薛蟠和宝蟾在香菱房中成亲,命香菱过来陪自己睡。香菱无奈,只能抱着铺盖来金桂房间,但金桂整夜役使香菱,一会叫倒茶,一会叫捶背,让香菱片刻不得安睡。贾环因为不满宝玉与彩霞玩笑,故意将热油泼在宝玉脸上。王夫人得知此事后,把赵姨娘叫来,将其大骂了一顿。众所周知,曹雪芹曾评价王夫人终日“诵经念佛”“最是怜贫惜老”,但即便王夫人性格再好,她也必须以正妻身份压制赵姨娘,以免其母子翻身。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贾政 赵姨娘

2、与夫的关系

在封建社会,“妾”往往在夫家没有宗法地位,不入族谱,夫妾两族不为姻亲。“妾”在称呼男主人的时候,也不称夫而称君。所以古代男子本人及宗族往往对妻十分看重,而对“妾”的态度则是可以随意置办和抛弃。很多男子纳妾的目的往往是为了传宗接代和满足自己的欲望,他们大多数人不仅不会主动关心自己的妾室,有的甚至对这些“妾”随意打骂或弃之。

  • “妾”经常会在生活中被丈夫冷漠对待。如《红楼梦》第二十五回中写道,贾政的“妾”赵姨娘惹怒了贾母,贾母大骂其是“烂了舌头的混账老婆”,当时贾政采取的方式是“喝退”赵姨娘。《红楼梦》中提到,他从来都不给赵姨娘辩解的机会,在公共场合也从来没有给过赵姨娘好脸色。又如第四十四回中,贾琏和鲍二家的偷情被凤姐撞破,凤姐因为听见鲍二家的夸平儿,便以为平儿和他们是一伙的,于是狠狠地把平儿打了一顿。平儿气不过,就和鲍二家的厮打,贾琏不便和凤姐对打,便拿平儿出气,上来便踢骂道:“好娼妇!你也动手打人!”贾琏虽然明知自己犯了错,但是在打起无辜的平儿时却毫不手软,对平儿十分冷漠。
  • “妾”除了在日常生活中被丈夫冷漠对待以外,还可能面临随时被丈夫抛弃的危机。如《红楼梦》一一二回中,当赵姨娘在铁槛寺中病重时,婆子们对贾政说:“赵姨娘中了邪了,三爷看着呢。”贾政听了这番话之后,不仅没有及时地医治赵姨娘,竟一刻都不肯留下,只说了句:“没有的事,我们先走了。”话完就甩头离开了。可见,赵姨娘虽然为贾政生了两个孩子,但她只是封建大家庭里男人泄欲和生育的工具。可以这样说,贾政对她没有情感可言,只是把她看作可有可无的奴隶。又如第四回中提到,薛蟠为了争夺香菱,打死了冯渊,还惹了官司。可见,薛蟠当初是十分喜爱香菱的。但当薛蟠有了夏金桂和宝蟾之后,他开始喜新厌旧,甚至为了金桂和宝蟾打骂香菱,当薛姨妈提出卖掉香菱的想法时,他不仅没有劝说,反而是听之任之。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贾环

3、与其他家族成员的关系

“妾”虽然被丈夫“纳”回来,但她们并没有被当作真正的家庭成员对待。这一点可以从她们与家族中的长辈和晚辈的相处中体现出来。

  • 从与长辈的相处来看,《红楼梦》中的长辈对这些“妾”往往持一种蔑视的态度。六十九回中提到,尤二姐第一次去见贾母的时候,贾母看尤二姐的方式就有所不同:“贾母又戴了眼镜,命鸳鸯琥珀:‘把那孩子拉过来,我瞧瞧肉皮儿。’众人都抿嘴儿笑着,只得推他上去。贾母细瞧了一遍,又命琥珀:‘拿出手来我瞧瞧。’鸳鸯又揭起裙子来。”由此可以看出,贾母看尤二姐的方式透露着不尊重,跟看物品没什么两样。所以尤二姐过逝以后,贾母吩咐不许把尤二姐的遗骨葬在家庙,她的处理方式是:“既是二房一场,也是夫妻之分,停五七日抬出来,或一烧或乱葬地上埋了完事。”可见,贾母从内心认为做“妾”的女子很低贱;又如八十回中,金桂和薛蟠两人对香菱百般折磨,薛姨妈为了平息家庭风波,想把香菱卖掉,虽然经过宝钗的劝解,但她还是说了这样一番 话:“留 下 她 还 是 淘 气,不 如 打 发 了 她 倒 干净” 在长辈们的眼中,即使出于本心喜欢一个女子,只要该女子做了低贱的“妾”,这个女子的生死就变得无关紧要了。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探春

  • 从与晚辈的相处来看,不论是探春还是贾环都瞧不起赵姨娘,她们认为自己的母亲是家生的奴婢,身份地位卑微。所以探春从来都不认她的亲生母亲,为了与身份卑微的赵姨娘撇清关系,在外人面前她只称呼其“姨娘”。第五十五回写赵姨娘为了给死去的兄弟多筹些丧葬费,找到探春理论,但探春的回答却十分冷漠,并且摆出一堆主子奴才的大道理,她直接否认赵姨娘的弟弟是自己的舅舅,只认王夫人的哥哥为舅舅;而小儿子贾环也始终活在庶出的阴影里,他对自己的母亲没有爱敬,只有嫌恶。所以当赵姨娘即将撒手人寰时,贾环不但没有因为母亲将要离世而伤心,相反他见众人离开,也忙着跟着离去。

小结:

《红楼梦》中的“妾群体”是古代宗法社会“妾群像”的一个缩影,她们作为封建社会畸形婚姻的产物,不论是从她们与妻、与夫、还是与其他家庭成员的相处中,都可以看出她们生活卑微,地位低下,她们是一群以“半奴半主”身份游走于尴尬境遇中的可怜人。对《红楼梦》中的妾妇形象的梳理和认识,使我们明晰了妾妇的来源和分类,以文证史,有利于我们更加全面的认识和了解《红楼梦》以及清朝社会,加深对清朝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和思想的了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林泽清tpdp4egv  > 红楼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从红楼梦看中国古代婚姻| 纳妾
红楼梦:尤二姐对王熙凤的称呼,每一声,都是在为自已掘墓
红楼梦:同为妾室,尤二姐母子双亡,为何赵姨娘能保全一双儿女?
红楼梦里是不是原配和小妾都不相容
红楼梦中二房、姨娘、通房丫头都是妾,但在地位待遇上有什么区别
袭人眼中的“礼”和“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