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经济:你不知道一个人生活有多快乐
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写道:“生命从来不曾离开孤独而独立存在。无论是我们出生、成长、相爱,还是成功、失败,直到最后的最后,孤独犹如影子一样存在于生命一隅。”
  
  一个孤独的小人遥望地球,是我们每天都会看到的微信开屏画面,而今这个场景似乎已成为许多年轻人的写照。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放弃热闹,独自生活,习惯一个人吃饭、睡觉、看书、旅行,把孤单过成一个人的狂欢。
  
  精明的商人,总是能第一时间嗅到商机,把孤独变成一门生意。
  
  单身型:一个人活出一个家庭
  
  在今天,年轻人不仅不结婚,甚至连恋爱都不谈了。《中国统计年鉴2017》显示,我国单身人口总数已达2。4亿,也就是说,每6个人中,就有一只“单身狗”。在中国,一个人生活的“空巢青年”人数已经超过5800万,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攀升。
  
  5800万人背后的蛋糕是诱人的,倡导小而美的单身公寓如雨后春笋般兴起。30~40平方米的小户型公寓人气高涨,简易厨房、组合式卫浴、客卧功能区同在一室,将具有社交属性的健身场所、食堂、书吧、会客厅,从私人住宅内转移到共享社区中。家居用品和家用电器也为了适应住宅空间的缩小而缩小,迷你款的书架、冰箱、书桌、衣柜等在各大电商平台热卖。
  
  “断舍离”式的简单生活备受推崇,生活质量不会因为选择少就打折扣,不信看看扎克伯格的衣柜就知道了。当在大城市买房已经从愿望变成奢望,年轻人学会了对自己的生活需求做减法,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居所,足以成为一服心灵安慰剂。
  
  独居生活已成新趋势,它是一种背离传统家庭观念而产生的新的生活方式。而生活方式的改变,也影响着个人精神需求的变化。
  
  美国电影《她》中的人工智能(AI)操作系统萨曼莎,可以向孤独的男主角西奥多提供情感慰藉,双方在虚拟环境下的交流中产生了真情实感——这一场景正在从电影情节变成现实。
  
  2018年日本一份“与AI恋爱”的调查报告显示,参与调查的六成日本男性愿意和AI谈恋爱。他们认为,与虚拟人物谈恋爱消耗的精力远小于跟人谈恋爱,但收获的精神满足和治愈感并没有减少。
  
  越来越多的智能产品,也不再满足于单向接收指令,而是以“孤独解药”为定位,力求与用户达成双向互动。继Siri等手机语音助手成为标配功能之后,智能音箱成为时下最受欢迎的人机交互型产品。智能音箱不仅可以根据人类口令进行报时、播报天气、播放音乐、操控其他相联结的智能家电,还可以提供聊天对话等个性服务。
  
  单身型的消费生活,不僅是一种经济现象,也是一种社会现象。它反映了时下年轻人高度的自我认同和对个体的推崇,独居让他们保有了内在的自由和独立。
  
  懒人型:比起孤单,他们更怕麻烦
  
  喜欢“一人行”,有时可能仅仅是因为省事。比如,一个人吃饭的好处是,把选择权还给自己,不必为了今晚吃什么、买菜应该买A还是买B、口味应该偏淡还是偏咸,而跟第二人甚至第三人相互迁就或争论。
  
  吃饭时省去了四目相对还要找话题聊天的步骤,只有自己与美食,专注品尝食物的味道,耗费的时长变短了,省下来的时间可以用来做更多的事。
  
  各种“一人食”餐厅应运而生。日本的Gusto烤肉店,每个席位都是半封闭的单人包厢,配备电源、餐具盒、调料瓶,不限时间,想待多久都可以,为单独吃饭的人留出一份安全感。荷兰的Eenmaal餐厅没有隔板,每个食客独享一张小方桌,椅子的不同朝向可以让他们避免彼此眼神的直接接触,无须承受压力,可以尽情享受专属的佳肴。
  
  科技的变革、城市化的发展,会催生大量生活支持型服务和产品。借助网络和技术手段,人与人之间的依赖程度大大降低,即使没有家人和朋友的介入和帮忙,一个人生活也可以很舒服。屋里脏了,不想打扫,在App上约个清洁阿姨;买东西,网上下单,几天后快递小哥就会带着惊喜在楼下等你;去陌生的地方,不需要地陪,打车软件和地图导航能带每一个路痴找到目的地……人会制造麻烦,而技术在大多数情况下会解决麻烦。既然一个人生活可以如此便利,“找人搭伙过日子”这件事自然可以从人生的必修变成选修。
  
  技术进步满足了个人生活的需求,反过来,不断提高的需求也会影响技术的变革迭代。功能多样化、智能化的懒人型产品被不断开发并投入生产,满足了独居人群的基本生活需要。
  
  数码行业数据显示,2018年,智能类电子设备年增长超三成,其中智能扫地机器人同比增长50%,自动擦窗机增长150%。自动洗袜机、懒人炒菜机、洗碗机等“神器”不断涌现,成为“一人生活”主人公的第二双手。
  
  投资人王煜全认为,家越来越小,但是人们对生活品质的追求越来越高。“单身化的特点是什么?就是有钱有闲,可以活得更像一个孩子。巨大的商机就源于此。”
  
  “社恐”型:对人过敏,让我一个人静静
  
  作为一个“社恐”患者,选择“一人式”的生活,还需要理由吗?
  
  各种小型娱乐方式的流行,对“社恐”人群来说,无须社交,自己跟自己玩,这样很快乐。反感跟团和哄闹,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一个人出游。汽车厂商们专门推出长度小于4000mm的小型SUV(运动型多用途汽车),满足了喜欢独处的年轻人轻便出行的需求。一个人唱KTV可以从“十大孤独列表”中撤下来了,如今遍布一、二线城市的迷你KTV房,设备一应俱全,想唱就唱,没有被人切歌、抢话筒的烦恼,也没有被问“几个人”的尴尬。
  
  当然,还有电子游戏。2018年,我国电子游戏的用户规模达到6。26亿。在脉脉数据研究院关于“排解孤独的消费领域”的调查中,游戏开销占了一半的比重。对“社恐”人群来说,游戏简直是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没有面对面交流的压力,一个人、一台电脑,就可以在虚拟世界里尽情驰骋,现实中难以获得的满足感,在游戏里可以实现。
  
  人际交往的游戏规则太复杂,社交只会徒增焦虑,但是面对宠物就简单多了。根据狗民网发布的《2018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2018年,中国城镇养宠人数(含水族)达7355万。单是猫狗消费市场规模就达到惊人的1708亿元。经测算,2018年猫狗消费者人均单只年消费金额5016元,这还不算购买宠物本身的费用。千亿级的生意背后,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巨大群体,就是独身人群。对孤单的年轻人来说,宠物是安静的伙伴和精神寄托。对外与人交流的情感缺口,靠与宠物互动来弥补。既然对人“过敏”,就找一只专属于自己的宠物互相依赖。
  
  《单身社会》一书的作者克里南伯格曾在书中写道:“单身社会正成为一种空前强大、无可避免的社会变革。”
  
  在少子化、低结婚率的日本,30岁左右人群中,每3人中就有一人称不考虑结婚。日本著名广告与调查公司博报堂预测,到2035年,约有一半日本人会过单身生活。韩国保健和社会事务所的一项调查显示,参与调查的对象有近七成没有谈恋爱,并且,韩国20~29岁和30~39岁人群的未婚率已先后在2005年和2015年赶超单身大国日本。据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的调查,英国的单身公寓比例自1960年以来已经翻了一倍,达到31%;有50%的巴黎居民和60%的斯德哥尔摩居民处于独居状态。
  
  孤独经济仍然是风口,各种“孤独周边”让独居者的生活更加便利,然而它们只能解决独立生活的问题,并不能从根本上消除精神孤独。
  
  据相关统计,自2017年以来,陪伴类App的用户增长明显,尤其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语音交友聊天室、游戏陪练App等付费型陪伴App大量出现。
  
  孤独的年轻人在矛盾中摇摆,在现实生活中疏离人群,害怕被打扰,却不由自主地在虚拟世界中寻求陪伴——“活像一个孤独症患者,自我拉扯。”
  
  梭罗独居瓦尔登湖畔的小木屋时写道:“我就像住在大草原上一样的遗世独立,我拥有属于自己的太阳、月亮与星辰,一个属于我一个人的小世界。”
  
  在哲学家看来,孤独是人类的本质。只有真正学会与自己相处、与孤独相处的人,才能理解梭罗的快乐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520,我们来聊聊单身经济学
孤独经济:你都不知道一个人生活有多爽
遥望爱情
你的孤独,虽败犹荣:读《你的孤独,虽败犹荣》
我一个人吃饭蹦迪唱K结婚……“孤独经济”究竟有多发达?
撸猫有助于缓解老年痴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